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015章 花是情人(下)
    嗯?

    戒严了?

    在离城门口还有几十米的时候,白少棠停了下来,站在了一个略显偏僻的角落里,静静的注视着前方。

    目光悠悠中,他认真的观察起城门口的士兵们,视线里他们正在进行十分严厉的排查,而且不是一般的进出都进行检查,进去的人没有遭受的检查,正常放行,唯有出来的人受到了最为认真的查勘,那模样恨不得出去的人全是赤身裸体。

    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云淡风轻,并不是月黑风高。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白少棠赶紧赶慢,终于在最恰当的时机出现在了扬州的外围,只是眼下局势并不符合他进入城内的打算。毕竟现在的他可不是逃出王府时候的平平无奇,他现在所扮演的是一个奇人。

    一旦出场便能凭借一身特点震动江湖的那种。

    眼下便与宇文化及接触,并不是一件好事。

    看这情况,宇文化及已然与那石龙正式交手了,否则的话断不会派兵驻守城门,加大检查的力度。现在步入这局中,已然是来不及,加上之前遇见了高句丽的刺客傅君婥,想来这世事已给自己备了一条最为简单的道路来。

    “哼!”

    “扬州双龙!”

    “想来那长生诀已然落入了这个两个小子的手上。”

    “这道家中诡秘莫测的武功,还别说真是让人觉得有那么一丝吸引力。”

    在白少棠看来,虽然长生诀这个名字在小师傅看来挺烟视媚行的,毕竟哪个皇帝不喜欢这样的名字?换做他做皇帝,只要不是完全的科技社会,一旦沾染了神秘,那么长生一词便会成为人的毕生追求。

    毕竟这个世界能够破碎虚空,而在东成西就世界里还有只要找到真心人连续说出那三个字三遍就能成为神仙的人。

    一旦沾染上这些,长生一词就不会成为虚妄。

    他白少棠也很追求。

    更多的还是想去试探性的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根底。

    想是这样想,做嘛就未必了。

    毕竟梦想都可以往大了的说,要做思想上的巨人。

    “哦豁。”

    “傅君婥,看来你我还真是有缘。”

    似乎想到了什么,白少棠不由得哑然失笑:“先从双龙身上得到长生诀,再偶遇你顺便将仇给报了。”

    “至于宇文化及嘛……”

    “呵呵!”

    “本殿下会给你准备一个看起来很美的死亡时机的。”

    挥袖,转身。

    白少棠临别前扫了一眼扬州的城门,对于这座城市不同于杨广,他是陌生的,这便毫不留恋的离去了。

    ……

    河边。

    大名鼎鼎的扬州双龙——寇仲和徐子陵两人正如鹌鹑一样躲在水中瑟瑟抖。

    刚刚生的一切正历历在目,短短的时间里,兄弟两人只觉得自己已经经历了人生间的大悲大喜,更是见识到了以前他们只敢在梦中所想的世界。

    偷了一本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所造的秘籍,然后两人还算安稳的生活就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路以来两人只觉得自个儿的头皮一直是凉的。

    从扬州城内逃脱,再来到河边清洗的时候遇见了一个正站在岸边拿着桃花呆的白衣女子,在嬉闹间打扰到对方后兄弟二人遭受到了一顿折磨。但也在这女人的帮助下暂时的逃开了宇文化及的追击。

    只是……

    让两个小子担心的是在刚刚的交锋中,这长得像观音大士的白衣女子已然受到重创。

    气劲相交,更是迫的小舟在不觉间靠向了岸边。

    就在两人琢磨着是离开这里还是准备带着白衣女子携船而逃亡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响突然闯进了三人的耳畔。

    啪!

    三人悚然而惊。

    难不成又是宇文化及?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对视了一眼,不觉间悄悄的挪到了白衣女子的身后,小心翼翼的瞅着那出声响的地方。而白衣女子则是抿着嘴,惨白的脸色在这一刻更是白了几分,手握剑柄,正死死的盯着声处。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一听到这熟悉的诗词,傅君婥终于松了一口气,刚刚紧绷到极致的神经放松了下来,而且提上的真气在这一刺激下让她缓不过来,压制的伤势更是控制不住爆了出来,“哇”的一声口鼻间呛出了血。

    “原来是你!”

    “咦?姑娘你受伤了!”

    白少棠满脸惊讶,一副并不意外的表情打量着受伤颇重的傅君婥。

    “这里交你了!”然而傅君婥冷若冰霜的脸上只是隐隐闪过一丝惊喜,随即交代了一声便晕了过去,独留下寇仲与徐子陵兄弟二人面面相觑。

    “……”

    白少棠很是无语的看着昏迷过去的傅君婥,就这般相信一个陌生人么?

    人其实都是视觉系动物。

    男人如此。

    女人更是如此。

    倘若寇仲和徐子陵两人要是长得不错,只怕在水中嬉闹的时候就已经被傅君婥拔剑斩了脑袋。

    白少棠若不是那副模样与行事,在傅君婥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怕此刻她拼死也会施展出自己手上的致命一剑。

    第一印象,很重要。

    就譬如眼下的双龙两人正是十分戒备的盯着白少棠,在他们的眼中见到这个手拿鲜花的奇异男子乃是正在耍流氓。

    模样。

    气质。

    还有才华。

    眼前的男子一出现便展现出了让同类嫉妒的本质。

    尤其是在两兄弟人正是少年慕艾的时候,在见到白衣女子对对方的态度,再加上那念叨出口的诗词,这如何不让人嫉妒?

    嘴巴快过心思的寇仲不由出口讥笑道:“听你的口吻她是你的情人吗?在这么危险的时候为什么不来救她!”

    一旁的徐子陵也点了点头,那相逢在梦中的诗词不久代表了这个含义吗?

    然而出乎兄弟二人意外的是眼前的男人给出了一个否定的答案。

    “不是!”

    “我与这位姑娘只是萍水相逢,缘悭一面而已。”

    “她不是我的梦中人!”

    白少棠手捻桃花,瞥了一眼对方,低头细嗅芬芳,喃喃道:“花才是情人。”

    寇仲徐子陵兄弟二人闻言面面相觑,只觉得自己说话的水准和对方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上。

    这该死的读书人!

    文盲两兄弟在心中同时唾弃,只觉得一股名为颓废的心情在心头弥漫。

    “那你到底是什么人?”

    “突然出现在这里所为何事?”

    最后还是徐子陵反应了过来,见在不知不觉间心态受到严重打击的寇仲低头不言外,他提出了心中疑惑,实则是在非常担心对方的来意,害怕对方也是为了长生诀而来。

    长生诀?!

    寇仲闻言也立即清醒了过来。

    兄弟二人一同防备起来,寻思着一旦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该用什么样的方法去逃。

    “我是一个没有故事的人!”

    抬眸,白少棠露在兄弟两人视线的是一双无神的双眼,那忧伤的表情似在追忆想不起来的过往,叹道:“一个杀手怎么能有自己的故事呢?”

    杀手!!!

    这话几乎让双龙二人直接从小舟上跳了下去,他们最害怕的情况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