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敌天子 > 3.毒药不要钱的啊?
    片刻后。

    在青楼男客嫉妒无比的视线里。

    夏极左侧坐着一位玲珑小巧,面容迷人的黄衫少女。

    右侧则是体态丰腴,风姿卓约,双目能勾人魂儿的红衣美人。

    来青楼的公子哥儿们纷纷去问老鸨,想点那两位姑娘,不管多少钱都可以。

    但老鸨也很是无奈。

    她哪里见过这么美的姑娘陪着逛窑子的?

    话说,公子你有这样的美人儿相伴,还来青楼做什么?

    两人一左一右,使得青楼的庸脂俗粉统统失色。

    夏极自然也有些心动,如果换成自己前世,怕是早就硬了,但经过先天混沌道痕的心境提升,他只是深吸一口气,就压下了情欲的念想。

    这是小炉鼎想要做点什么。

    至于要怎么做,自己拭目以待。

    这高挑的红衣美人正是红粉仙子,萧仙儿。

    她一心想着采补走面前男人的元精。

    “公子,相逢即是有缘,小女子敬你一杯。”

    夏极看着斟满的酒杯。

    酒水清醇,在天窗落入的金色光华里,微微荡漾,并不浑浊。

    他一愣,毕竟前世自己看的小说、电影都挺多,这种“美人请你喝酒”的套路还是懂的。

    看来酒里有东西。

    再看看对面女人风骚入骨的模样。

    如果要杀自己,没必要用这么漂亮的女人,更不应该在圣门脚下的碧空城动手,那么...这是要和自己上床?

    那就是酒里有情毒了。

    不过,来的正好,自己就喜欢毒。

    只是,这姑娘不会是谨慎过头了,想先喝两杯,等自己有了醉意,无法察觉的时候再下手吧?

    太不爽快了。

    不行,自己得给她制造下毒的机会!

    夏极直接回了句话:“等我片刻。”

    然后,在两个女人的目光里,走向了红怡青楼内里的如厕之处。

    等到他再次返回时,酒水似是有一点点不同。

    果然是善于抓住机会的女人。

    夏极露出温和的笑,言简意赅道:“先干为敬!”

    说着,双目盯着对面红衣美人,抓起桌上酒杯,一口饮尽。

    两女瞠目结舌。

    这...这也太顺利了吧?

    在如今这险恶的世道,圣子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红粉仙子吃吃笑了起来,心里叹了声“精虫上脑的蠢货,喝了我的裙下之臣,那就要变成我的裙下之臣咯”,随即她也是跟着饮尽了酒。

    夏极闭目,果然感到小腹升腾起一股燥热,看来真相和他猜得差不多。

    那么小炉鼎是希望眼前这个女人推倒自己...

    采补了自己的元精。

    这样她就不用做炉鼎了吧?

    她针对的是虚弱,实力大跌的原本圣子,而不是自己。

    现在自己已经是真元境巅峰了,如果配合着,那谁采补谁还说不准呢。

    混沌道痕不仅让他心境提升,就是大脑也清楚了许多,甚至产生了一种感应。

    三两个来回,他竟就摸清了情况。

    夏极心中默念:“以我体内之毒,兑换内力。”

    果然,脑海里传来回应:“可兑换一个月内力,是否兑换?”

    “确认兑换。”

    夏极忽然有些愤怒。

    用这么廉价的毒药,来对付我?

    他声音冷漠了几分:“倒酒。”

    红粉仙子萧仙儿愣了愣,她实在摸不着脑袋,按理说中了自己“裙下之臣”情毒,不该是这个表现。

    难道是分量不够?

    抬头看了看那圣子正看着门外风景,她倒完酒水,递回去时,小指悄悄在水里微不可查地一掠而过。

    她的情毒藏在小指指甲里。

    夏极看也不看,一饮而尽。

    心里默念:“以我体内之毒,兑换内力。”

    “可兑换一个月内力,是否兑换。”

    “确认兑换。”

    蚊子再小也是肉,出来散个步就能多两个月功力,也算聊胜于无。

    因此,夏极越明白那一块玉佩,以及所谓的奇毒的珍贵之处。

    回忆着那玉佩,式样古老,似乎不是如今年份的佩饰。

    那么,是古董吗?

    收集古董需要钱,需要渠道。

    收集奇毒,则需要情报。

    看来等自己稳定下来后,需要建立自己的渠道,情报,以及商会了。

    如果自己富甲天下,那岂不就是无敌于天下?

    另外,圣门之中也许亦有着自己所需的东西。

    这是这需要自己把这个冒牌圣子的身份稳定下来再说了。

    萧仙儿看圣子双目无神,一直盯着自己愣,以为“裙下之臣”起效果了。

    她更是卖力地搔弄姿,秋波暗送,全身散着诱人的韵味,迷人的身段在红绸衣衫里显出强烈的刺激。

    偶尔经过的男客,即便从侧面看到她那勾魂夺博的眼神,也是如痴如醉,恨不得自己能取代那少年的位置。

    更有不少流连于此的公子哥儿,开始交头接耳,讨论着这美人究竟是何方人士,是否婚配,即便不是完好之身,他们也愿意接盘,哪怕明媒正娶也好。

    夏极和他们不同,他只是温和道:“再倒一杯酒。”

    说着他转头看向了门外,给对方制造下毒的机会。

    但萧仙儿却没有下毒。

    “裙下之臣”不要钱的啊?

    这款毒药配置复杂,包含不少名贵中草药,用了两次,那可是真金白银的砸下去了。

    于是,红粉仙子娇柔而轻声道:“奴家就是公子的酒。”

    她用了媚术,声线诱惑,像能勾起男人最原始欲望。

    便是一旁的宁梦真都面红耳赤,被这声音勾的杏眼如丝,双腿夹紧轻轻扭动,小腹甚至有了些暖意。

    夏极以商量的语气问:“再倒一杯酒好不好?”

    萧仙儿呵气如兰,以一种暗藏娇喘的声音说:“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奴家觉得自己是酒做的呢,公子...嘤嘤嘤。”

    夏极见没毒可喝了,也不想多待,一抱拳:“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女侠,他日你我江湖再见,走了,梦真。”

    小炉鼎迷迷糊糊,自己都湿了,他怎么没事?

    这...这节奏不对啊。

    自己明明看到红粉仙子下毒了,圣子也全部喝下去了,他即便意志再怎么坚定,如今受伤,加上功力境界大跌,不可能承受得了毒素、美色、魅功的三重诱惑。

    难道是毒不行?

    宁梦真狐疑地看了一眼红粉仙子。

    红粉仙子瞪大眼,挑了挑眉,表示自己不知道。

    但考虑到杀手信誉,萧仙儿柔夷轻动,拎起酒壶给对面空了的酒杯斟满,无名指与中指在酒水的摇晃之间,似是不经意的蘸了下去。

    双份的“裙下之臣”,心疼的!!

    这一次,我不信你不上我的床!

    只要你上了床,阴阳交合,我就可以趁机夺取你的真元,摧毁你复原的希望,完成任务,确保信誉。

    毫无疑问,一甲子功力凝结的真元,正是真元境的一道真正分水岭。

    夏极见状,也不等对方说话,直接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再次获得两个月内力。

    如此,出来散步,就获得了四个月功力。

    还不错,算是一个小奇遇了。

    萧仙儿妩媚笑着:“公子想喝酒,奴家就倒酒,公子想做什么,奴家就陪着公子做什么...

    公子看,外面华灯初上,长夜漫漫,长虹湖景甚美,不如我们雇一艘画舫,在舱里...”

    红粉仙子吃吃笑了起来,给出恰当的留白让男人脑补。

    宁梦真不敢插嘴,她自始至终要将自己撇在事外。

    她越不想插嘴,夏极越是要问她。

    “宁梦真,你觉得呢?”

    “全凭公子安排。”

    宁梦真回了一句套话。

    夏极微笑着看向这迷人的小妖精,“还有这样的酒喝么?我觉得喝了之后,很舒服,和外面的酒似乎不一样。”

    红粉仙子愣住了。

    她觉得自己像站在呼啸的寒风里。

    像是在面对着地主的剥削。

    就在这时,夏极又说:“还有这样的酒吗?有,我就去,没有就不去。”

    暴击。

    绝对的暴击!

    红粉仙子凌乱了,她的心态崩了。

    “裙下之臣”不要钱的啊?

    你这么一杯一杯的喝,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萧仙儿计算过,如果再用两份“裙下之臣”,她这一次就亏本了。

    抬起头,刚想说些什么,却看到宁梦真冷冷注视过来的眼神。

    为了维护信誉,地下杀手榜上,毒艳双绝的红粉仙子挤出一个笑容:“有,当然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