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敌天子 > 6.咫尺天涯圣典
    “圣子,吃饭啦。”

    宁梦真强颜欢笑地喊着。

    她今天穿着鹅黄短裙,露着藕段白的小腿,抬头看了看云心阁。

    挺高的,这三层楼阁藏了不少书吧?

    小炉鼎暗暗想着。

    此处是圣门藏书之地,如不是来送餐,她是根本没有资格踏足此处的。

    ...

    夏极没听到小炉鼎的喊叫。

    他正在沉思。

    云心阁功法很多,该挑哪本好呢?

    他的金手指是兑换内力,又不是领悟功法。

    所以选择很重要。

    原本圣子的特权现在自然是他的特权。

    换做其他圣门弟子,哪怕立下大功,也无法像他这般任意挑选。

    云心阁共有四层。

    第一层,放置的都是些真元境巅峰以下的功法,技法,毕竟绝大部分人未必能够修炼,或是通过足够奇遇得到一甲子功力。

    这一层也代表着如今江湖大部分人的实力。

    功法是修炼内力、使用内力的。

    技法,则是剑法、鞭法、雷震挡法、镗法、龙头铡法,拳法等等等...

    技法无法获得内力,似乎是单独成就一个体系的。

    夏极总觉的那种说“技法,就是轨迹,就是力技巧,就是低武时候玩玩”的观点,可能存在问题。

    身怀一丝混沌道痕的他,对力量更为敏感。

    可江湖绝大部分人并非如此认为的。

    所以,技法放在了第一层。

    第二层,放着的则是可供修行到真元境大圆满的功法,甚至对于突破门槛,也提出了不少指导性意见。

    第三层就如一道分水岭,与一二两层隔开。

    甚至需要爬数丈绳梯才能到达。

    其中空空荡荡,天光充裕,光明照耀出中央的一根拔地而起的金柱。

    金柱极粗,可由三个成年人合抱,如是参天古树的树身。

    而在金柱的东西两个方向,各有一个钥匙孔。

    夏极入内时,执事长老曾经给过他一把钥匙。

    这把钥匙是一次性使用的,只能打开东边的钥匙孔,或是西边的,每边则对应着一本功法。

    功法的名字在金柱上都有刻印,并且也刻明了,从金柱中拿出功法后,三个时辰内必须放回,否则会生极其不好的事情。

    换句话说,夏极只能挑选一边的功法,并且只能参阅三个小时。

    可见,这金柱中藏着的两本功法,是如何的了得。

    东边的金柱柱身上刻着:咫尺天涯。

    西边的金柱柱身上刻着:圣像。

    显然这是两本功法的名字。

    除此之外,再无介绍。

    从名字上看,咫尺天涯代表的应该是空间。

    而圣像,应当是某种奇怪的仪式,或是增强自身肉体的力量。

    夏极也不知挑选哪一本好,再抬头看看云心阁第四层,那第四层距离自己竟有难以想象的十余丈高,像是一个奇怪的粘在屋顶的诡异巢穴,进出无门,只有水缸大小的窟窿,其中透着萦绕的灰雾。

    又或者说,这像一个诡异的黑卵。

    渗人,可怖。

    那窟窿,就是它的瞳孔。

    这种造型真的和藏书的阁楼格格不入,倒像是硬生生违和地嫁接上去的。

    为什么云心阁会有这个东西?

    也许返回后,找机会可以问问长老。

    云心阁从外观之,有着数十米高,如是高耸入云的尖塔,但一二两层只不过占了数米。

    一二三层占了不到一半高度。

    单独第四层,却是拉长了塔的高度。

    这种构造,实在是古怪到了极点。

    本能告诉夏极,如果他强行登上这第四层,肯定有难以想象的恐怖生。

    当然,如果夏极知道小炉鼎只能看到三层高塔,而不是四层,他会立刻知道,他见鬼了。

    ...

    ...

    当小炉鼎不停叫嚷着的声音传来时,夏极终于回过神来。

    春风拂柳,如烟似梦。

    有些秀气的圣子看着小炉鼎神色委屈巴巴,把饭盒里的热腾腾的菜一样一样取出,然后站到一边。

    夏极淡淡道:“一起吃。”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冒牌圣子,他说不定早就放这少女离去了。

    宁梦真喜怒皆形于色的模样,说明了她是个直心眼,难怪原本那城府心机极深的圣子会喜欢上她。

    这是性格互补啊。

    现在,她脸上的表情写满了“我没底牌了,我完蛋了,只能做炉鼎了”。

    夏极觉得就算自己现在就把她扑倒在地,就地正法,她也不会反抗。

    但毕竟这是别人的老婆,是人妻。

    下不了手。

    宫久肯定有着大阴谋,否则不至于为了完美的金蝉脱壳,连老婆都丢了。

    当然,也许圣子并没想过自己会不死吧。

    夏极微笑着又说了声:“过来一起吃。”

    宁梦真本来想一口回绝。

    但脑海里忽然想起前些日子“自己煮菜煲汤放了许多糖,圣子却默默吃下去”的事,她心中有了一些异动,便是拉了拉裙裾,盘腿坐在了草地上,拿起一片小甜糕。

    然而她并不知道,就是这件事也是夏极刻意为之。

    否则,为何猪肺汤还留了小半碗,否则,他何必一边吃饭一边露出“能勾起好奇心”的奇怪表情。

    女人生出了好奇心,十有八九会去尝试一下。

    所以,宁梦真喝了那猪肺汤,所以,她感动了。

    宁梦真以为是她无意间现的,但却不知道夏极的演技挥了多大作用。

    小炉鼎裙裾升高,显出雪白的大腿段,蛮腰不堪一握,婀娜如莲。

    看着夏极吃饭的模样,她心中轻叹一声:如果你一直这般失忆,那该多好。

    这个念头才一生出,便是被她立刻甩出脑中。

    她永远无法忘记当初圣子让她穿着紧身皮衣,拿着皮鞭抽他时,自己心里强烈的耻辱感。

    还有他扑过来舔自己脚背时,自己感觉就像被一条毒蛇在舔,简直毛骨悚然。

    宁梦真晚晚噩梦。

    甚至无数次产生过自杀的念头,但她怕疼,怕死,怕黑,下不了手。

    一个娇艳美好的少女,如果还有一点点希望,总是不想在春光明媚的年龄凋零。

    宁梦真一边吃着小甜糕,一边呆,脸上就写着“我在想心事”。

    没有任何预兆,夏极冷不丁来了一句:“我每日的情况有没有和别人说?”

    这是高明的话术,不给任何辗转的思考余地,甚至可以从问话后的表情得知真实答案。

    宁梦真刷的一下脸就红了,“我...我...”

    她有些措手不及。

    夏极轻笑一声:“我知道了。”

    宁梦真听了这四个字,忽的觉得有些刺痛,她解释说:“你中毒回来之后,就前些日子天王长老找我问了问你的情况,我说你失忆了,功力也没有回复,但气色还不错。

    我誓,我再没有说其他东西。”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着急地在这个可恶的圣子面前誓。

    夏极点点头:“我相信你。”

    宁梦真吓得身子一哆嗦。

    圣子竟然会说这么温柔的话,她真是做梦都没想到,心跳加,双颊桃红。

    夏极没管她的反应,从小炉鼎的话里,他已经知道那执事长老在关注自己,而这位长老的态度和做法,也大体说明了他是一个秉公的人,和原本圣子没太大仇。

    这样,他后面的一些操作才能进行。

    夏极岔开话题说:“明天我想吃云吞面。”

    “欸?什么是云吞面?”

    “馄饨和面条一起,对了,我要拌的。”

    “我试着做做看。”

    夏极岔开话题,又是天马行空地问:“咫尺天涯和圣像,我不知道选哪个好。”

    他只是想知道这两本功法的信息。

    宁梦真却是有些愣:“这么重要的选择...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咫尺天涯和圣像都是圣门无上密典。”

    夏极见她果然知道,便是说:“你是我身边人,这种重要的选择当然要问你,毕竟我只有一次机会。”

    宁梦真拗不过他,而且面前的圣子虽然失忆了,可是舔了她的脚背是真的,这也是肌肤之亲。

    所以,他说身边人还真没错。

    他现在落难了,自己确实应该出谋划策。

    于是,只能理了理思绪,然后开口说:“这些我也都是在江湖上听到的,圣子你以前知道的肯定比我多,现在你既然失忆了,那就参考一下我说的就好,别当真哦。”

    她好歹还知道,夏极真的是一无所知。

    他温和道:“你说,我在听。”

    宁梦真这才娓娓道来:“我听说...十年前,圣门如今门主思无邪,曾在大魏皇宫参宴。

    然后有兵部急报,说是北方关山遭到盗寇乘雪突袭,城门被攻下了,关山也失守了,守城大将铁雄反应也算快,急忙调集兵马,扼住了关山进入大魏腹地的咽喉。

    但是铁雄完全是依仗着冰雪的天时这才能防守成功,如果等到春天,冰雪融化,魏国军队将再无法阻拦盗寇的入侵。

    大魏皇帝很着急,想要增派人手,但是冰天雪地的,兵马也是难行。

    这个时候,思无邪门主问清楚了敌寇的领,就提着一把刀出了门。

    三天后,大雪之中,门主将敌寇领的人头丢在了兵部侍郎的桌上。

    盗寇没了领,很快就被铁雄击溃。

    然而从大魏皇都到北地关上,即便是骑乘千里马也需要半个月时间,加上大雪,二十天能赶到就已经很厉害了。

    可是思无邪门主,一来一回,加上杀人,只用了三天。

    江湖中人都猜测,这就是圣门的咫尺天涯圣典。”

    夏极一愣,这不是低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