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英雄联盟:召唤职业选手 > 第20章 借贷公司
    随着分数越打越高,薛晨的直播事业也愈蒸蒸日上。

    开播第九天,当薛晨拿出亚索一顿乱秀时,直播间人气短暂地突破了1o万,之后虽然又有些回落,但此后至少也是5万起步,一般都维持在七八万左右。

    与此同时,粉丝群也加满了3个,积累起了第一批铁杆。

    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来讲,这份成绩已然相当耀眼,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薛晨成为人气主播只是时间问题。

    只不过,也就在薛晨抛开所有杂念,心无旁骛准备干出一番事业之际,家里生了一个小插曲。

    又是一个周末,薛晨睡到1o点才起床,正准备吃饭开播,家中突然来了几个不之客。

    “薛先生,抱歉来晚了,最近业务实在太繁忙,真是不好意思。”领头者是个三十岁左右的西装男子,戴着金丝眼镜,手提黑色皮箱,一副卖保险的打扮。

    薛晨知道,这是借贷公司的人上门来了。

    才一落座,薛定国便迫不及待地询问起来:“洪经理,上次我去你公司的时候你说房抵贷必须上门审批,现在你们人也来了,我们家是什么情况你也看到了,请问我们到底能拿到多少贷款?”

    “稍安勿躁,对了,房产证呢?麻烦给我们再核查一下。”洪经理不慌不忙喝了口茶,挥手道,“小刘小李,干活。”

    这话一出,同来的俩名男子直接拿出卷尺测量起来,从房子面积到室内装修,客厅卧室厨房厕所的各个角落都留下了他们的脚印。

    看着自己和妹妹的卧室被陌生人随意出入,薛晨心里很不舒服,但既然这是审批流程,他也就没有干预的理由。

    整个过程持续了半小时,两名男子才折腾完,来到洪经理身边一阵耳语。

    这时,洪经理驾轻就熟地拿出了一个计算器:“经过我们的实测,你们这套小户型的可居住面积大约为5o平米,房子稍微有点小,而且我说实话,装修有点老旧了,根据附近这一带二手房房价,你们这套房子的价值应该在4o万左右,薛先生,我说的没错吧?”

    薛定国默默点头。

    “经过评估,我们公司可以为您提供一笔相当于房产估值六成的贷款,贷款期限为三年或五年,如果薛先生你觉得行的话,请尽快持个人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房产证以及收入证明到我司来办理贷款手续。”洪经理业务相当熟练。

    “等下,利息是多少?”薛晨留了个心眼。

    “这个看你们自己选择,五年期限的话会利息就低一些,年利率大概在9%左右。”洪经理扶着金丝眼镜。

    “那三年呢?”薛晨在心中快计算了起来。

    “三年期限会高些,11.7%。”

    “你们这是在趁火打劫,难道你们不知道高利贷是违法的吗?”薛晨态度立马便冷了下来。

    根据对方所言,房产估值的六成就是24万,假如贷款三年,年息按9.7%计算,每年产生的利息高达两万八千多,三年下来光利息就近9万,五年虽然少一些,但年息也过两万,五年下来合计近11万。

    利息都快到贷款的一半了,这不是高利贷是什么?

    “小朋友,话可不能乱说,我们公司可是在工商部注册过的合法企业,旗下的每一笔贷款都严格控制在法律规定的利率上限以内,看你年纪轻轻的,应该还在上学吧?记住,这事可不能拿来乱开玩笑哦。”洪经理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口吻,幽默而不失风度。

    “是不是你们自己心里有数,你们走吧,我们不需要了。”薛晨懒得争辩,直接下了逐客令。

    他很清楚,这帮人最擅长的就是打擦边球钻法律空子,真正的坑死人不偿命。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告辞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还等着去下一家呢。”

    洪经理站起身来,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这单生意会黄,“薛先生,这事您还可以再考虑一下,等你想通了或者日后有需要的话,欢迎随时来找我们,对了,下次来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带好所有证件,免得多跑一趟。”

    洪经理等人走后,家中只剩下父子二人。

    “爸,你是昏了头吗,居然会找上这帮人,贷款为什么不去找银行呢?”薛晨实在很难理解,以父亲的阅历怎么会干出这种事。

    他早在网上查证过,向正规银行贷款的话,年息只有三到四个点,即便短期也不会过5%,相较之下洪经理这种民间借贷公司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

    “我找过了,但是银行要求房龄在15年以内,面积在6o平米以上,这两项标准我们都达不到。”薛定国摇头叹气,黯然神伤。

    薛晨一愣,这才知道还有这种内情,难怪父亲会找上借贷公司,原来是已经走投无路了。

    “爸,答应我,就算我们以后再困难,也千万不能去找那帮人,还有所有打着合法幌子的借贷公司,这些人都是一丘之貉,就是看中我们家急需用钱,觉得吃定了我们。”薛晨握住父亲的手。

    自从网贷和民间借贷兴起以来,多少家庭被这些借贷公司搞得妻离子散,家庭破灭。

    此时此刻,薛晨最担心的便是父亲意志不够坚定,向这些人屈服。

    “孩子啊,爸爸比你更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但是所有的亲戚朋友我都已经找遍了,如果不是实在想不到其他办法,爸爸也不会,哎……”薛定国情绪消沉,心乱如麻。

    自从决定要给妻子做换肾手术以后,他无时不刻不在为手术费禅精竭虑,夜不能寐,不到半个月,这个身材魁梧的汉子暴瘦了十几斤,眼下体重已经开始向儿子薛晨看齐。

    “爸,你别心急,我这有一张银行卡,密码是我生日,里面的钱你先拿去用。”薛晨拿出一张银行卡,交给父亲。

    之前获得的那笔冠军奖金,除去买直播设备的花费以外,薛晨一分都没有乱花,全都存进了这张银行卡里。

    “孩子,告诉爸爸,你哪来的这么多钱?”一听说卡里有近1o万块,薛定国惊了,连忙追问来路。

    “爸,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这些钱是我通过努力得来的,从小到大,您和妈教育我的那些话我都记在心里,相信我,你儿子不会去走歪门邪道,更不会去那些干违法乱纪的事。”

    薛晨将自己参加比赛获得奖金的事如实托出,恰巧薛婷婷这时从外面回来,成为有力人证。

    “难怪这些天我出门的时候,总有街坊跟我说你儿子参加比赛拿了冠军什么的,夸我们老薛家生了个好儿子,我还云里雾里,原来是这么回事……”

    薛定国后知后觉。

    “爸,什么都别说了,这钱你先拿着,剩下的也都交给我,我现在正在做直播,目前做得还算不错,等过几天人气再稳定一些我就去跟平台谈签约,想必凑够老妈的手术费应该不是难事,咱们一家人共渡难关。”

    “好,好,儿子出息了,我薛定国的儿子有出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