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敌天子 > 2.突破用的美女炉鼎
    什么是真元境?

    自己六十年的功力凝聚出了那金色圆丹,算不算是真元,算不算到了这个境界?

    夏极并不知晓,但也不便去问。

    待宁梦真离开后,他静静测试着屋内其余东西是否可兑换内力。

    香木桌,大概价值二三两银子,可兑换一个时辰内力。

    锦绣屏风,大概价值十多两银子,可兑换一个时辰内力。

    一块金元宝,应该是二十两银子,却也只能兑换一个时辰内力。

    窗外的树,价值一个时辰内力,因不属于宿主,无法兑换内力。

    ...

    一个一个尝试着,却现可兑换内力都少的可怜,而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则无法兑换成内力。

    而且内力的兑换数量和金钱无关。

    这么看来,原本圣子留下的古玉,还有体内的“冥王玉”奇毒显然都是蕴含了特殊的东西,所以能够兑换。

    是毒素?

    或者再概括一点,是和生命处于对立面的东西?

    夏极只是测算着这些物品的价值,探讨着这天赋的使用规则,并没有选择兑换成内力。

    否则家具突然消失,会很奇怪。

    此刻,他忽的产生了强烈的渴求。

    如果有人再给自己下毒就好了。

    越毒越好。

    这是不知道这个世间有没有人类不能踏入的剧毒禁地,如果有,就好了。

    ...

    此时,圣门侧殿。

    一名相貌威严的鹰钩鼻老人负手而立,他手指关节较粗,色泽暗沉如铁,双目带着沉冷的光看着入门处,像在等什么人。

    这老人自号天王老子,身份很是不凡,在圣门门主闭关沟通天地、欲求再进一步时,他便是三大执事长老之一,如今正好轮值到他。

    脚步声由远而近。

    鹅黄衫子的少女低头快步走入,到了长老面前盈盈一拜。

    来人正是圣子炉鼎宁梦真。

    尽管老者极尽收敛气息,宁梦真却依然不敢抬头与之对视。

    “圣子怎么样了?”

    “回禀长老,圣子失忆了,我问及功力是否恢复时,他避而不答。”

    天王老子沉吟片刻,吩咐说:“陪他出宫散散心,也许他能想起些事。”

    宁梦真听到老者如此说,低垂的眸子先是愕然,然后闪过挣扎之色,她轻轻应了声,然后走出。

    老者未曾看到她的神色,只是自顾自地露出思索着。

    圣门在大魏王朝地位可是极其尊崇。

    究竟是何人胆敢暗算我圣门圣子?

    又是何人有这个能耐暗算?

    查出仇人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如圣子功力无法恢复,那么...

    他只好联名另两位长老,一起扣关门,向门主请示更换圣子的事宜了。

    毕竟,圣子代表的可是整个圣门的门面,没这个能力,就不可以占着这个位置。这无关个人感情。

    而圣子知晓圣门秘密极多,如不在其位,那么只能杀了以绝后患。

    无形之间,竟有一股极大的危机笼罩在了夏极头上,他却还不知晓。

    三日后。

    宁梦真借着采买物品之名,径直出了坐落碧空山上的圣门,拾级而下便是山下的碧空城。

    因为圣门在此,乱世盗寇都离的远远的,所以碧空城里风烟鼎盛,比之大魏王朝王都也只差了半畴。

    宁梦真左拐右转,进了个府邸。

    府邸之中,一名美奂绝伦的红衣女子玉腿交叠,横躺在贵妃榻上,看着来人。

    她体态风骚,风姿卓约,一双妙目勾魂夺魄,令寻常男人只看得口干舌燥,忍不住要上前甜言蜜语,只求一场鱼水之欢。

    宁梦真比起她,就好像是一朵生涩的莲花。

    如让男人挑选,必然会选择这红衣女子。

    宁梦真问:“你就是毒艳双绝的红粉仙子萧仙儿?”

    “正是奴家,你的订金我已经收到了,而且这次目标我本来就很感兴趣,能与他共度春宵,奴家很是欢喜。”

    “我今天看他面色不错,好像已经在康复了,虽然不知道他如何做到的...”宁梦真露出些回忆的样子。

    红衣女子拖着腮,很认真的听着她说,看到她停下来,就开口道:“你继续说呀,说多一点,我了解多了,下手才能更顺利。”

    宁梦真点点头,唉声道:“他是个天生的练武奇才,所以我当年才倾心于他,与他一起坠入爱河。

    后来知道他的身份时,圣门就直接把我从父亲身边带走了。

    开始我还挺开心的,以为是他爱上我,所以想把我带入圣门,但没想到我错了,他为的是他自己。

    慢慢的,我也现他不仅天赋可怕,人更加可怕...我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竟能可怕到这个地步。

    他根本不碰我...

    只是脱光了衣服,让我用鞭子抽打他!他在苦楚之中,忘我地修行。有时候则会像狗一样来舔我的脚背。”

    红衣女子瞠目结舌。

    宁梦真继续说:“他说痛苦,可以让他煎熬,舔舐,让他感到耻辱,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痛苦,能让他进入忘我的境界。

    他真的好可怕。

    我觉得他一定会恢复功力,他这么可怕的人一定会有办法的。

    而我如想再不过那样可怕的日子,现在是唯一的机会了。”

    红粉仙子吃吃笑了起来:“你的男人让给我,让我行阴阳采补之法,掏空他的身体,夺取他的真元,完全击碎他重新崛起的希望,但却又不杀了他。

    如果他活下来了,余生将在痛苦里度过,你会不会舍不得?”

    宁梦真迟疑了一下,随即摇摇头,咬牙切齿道:“他给我的耻辱,我永生难忘,我不会舍不得的,只是他意志坚定,你行不行?”

    她露出了怀疑而担忧的目光。

    红粉仙子眼波流转,娇艳逼人,便是宁梦真也是不好意思与她对视,只是耳中传来动人的声音。

    “你放心,这男人都是属狗的,你给他一点肉骨头,他们就会乖乖的做你裙下之臣了...你到时候引他去长虹湖东的红怡青楼,之后的就交给我了。”

    宁梦真想想圣子扑来舔自己脚背的模样,还真是有些像狗,可更多时候他却像一只隐忍恐怖的狼,就算站在他面前,你也永远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他神色有时近乎优雅,比舞文弄墨的公子更胜一筹,但当他受虐时的样子...让宁梦真知道优雅只是他最虚伪的一张面具而已。

    幸好,他失忆了。

    红粉仙子擅长匕和下毒,而毒素之中尤擅情毒,同时,她精通阴阳采补秘术,在地下杀手的榜单上,佣金不菲,排行靠前。

    听潮剑宗宗主拿了圣门的好处,并不吝啬自己一个女儿去做炉鼎。

    所以,宁梦真并没有后援,她是完全是将自己这些年宝物典当、积蓄用空,在地下杀手榜中聘了这下手隐蔽的红粉仙子。

    毕竟阴阳交合,被夺取真元,能不隐蔽吗?

    本来,宁梦真只是把钱压在了黑暗中间人处,并没有确认雇佣,但这几日看到圣子气色好转,她才一咬牙,铤而走险,要趁圣子落难之时,落井下石。

    用这“不是刺杀的刺杀”,来将圣子恢复的希望摧毁,被夺取了真元,他就不会恢复,恢复不了,自己就不是他的炉鼎了,这样自己就能真的和他在一起了。

    哪怕他的第一次不是交给的自己,也没关系。

    如此手段,可见宁梦真对圣子是惧怕无比,可却还有一丝深藏的畸形的爱。

    她希望圣子废了,却又不希望圣子死掉。

    ...

    三日后。

    从圣门走出。

    夏极身侧陪伴着身形娇小的炉鼎,两人走到了碧空城街道上,算是散散心。

    拱桥与倒影合成满月,水流潺潺,春日里画舫里传来丝竹管弦的声音。

    天气暖了,人心也开始萌动了。

    两人顺着长虹湖向东边漫步。

    夏极以失忆为名,问了一些粗浅的关于境界和江湖的常识。

    他并非刻意去问,只是在闲聊的三言两语里,便自然地得到了这些信息,这是一种高明的话术。

    先,是关于真元境。

    凡修出内力的人,都可称为踏入真元境。

    而真元境又分五小境。

    入门,是修出真气,丹田有了气感。

    小成,是可将真气附着于掌上伤人。

    大成,是指真气随心所欲,甚至能凝聚于物上,而这没有一定年份的内力,是做不到的。

    巅峰,是指拥有一甲子内力,凝结出真元,从此真气源源不绝,这一甲子也可依靠奇遇、异宝等获得。

    大圆满,则是真气澎湃,觅得契机打通任督二脉,此时修行者真气贯通,心灵舒畅,同时也会感到血气极其旺盛,难以自已,尤其是对男女繁衍之事,更是生出极大的不可控制的冲动。

    直到彻底斩断情丝,才能踏入更高境界。

    如果沦陷进去,那么就会无法突破,随着时间变长,便是再没有问鼎更高境界的契机了。

    这是最稳妥的方法。

    另外两种,则是有情道与无情道,只是这两种道都是有极大潜伏的危险,就算勉强过了这一关,晋升了。

    但在之后的修炼里,动不动就会走火入魔,这就是典型的武学基础打牢了,可是心境基础没牢。

    夏极暗自揣度,按照这个标准,那一天自己凝结出的金色圆丹就是真元。

    自己达到的应该是真元境的巅峰层次。

    而原本的圣子应当是大圆满之境。

    ...

    其次,是关于技艺。

    招式分为:式,心法。

    比如刀法,式就是讲究刀意,心法就是讲究使用这刀法时的心境。

    然而,江湖中人对于技艺并不算太看重,主要是尝过了内功的好处,谁还花心思去苦研技艺,练的七七八八就差不多了。

    ...

    最后,是关于这江湖。

    圣门是大魏王朝的国教,在大魏境内地位尊崇无比。

    大魏新立的太子,甚至都需要送入圣门修行三月,对圣门门主执师徒礼,对圣门圣子执同门礼。

    之后即便成了帝王,也需如此。

    圣门在大魏境内各地开有分部,称为圣堂,圣堂的堂主被尊称为上师,而上师的官方地位与各府各州的府主、州节度使几乎相同。

    大魏疆土广阔,其中宗门众多,圣门地位,可见一斑。

    圣子之位,也可见一斑。

    这让夏极越想不明白一点。

    这么有前途的职业,这个高的位置,原来那圣子脑子坏了才不要?

    想自己前世,毕业后想找到一份好工作多么不容易啊。

    ...

    ...

    碧空城,长虹湖,绿柳如烟。

    冒牌圣子与炉鼎在柳下边走边聊。

    两人聊得投机,宁梦真甚至生出了一种古怪之感,这圣子功力尽失之后像是变了个人似乎,从前一到无人之时,他自己就像是一条狗,也把自己当成一条母狗,而现在却是让她觉得是在被平等的对待。

    但很快,她将这念头甩出脑海。

    圣子机心极重,这也许是他的伪装,又或者只是他失忆后短暂的表现,她不能被迷惑,不能心软!

    长虹湖边,青楼密布,莺莺燕燕。

    宁梦真带着圣子来到她与红粉仙子约好之处。

    刚到门前,一位体态动人的高挑红裙女子似有所感,嫣然转身,看到门前的圣子,先是愕然,随即双目流转,似欲拒还迎,最后含蓄一笑,咬着嘴唇。

    她姿仪优美,气质婉约如不可亵渎的白莲,但这里偏偏是青楼,是可以花钱去享受的地方。

    不可亵渎的气质,心有灵犀地转身,秋波暗送的对视,与青楼和金钱的庸俗,产生了强烈的心灵冲击,让人无法抗拒踏入这楼中,一窥究竟。

    就在这时,适时地传来宁梦真的话:“圣子,我们入内休息一下,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