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敌天子 > 8.刀速好恐怖,小师祖
    暮色如血,不多的香客也离了山。

    玄真大师卷着长袖,缓步走到了红莲寺前的空场。

    大师眉须花白,一双眼睛含着藏而不的光,身形瞧起来也是瘦瘦弱弱,但高大的武僧释空却是低头,如孩子般跟在他身后。

    他是红莲寺武院座,也近乎是红莲寺里武力最强的僧人。

    如论境界,他也是打通了任督二脉的真元境巅峰。

    因为天赋与福缘的原因,未能达到大圆满。

    可即便如此,他也是江湖之中绝对的高手了。

    僧人们敢围观释空,释常的对战,却不敢来看玄真大师,只能经过时用余光扫向这里。

    而这红莲寺武堂座的对面,站着的少年却是夏极。

    两人都提着戒刀。

    玄真大师声音略带嘶哑:“夏极,你为我红莲寺俗家弟子,但悟性拔群,老衲便再来试一试你。”

    “只论刀,这天下没人能试我。”

    “少年狂妄啊,也罢,老衲来试一试你,你先出手吧,我不用内力,只用红莲寺的入门刀法。”

    “真的要我先出手?”

    “有什么不妥么?”

    “不,我怕你出不了手。”

    玄真大师抱刀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

    倒是他身后的释空怒了,呵斥道:“师弟,怎么说话呢!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懂吗?!”

    夏极声音平静:“那你可知道,文无第一,刀无第二。”

    释空怒火更甚,还要再说。

    延真大师却是一抬手,示意别说话了,然后拉开距离,比了个请的手势。

    夏极刀尖斜指地,也不奔跑蓄势,一步一步走向玄真大师。

    眉须花白的老僧眯着眼,也迎着少年走了过来。

    两人距离还有一丈半时,夏极忽的出刀了,依然是一式简简单单的“白云过隙”。

    老僧见状,手腕一抖,力劈青山的招式,便被羚羊挂角般的用了出来。

    刀冲对刀斩。

    这是两个动作的交锋。

    其实比的,就是一个快字。

    也比着心态和熟练度,甚至是理解。

    理解能够缩短空间上的距离,这就纯靠悟性,无法强求了。

    嗖嗖!

    比斗已经结束了。

    玄真大师的刀距离夏极还有两尺,而夏极的刀已经架在了老僧的脖子上。

    还是两尺...

    居然还是两尺...

    释空彻底愣住了。

    他忽然明白,这夏极师弟是控制了度。

    两尺是给你面子!!

    是不想你输的太难看!

    所以,无论是他上,还是师父上,结局都一样。

    这...是何等的天赋!

    玄真大师足尖一踏,身形急退,避开了脖子上的刀。

    同时,他手中刀法忽的变幻起来,一道火红的气线在刀身上幻起,老僧的刀快了许多。

    释空再次愣住,他知道师父这是被逼的用上内力了。

    他已经食言了,可见那少年的刀给了他多大压力。

    以内力催动刀。

    两把刀再次交锋。

    毫无意外。

    夏极的刀再一次架在了老僧的脖子上。

    而老僧的刀距离夏极依然是两尺。

    他即使用了内力,依然是两尺!

    这两尺就像是师弟给人面子的预留空间...

    释空已经无语了。

    他忽然醒悟过来,今早师弟如果真要杀自己,自己估计连刀都拔不出来。

    师弟的刀,真是深不见底啊!

    刚开始自己所说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就像是个笑话,在空气里啪啪啪地打着他自己的脸。

    另一边。

    玄真大师怔怔看着面前少年,忽道:“夏极,你可愿意正式加入我红莲寺,如果你同意,我去和方丈说。

    你败了我,我自然无法收你为徒,然而,你悟性真的是极强,方丈便是代师收徒,你与我等同辈。”

    见到夏极蹙眉,玄真大师又说了一句:“带修行也可以。我红莲寺底蕴还算丰厚,你加入之后,与我同辈,自然不会亏待了你。”

    夏极问:“那需要我做什么?”

    玄真说:“明年秋,金光宗诸多寺庙会推选佛子,参与竞争的僧人必须未满十八,而各寺参与竞争的僧人表现会影响到寺庙的地位。”

    “比什么?”

    “老衲也不知晓,但并非比拼实力,而是悟性一类的。你如果同意,从今往后,我红莲寺的经文阁对你全部开放,补充元气的药膳尽管使用,武学之中遇到疑问,可以问我,经文要义遇到疑问,可以问方丈师兄。”

    夏极略作思索,便是点头答应了。

    玄真露出笑容:“善哉。”

    然后转身便是离去了。

    三日后。

    早练后。

    天空扬起了些小雪。

    善男信女的香客,爬上碧空山的第六峰,在红莲寺的寺庙院落里,见证了新一位“玄字辈”的诞生。

    方丈是一位白眉老僧,裹着红莲袈裟。

    那袈裟显然不是普通的布料所制,其后刺绣着火红的莲花,行走之间,竟然给人火焰焚烧的感觉。

    方丈即便穿了许久,那红莲袈裟依然一尘不染,和新的一样。

    冗长的仪式之后。

    方丈道:“红莲寺十六代弟子玄苦,今日代师收下师弟,赐法号玄奘。”

    夏极配合的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

    从今往后,他的法号就是玄奘了。

    少年站在微起的风雪里,竟然自有一番气度,而没有被这场面压垮。

    香客们都是红莲寺的常客,见到玄字辈的僧人竟然不剃度,而且这般年轻,都是露出惊讶神色。

    红莲寺虽然小,但也是传承了数百年的,在晋阳城,以及辖下的县城村子,都有着不少信徒。

    这些信徒,很快将年轻的玄字辈俗家弟子的信息传递了出去。

    女香客们添加油醋一说,又变成了年轻帅气的方丈师弟。

    于是,女香客又变成了年轻的女香客。

    她们准备跑去参观这方丈师弟。

    而一些久婚不育的贵妇,甚至准备来求子。

    然而知客小沙弥告诉了来人,求子不属于小师祖的业务范围。

    贵妇们这才回去了。

    当然,这些信息夏极并不知道。

    他正在拼命的吃补品。

    拼命用绯红点着升级。

    他并没有放弃苏婵。

    而如果要从红莲寺获得更多信息,他必须表现出相应的实力。

    因此,也必须更加勤奋才是。

    “绯红,给我升级!”

    红莲刀法,第一层...

    红莲刀法,第二层...

    红莲刀法,第三层...

    ...

    红莲刀法,第七层(满级)

    是否进阶?

    夏极已经不回复了,他躺在密室的地面上,已经昏睡过去,身侧放满了补品补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