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无敌天子 > 10.红莲一叶,刀燃尘埃
    “师弟,我明明没教过你红莲刀法,你怎么会的?

    不对,你这个不是红莲刀法。

    红莲刀法里,这一招叫做野火分湖,以威猛的姿态直斩胸口,但是缺点是无法变化轨迹,出了这刀就是一刀。

    可是你往前踏了一步。

    你给这一刀加了第二次的力量!

    你这是更完美的野火分湖!”

    玄真谈到武功眼睛就亮了。

    否则,他也不会在自家徒儿释空一说,就赶来和夏极比刀。

    玄真本就具备武痴的属性。

    在他的武堂里,悟性高的,实力强的僧人都特别受到他照顾。

    夏极实话实话:“这是我通过入门刀法领悟出来的,只是这种领悟很耗体力,所以我才需要培元丹。”

    武堂座:...

    方丈:...

    玄真颤声问:“你就这么能悟出来?我怎么悟不出来?”

    夏极摇摇头,并不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师兄,你知道我的情况了,别再想偷袭了,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吃完这些培元丹,如果你们看不下去,我到密室去吃。然后我要继续领悟了。”

    玄真变成了雕塑。

    他忽然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傻呀。

    方丈看不下去了,苦笑着摇摇手:“师弟,你还是去密室吧。”

    夏极抱着剩余的瓷瓶转身离去,留下两名老僧在原地着愣。

    ...

    密室里,夏极吃完了三十瓶小培元丹。

    调出绯红。

    天刀三章虽然极其厉害,但也是天煞孤星命格的源头。

    注孤生的功法,夏极不敢再练。

    不练这个,那么就继续点红莲刀法。

    看着“功法:红莲刀法,第七层(大圆满)”后的“进阶”小框框。

    夏极点了下去。

    消耗了五瓶小培元丹。

    原本的功法行模糊了,新的状态显现出来:

    功法:红莲一叶刀,第一层。

    继续点。

    第二层...

    第三层...

    红莲一叶刀,第三层(大圆满)。

    “第三层就圆满了?继续进阶。”

    夏极感受着这种一以贯之的刀意。

    仿佛就是一颗正在芽的种子。

    种子的源头只不过是红莲寺的入门刀法。

    现在去以这个最最简单的功法为基础,推导出了红莲刀法,然后又是红莲一叶刀。

    功法不停的推导,不停的升级。

    三十瓶小培元丹很快消耗殆尽。

    夏极看着新的状态:

    功法:红莲三叶刀,第三层(大圆满)

    前后不过一炷香时间。

    提起戒刀,夏极沉浸在红莲三叶刀的心境之中。

    蓦然刀出,只见密室里掠过一道刀影。

    刀出无声,但度极快,竟和空气摩擦,燃烧尘埃而生出了些微的红!

    仿佛是在灼烧一般。

    不仅如此,这一刀出去,竟然额外幻化出两刀的幻影!

    连同真实的那一刀,就如同三叶燃烧的莲瓣,也是三叶杀人的莲瓣。

    这刀,带着强烈的杀意,已经是杀人刀了。

    夏极收刀,感受着这一式化三刀的刀意。

    他知道自己已经有了知晓更多这个世界信息的资格了。

    即便如此,他依然决定还是等明天再出关,否则太惊世骇俗了。

    出关之后,只能用一叶刀,否则还是太吓人。

    次日。

    晨练的武僧们练完了刀,都跑来了密室前,目光古怪地盯着密室。

    不知哪里泄露出去的消息。

    武僧们都知道了这位玄奘小师叔吃了许多培元丹,然后闭关了。

    培元丹,在他们心里等同于春药。

    一旦吃了,那个心血澎湃,难以自已,心猿意马,春心乱颤啊。

    这一点,他们曾见过释空师兄吞吃过量的培元丹后,难以控制自己,然后足狂奔向山下的窑子,却在半道被点了穴道的情景。

    “小师叔一个人在里面,不会...”

    “我和你想得一样,小师叔吃了那么多培元丹,一定...”

    “小师叔的悟性真没的说,同样都是练习入门刀法的,就他能打得过释常,释空,甚至是玄真师叔,也许天才就是这个样子吧。”

    “这就是一枝独秀啊!”

    “不仅如此,小师叔还领悟出了更厉害的刀法。”

    “不如,我们过去听听,看看密室里有什么动静,说不定...能听到小师叔...嘿嘿。”

    武僧们产生了强烈的愿望,他们脑海里想象着自己吃了许多培元丹后的情景,纷纷露出了奇怪的笑。

    然后,和尚们跑了过去,贴耳在密室的石墙上,试图听到点什么。

    而武院那身形高大、体态如牛的僧人释空,则是提了把戒刀也过来了。

    玄奘小师叔吃了那么多培元丹,不掏空自己身体才怪。

    这是他向小师叔“报仇”的时候了!

    这时候不趁机赢下一场,今后怕是都没机会了。

    玄奘小师叔悟性卓绝,只会越来越令自己难以望其项背。

    今天如果赢了,那么对自己的追求武道的心境会有很大好处。

    释空已经将自己调整到了最好的状态,准备迎战。

    至于为何他们今日来?

    开玩笑,吃完那么多“春药”,谁能在密室里老老实实待着?

    轰隆隆!

    密室的灰白石门忽的抬起。

    武僧们急忙让开。

    目光里,只见玄奘小师叔负手而出,衣衫整齐,气定神闲,倒提一把戒刀。

    释空走来,抱拳道:“师叔,释空求赐教!”

    夏极点点头:“赐你。”

    武僧们极度惊讶于小师叔这个时候的淡定,这和他们想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不过...

    也许是外强中干吧?

    甚至有僧人悄悄往密室里张望,然而石门后光线黯淡,看不到什么东西。

    而这时,夏极与释空已经拉开了距离。

    密室外是冗长的过道,山风横掠过灰蒙蒙的枯枝,武僧们自觉地分站到两旁,看着这红莲寺里的十六代最年轻的小师叔,与武堂中近乎最强的十七代僧人的对决。

    两人握刀。

    释空心中紧张无比。

    而就在这时,夏极忽的拔刀了。

    戒刀撕裂了空气,度极快,冷气如流,被刀刃割裂,而又因为度,产生了一丝灼热的红。

    刀刃赤红,如同一叶红莲的花瓣,忽的从空气里生长了出来。

    释空看着这近乎魔幻的一幕。

    强大的威压感从那红莲花瓣上传来。

    他一咬牙,想要拔刀。

    但拔刀就意味着需要面对那紧逼而来的红莲。

    浓烈的刀意,四散开来。

    像是从淤泥里生出的不染之刀,灼烧世间污秽尘埃之刀。

    刀转瞬就至眼前。

    释空至始至终没敢拔出刀来,他看着这一刀,刀刃上的红因为静止,而瞬间消失了,好像刚刚看到的红不过是一场梦。

    “我又输了...”

    释空丢刀,转身就跑。

    上次还能出刀,今天连刀都出不了了。

    高大的武僧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