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地球第一剑 > 第七章 推骨活脉
    当晚,王升终于知道师父口中所谓的副业是什么了。

    也算是知道,自己辛苦背到山上的两箱矿泉水是干嘛的了!

    在昏黄的灯光下,王升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这位洒脱不羁的师父,用柔软的毛笔,在被扒光了外包装的塑料瓶上,写下了‘武当山圣泉’这五个大字。

    当时除了仰头长叹,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表点什么感言了……

    但别说,师父第二天还真卖了十多瓶出去,一瓶价格二十块到一百块不等。

    青言子精通道门五术,还是非同一般的精通,一眼就能看出这人财运命途,遇到一些不在乎钱财的豪气香客,偶尔也会直接狮子大张口的漫天要价。

    晚上的时候,青言子倒是给王升了点福利。

    借着一盏泛黄的门灯,青言子为王升演示了一套入门拳法,总共也就七八式,让王升一晚上熟练掌握每个招式,包括拆招、合招。

    其实这套拳法很简单,只是几个动作需要去琢磨,王升勉强打一套下来,就感觉自己浑身热,效果确实不错。

    于是,在师姐笑嘻嘻的注视下,王升在院子里打拳打到了凌晨。

    最后师姐都靠着门板睡着了,王升才若有所思的准备回屋……

    “师姐,师姐,回床上睡了。”

    “嗯……哦。”

    迷迷糊糊的,牧绾萱应了一声,让王升稍微一愣。

    ——师姐能出除‘嗯’之外的音节?

    但随后,他看到一个大眼模糊、小嘴微撅的小师姐转回屋里,也是忍不住露出了慈父般的微笑。

    有个师姐也是挺不错的。

    问题就在于,师姐爬上炕就开始顺手脱衣服……

    王升赶紧把椅子拖进屋,带上门、插上门闩,闷头回了自己里间。

    非礼勿亲,非礼勿视。

    师姐对自己根本没有设防,自己这个做‘准’师弟的,也不能平白占师姐便宜。

    不过话说回来,都十八岁了,师姐还是一副没进入青春期的模样,甚至现在还没开始穿女士内衣而是在穿小背心……

    某师弟此刻,对师姐能否,在元气开始复苏的一两年后化身‘仙子’,持明显担忧态度。

    床……

    王升倒在床上,浑身的酸痛涨麻袭来,让他忍不住出几声轻哼。

    他还想趁着这个机会打坐运转下基础法诀,但刚有了这个想法,整个人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刚睡不久,一道身影从外屋走了进来,道了句:“可还醒着?”

    王升迷迷糊糊睁开眼,见是师父,还以为是在做梦,就哈欠连天的应了一声。

    “且睡吧,放松身体,我为你推骨活脉。”

    青言子轻笑了声,王升迷迷糊糊的应了几声。

    青言子则挽起衣袖,并起剑指,动作不急不缓的点在王升全身各处。

    王升这次是真的清醒过来了,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师父……”

    “忍着,你身体太过僵硬了些,经脉堵塞,已是入门稍晚了。”

    青言子两只手掌摁压在王升左右大腿,轻轻向下一划,王升一瞬间感觉到了腿部的筋骨一阵酥麻。

    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错觉,他感觉青言子掌心有一股冷热交替的‘气’。

    这应当就是习武之人所追求的内息,地球元气尚未复苏,师父却能凭着自幼苦修,已有了这般成就。

    一想到师父在用这种修来不易的内息给他推骨活脉,王升心底就止不住泛起少许暖意。

    忙活了半个小时,青言子也在一旁缓缓舒了口气。

    “总归是收了你父母一笔劝解费,若你后面撑不住,哭着喊着要回家,也不能让你空手而回。”

    言罢飘然而去,似乎心情不错。

    “多谢师父!弟子一定能度过入门考验!”

    王升小声喊着,随后咧嘴一笑,盘旋的困意再次袭来,很快就闭眼睡了过去。

    似乎青言子也并不想让他半途而废。

    第二天一早,拳法‘考试’如期而至。

    还好王升上辈子也算有过十年的修道经验,虽然当时没什么条件,但也曾在‘武’上花费一些心力。

    到了第二天早上,一套拳法也算耍的能看。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王升感觉自己起床之后身轻如燕,精神也比昨天早上强了一些。

    应该是昨晚师父帮自己推骨活脉的效果。

    然而,再一看师父和师姐,这两位在上辈子只能现在视频和硬盘中的人物……

    心底颓然一叹。

    自己现如今,还距离他们有点遥远。

    不能松懈,玩命干吧。

    其实对于王升的表现,青言子已经颇为满意,还勉励了他几句:

    “昨天只是让你适应适应,今日便不会给你太多歇息的时间了,修行虽追求的是清幽寡欲,但也重在勤勉,看你表现了。”

    “是,弟子明白。”

    虽然青言子口头说会给他加重磨砺,但也并没有给他过他承受极限的任务,无非就是让他耗尽体力,感觉到深度的疲倦。

    然而,一连三天,王升半句抱怨都没,咧嘴笑着熬了下来。

    青言子每三日一次帮王升推骨活脉,推骨两次之后,王升意外能感觉到自己全身经脉大概的位置。

    细细思索,也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师父的内息在自己经脉中还有残余。

    借着这般天赐良机,王升不断运转那套基础法诀,虽然依然没有什么效果,但排出体内浊气的频率和质量明显有所提升。

    美中不足的是,这种提升,让早上来找王升玩的小师姐捂着鼻子直翻白眼……

    几次都差点被熏晕过去。

    ……

    眨眼就到了爸妈要离开武当山的日子。

    因为要送父母离开,王升请了半天假,下山陪父母吃了吃饭、逛了逛街。

    临别时,母亲总归是舍不得,抱着王升不肯松开,父亲也落下脸面,说出了“如果爸爸之前做的有什么不对,你说出来,爸爸会改”这种话……

    但王升却只是笑着摇头,偷偷擦去眼角的湿润。

    不上山,心不甘。

    不顾一切上山,确实伤害了父母。

    王升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并不想说什么太远的承诺。

    他只知道,自己需要实力,需要在未来能够保护好家人的实力。

    在旅馆门口等网约车的时候,王升看到一旁有个水果摊,跑过去买了几斤橘子,塞给了喜欢吃橘子的爸爸,让他们带着路上吃。

    这也是仅有的,他能表达孝心的方式了吧。

    送父母上车后,王升心底也有些空落落的,但依然笑着摆手,送他们回归正常的都市生活。

    然后,等车开始向前行驶,他也不顾周围还有来来往往的行人,对着车尾跪下,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然后转身提起了爸妈留下来的两个崭新的行李箱,朝着山上大步而去。

    行李箱里面是一些王升喜欢吃的零食,以及第三批生活日用品。

    不说别的,单说王升妈妈给他买的那几大包三角、四角内裤,就应该够他用到明年了……

    叮铃!

    手机传来几声轻响,王升回到山中小院时,低头看到自己零钱包里多了一串数字,鼻尖有些酸,站在门口低着头,久久没动。

    “回来了?”青言子的嗓音在一旁传来,王升如梦初醒一般,擦了擦眼角,提着行李箱走了进去。

    “师父,咱们要不要换个院门?”

    “为师只是客居武当山中,来时如何,去时如何便可。”

    青言子看了看天色,淡然道:“日落还有些时间,你师姐去了后山洗衣,也当放你半日清闲,你也去吧。”

    “多谢师父!”

    王升呲牙一笑,这几天其实一直在负荷,他也担心自己身体有些撑不住。

    把行李箱提到里屋,王升挽着袖子就朝着后山不远处的一条小溪跑去。

    青言子看着这个捡来徒弟的背影,轻笑了声,也轻轻舒了口气,目光稍显复杂。

    “小萱终究是个女孩,日后或许也会有嫁人的一日。祖师爷传下来的这些东西,始终要找个男弟子守着……唉,千年了,祖师爷,我们一代又一代,到底还要守到何时……”

    青言子轻轻一跃,站在了小院的破墙上,负手而立,刚好能眺望到小溪处的情形。

    “师姐,放着我来就行!”

    隔着这么远,王升和牧绾萱的笑声隐隐约约的传了过来,在风中飘着飘着,不知飘去了何处。

    ……

    推骨十六次,王升在武当山后山的偏僻小院中,度过了上山后的第四十七天。

    九月二号已经过了学校正式开学的日子,王升除却比上山前头稍微长了一些,倒也没什么太明显的变化。

    但王升自己却知道,在师父青言子的帮助下,他已经开始了脱胎换骨!

    每天他都会给爸妈过去信息问候,每周也会跟他们开一次视频。

    除了让他们放心,王升也在不断做爸妈的工作,让自己留在山上修行少些顾念。

    而爸妈劝了一个多月还是没有效果,渐渐也就由着王升了。

    他们还在王升的高中找了找熟人,用生病去国外求医为理由,为王升办理了一年的休学。

    这对夫妇计划着凑法定节假日,再来武当山上看望儿子,正式拜会下王升的‘武学导师’青言子。

    ——跟爸妈解释时,还是用‘痴迷武术’这种理由更方便,也更有说服力。

    这日傍晚,王升和师父师姐在小院吃罢了晚饭,勤快的收拾好碗筷,跑去角落刷了刷牙,就兴冲冲的要去演练师父传给他的第三套入门拳法,却被青言子喊住……

    “入门磨砺已过,你表现不错,今日当要问你一句。王升,你可要拜入为师门下?”

    王升一愣,随后连忙点头,一时间竟有些说不出话。

    那种一个多月辛苦没有白费的满足感,让他差点哭出来……

    “明日为师会请一位道门师长过来做见证,为你传度授法,明日一早你就起身,斋香沐浴,中午便正式入门。”

    “谢师父!”

    王升双腿一曲,跪下来就给青言子磕了个头,青言子却是笑着侧身避让,显然未曾正式入门,并不受王升这一拜。

    一旁师姐托着下巴眨眨眼,似乎明白了自己这个准师弟马上就要成为真师弟,顿时笑弯了那双大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