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敌天子 > 1.冒牌圣子
    “请领取您的内力兑换天赋。”

    夏极睁开眼,现自己静坐在一个布置充满古风的房间里,右手还捏着一封火漆未拆的信。

    想了想,他决定先领天赋,再看信。

    “宿主领取成功,开启内力兑换功能,任何宿主的所有物,都可以兑换成安全的内力。”

    夏极决定试一试,所以他看向了腰间的一方古玉。

    古玉生寒如静渊,其中氤氲着如白蛇的游丝,一看便不是凡物。

    手掌握住了那古玉。

    脑海里传来自明的提示,“可兑换二十年内力,是否兑换。”

    “确认兑换。”

    古玉消失,化作幽光钻入夏极体内。

    同时自明的声音在夏极脑海里浮现。

    “获取二十年内力。”

    夏极忽然感觉全身经脉一阵舒畅。

    闭塞的四百零九个穴道忽的敞开,除却任督二脉外的其余经脉之间开始缓缓流通真气,汇聚到腹部而生出一种充盈之感。

    真的可以?

    如果这是一个陌生而危机四伏的古武世界,自己就这么轻松的获得了二十年内力?

    为了试验,夏极拿起桌上的一个石杯。

    石是坚硬冰凉的黑石,杯壁有半指厚,很是沉重。

    右手握着黑石杯,缓缓握住,同时调动刚获得的丹田的气,向手掌覆盖而去。

    咔!

    黑石杯不堪挤压,出清脆响声,产生了裂缝。

    夏极觉得自己不用再试了,捏碎这样一个石杯,他根本未曾花费多少力气,二十年内力竟是真的。

    突然来到这陌生环境,夏极并不惊慌。

    他随即开始看手上捏着的信。

    借着烛光,他快阅读完。

    信是一分告别信,大体是说因为他和圣门圣子长得很像,而真的圣子不想背负着宿命过一辈子,所以逍遥自在去了,留下自己顶锅。

    至于武功,他完全不需要担心,因为他这个圣子“刚好”中了一种名为“冥王玉”的奇毒,这奇毒可令一切功力尽失,所以他也不需要被人质疑为何不会武功,当然他也会在三个月后死去,因为冥王玉会持续的吸收他的生机。

    看完。

    略作思索。

    夏极很冷静地将信放到蜡烛上点燃。

    赤红火焰如蛇攀援,吞噬了泛黄信封,夏极手抖了抖,灰烬便尽是落在地上,他用靴子踩踏碾压,使之化为尘埃,同时,脑海里闪过很多念头。

    如何向圣子复仇?

    如何做好这个冒牌货?

    圣子为什么要在信里告诉自己“冥王玉”和三个月寿元的事?

    自己这身躯强烈遗留的怨念里,一直记挂着的在远处的老夏家还能不能回归?

    自己失踪了,家姐夏甜会不会特别着急?

    与自己指腹为婚,对自己极好,然后又对自己失望透顶的萧家三小姐还会不会还等自己?

    一系列的问题涌上心头。

    这些心愿如不妥善解决,自己的神魂似乎和身体无法完全融合,身神不能合一,这必然对未来造成影响。

    夏极思考着的时候,抬头看到了侧面的苍色铜镜。

    镜子里显出一张稍带清秀的脸庞,面色虽然虚弱,但天庭广阔,双目深邃,整体的身体姿势以及唇边时常挂着弧度,又令他显得似是慵懒却随和,令人难以揣度。

    显然,他的到来,使得这具身体从精神上焕然一新。

    夏极凝望着镜子,静静闭目。

    他似是陷入了沉思,又似在吸收了脑海里并不丰厚的记忆。

    可以确定自己是穿越了。

    这具身体里的因果,残留的怨念自然也随之被自己继承。

    穿越前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穿越后这具身体和自己同名同姓,但依然普通,不过是个整日闭门苦读、只想在大魏王朝求个一官半职,然后便混上一辈子的没落小世家弟子。

    可惜这世家弟子却被圣门圣子无意间看中,心存预谋的圣子见到一个与自己相貌几乎完全相同的人,便动了这金蝉脱壳之念。

    圣子派出贴身的美艳侍女,而这小世家弟子还以为“一见钟情的浪漫终于生在了自己身上”,便欢天喜地的与那美人接触,并且了解一些关于“美人家族”的简单事情,可谓是白日苦读,入夜私会。

    也许是圣子觉得时机到了,或是成熟了,便做了安排,美人笑着与这世家弟子饮酒,而世家弟子眼中只有美人,便是直接将包含“冥王玉”的毒酒饮了下去,这酒会令人功力尽废,生机缓慢被掠夺。

    可是即便那圣子也未曾想到,这小世家弟子的他的命太脆,居然折腾了没几天就直接死了,这才让自己穿越而来接管了这身体。

    如此说来。

    若是无法解开这“冥王玉”的奇毒,自己的寿元就只剩下三个月了?

    而如是自己冒牌圣子的身份被揭穿了,也是必死无疑?

    即便不被揭穿,一个功力尽失的圣子还是圣子吗?

    夏极略作思索。

    在心中默念:“以冥王玉为代价,兑换内力。”

    他可是身中奇毒啊,这奇毒自然是属于他的。

    脑海果然传来声音:“可兑换四十年内力,是否兑换。”

    “确认兑换。”

    一阵舒畅之感从体内传来,像有什么桎梏被解除了一般。

    经脉之间真气流通加,丹田之中丰盈之感更甚。

    真气渐渐平缓,从奇经八脉十二正经脉冲击而下,开始缓缓形成气旋。

    只是任督二脉依然闭塞,想来是什么瓶颈。

    片刻后,气旋又凝结成了一颗完全由真气包裹、如是实质的金色圆丹。

    这是什么?

    夏极好奇地感受着体内情况。

    二十年内力时,真气虽然不少,但都是在体内积压,如果消耗结束,那么必须寻找地方进行恢复补充。

    而有了金色圆丹,这一切就不同了。

    因为这名为“真元”的金色圆丹,正在源源不断地产生着内力。

    一个简单的操作。

    夏极就解开了奇毒“冥王玉”,并且获得了六十年内力,甚至凝结出了这奇怪的金丹。

    那古玉想来是原本圣子为了使得自己身份逼真,而特地留下的。

    哎,看来自己此生已经无法摆脱天才之名了。

    无法体验从零开始的奋斗人生。

    不得不说真是一大遗憾啊。

    夏极生出一些古怪的情绪。

    这时。

    门扉外传来有些瑟缩的敲门声。

    随即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里有些畏惧:“圣子。”

    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看来这圣子还是要继续装下去了,如果被揭穿,第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那圣子掌控人心之妙,可见一斑,夏极甚至突然生出一种他是棋子的奇异感觉。

    “进来吧。”

    吱嘎一声,门被推开,鹅黄衫子的小巧少女端着餐盘,小心放在桌上。

    餐盘里有药膳粥,还有两碟小菜。

    少女转身又关上门,她脸上的艳丽完全被恐惧所遮掩。

    她挤出些笑:“圣子,您醒了?”

    “你是谁?”

    “我是听潮剑宗的宗主之女宁梦真...”

    “你和我什么关系?我有点失忆了。”

    夏极身中奇毒,又在圣门之中,自然只能用“失忆”来解释。

    宁梦真眼中闪过一抹喜色,但很快又轻叹一声道:“圣子,您忘了吗,我是供您突破使用的炉鼎。”

    炉鼎?

    夏极对这个词有些印象。

    修炼之道孤独而漫长,但人心悸动,尤其是在力量增强到一定程度后,更是难以自已,而如要斩断情丝,那便是要到人间游历一番,将男女之间的感情全部体验一遍。

    而炉鼎,就是大宗门为了让门中被看好的弟子节省时间,而直接将他看中的女人带至宗内,任由该弟子享用,在该弟子斩断情丝之后,炉鼎也就成了废鼎,毫无用处。

    看来,这个圣子的境界与地位都很高啊。

    夏极自然而然地打量着面前的娇小少女。

    肤白如雪,一头青丝似瀑,轻轻巧巧挽在身后垂落,末端以红绳而束,刘海两分,露出一张迷人的脸庞。

    无论是谁见了,都得说一句“绝色佳人”。

    这少女是自己炉鼎?

    给自己泄情欲用的?

    可惜自己初来乍到,正处在危机之中,何况环境还没摸清楚,虽然有些心动,还是算了。

    而且,在穿越过程之时,一丝先天混沌道痕印在了他脑海之中,提升了他的心性,令他生出了不甘再度平凡一世,渴求变强,立于众人、万物、甚至一切存在之上,去探索未知,追求大道不朽之心。

    两方缘由,令夏极此时没有兴趣。

    他看着有些局促不安的娇小少女轻声道:“你先下去吧。”

    “圣子,您功力恢复的怎么样,是否重回了真元境巅峰?”

    宁梦真眼中闪过一抹隐晦的期盼,假如圣子无法复原,自己岂不是就不用做炉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