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武馆之召唤群雄 > 第三十五章 黄忠出手
    这,正是三才剑阵中极为厉害的“人字困”一招。

    此招一成,三者便可相互呼应,困人于严密之间。

    如若无法及时寻得剑阵破绽,脱离“人字困”的包围,那么被困者就会感到上下左右皆有剑招刺来,只得疲于应对,最终被活生生耗尽体力。

    原本这三位广元派真传弟子,是打算以此剑阵作为杀招,来对付血阴帮帮主。

    可光头圣使的强大,却令得他们不得不提前暴露此最强招数。

    一时间,但见剑光霍霍,三大广元派真传弟子如同穿花蝴蝶一般,不断游身于光头圣使身侧,时不时地刺出凌厉一剑,以此牵引光头圣使的身形方位。

    当然,这三大广元派真传弟子始终只是游离于外,不敢近身。

    原因很简单,先前光头圣使的重锤狂抡,已然令他们意识到,光头圣使绝对是一位天生神力者!

    近身天生神力者,谁都知道那是何其危险之事!

    稍有走位不甚,就要遭受迎头痛击……

    唰唰唰,唰唰唰。

    …………

    剑花飞舞之下,眼见光头圣使被困于剑阵之内,一位血阴帮真传弟子忍不住问道:“莫长老,我等是不是出手,助周圣使出剑阵?”

    “不必!”

    那位姓莫的血阴帮长老却是一脸不屑地摇了摇头,跟着沉声说道:“这般拙劣的三才剑阵,周圣使要破之,易如反掌!我等守好四方即可!”

    几乎就在血阴帮长老话音落下的同时,光头圣使身形急进,如同一头狂的蛮牛,倏忽间就掠至一个广元派真传弟子身侧,尔后重锤猛砸而下。

    “嗯?”

    那位广元派真传弟子完全没有料到光头圣使的闪掠度竟能瞬时飙升得如此快,不由的神情大骇,一时间完全乱了方寸,把守住剑阵方位忘得一干二净,只顾自己闪身仓皇逃窜。

    他这一逃窜,“人字困”自然不攻自破。

    轻易破开三才剑阵的围困之后,光头圣使却并未追击,而是猛然间腰部一扭,身形掉转。

    下一刻,光头圣使就已目光凶狠地抡起掌中重锤,仿佛野熊猛扑般,攻向另外那两位刚刚准备刺向光头圣使后背的广元派真传弟子。

    呼呼,呼呼!

    那浑铜双锤无比蛮横地砸落,出澎湃的劈风之音,直如飞舟破浪,远远看着都令人心惊胆战,双腿软。

    重锤扑面袭来,那两位广元派真传弟子无疑更是心下大惊,同时自知已无法闪避,唯有运起内劲,横剑拼命抵挡。

    然而,重达三百斤的浑铜双锤,再加上光头圣使的天生神力,又岂是寻常利剑可以挡住?

    呯!砰!

    只听得两道清脆的金戈断裂之声传出,那两位广元派真传弟子的长剑,立时就在浑铜双锤的砸击之下崩断。

    而双锤之势,却依旧势如破竹!

    砰!砰!

    刹那之后,两位广元派真传弟子的胸口就同时被重锤击中,沉闷的骨裂声传出的同时,二人的身形就仿若断线风筝,倒飞而出。

    最终,二人尽皆重重坠地,狂吐黑血,再无起身之力。

    幸亏此二人都是中阶后天境,体魄远常人,又身有内劲,否则,在先前那势大力沉的锤击下,他们立时就得殒命!

    至于刚刚逃开的那位广元派真传弟子,在亲眼目睹了光头圣使的凶威之后,整个人怔在原地,持剑的手掌都隐隐开始颤抖。

    他们原本以为收拾血阴帮轻而易举,根本没有料到,血阴帮的底蕴竟依旧如此恐怖!

    只一个圣使,都可轻易碾压他们三人联手!

    “这……这也太强了吧!”

    “完了完了,这下我们死定了!”

    “此人未免也太可怕,随手就重创两大广元派真传弟子!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联手杀出一条血路么?”

    …………

    此时此刻,在场所有人都神色大变,慌乱不已。

    因为,他们都再清楚不过,今夜的他们,恐怕在劫难逃,会遭到血阴帮的血洗!

    唯独陈佑始终两眼虚眯,神情间只是有些凝重,却无半点惊恐之意。

    “看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炎黄大6任何一个帮派的底蕴,都不容小觑啊!”

    心中如是嘀咕了一句,陈佑的目光陡然一肃,继而冲身旁的黄忠沉声说道:“请出手吧,黄师傅!”

    “是,馆主!”

    应声的同时,黄忠提起手边的赤血大刀,跃然起身,随即就在广场众人目光的灼灼注视下,向着那光头圣使冲杀而去。

    月光之下,黄忠气势如虹,说不出的英武勇毅!

    “嗯?这是谁?不要命了么?”

    “好,好像是极限武馆刚来的一位黄师傅!”

    “看起来,他都年逾古稀了吧?此等年纪,纵然是中阶后天境,也已气衰力竭,如何能够迎敌对战?”

    …………

    只不过,黄忠虽老当益壮,可终究须皆白,在场众人尽皆不认为他有和光头圣使匹敌之力。

    “馆主,我且去助黄师傅一臂之力!”见此情形,岳飞当下请命。

    岳飞沙场征战多年,本就是悍勇之人,所以他的这一反应,陈佑半点都不感到意外。

    而在陈佑看来,以岳飞在六合枪术上的造诣,纵然境界比光头圣使低了一阶,但真正交起手来,绝对不会逊色于那光头圣使!

    可陈佑深知黄忠是何等厉害,于是直接出言阻止:“岳师傅,你不必担心!此人在黄师傅面前,就如那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馆主,此话当真?”听到这话,岳飞等人尽皆愕然当场。

    “自然无假!”

    陈佑神情微肃,目光在那些个血阴帮长老和弟子们身上一扫而过,跟着沉声说道:“我们对付这些人即可,至于那光头,交给黄师傅绰绰有余!”

    就在陈佑说话之际,黄忠已飞身纵跃,凌空使出一招赤阳刀法之中的“千钧压驼”,冲光头圣使的脑袋直劈而去。

    “自不量力!”

    冷喝一声后,光头圣使当即尤为不屑地挥动掌中重锤,向那赤血大刀迎击,意欲凭借自身的巨力,生生将其砸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