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老婆是巨星 > 第二章 张婷媗
    张婷媗!

    sm25团体出道成员,一直到去年八月前都算小有名气,不过这个小有名气只是在某个宅男小圈子里面。期间出演过几部并不出名的小投资剧,还是小配角,直到八月底,娱乐圈突然之间爆出了与之相关的一条新闻。

    ‘娱乐圈模范夫妻感情破裂,疑似第三者插足!!!’

    这条新闻没有点名,但最终小道消息有说第三者就是张婷媗。

    在娱乐圈几乎没什么名气的她,这一次算是真正火了。

    虽说娱乐圈本就混乱,这种事情应接不暇,但偏偏张婷媗撞上了开大会的特殊时期。

    名声很快臭了,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

    娱乐圈风起云涌,这个名字就葬于娱乐谈资深渊,一个星期后就再也没有人提及了。

    这个勉强算得上十八线的小明星,在她那个总共二十五人的团体之中,唱跳一起,居住一起,哪怕是一个个长得不一样,但站在一起,再经过化妆,不是非常了解的人,绝对认不出谁是谁。

    或许是被认出来了,张婷媗也撤掉了遮遮掩掩,只是心中多少有些羞愤。

    那个明星梦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甚至连全身而退都成了奢望,事情生到现在,就连父母也知道的不多,但曾打来电话询问,毕竟就算家乡这边的城市再落后,网上某些消息也会被有心人看到,最终流传到父母耳中。

    她在外躲避了整整一年多,今年迫于无奈归家,二十三岁的年纪在乡村已经算是大龄女,相亲的事被不断提及,虽说村里有风言风语,但这张脸蛋足以让那些男人忘却网上的一切乌烟瘴气。

    结婚生子,安心生活?

    张婷媗也想,但是她不傻,她岂能不知道那些踏破门槛,兴致勃勃而来的十里八乡男人来娶她是为了什么,不就是这张脸,这具身子吗?

    被迫私下见过一位,对方那种肆无忌惮、充满欲望的眼神让她浑身不舒服,尤其是在那句‘你的事谁不知道,你已经嫁不出去了,我就好心收了你!’

    张婷媗气得浑身抖,只是面对众口,让她再如何去辩解,也于事无补,谁信?

    所以在三天前,她坦白了。

    八十万债务!

    小三事情爆出之后,公司一脚踢了她,根据合约,她需要赔偿一大笔金钱,她卖了所有,最终还剩下八十万债务。

    父母大怒,那一次动手打了她,八十万债务的消息不胫而走,原本被踏破的门槛,突然消停了。

    她原以为这次可以消停一会,但万万没想到,噩梦还在继续。

    “既然你认识我,我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了,不过我告诉你,那些都是假的,信不信由你!”

    张婷媗放下奶茶,面无表情,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顺手拿过口罩戴上,欲要离去。

    名声,于男女同样重要,她说这样的话不是在乎面前的人,更像是一种无礼的辩解。

    陈安歌眼睁睁看着张婷媗起身,看着她戴好口罩,看着她身子已经离开座位,笑着说道:“我当然相信你了!”

    张婷媗身子一滞,回头看向陈安歌,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一抹愕然,继而是复杂,自嘲摇头:“谢谢!”准备离开。

    “等等!”陈安歌出声制止:“我是真的信,你现在这情况可不太好,只怕还欠了前公司不少债务吧,难怪那位张姨不告诉我你的名字,甚至连照片都没给,只怕是准备让我接下你,顺便再接下你的债务!”

    张婷媗转身盯着陈安歌,她不知道对方要说什么,但打心里觉得,这次的相亲,只不过是个流水账似地笑话,实际上陈安歌的家庭,婶子给她说过。

    虽说人是农村的,本身很平凡,但家庭条件非常优秀,优秀到只要不是见光死,就可立马结婚。

    只不过她从来都不抱希望,又或者说她没想着结婚这件事情。

    初见,终究是和十里八乡那些人有点不一样,眼中没有过分的视线,语气中也没有讥讽轻视,她很惨,惨到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手机被没收,身份证被扣,身无分文,是的,这杯奶茶,需要陈安歌付钱。

    陈安歌说他相信,那一刻她想哭,但转念又开始自嘲,她觉得对方只不过是有点修养,至于后面那些准备让他接的话,她没懂,她知道对方话没说完,所以在等着。

    “能唱歌听听吗?”

    等了许久,等到这么一句话。

    张婷媗脸色一寒,转身就走,刚走出两步,声音再度响起。

    “我能写词,能作曲,能编曲……能让你红!”

    张婷媗脚步一顿,回头望着一脸淡然的陈安歌,脸上的不可思议慢慢变成了试探性的自嘲:“你在逗我?”

    她不信,但是,她无路可走,所以哪怕是个笑话,她竟然都开始抱着那么一点希望。

    陈安歌看到她脸上的不信,但同时也看到了一丝希翼,溺水的人,给他一根稻草他都想抓住。

    “网上爆出你借身体上位,爆出你私生活混乱,爆出你所谓的小白脸……这些我都不信!”

    张婷媗张了张嘴,陈安歌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认真,不像是在戏虐,她的嗓子有些堵,强忍着问了一句:“为什么?”

    陈安歌起身,把她拉回了柔软的沙里面,望着她满脸期待,笑道:“我会算命……我能看出你未经人事,所以……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子包小白脸做什么?掏耳朵?”

    张婷媗呆若木鸡,不经意间夹紧双腿,一双水汪汪带着血丝的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陈安歌。

    本该是一句很安慰人的话,可为什么听着那么别扭。

    未经人事!

    张婷媗满目好奇,她不知道陈安歌这话是真是假,但偏偏说到点上面了。

    她自己的事情自己非常清楚,那件事情不是网上说的那么简单,她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或许是憋的太久,从未遇到过信任的人,敏感而脆弱的精神终于撑不住了,鼻子一酸,泪水夺眶而出,她双手捂脸,生怕别人看到狼狈的样子,随着抽泣,双肩剧烈颤抖。

    “行了,有什么可哭的,你遇到我这么一个大贵人,以后有你笑的!”

    陈安歌随手把纸巾盒子推到她面前。

    哭了一场,心中压抑的情绪释放不少,张婷媗似乎轻松了不少,闻言白了眼陈安歌,暗道活该你单身。那梨花带雨的生怨模样,倒是散着不少迷人气息。

    她并不信,陈安歌所谓可以让她红,至于对方是否真信她,心里也没底,只是如此一来,心中终究是轻松不少,那个一直未曾出现的考虑结婚的想法突然冒出来了,张婷媗吓了一跳,暗道张婷媗啊张婷媗,大风大浪都见过了,这个时候三言两语怎么就哄得你丢盔卸甲了。

    擦了眼泪,张婷媗深吸口气,认真的说:“陈安歌,谢谢你,不过我们不可能,我不想结婚!”

    “你以为我要娶你?”陈安歌一脸愕然,随即摇头:“你想的也太美了吧!”

    “你!”张婷媗气结,你不是看上我,干嘛要这么对我?

    “总之,就是我之前说的话,我能写,能编,我要你,是要你给我打工,当然,以你现在的状况,家里只怕圈住你了,除了个人啥都没有,幸好我有套小二居,勉为其难让你搬进来吧!”

    “勉为其难?同居?”张婷媗傻眼了,多不要脸的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赶紧反对:“这不可能,我父母这边绝对不会答应的!”

    陈安歌也不废话了,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这你放心,你父母那边我解决,到时候跟我走就行了,今天就这样吧,回去问起的时候,就说感官不错!”说着写了自己的微信号码,塞进张婷媗手里,见张婷媗傻眼,陈安歌又道:“电话号码微信都给你,只要你给家里说还行,要到号码了,手机肯定会给你,明早要是见不到你加我,这小区我可知道啊!”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