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003章 你头发呢?
    什么眼神?

    你自己体会!

    白清儿蜷缩了下身子,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无辜,但小眼神却是biubiu的往白少棠身上戳。

    “……”

    白少棠面色肃然,挺身无比认真的盯着白清儿的双眼,语气严肃,一字一句的说道:“本殿下算是看出来了,你这眼神是说殿下我不够骚哦!”

    “!!!”

    白清儿震惊了!

    这……这殿下竟然直接说出来了!

    本就在她印象中出现了裂痕的白少棠再给自己来了一刀,于是又出现了一道裂痕。堂堂皇长孙竟然说出了这般粗俗的话语来,要知道以往在阴癸派内部她白清儿修习姹女大法的时候可都没有这般。而且还能够面不改色的道出自个儿不够骚,将自己眼神里表露出来的意思展现在人前,这……殿下果然不是常人。

    果然。

    当初自己选择不去他处,而是选择了这个潜伏到殿下身边来的任务算是正确的。

    在短短的几天接触里,白清儿觉得自己已然了解不少不为人知的真相,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外面的传言只怕无法形容眼前的这个少年,这个眼下在皇族中被评为最为聪慧,不知藏拙为何物的殿下十之一二。

    只是未等白清儿心中念头理清,却见白少棠的神情再变,他用一种上下打量的奇怪眼神开始认真的观看自己起来,那眼神……就跟自己刚刚看对方时一模一样。

    唯一的不同便是内里的含义稍显不同。

    白清儿看得出来,这是殿下在疑惑,你一个未出阁的少女怎么这么擅长?

    这个眼神顿时让白清儿一惊,心说哎呀,暴露了。正琢磨着好的理由解释的时候,却见白少棠又转换了话题。

    只见白少棠伸出手指挠了挠自个儿的下巴的同时,一边用只能自己听见的声音自言自语的嘀咕道:“身为高位者理当广纳建议,之前自己被杀想来就是太过高调,不听建议,执意而行,即便自己所想的本身是对的。这才落得一个被溺死浴桶的下场。”

    “唔!”

    “得听取意见。”

    “白清儿没有错,我自己好像是不够骚。”

    “所以才演练不出来眉来眼去剑的精髓……只是问题来了,男人要怎样才能表现的那么骚?”

    是的。

    这是最大的问题。

    白少棠未穿越前除了有人偶尔说起自己有点闷骚外,但他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表现过什么骚气,可穿越东成西就世界里的自己明显留下了这么一份剑法,却无疑展现出了这其中的问题。

    不提眉来眼去剑修到高深境界能够达到传说中的时间减缓的地步,难不成自己还有骚的潜质?只是从来没有开出来过而已。

    一代骚人白少棠?

    绝世名骚白少棠?

    又或者骚年白少棠?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啥的!

    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白少棠先是将自己之前丢在地上的长剑捡了起来,插回了剑鞘,同时对白清儿说道:“本殿下想了想,觉得这问题暂时压下,我得好好的分析分析,明天再练。”言罢,白少棠接过白清儿手上的长剑,然后将两柄剑收了回去,独留白清儿一个人在院子里满头雾水摸不着头脑。

    这练到一半不练了是啥意思?

    白清儿原本在心里准备了好多套计划准备在接下来的眉来眼去剑法中施展开来,让这个皇太孙见识见识少女的曼妙来着……结果,这是半途而废了啊。

    又或者是被自己刚刚的眼神伤到了?

    自己刚刚不应该啊!

    要不……下次稍微收敛一点儿?

    一时间白清儿带着满腹的疑惑离开了院落,对她来说,自己在这座府邸要呆的时间够长,并不太过着急。

    不提这半途而废的练剑,当白少棠回到自己的房间,在挥手挥散了其他下人后,他便开始沉思起来。

    他在思考一个重大的问题。

    那便是世界的不同,两者之间的东西如果串联使用的话是否需要适应什么规则?

    譬如魔法世界与武侠世界的不同,造就魔法物品与武功秘籍在各自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表现效果。

    这一点,白少棠不得不重视。

    因为眼下自身的安危,已经使得白少棠不得不转而依靠自身来,毕竟死了一次的他只觉得这个世界对自己满是恶意,不得不防。于是,他决定今天晚上要与那个在自己梦中留下秘籍的自己好好交流一番。

    很快。

    一天的时间就那么过去了。

    在遭受了危机的白少棠这几天都没有丝毫出去走动的打算,甚至连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父亲杨昭也没有见几面,就更不用说自己的爷爷杨广了。自己在溺死在浴桶里醒来后,这两人都没有来看过自己一眼,反倒是这身体的生母偷偷的看了自己儿子好几次。

    仅仅是这几幕,就已经让白少棠感觉到了那弥漫在自己周身的潜流暗涌。

    谁是敌?

    谁是友?

    这已经让人有些分辨不清,黑白不明了。

    入眼所见,一切都不过是混杂在一起的灰暗罢了。

    入夜。

    白少棠裹着被子躺在床上闭目而眠。

    很快,意识随着睡意的到来陷入了深处。

    这是一处空旷的所在。

    亮光不过照亮一处客厅大小的所在。

    这里白少棠并不陌生,这正是自家的客厅,唯一诡异的地方便是无比的安静,不如自家真正的客厅那样显得热闹。上次做梦回到这里,白少棠乐的以为自己差点回来了,可以进行所谓的双穿。

    随后……便让白少棠明白那不过是自个儿的幻想,这里只不过是自己的梦境。

    唯一不同的是有人在梦境里给自己留了东西。

    那份东西正是眉来眼去剑。

    而这个现也让白少棠知道了在之前已然有自己穿越过,而且那个自己也同样梦到了这里,否则的话他不会做下这样的举动。

    今天,白少棠是准备在上次现留言的地方记下自己的疑惑反问那个穿越到了东成西就世界里的自己问题的。准备好好与自己探讨下世界这个话题。

    然而,在今天白少棠却是现自己这个梦境里面已经多了一个人。

    那人一袭修长的白色锦衣着身,挺拔的身姿正站在灯光下背对着自己,黑色长披肩,而在他的身边,地板上则是插着一柄带鞘长剑。

    衣摆飞扬中,对方正散着让人几乎肉眼可见的忧伤之味。

    那股子味道,让白少棠似乎回到了学生时期读着书,品着那走在夕阳下,端坐在楼梯前,让眼前的碎遮住眼帘,并以四十五度的斜角望天的那股忧郁。

    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是一个大侠。

    一个剑法高的大侠。

    这背影,这身姿,这风格,这气质,一眼就能看出。

    更重要的是白少棠也认出了这个背影正是他自己,看来这个不知何时穿越,穿越到哪个武侠世界的自己显然是混的极好地,光看装扮就显得逼格够高。

    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有如此逼格的时候,一看就比只会连眉来眼去剑的东成西就世界的自己强太多了。

    没等白少棠开口,对面的自己就先开口了。

    “你!”

    “来了!”

    剑冷,声冷,人冷,那缥缈的语气让白少棠觉得这个梦境客厅都出现了一股寒意。

    只是当对方刚刚转过身来,原本所有一切在内心里盘旋的高逼格形容词冲口而出,化作了一句话。

    “卧槽!你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