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武馆之召唤群雄 > 第四十七章 不堪一击
    此话一出,极限武馆中庭又是一片哗然。

    “这个叫荆轲的,到底是从哪里钻出来的疯子!”

    “翟天威如今都已位列乾海青云榜,他竟然说翟天威难成大器?”

    “看来这位荆师傅病的不轻啊,从刚才到现在,说的尽是些疯言疯语!”

    …………

    毫无疑问,此刻近乎所有的旁观者,都认为荆轲在信口开河,对于他的说法是全然不信。

    翟天威都凭借一身精妙的凌霜剑法,跻身乾海青云榜了,是我们东黎王朝年青一代的天骄级人物!

    他的剑法,能笨拙?

    他还难成大器?

    你这也太能胡说八道了!

    “行云流水,任意所至?”而此时,不远处那位气质清冷的七公主,却是眉头轻挑,好似对于荆轲刚才的话有所领悟,暗自喃喃道。

    “你说的,狗屁不通!什么剑术精义‘行云流水,任意所至’!我的凌霜剑法,本就轻灵飘逸,我更是练到了最高的第三层,招招式式都已融会贯通!难道在你看来,这样还不够行云流水么?”

    翟天威则是立时恨声回道,对于荆轲方才的言论,显然是不屑一顾。

    “你认为的行云流水,和我说的行云流水,根本就不沾边!”

    缓缓拔出残虹剑,荆轲尤为随意地说道:“也罢,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行云流水!省得你们说我只会逞口舌之能!”

    话音一落,荆轲就挥剑直指翟天威,尔后说道:“来吧,只管向我出剑!”

    “刀剑无眼,你可当心了!”闻言,翟天威立时沉喝一声,随即就催动凌霜剑势,刺向翟天威。

    翟天威所使之凌霜剑法,一招一式都透着轻逸灵动,而且变化繁多。

    再加上翟天威已然练到最高第三层,所以他一招,就有如万千霜雪同时降下,令人应接不暇。

    而此刻翟天威所用的这一招,名为“六月飞霜”,剑势浩荡,轻灵之间更带有几分凌厉。

    在外游历之时,翟天威曾凭此一招,直接瞬杀某个占山为王的低阶后天境恶匪!

    足可见,这一招“六月飞霜”,何其之强势!

    可面对着如此凌厉一招,荆轲却好似浑然不为所动,只神情写意地挥剑横档,跟着剑柄疾收,手腕反抖,剑尖略挑,斜刺向翟天威小腹。

    见此一幕,旁观众人都忍不住心中感叹荆轲的剑法果真有高明之处,竟能随手挡住翟天威的剑势,还能第一时间予以还击。

    但,那些个广元派弟子,却是个个脸色大变,惊呼不绝:

    “这个荆轲,怎么会我们广元派的凌霜剑法!”

    “没看错的话,他刚才那一招横档,是‘严霜夏零’的前半招,后面那一刺,是‘屡变星霜’的中间半招!”

    “他什么时候学的本派凌霜剑法?而且,学得这么不伦不类,把两招并在一起使用!”

    …………

    一众广元派弟子都大呼惊奇,那翟天威心中的困顿自然更甚。

    他万万没有想到,荆轲随意出手,竟能使出两招残缺的凌霜剑法,轻易化解自己的“六月飞霜”!

    “到底怎么回事?此人怎么也会凌霜剑法?”

    心中虽无比困惑,但翟天威的反应倒也不迟钝,面对着荆轲斜刺来的一剑,他第一时间就开始闪身掠避。

    然而,荆轲似乎早就料到翟天威会有这一步,陡然间手腕一翻,剑势突变,顺手就是一招凌霜剑法当中的“星霜屡移”,从一个极为刁钻的方位向翟天威的右肩刺削而去。

    此间的招数变化实在太快,以至于翟天威根本无从反应,眼看就要被荆轲的一招“星霜屡移”削去肩骨。

    可这时的荆轲却是随手一扬,调转了剑刃方位,紧跟着以剑身敲击翟天威的右肩,同时口中淡淡念道:“中!”

    砰!

    被残虹剑的剑身平平砸中,翟天威只感到右肩一阵酸痛,心中的惊讶又多出了几分:“他真的会凌霜剑法?刚才那一剑,绝对是‘星霜屡移’的下半招!”

    就在翟天威大感不可思议之际,只见荆轲又催动出了凌霜剑法当中的“积雪封霜”一招,直逼翟天威心口。

    翟天威赶忙挥剑封阻,可下一个瞬间,荆轲的变招又现,化“积雪封霜”为“戴霜履冰”。

    而他手中的残虹剑,则是骤然偏移,犹如鬼魅穿行一般,直落翟天威的左腰。

    荆轲之变招实在太快,所以可想而知,这一次的翟天威依旧无从反应,眼看就要被刺中腰部。

    “中!”

    但,荆轲却还是如同刚才一样,在即将刺中翟天威之时,迅地调转剑刃方位,只以剑身拍击他的身体,同时口中念出一个“中”字。

    …………

    簌簌!

    簌簌!

    演武场上,只见荆轲挥剑如提笔,笔走龙蛇,说不出的行云流水。

    “中!”

    “再中!”

    “又中!”

    …………

    信手出剑之时,一道道简单利落的声音,不断传入众人耳畔。

    毫无疑问,翟天威是完全无法抵挡荆轲所用之凌霜剑法,前前后后被剑身拍中了不知多少次。

    头部、脖子、肩膀……翟天威从头到脚,都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处的红肿。

    看起来,简直就好像是一个人形沙包,刚刚被一个莽汉蹂躏了一遍。

    当然,这也幸亏是荆轲愿意手下留情,每每都只用剑身拍击,而不是真的去刺削!

    如果当真是刺削,那么翟天威现在纵然有十条命,也只怕早就死翘翘……

    “太,太强了吧!为什么我感觉,翟天威在荆轲师傅面前,就跟一个三岁小孩一样呀!”

    “老方,快,快抽我一巴掌!我好像出现幻觉了!”

    “你们可有听到广元派弟子们说的话?这位荆轲师傅所用的,全都是凌霜剑法的招数!”

    …………

    随着二人交战的继续,众多旁观者可说是全都看傻了眼,口中惊叹不绝。

    而那些个广元派弟子,则是面面相觑,惊愕得都已说不出话来!

    眼前所见之一幕幕,可以说完全出了他们的认知极限!

    大师兄的凌霜剑法,不是都已踏入最高的第三层了么?

    可为什么面对荆轲的凌霜剑法,就这么……不堪一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