潮派小说网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39章 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
    阿威本想像赶走文才和秋生一样,把张敬也从任婷婷身边赶走,但他就现自己错了。

    他没想到表妹会如此偏袒这个小白脸,他这个表哥说什么都不相信。

    阿威觉得自己的一颗少男心……受伤了!

    然后,又愤怒了。

    一双隐藏在眼睛后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张敬,放佛要将张敬千刀万剐一样。凸出来的肥大肚子,不断的起伏着。

    “好你个小白脸,敢跟我抢表妹,有你后悔的时候!”

    阿威已经在心里盘算着,后面怎么好好收拾张敬了。

    “对了,还有那个九叔……还有他的两个徒弟。总之,整个义庄的人,都要收拾了!”阿威很不爽的想到。

    哼!

    这四个人,都不是好人!

    因为阿威的一通捣乱,红了脸的任婷婷也不好意思继续跟张敬聊天了。

    还好没过一会儿,九叔和任老爷在楼上谈完事情,正好下楼。

    这时厨房也差不多将菜做好,于是众人落座开始吃饭。

    有钱人的好处再次体现出来。

    虽然是任府的家宴,但是所做出来的菜不管是品相还是味道,都一点也不比莲香楼的差,甚至还要更好。

    这任家的厨师,厨艺水平有些惊人了,绝对是任家花重金从大城市请来的。

    一顿饭吃了将近一个时辰,从傍晚时分吃到了月黑风高。

    菜过五味,酒过三巡。

    这一顿饭下来,众人除了吃得很饱,在任老爷的促使下,众人还喝了不少酒。特别是文才和秋生这两个家伙,不但好吃,而且还贪杯,结果都喝醉了,走路都不利索了。

    于是任老爷大手一挥,直接没让四人回义庄,让他们在镇上的客栈住下。

    反正客栈就是任家的,也不要钱,给四人开了四间上房。

    九叔本来是想回义庄,因为他不放心任太老爷的棺材放在义庄无人看管。

    可是看着自己两个喝得酒气冲天的徒弟,以及时间已经很晚了,想回去也回去不了,只好同意在镇上客栈住下来。

    反正这都过去好几日了,那任太老爷也没能彻底尸变,想来一晚上问题应该也不大。

    张敬差不多也是这样的想法。

    他们却没想到,就是这一念之差,最终还是生了他最不想见到的事情……

    ……

    ……

    夜深人静。

    义庄外面。

    一阵风吹过,有很多树叶翩翩飞舞,朝着义庄飘了过来。

    在这树叶之中,有一道白色的影子夹杂其间,像是一片纸。

    等风停了,树叶接连落地,但是这片纸却依然在空中飘啊飘,直接飘过了义庄围墙,来到义庄后院的停尸房。

    尔后,这张白色纸片,在隐隐的月光下,在空中竟然有了变化。

    随着一阵诡异的扭动,薄薄的纸片,竟然有了立体感!

    再渐渐的,这种立体感最终竟然变成了一个人的模样!

    或者说,这就是一个人!

    只不过……是纸人!

    右胳膊有腿,有脑袋有脚,只是看上去比人要稍微单薄很多,瘦弱很多,就那样双脚离地漂浮在空中。

    它带着家丁的帽子,帽子后面留着辫子,辫子微微翘起来,脸色十分惨白毫无血色,颧骨略下方的位置画了浓稠的腮红,色彩差异感极强。嘴唇也是如此,嘴唇本来也是惨白一片,唯独最中间的部分点了口红,就像是女人妆容的点绛唇。

    但是这纸人和当初张敬在路上碰到的恶鬼抢亲的纸人不同。

    抢亲恶鬼手下的那些纸人,虽然能行动,看上去与常人无疑,但脸上却是没有什么表情的,眼睛也很无神。

    这只纸人,脸上不但有表情,带着淡淡的笑意,当然笑容无比阴森,令人不寒而栗。

    它的眼珠子也能转动,看着义庄停尸房,露出一抹极为人性化思考的神色。

    似乎有着不满意、愤怒、冷笑。

    停尸房的门是锁住了的,纸人却不用把锁强行撬开,只是身形一变,又化作一张薄薄的纸张,悄无声息的飘进了里面。

    嘎吱、嘎吱~~

    这时候摆放在停尸房最中央的任太老爷棺材也出了冲撞的响声。

    可是棺材外面布满了墨斗线,当他想要冲撞出去时,墨斗线就会出红色的光芒,犹如捆仙锁一般将它死死封印住。

    看见这一幕,重新由纸张变化成的纸人,脸上再次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笑容中有着不屑。

    很快,只见纸人不知道怎么变化了一番,他的右手手里,多了一把大大剪刀。

    纸做的剪刀。

    当任太老爷的尸身全力顶着棺材盖子,微微抬出一条细缝时,纸人当机立断,抓住时机,手中的剪刀朝着细缝猛地剪去!

    咔嚓!

    包裹着棺材的墨斗线红色光芒一闪,纸人的纸剪刀当即像是被火星点燃一般,迅燃烧成为灰烬。

    甚至就连纸人的手掌、手臂、乃至它整个身躯,也摆脱不了这股火焰,迅蔓延开。

    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整个纸人也燃烧成为灰烬,随风飘散,难以找到任何它曾来过的痕迹。

    不过在它脑袋燃烧成为灰烬的前一刹那,它眼睛中露出了笑意。

    因为它看见,有一条墨斗线,被它的剪刀剪断了!

    尔后任太老爷的尸身……

    不对,应该说任太老爷所化的僵尸,迅伸出一只手,猛地向上一抬。

    轰!

    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有一条墨斗线断了之后,剩下的墨斗线也迅的蹦开,最终整个棺材都直接爆炸开。

    任太老爷所化的僵尸,直挺挺的立了起来!

    ……

    ……

    任府。

    送走九叔一行人后,任老爷回卧室洗了个热水澡,脑袋也清醒了许多,于是也就没有立即睡觉,而是拿出账本准备算一下最近的账单。

    忽然,他感觉有点不对劲,似乎外面有人。

    他正准备站起来打开门看一看。

    却没想到,忽然门直接轰然倒塌,一名穿着官服、十指指甲极长的僵尸,正直挺挺的站在门口!

    任作为任家镇富,也算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平时气场挺稳的,可此时也忍不住惊恐无比。

    虽然眼前这具僵尸面目已经完全改变,身形也‘福’了,但是他或许大致还是能猜到眼前僵尸的身份,有可能是他那老父亲。

    可现在他当然不会去喊父亲。

    只能惊恐的大喊一声,不断往后退。

    只可惜这种后退没有任何的作用,反而激起了僵尸的凶行,双手朝着他的脖子,插了过去。

    ……

    ……

    第二天清晨。

    张敬、九叔等人刚刚从客栈醒过来,就听见客栈外面街道闹哄哄的,吵个不停。

    几人也没在意,准备先回义庄。

    一晚上没回义庄,家里还停放着任太老爷的棺材,九叔总是有些心绪不宁。

    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文才和秋生,则是央求九叔能不能在镇上吃完早饭再回去。

    但是当众人走出客栈,听到了众人吵闹的原因时,都毫不犹豫的放弃了打算。

    “任府生凶杀案了!”

    “任老爷死了!”

    九叔神色一凛,当即道:“走,去任府看看!”

    秋生和文才闻言,脑袋也不晕了,连忙跟上去。

    任老爷昨天晚上才和他们吃饭喝酒聊天呢,活得好好的,怎么一晚上就死了?十分纳闷。

    唯独张敬,心中忍不住大骂一声:“卧槽,怎么还是死了!”

    明明他都已经在棺材底部弹上了墨斗线。

    明明剧情都已经改变了啊!

    九叔他们没看见任尸体之前,对于任的死还有疑问,但是张敬却是几乎可以确定,肯定是那任老太爷还是跑出来了,不辞辛苦的第一个就干掉了他儿子。

    除了任太老爷,还有谁能杀任?

    话说,这任老太爷即使晚跑出来了几天,怎么还是锲而不舍的要先搞死他儿子任啊?

    而且接下来,还一定要搞死他孙女任婷婷!

    这是什么鬼逻辑?

    难道这任老太爷信奉一句话:一家人就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

    这任家,有毒吧!

    ~

    (第二更送到!

    真是抱歉,任老爷这么可爱的人,还是领盒饭了,让流落-凡尘为的‘任老爷党’们失望了。

    -_-||

    没办法,这牵扯到后面很大的坑,差不多是整本书主线剧情了,而不仅仅只是电影的剧情,所以真心不好轻易更改。

    要是只写电影里面的世界,我肯定就满足你们的要求,放任老爷一命了。

    感谢‘雨晨1992’、‘书记录’、‘轻轻飘过的路人甲’、‘凡尔V赛宫’、‘云曦最喜欢乘风御剑’几位书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