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老婆是巨星 > 第三章 不要脸(求收藏推荐)
    两万块!

    全部家底,接下来还要过年,这点钱只怕不够,事实上陈安歌是被叫回来相亲的,他早先在西京工作,渭城这种小城市,程序员根本活不下来,回来工资低,但在外面又买不起房。

    这种回老家找不到工作的窘境,是如今绝大多数年轻人正在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

    房子只是简装,很安静,适合单身人士居住,大概只有一个人在房子里面刷剧,敲代码的时候,才会感觉到心灵安静。

    洗澡,简单的晚餐,啤酒,陈安歌想了很久,打开吃饭的家伙,修长的十指如少女跳舞般跃动在巧克力键盘上,很快,一个简单的程序就出现了。

    游戏!

    这是陈安歌最熟悉的,上上一世帮助白莲花成为世界女富,就是靠游戏,而这个游戏,是他曾经最欣赏的一款。

    俄罗斯方块!

    经历过游戏狂潮,自然知道游戏受众面越广越能赚钱,而想要受众面光,那这款游戏的难度就不能太高,甚至在保持可玩性的同时,最好简单化。

    虽说俄罗斯方块是网络起步阶段出现的最简单的像素消除游戏,但这款游戏可以几十年热度不散,自有它的魅力所在。

    陈安歌瞄准的是软件下载!

    手机时代开启,端游初现峥嵘,快餐时代的乐趣在手机网络上面体现的淋漓尽致。

    鱼锅平台是一个集合了游戏、应用软件的游戏销售平台,在上面注册了个人作者账号,随即填好了资料,再把已经制作完成的俄罗斯方块布出去。

    一款游戏想要面世,研团队是核心,但另外一个核心,便是推广,研团队做出游戏,宣传部门把游戏推广到玩家手中,这是一个烧钱的过程,推广烧钱大于研也是常有的事。在这个酒香也怕巷子深,一坨屎经过包装也能大卖的年代,宣传甚至比作品本身更加重要!

    不过……

    还是钱的问题,陈安歌可以自己制作俄罗斯方块,但暂时却没钱做推广,至于找游戏公司倒也可以,相信有眼光的人可以看出这款游戏的闪光点,不过他没时间,也没兴趣跑。

    张婷媗的出现,算是给了他重操旧业、再起东山的一个机会,捧人这种事情,他轻车熟路,虽说张婷媗身上有脏水,但毕竟一年多过去了,网友总归是往事儿的,而且事情本就是假的,自然无需多虑,再者身上也没有上面的禁令,把她捧上另一个高度,不是难事儿。

    不过这个途径,可就得好好想想了。

    加入其他公司当训练生?

    又或者选秀出道?

    于精神备受打击,信心丧失的张婷媗而言都不是好途径。

    那就只有一条路!

    ……

    陈安歌是个喜静的人,哪怕是上一世,他也是佛系修仙,基本不与他人相争,回到这种安逸的现代生活,更是放松了全身,一觉睁眼,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爬上了柔软的床垫,映在了他的身上。

    屋外是阳光下的寒冷,屋内是身穿短袖的暖和。

    时不时响起的鞭炮声似乎都没有那么可恶了。掀开被子,伸个懒腰,门前湍急,河岸有冰,背靠峨山,裸露出褐色土培,不知名的红叶在风中飘扬,孩童捏着摔炮,蹦蹦跳跳,伴随着欢声笑语。

    好多年未见过的和谐场面了。

    不断的吸着空气,一缕缕灵气钻进毛孔,温润着身体肌肤的每一寸,约莫半个小时,陈安歌再度睁眼,眼帘下,一道隐晦的金光一闪而过。

    体表糊了一层黏糊糊的褐色水泥,陈安歌闪身进了浴室,打开蓬头,温水流过身子,冲刷掉污垢,露出了白嫩的肌肤。

    熬夜伤身,内脏的污垢不断侵蚀身体,二十三岁自然看不出,可年龄一大,浑身病痛,但经过这次灵气润体,早年熬夜积攒的伤病,彻底消失。

    吹了头,拿起手机,陈安歌眉头一挑,没消息?

    胆挺大啊!

    挑了件宽松的衣服,陈安歌揣着手机下楼了,路过商场的时候,进去买了个喇叭,打了的士就往清水别苑赶。

    十五分钟后,车子停在了c3区,陈安歌付了钱,望了望那一栋栋十几层的高楼,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昨天张婷媗应该是从第二栋楼上下来的。

    把喇叭对准第二栋楼,按下了按钮,陈安歌转身进了楼下的咖啡馆。

    “张婷媗,我爱你!”

    “张婷媗,我爱你!”

    “张婷媗,我爱你!”

    喇叭的声音很大,一句接着一句的,很快楼上的窗户就推开,一个个脑袋探了出来,好奇的看着楼下。

    ……

    张婷媗早就起床了,她住在婶子家,家里有个比她小一岁的堂妹,这两天她算清闲了不少,但同时烦恼也不少。

    昨天晚上回家之后婶子和二叔就问了,她犹豫了很久,还是按照陈安歌说的说了,二叔很开心的样子,还真把手机给她了。

    她没有第一时间加上陈安歌,想了一夜之后,她觉得陈安歌就是个彻彻底底的骗子。

    那些所谓的写歌都是谎言,当然,她一开始就没想着相信,尤其是当陈安歌说把她捞出去,住一块。于她而言,不就是图穷匕见、獠牙全露吗?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果真没错,这家伙,蔫坏儿。

    张婷媗思考着以后的人生道路,越想越觉得黑暗。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句话,传了进来。

    “我去,姐,有人给你表白啊!”

    张嘉悦一阵风似的跑进张婷媗的房间,脸上带着惊喜,那边二叔和婶子全都出来,趴在阳台往下看。

    张婷媗一头雾水,事实上刚才她的确听到自己名字了,但只以为是出现幻觉了,毕竟她在自己房间没下去,这阳台窗户和卧室门一打开,那句话,太明显了。

    “张婷媗,我爱你!”

    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张婷媗怒气冲冲的走向阳台,往下一下,好多个脑袋啊,她脸更红了,仔细找,终于看到了那个对着大楼的喇叭。

    “姐,谁这么彪!”

    张嘉悦满脸好奇,眼睛里面隐隐夹杂着跃动,渭城这种保守的小城市,如此状况实属罕见,而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妙龄少女,如此大胆的表白,哪怕主角不是她,也有点跃跃欲动。

    张婷媗咬着银牙,脑海中第一时间就出现了昨天晚上那个厚颜无耻的家伙的脸。

    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二叔和婶子都已经转头看着她了,张婷媗干咳一声:“叔,婶子,是陈安歌,我下去看看他!”说着撒腿就跑!

    “姐姐,你穿的睡衣啊!”张嘉悦喊了一声,只是张婷媗度快,根本没听到。

    那边二叔和婶子对视一眼,眼中有光芒闪烁。

    有戏!

    君不见婷媗急得连衣服都不换就想去见人吗?

    事成了!

    她婶子拿着手机就给家里打电话。

    张婷媗如一头暴躁的小母牛,直冲楼门,下楼后,抄起喇叭,果断摁了开关,那令人羞耻的声音终于消失不见,只是张婷媗的肉体,依旧在颤抖,因为她看到了那个不要脸的家伙站在咖啡厅门口,脸上带着笑容,朝她挥手示意。

    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

    张婷媗终究还是去了。

    她知道,要是不去,这不要脸的家伙,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儿。

    “你到底要怎样?”

    临近过年,咖啡厅这种地方人不多,找了角落坐下,张婷媗把喇叭丢给陈安歌,满脸气恼。

    陈安歌打量着张婷媗,头没梳,甚至连扎都没扎,脚上是一双棉拖鞋,身上是一件褐色的熊猫连体睡衣。

    “你就这么想见我?”

    陈安歌指了指她的穿着。

    张婷媗张了张嘴,这话是你应该说的?难道不是你着急见我?

    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行了,不废话了,给你的!”

    陈安歌从怀里掏出几张纸,递到了张婷媗的面前。

    “什么?”张婷媗虽说愤怒,但下意识还是拿了起来,只是一看,神色立马就僵住了。

    谱子,歌词?

    就在一瞬间我们两人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