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自2008的重来盛年 > 第4章 我有一句mmp已经讲出口
    温晓光出了教室还是抹除不了戴唯毅那禽兽般的笑声,他都准备好无视普通班小屁孩的异样眼光了。

    结果忽然来了个要保护他的。

    简直比路永华的地中海型还要搞笑。

    老子一枪挑四海,需要你保护?

    你们还不如尽管嘲讽我,然后让我疯狂打脸!

    他走到教学楼的楼梯出口,现废信在这儿等着他。

    小伙子把外套脱了,塞书包里还不塞好,露出半条胳膊,见他来了,上前就开始勾肩搭背:“你们班怎么这么慢,等你半天了。”

    温晓光道:“你等我干啥,我真不去网吧。”

    废信嘲笑他,“你现在就这么怕家里的如来佛啊?”

    “我不是怕她,我是真不想去,”

    “切。”废信完全不信,“哎,你到8班感觉如何?”

    “先说你吧。”温晓光说。

    这小子摆了一张苦瓜脸,“都在问我国际班的事,烦都烦死了。”

    “别提了,你呢?”

    “我?”温晓光想了想,眨着眼睛笑着道:“我和你一样。”

    绝不承认有人要保护他,太恶心了,一个大老爷们保护个屁啊!

    废信完全信了,“那看来你也很惨。”

    “惨不忍睹!”他说得和真的一样。

    “听你这么说,我心里舒坦多了。”

    温晓光无语,眼睛一眯,语气悠悠,“听你这么讲,我心里也舒坦多了。”

    废信不疑有他,感慨道,“要不说咱俩还真是兄弟!”

    “是吗?”温晓光憋着笑。

    “当然是!”废信肯定道。

    “我就喜欢听你讲话,实诚!”温晓光大手一拍,“走,是兄弟的话,请我喝杯奶茶去!”

    “为什么?”

    “因为咱俩一起惨啊。”

    “那好!”他想了一下说道:“庆祝我俩要惨一起惨!”

    你瞧,多好的孩子,也就书没读好而已。

    出了校门,找了家对面的什么珍珠奶茶,他也没宰人家,只要了杯六块钱的原味奶茶,不一会奶茶小姐姐给打包好。

    废信打开就喝,温晓光却好好拎着。

    “你怎么不喝?”

    “我一会儿喝,不过我今天真不能去网吧,我姐给我下了死命令,九点半医院见不到我,我就完了。”

    “可现在已经九点四十了呀。”

    温晓光心想,要不说这奶茶,你喝我不喝呢,唉。你以为我真想宰你啊,我也很善良的好不好。

    “行了,我去医院了,你也回家吧。”

    两人背向而行,路上学生漫漫,车辆横行,还有个没吃过亏的二逼两手不拿车把骑车,仿佛自己很帅,

    更可气的是大马路上还有一家狗日的店在放歌,歌名:求佛。

    这让他想起了废信口中的如来佛,

    ……

    当月光洒在我的脸上

    我想我就快变了模样

    有一种叫做撕心裂肺的汤

    喝了它有神奇的力量

    ……

    温晓光从没觉得这歌如此难听!

    2oo8啊,还能感受到‘qq爱、不怕不怕’温度的年代,还能大街小巷的听到该死的温柔,

    这重生最难受的就是要把这些再经历一遍,流行语还是什么‘雷人’,越听越恶心,恶心到想爆粗口。

    到了县里的中医院,他顺着记忆跑到住院部三楼,这里是心脑血管科,有几个病人,但不算很多。

    他姐姐正戴着护士帽在走廊里推着小车,车上放了些针管和吊瓶。

    温晓晓低着头,应该是在对药品和名单,认真的眼神特有白衣天使的魅力,纤细的手指灵活转换,身穿白色工作服,秀亲吻着光滑的侧脸。

    第一眼的感觉,明明就很温柔,就很可人,

    天知道那反差让他觉得有多可惜。

    造孽啊!

    温晓光快步走过去,

    “姐,我来了。”

    温晓晓转头看他一眼,

    不等她说什么你迟到了之类的,

    他就把手里的奶茶一提,“给你的,废信那小子死活要请我,怎么推都不行,我几经犹豫之后考虑到怕打击了他的热情才勉勉强强答应了下来,不过我想着不能光我喝啊,我还有个姐呢!”

    姐姐把笔揣进口袋,露了些笑意,“算你有心,你先等我一下,我去给病人换药。”

    “好嘞。”

    他撩了一下头,一脸镇定自若的样子,搞定,

    迟到二十分钟这事儿还能难倒我?这不开玩笑嘛!

    呵。

    至于分到普通班……他也想到了。

    认为他会说的都是傻子,

    温晓晓不问,他就不说,问了,那……也不说,

    反正他不开口。

    反正学校又不会一一通知。

    反正,人呐……不能太呆。

    很快温晓晓从病房出来,招呼着他一起到护士台。并把奶茶拿在手里,喝的开心。

    嘴上还说,“你以后别老让人家请你吃吃喝喝的。”

    “没事,我们是兄弟。”他笑嘻嘻的说。

    温晓晓则忽然陷入沉思与纠结,“好像一分钱不给你是不好,这样吧,我给你点钱,回头你请回来。”

    哎哟?

    刚有些热血,温晓晓又说:“不行,还是不能信你,那小子也不是个好东西,回头我帮你请回来,总之咱不欠人家就对了。”

    温晓光一脸不为所动的样子,仿佛你给不给都无所谓,

    但心里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搏斗。

    最后,看这局面,必须得靠自己生财了,有点难,他这个搞学术的可不擅长空手套白狼啊!

    兜里一毛钱都没有,也就剩个身体健康,

    可靠身体……

    温晓晓吸着奶茶,翘上二郎腿说道:“我现在上班呢,你先自己做会儿作业吧。”

    啥?

    “那你叫我过来没事?”

    “没有啊,我只是怕你背着我又去网吧。”

    我天!

    “我又没钱,怎么会去?”

    温晓晓晃了晃手里的珍珠奶茶,“你有个兄弟啊,这奶茶倒是提醒我了。”

    这特么的,带奶茶还带坏了,

    还要看着他写作业,这么帅气的帅哥写作业是能随便看的?

    他正想着怎么说服这个疯婆子好让他回家,护士台又来了一个娇滴滴软绵绵的小护士。

    看到他立马笑开了桃花,眼睛里都放出了狼性目光,“咦?晓光,你来啦。”

    温晓光给她看得鸡儿梆硬,她的眼神放佛要把人从头到脚看个精光一样。

    这个护士,没记错的话是叫丁巧仁,本地人,挺开朗热情的一小姑娘。

    以前的温晓光对她的印象也不错。

    “明天正式开学?”

    “对,巧仁姐你好。”

    “哟,嘴好甜啊,看来晓晓调教的不错。”她拉开椅子坐下,看到晓晓手里的奶茶,“这你买的?”

    “算是吧,不过我最近没啥零花钱,否则我肯定也给巧仁姐买了。”

    利用舆论,给姐姐施加一丢丢压力。

    温晓光心想我真是个小机灵鬼,反应好快。

    丁巧仁听得极为受用,一捂嘴,笑得花枝乱颤:“晓光真乖,我也好想有你这样的小弟弟啊。”

    温晓光:( ̄︶ ̄)

    差不多行了,可恨这丁巧仁遇上帅哥智商为负,就跟痴男在女神面前没话找话一样,“不过你今天这么讨好晓晓,不会又惹祸了吧?”

    温晓光:o(一︿一+)o

    再看向自己的姐姐,现她正有些疑惑的打量自己,

    把奶茶往桌上一放,撸了撸袖子道:“我说呢,懂事的反常,你肯定有事我!肯定有什么话在后面等着我吧?”

    温晓光脑瓜仁疼,深呼一口气,“有,而且必须要讲。”

    “还真是啊,说!”

    温晓光:妈卖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