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咸鱼舰长 > 第7章 什么是战争?
    一座豪华别墅,门口站着两位持枪的特战队战士,宛若两颗松树一般,只有那双淡漠的目光偶尔转动。

    李牧乘坐的车辆进入别墅,停靠在门口处,而对面正是坐在轮椅,膝盖上盖着一层精致羊毛毯子,花白的头梳的一丝不苟,满脸和蔼的微笑,很难想象这位儒雅而又慈祥的老人在战场上立下了赫赫战功。

    “真是让我好等啊,李牧一等兵。”

    李牧望着眼前气色红润,尽管坐在轮椅上,但腰杆子挺得笔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但长久居于高位的气势以及那股肃杀之气却怎么也藏不住。

    看着这么一位将军,饶是李牧懒散的性格也不由挺值得腰杆...

    “咦?电视上出现过的英雄爷爷...”

    忽然一声奶声奶气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只见李牧身旁跟着一个小家伙,怯生生的捏着李牧的衣摆,稚嫩的手指放在粉嘟嘟的小嘴旁,大大的眼眸中半是好奇半是懵懂之色,令人看着大为怜爱。

    “小家伙长得粉雕玉琢跟个娃娃一样...”正所谓童言无忌,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基本上都是有什么说什么,因此兰顿中将亦是被对方夸得有些飘飘然,忍不住弯下身,亲昵的摸着小家伙的金黄色的头,和蔼可亲道:“几岁啦?”

    蛋蛋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奶声奶气道;“六岁啦。”

    李牧看着这爷孙其乐融融的一幕,暗自咧嘴,自己女儿什么德行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平时傲娇的小家伙怎么突然变脸卖萌了?无非是看中兰顿中将的名头了。

    她不认识兰顿中将?

    打死自己都不信!李牧暗自腹诽。

    话说,这无耻的基因又是哪儿来的?

    李牧吸了吸鼻子,看来是.....基因突变了。

    李牧坚定不移的如此笃定!

    很快,兰顿将军就招呼着李牧等人走进别墅..

    豪宅就是豪宅,这特么地面上都是松软的羊毛垫,踩着都能反应出优越感,刚进屋是两个木质阶梯,通向二楼,散着浓浓的沉木香,想来价值不菲。

    左边是巨大的客厅,当然是几号客厅就不知道了。

    兰顿中将吩咐佣人招待尤利娅跟蛋蛋,随后将李牧叫到了书房中...

    刚走进去,李牧不由咧嘴,这也不能叫书房,应该叫枪房..

    屋里唯一能称得上书的也就桌面上那几张纸,至于后方的壁橱以及墙壁上展示的均都是各种枪种,从最新型的单兵作战套装到老式猎枪均都陈列在里面。

    书房中间有着一个会客桌,兰顿中将推着轮椅过去,示意李牧坐下..

    李牧简单的环视一圈,眼睛不断在周围枪械中转悠,其实他也有收藏癖,但奈何钱少,买不起...

    看着李牧有些贪婪的目光,兰顿中将会心一笑,道:“看中哪一个了?我送你,就当是救命恩情了。”

    李牧果断摇头,迅将眼睛从那些枪械上转移,眼观鼻,鼻观心道:“不要!”

    老混蛋,开什么玩笑,哪有这么做买卖的,几个装饰枪就想换人情?

    真当老子提不动刀了?

    想了想,李牧不由咧嘴暗道:“算了,放下吧,毕竟是中将,给点面子。”

    听着李牧果断到几乎零思考的回答,兰顿中将不由哈哈大乐,摇头连点李牧道:“你呀,真不是一个君子。”

    李牧挺直腰板,铿锵有力道:“我是军人!”

    兰顿中将微微眯起眼睛,眼中闪烁着冷芒,淡然道:“你确定?”

    李牧看着对方不由冷汗刷刷的冒,语气软了下来,赔笑道;“是.是..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兰顿中将不由笑的更加的大声,连连摆手道:“很难想象,军部筛选是怎么让你通过的...”

    嘿嘿...

    李牧只能赔笑,但心中却是骂个不停。

    老混蛋,要不是看在你坐在轮椅上,老子当场就把你掀翻,然后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倒地才刚刚开始!

    兰顿中将凝视着李牧,这个看起来憨态可掬的年轻人..

    实在很难想象就是这么一个人解决了当时恐怖袭击事件..

    这场恐怖袭击是针对德亚高层的一次施压,通过兰顿将军控住舆论来给德亚进行一场精神层面的打击,兰顿中将一声功绩几乎被德亚民众称之为英雄,因此当这么一位出现差池,对于整个军民的打击是非常巨大的。

    想到这里,兰顿中将不由冷笑,这还真是帝国狗杂种的做派!

    可就是在这个紧要关头,李牧出现了!

    这个看起来憨傻的一等兵,但是他真的傻吗?

    搞不清形势、无法抓住事情的关键、甚至将手中的枪械交给劫匪行为都有些匪夷所思,几乎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但这一切到他得知,病房中安装了炸弹,而遥控器由恐怖分子持有时,又显得如此合情合理,只是......为何要用那种方式?

    看不透啊~~~~~~~

    兰顿中将紧紧地盯着李牧,上下打量,但怎么也感觉不出对方是一个睿智的人..

    但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总要有个试探不是?

    是龙是虫,看他以后的挥了...

    .........

    好似是笑够了,兰顿中将缓缓的收齐笑容,目光透露着一丝迷惘,道;“李牧一等兵。”

    “到!!”

    兰顿中将看向李牧,轻声询问道:“什么是战争?”

    纳尼?

    李牧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是战争?战争就是战争呗,打打杀杀,难道还能有别的说法?

    只见,兰顿中将紧紧的盯着自己,李牧一时间也不敢这么回答,过了一会儿,李牧微微坐正身姿,道:“战争对每个人的寓意不同...”

    “哦?”兰顿中将双手合起放在膝盖上的羊毛毯上,饶有兴致的问道;“如何见解?”

    李牧咳嗽一声,道:“我的父亲,他就是一个普通上班族,因此战争对他来说很陌生,但他说过战争会让妻子失去丈夫,让父亲失去儿子,让儿子失去父亲...”

    “很朴质的回答。”兰顿中将如此回答道。

    “如今战争离我们很近很近,离赛尔图一光年的地方就进行着一场残酷的战争,每天都有人死去。早些年,不少文艺作品将战争渲染成一场狂欢,渺小的个体淹没在宏达的叙事中,从个体扭转整局,这类人往往称之为英雄。但战争就是战争,无论如何美化,如何渲染,它都是罪恶的一部分,战争的逻辑是反人性的。”

    兰顿中将一脸悲叹道;“在战争面前,永远没有胜利者,它会吞噬所有人的尊严以及价值!”

    书房内一阵安静,气氛有些压抑..

    战争如同黑雾一般弥漫在整个宇宙当中..

    早些年,兰顿中将在一场狙击行动中用自己的双手葬送了人性!

    那是一场持久的蹲点狙击,当看见目标后,兰顿中将准确的将子弹送入了三千米开外的敌人头颅中。

    敌人应声而倒,兰顿中将也准备进一步的扫清任务,但接下来生的一切却令他心中悲恐..

    一个半大的小孩子,穿着破烂,脸上满是污垢,鬼鬼祟祟的凑了过来,低着头看着尸体一阵呆...

    兰顿中将心中一阵惊惧,瞄准镜已经抵在小孩儿的脑袋上,心中不停地呐喊..

    滚!!小杂种!!别靠近那个尸体!!

    当小家伙低着头拿起对方手中的枪械后,兰顿中将悲腔的扣动了扳机...

    碰!!

    这一枪不仅杀死了小男孩儿,并且泯灭了自己的人性!

    所以,兰顿中将才说道,战争是反人性的存在!

    诸如此类的例子数不胜数,当尚在成长中的孩子都卷进这场旷日战争时,这已经不存在正义与否,这是一个疯狂的时代。

    现场很安静,战争不是任何人期望看见的,但它却总是不定时的出现,或许是人类贪婪的延续,又或许是利益的趋势,谁又说的准呢?

    寂静的书房中,兰顿中将紧攥着拳头,青筋暴起,直至今日他都无法忘却那一瞬间的各种感受,仿佛那个孩子总有一天会回来索命一般..

    诚然,孩子并没有错,兰顿中将也并没有错..

    前者是为了自保,为了能在这个地狱中多一些存活下去的资本!

    后者则是基于军人的责任!

    滴答!滴答!滴答!

    时钟转动的声音清晰地传来,整个书房落针可闻..

    过了半晌,兰顿中将终于是打破了这个安静,只见他面色恢复淡然,道;“李牧一等兵,我会将你举荐到侦查舰队当中,或许要不了多久,你就有了一架属于自己的侦查舰。”

    李牧愣了一下,说道;“我感觉现在挺好的...”

    后勤兵种并不用上战场,只需要在安稳的环境下给部队提供补给以及需求即可,李牧感觉这种工作还是非常不错的...

    但兰顿中将却深深的看了眼对面的李牧,展颜一笑,并没有去理会李牧的意见,转身推着轮椅,道;“我们出去吧,今天我让厨房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一听到‘丰盛’两个字眼,李牧眼睛一亮,作为常年单身,并且带着一个拖油瓶的糙汉子,他已经好久没有吃到一顿可口的饭菜了。

    什么侦查舰队顿时抛在脑后,跟着兰顿中将走了出去。

    牛排!!

    金黄的油汁在鲜嫩的表面流淌,伴随着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

    长条桌子,兰顿中将坐在主位上,好笑的看着紧紧盯着牛排的李牧父女俩...

    叮叮!

    用叉子轻敲了两下高脚杯,兰顿中将道:“开动吧。”

    话音刚落,几乎是同时传来‘啊呜’的声音..

    李牧大快朵颐,至于餐桌礼仪这种东西在李牧看来就是陋习,吃就吃,还讲究那么多干嘛?

    另一边,蛋蛋亦是撕咬着牛排,粉嫩的双颊早已经沾满了油汁,但却毫无察觉,那咬的叫一个凶。

    光看这一点,说蛋蛋不是李牧亲生的都不信!

    一旁的尤利娅心疼的看着蛋蛋狼吞虎咽的样子,这还是个孩子啊!心中对李牧的印象更差了..

    兰顿中将亦是笑呵呵的看着这对有趣的父女,朝着蛋蛋出声询问道:“小家伙叫什么名字?”

    蛋蛋茫然的抬头,嘟着嘴含糊不清道:“蛋蛋...”

    “蛋蛋?”兰顿中将一愣,随后笑道;“是乳名吧,大名叫什么?”

    “什么是大名?”蛋蛋眨了眨眼睛,旋即看向李牧..

    只见李牧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仍是一个劲儿的撕咬着牛排,嘴里还吧唧个不停..

    “好吃..呜~~~这都多少年没吃过这些东西了....”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