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武馆之召唤群雄 > 第四十六章 指点指点你
    荆轲这一生痴迷于剑术,所结识的好友盖聂、高渐离等,也都拥有非凡的剑术造诣。

    正因如此,荆轲在剑道上的眼界极高极高,轻易就能看出翟天威所使之凌霜剑法破绽百出。

    哪怕在常人看来,翟天威的剑法极高,可对于剑法极为挑剔的荆轲却实在有些看不下去,最终忍不住出言评价。

    而他这一开口,自然瞬间就引来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这个人,脑子没坏吧?他难道不知道,凌霜剑法乃是广元派的三大绝学之一么?”

    “翟天威如今既然跻身乾海青云榜第七十七位,只怕是已经参透凌霜剑法第三层……这个人究竟是哪来的勇气,敢说翟天威的剑法次?失心疯了么?”

    “咦?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能站在陈佑馆主身旁,想来是极限武馆的人吧?可之前没见过他啊!”

    …………

    一时间,中庭内的众多旁观者纷纷展开议论,同时对荆轲的来历倍感好奇。

    而那些个广元派的弟子,则无一例外地向荆轲投去了极为“不友好”的目光,显然都对荆轲先前的那一番看轻凌霜剑法的话,感到十分不满。

    他们脸上那显而易见的嗔怒神情,简直就是在说:这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蠢货,居然敢说我们大师兄的凌霜剑法次?真是不知所谓!

    就连那位气质清冷的七公主,此时也是黛眉微蹙,看向荆轲的眼神尽显惊异。

    至于陈佑嘛,则是忍不住撇了撇嘴,脸上写满了无奈,心中叹息连连:“我怎么就召唤出来这么一个能搞事的家伙哦……”

    当然,无奈归无奈,可在陈佑心底,其实也很想见识见识,荆轲的剑术有多么的高明!

    “不知道荆轲的剑术,能不能跟西门吹雪、独孤求败、无名、东方不败、谢晓峰这些人相比?”

    很快的,陈佑就饶有意趣地开始暗自嘀咕:“想来,还是会有一些差距的吧?毕竟在《秦时明月》里,荆轲的剑术及不上盖聂,他的‘醉仙四式’,更被高渐离说是至少有四十一处破绽……”

    不过,纵然陈佑认为荆轲的剑术有可能不如西门吹雪、独孤求败、无名等,但在他的心目中,荆轲的剑术,绝对远胜于翟天威!

    哪怕是先天境,陈佑也觉得找不出多少人,可以在纯粹的剑道修为上越荆轲!

    荆轲说翟天威的凌霜剑法次,那绝对不是信口开河,更不是哗众取宠,而是他的真实看法!

    也就在陈佑嘀咕之际,演武场中的翟天威在听到荆轲的那一番话,突然就好似炸毛了一般,整个人变得惊怒不已。

    要知道,被黄飞鸿的五郎八卦棍压制,已然令他感到格外郁闷。

    甚至,都可说是心情糟糕透顶!

    毕竟,他原本想得美美的,此次在极限武馆大显神威,一来可以达成他要立威的目的,二来有机会可以让七公主对他刮目相看……

    一举两得!

    可他万万想不到,他所挑的看起来最年轻的黄飞鸿,棍法竟然如此之高!

    高得令他的第三层凌霜剑法,都完全无法挥,剑招威力屡屡受制!

    他深知,要不是他的武道境界高了黄飞鸿一阶,此时的他只怕早就已经狼狈地败下阵来。

    如此,翟天威又岂能不郁闷,不烦躁?

    而就在翟天威郁闷之时,他又听到了荆轲先前的那一番话……那么自然而然的,他会想着必须好好教训那个“口出狂言”者!

    于是乎,翟天威当即收住剑势,同时扬声喊道:“黄师傅,且先停手!”

    “嗯?不打了么?”黄飞鸿亦是第一时间收棍。

    “黄师傅的棍法,变化多端,在下实在佩服!此战,我想不必再继续下去了,在下虽然还有一些绝招未出,可我想黄师傅要想化解,并非难事……所以这一次的切磋,算是在下小负吧!”

    尽管很不情愿,可翟天威自知再斗下去,他也难有胜机,唯有选择提前认输,这样还能稍微体面一些。

    紧跟着,翟天威目光一沉,旋即撇过头,恶狠狠地扫向了荆轲所在。

    “阁下是哪派的高手?”

    略微顿了顿后,翟天威寒声说道:“刚才说我的凌霜剑法次,那么不知现在能否容我请教一下,究竟哪里次了?”

    “我荆轲无门无派,现在嘛,是极限武馆的教员!”

    荆轲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慵懒而随意,一边踏入到演武场中,一边缓声说道:“既然你主动问了,那么我就简单和你说一说你剑法不足之处,也是无妨!”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尽皆愕然当场。

    “这家伙不是吧?都这个时候了,还要硬着头皮强撑?”

    “疯了疯了!这家伙绝对是疯了,竟然敢说要指点翟天威剑法的不足之处!”

    “这个叫荆轲的,真是极限武馆的教员?我怎么不知道,极限武馆有这样一位教员啊?”

    …………

    一阵诡异的静默之后,极限武馆中庭很快就爆出了连声的惊呼,可谓是骚动不已。

    “行吧,让荆轲这样闹一闹也不是什么坏事!或许,还能助长一波我的声望值呢!”心中如是嘀咕着,陈佑的目光中,透起了几分期待之色。

    原因很简单,陈佑也很有兴趣想知道,荆轲对于剑道的理解,究竟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层次,是否能和西门吹雪、独孤求败、无名等相当!

    “小子,你的剑法始终拘泥在固定的招式上,缺少变通,简直笨拙的要死!”

    在演武场中站定身躯后,荆轲伸了个懒腰,尔后才继续说道:“说你的剑法次,可没有半点冤枉你!”

    “胡说八道!我的剑法哪里笨拙了!”翟天威自然不会认可这个说法,当下反问。

    “哪里笨拙?”

    荆轲尤为随意地说道:“哪里都笨拙啊,我就找不出一个不笨拙的地方!”

    “怎么说呢,像你这样只学剑形,却不通‘行云流水,任意所至’的剑术精义,纵然练上几十年的剑,只怕也难成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