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武馆之召唤群雄 > 第六十三章 老龙卧道
    当然,铁云山的镔铁拳,显然还未练到最高境界。

    如果当真练到了最高境界,那么此时他的双拳就不会是老茧横生,而是晶莹如玉,看起来无比的光滑细嫩!

    可即便如此,铁云山的拳威,也照样没有人敢小觑!

    毕竟,谁都知道,像镔铁拳这样的横练硬功夫,在勇武境阶段,拥有着莫大的优势!

    铁云山苦练镔铁拳多年,双拳早已坚硬如铁,如若被他击中一拳,几乎就相当于被巨石砸中,甚至能够媲美被某些后天境强者的内劲透体……

    “你们说,这位陈佑馆主能撑几招?”

    “三招,不能再多了!铁馆主好歹也是我们云莫城最厉害的几位勇武境之一,这小子能撑过三招,就算他走运!”

    “依我看,只怕一招都难!”

    …………

    一时间,问天台四方,议论声不绝于耳。

    但,看好陈佑的人却寥寥无几,甚至绝大多数人都认为,陈佑很难在铁云山的强攻之下,撑过三招!

    而面对着铁云山的重拳来袭,只见陈佑从容不迫地抬起手臂,掌心向上,继而屈肘翻腕,透出内旋之劲,状若太极中的“白鹤亮翅”。

    正是咏春三板斧之一的“膀手”!

    膀手,乃咏春中最为厉害的一门以柔克刚,消解对手劲道的手法。

    在陈佑看来,用此招来对付以威猛绝伦著称的镔铁拳,无疑最为合适!

    砰!砰!砰!

    …………

    不多时,伴随着阵阵拳掌交击的声音传来,陈佑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凭借“膀手”之精妙,将铁云山的一番猛拳抢攻尽数化解。

    这一幕,无疑看得在场不少人都大感骇然,惊愕不已。

    什么情况?

    这位年轻轻轻的陈佑馆主,居然这么厉害?

    大名鼎鼎的铁馆主,一时半会都拿不下他?

    而且,他怎么看起来好像还很轻松的样子呀……

    “叶师傅,馆主似乎得了你们咏春的精髓啊!”见此情形,阔椅之上的黄飞鸿,亦是忍不住啧啧惊奇。

    “馆主方才所用,确实是我们咏春之膀手!”缓缓点头,叶问同样表现的极为惊讶,“只是不知,馆主什么时候学的我们咏春膀手,又为何能够学得如此精深,浑然不下于我……”

    正当黄飞鸿和叶问大感困惑之际,一旁的岳飞却是朗笑而起:“馆主所学,可不单单只是咏春!我们形意拳,馆主也有极深极深的造诣,与我相当!”

    “哦?岳师傅,此话当真?”一时间,黄忠等众位师傅,纷纷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石落青河!”

    就在这时,突然,只听得铁云山一声震喝,随即右拳就冲陈佑之脖颈,迅疾无比地狠劈而下。

    这一招“石落青河”,无疑是镔铁拳中,威势极猛,凌厉莫测的杀招。

    先前一番猛攻,尽数被陈佑巧妙化解,铁云山显然是有些急了,想要以这记杀招,一举致胜。

    但,陈佑又岂会让他得逞?

    要知道,在铁云山招之前,陈佑就已凭借“咏春听桥”的手段,提前“听”到其劲的方向。

    于是乎,但见陈佑在铁云山招的同时,突然探掌,直扣其手腕,同时右脚起蹬,狠踹其膝盖,顺步就势踩其脚面。

    正是形意十二形拳之中的龙形招式——“老龙卧道”!

    “咔,咔!”

    两道清脆的骨裂之声,随即就清晰地传入众人耳畔。

    毫无疑问,在陈佑的“老龙卧道”一招之下,铁云山的左脚膝盖骨和脚掌骨,均已断裂。

    铁云山之镔铁拳,无疑是一门极为厉害的横练功夫。

    可它仅仅只是能把拳头练得坚硬如铁,所以,铁云山的身体其他部位,依旧很脆弱!

    而陈佑方才所使,乃是形意十二形拳之中龙形拳(说是拳,实则多为脚法,形意与咏春一样,并非只是单纯的拳术功夫)!

    形意拳经有云:“拳如炮形龙折身”。

    龙形拳,讲究的就是猛烈迅,突然爆,犹如炮弹爆炸一样,喷出最大的抖绝劲来。

    一击之下,有如蜇龙升天,有冲天之雄,又如巨龙入水,猛不可阻。

    既然使出了龙形拳,那么,陈佑要断铁云山之筋骨,那自然不算难事!

    “啊——”

    膝盖骨和脚掌骨接连被陈佑踹、踩断,铁云山实在痛苦难当,出了连声哀嚎,表情变得狰狞无比。

    而陈佑完全不给铁云山以任何机会,紧接着使出一招形意十二形燕形之中的“燕子衔泥”,迫使深陷痛苦的铁云山身形踉跄,向侧倒去。

    砰砰砰!

    …………

    在铁云山倾倒的同时,陈佑迫步紧跟,冲铁云山胸膛就是一通咏春日字连环冲拳,直把铁云山打得瘫倒在地,口中溢血不止。

    “怎么可能!”

    “铁,铁馆主居然会输得这么快?”

    “这位陈佑馆主,才这点年纪,但未免也太厉害了吧!”

    …………

    眼见铁云山在短短几招之后,就被陈佑打得全无还手之力,最后落得惨败,问天台上顿时传来无数的惊呼。

    可以说,此时此刻,全场近乎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谁都没有想到,年纪轻轻的陈佑,实力能高到如此地步!

    连云莫城大名鼎鼎的铁云山馆主,都远非敌手,根本挥不出半点镔铁拳的长处!

    这,对于众人来说,实在太过震撼,内心难以平静。

    “这位铁馆主,有点不禁打啊……”

    收起拳势,瞧了眼在地上呻吟的铁云山,陈佑暗暗嘀咕道:“不过,这倒也正常。”

    “现在的我,身兼形意、咏春两家之长,即便是低阶后天境,也只怕能够战而胜之!”

    “像铁馆主这样的勇武境,我就是一次性打十个,都不成问题!”

    …………

    如是想了一阵后,陈佑就欲回去重新落座。

    而此时,不远处端坐着的步天凌,却是神情色阴沉,手指富有节奏地敲击扶手,似乎在琢磨什么。

    毫无疑问,步天凌现在心里很是不痛快!

    他原本以为,以铁云山的镔铁拳,定能轻松致胜,从而大挫极限武馆的锐气。

    可他万万没有料到,陈佑之武功,乎想象的强悍,竟打得铁云山全然无从招架,反而大出风头,一举扬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