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敌天子 > 5.恐怖的对手:庞惊!
    数日后,碧空山,圣门正殿传来喧哗的声音。

    气势非凡、鲜衣负剑的几名男子正大踏步走入圣门。

    这些是当初争夺圣子之位失败的精英弟子,失败后,去往设立在大魏“六府三州”的圣堂历练。

    如今得知圣子功力废除后,都是萌了些心思,于是纷纷以各种名义赶回。

    经过江湖之中的历练,他们的功力早已更上层楼,更是有着各自的机缘。

    此时,这六名精英弟子站在正殿之中,竟是神色倨傲,针锋相对。

    仿佛那圣子已经是过去时。

    而新的圣子必然在他们之中产生!

    如果成了圣子,行走在大魏境内,身份尊贵,地位极高,便是“六府三州”的圣堂上师见了,也要客客气气。

    这简直是江湖中的太子。

    而在圣门之内,只要一直稳稳当当做下去,那么圣门门主之位迟早是圣子的。

    圣门和大魏王庭近乎一体,甚至可用共享江山的说法来形容。

    而政治联姻也是极其正常不过。

    通常来说,圣门门主都有一个公主的妻子。

    而魏王也会迎娶一位圣门的女子为妃。

    有没有爱情不管,但传宗接代却是必须要做的。

    这是一种国教与国家亲密无间的体现。

    这种奇怪的绑定模式一直延续了近乎三百年,无论是大魏王庭还是圣门都表示,还不错。

    因此,圣子之位,是通往这个国度金字塔最顶端的一扇门。

    圣子之位,人人觊觎!

    反之,若夏极假圣子的身份被揭穿,怕是会瞬间被杀。

    因为圣子不仅需要力量、智慧、魅力,还需要身世的干净。

    夏极来自于一个小世家。

    再细究,还是个穿越者。

    怎么都算不上干净。

    所以,一旦身份泄露,夏极必死。

    此刻。

    六人气势极盛,或阳刚,或阴柔,或是煞气,又或是带着一种收敛暗藏杀机的恐怖,如此种种...

    他们已经开始进入了圣子争夺战的第一步:拼气场!

    执事长老天王老子也知道他们的来意,但事实如此。

    三个月后,新的圣子很可能就要在这些人中重新挑选了,所以他也并不多说什么,甚至还在暗中观察打量。

    年轻侍女们低头端茶倒水,她们虽然也习过武艺,但比起这六名精英弟子,却是差远了。

    甚至要强行稳住心神,才能在殿中行走。

    而如是不小心与六人对视,只怕是会惊骇到连心脏都慢了半拍。

    目光交接,产生的杀气,就足以让大厅的空气凝滞了!

    就在这个时候。

    远处传来如是万千铁骑,整齐划一踏地的声音,夯击的整个山门竟然有一丝震感。

    几人回头看向山门处,只见一个巨型身影由远而近。

    前一刻还是千余米外的小点,下一刻竟然已在数百米之外,度之快,令人咋舌。

    身影很快就在殿堂中站下。

    所有的震动,也在这一刹那间消失了。

    那惹出万千铁骑一起踏地之声的,竟然只是一人而已!

    “庞惊!”

    这六名精英弟子看到来人,忍不住失声叫出名字。

    那人身高九尺,看人都带着一些俯瞰的意味。

    体态如虎似熊,双目不怒自威,背后更是插着一把长柄朴刀。

    朴刀刀镡是墨黑的上下双虎吞,一吞刀刃,一吞刀柄。

    刀刃被古铜刀匣覆盖,露在外面的刀柄却是显出些奇妙纹路,显然不是凡品。

    “屠王刀!”

    六名精英弟子中也不乏识货的,顿时叫出这刀的来历。

    庞惊是当年与圣子争夺战中的最强者,他与圣子之位也是差之毫厘,便失之交臂。

    这六名精英弟子本以为自己这些年已经成长的够快了,也够强大了。

    但是这庞惊一露面,他们才知道自己差的太远了。

    虎背熊腰的九尺少年冷笑道:“萤火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还不离开?!”

    他的话是说给这六名妄图染指圣子之位的弟子听的。

    他说“离开”,而不说“滚开”,已经是顾及了同门之谊。

    执事长老却不管。

    圣门以强者为尊,圣子为圣门门面,需要应付的事情很多,此时的争斗,正是他想看到的。

    甚至他心中还想,也许三个月后由庞惊斩杀圣子,然后重登圣子之位,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六名精英弟子在大魏各府各州的圣堂,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不是上师,但走到哪里,都是备受尊敬,见到庞备如此,哪里受得了这种侮辱。

    六人纷纷起身,踏出一步,竟然极度默契地包围住了庞惊。

    气氛剑拔弩张,好像下一刻整个圣门的大殿就要被腥风血雨所淹没!

    “庞惊,不要以为这么多年就你一个人进步了。”

    “你即便再厉害,当年还不是和我等一样,落败于那宫久之手,有什么好得意的。”

    庞惊冷哼一声,也不回话,右手一把握住背后的朴刀刀柄。

    刀出一寸。

    其上绽放出难以想象的杀机和光华。

    这一刀浮现出无限的可能。

    那六名精英弟子忽的脸色苍白,在这刀身之上,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失败。

    看到了自己无论如何挣扎,如何的使尽浑身解数,也免不了一败的情景。

    他们已经胆寒了。

    所以竟然连武器都不拔,就纷纷转身,向高坐正殿辅座的执事长老告别,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走。

    这庞惊不止达到了真元境大圆满,更是跨入了难以想象的境界。

    天王老子静静看着虎背熊腰的少年,声音里带着赞许:“庞惊,你很不错,你不仅达到了真元境大圆满,甚至明悟了压制境界的道理,明白厚积薄,很不错,真的很不错。”

    三个“很不错”,表现了执事长老对于这少年的高度认可。

    圣门大殿转眼空空荡荡,只剩下此两人。

    庞惊问:“他怎么样了?”

    天王老子自然知道庞惊问的“他”是谁,但只是摇摇头,随后看了一眼身侧的圣门正殿主座。

    这个位置只有圣子和门主可坐。

    鹰钩鼻老者道:“三个月后,此座怕是要给你了。”

    他如此说,显然是极其不看好去云心阁的夏极。

    庞惊神色如冰:“他是我一世的宿敌,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他为目标才能成长至今,三个月后,无论他如何,我都会与他一战。”

    一边说着,他一边从怀里掏出巴掌大小的红玉匣子。

    右手一甩,那红玉匣子竟然匀飞到了执事长老手册的茶几上,就如同他亲自走过去,再缓缓放下一般。

    对于内力的掌控,竟也是臻至化境。

    “这是什么东西?”

    “明玉丹。”

    “生死人肉白骨,驱逐邪物的明玉丹?这丹药在地下市场,一枚可是要卖到万两白银,而且还是有价无市。”

    “烦请长老送予圣子,并且不要告诉他是某所赠。”

    天王老子眼中露出异色:“庞惊,你这是为何?”

    虎背熊腰的少年露出沉思之色:“我希望他能功力恢复,然后与我一战,我求的是败他,而不是击败一个功力尽失的他。

    如果赠丹之事被他知道,他即便恢复了功力,与我相斗,也一定会留手,这是我不想看到的。”

    天王老子奇道:“你如何确定他能恢复功力?”

    庞惊露出了笑容:“就凭他是我的宿敌。”

    这虎背熊腰的少年露出了笑容,他对自己一向很有信心,所以,他对当年正面击败了他的圣子抱有同样的信心。

    他会在圣门的云心阁外,枯叶亭中等三个月。

    也养刀三月。

    三月之后,他要击败曾经的圣子,然后取而代之!

    但假若圣子不曾恢复,甚至表现丢人。

    那么,他会亲手杀了他。

    他不想看到自己的宿敌变成一个凡人,更不想看到自己的宿敌露出弱者一般的卑微。

    如果他自己沦落到这般,也会自我了断。

    生就当璀璨万分,苟且偷生与我辈无缘!

    ...

    小炉鼎没精打采地挎着竹篮送饭。

    她觉得自己的人生没了希望,天天就想着等到圣子功力恢复了,就会夺走自己的红丸,然后他玩够了,再斩断情丝,对自己无情无义。

    而自己已经没钱了,雇佣那该死的红粉仙子,已经花费了自己三千两白银,这几乎是把身上宝物都卖了,又悄悄问曾经的好友借了些,才凑起来的钱。

    这条路走得很漫长。

    忽的,她侧过头,她好奇的现一直空着的小亭子里,竟坐着一个体态健壮如熊的少年。

    亭子距离山顶火山湖有着百丈距离,上书“枯叶”二字。

    少年面容陌生,似在闭目养神,而云心阁外值守的圣门弟子似乎对着少年很尊敬,偶然投去的目光里,都带着不加掩饰的敬佩之色,好像在说“师兄好牛逼啊”。

    宁梦真转回好奇的目光,上了小舟,竹竿撑开碧水,湖面显出一丝白线的轨迹,而渐去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