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英雄联盟:召唤职业选手 > 第50章 剑来or放逐?
    【Boom!】

    【我尼玛,一秒爆炸】

    【卧槽,这个锐雯,真的血妈强】

    【真正的一打五,秀,天秀】

    【我的妈也,这锐雯都可以一打九了,如果这游戏能杀队友的话】

    【一秒钟输出五千伤害,这尼玛谁扛得住啊】

    【天神下凡,真的爆炸】

    【gg了已经,不用打了】

    【真的,右边有三个字很想讲】

    【卧槽,这个星辰是职业选手吗?】

    【拿头接大,纳尔是真的惨】

    【这纳尔,把我看笑了】

    【心疼纳尔】

    已是回放,锐雯一突四的画面再次出现时,鲨鱼TV上百万观众仍然没有从无边的震撼中恢复过来。

    慢放镜头下,除了更多的“卧槽”以外,也出现了各种“心疼纳尔”。

    黑暗之城上单选手这一波尽力了,在被队伍卖掉殿后的情况下,他先是用大招将敌人推走,历经千辛万苦逃了出来,没有直接被秒,等到了e技能刷新……

    然而,巨型纳尔起跳后,前脚才刚落地,从远处挥来的一道绿色剑气便穿过了他的身体,令其倒地不起。

    从画面上看,这家伙就像是自己跳上来接的锐雯大招,强行为薛晨这一波天秀添砖加瓦。

    瞬杀三人后,水银解控,追击轮子妈。

    别说是观众,解说这时也早已凌乱了。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啊?”

    “龟龟,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啊!”

    解说过的比赛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黄河和长江也还是头一回看到这么爆炸的画面,一时间大脑短路,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向观众传递信息。

    这倒也不能怪他们,比赛中这样的画面可遇而不可求,即便是在s9赛季的d星球都屈指可数,更别说他们了。

    天雷地火飞升湮灭山崩地裂,d星球六大史诗级场景。

    其中的地裂,便是The shy在s8总决赛上一手缔造,指的是他用剑魔一打五,瞬间将四人砍至残血的场景。

    单以视觉效果和冲击力而言,刚才锐雯这一波进场绝对不逊色于以上六大史诗场景中的任何一个,甚至可以说更强。

    锐雯不但同样制造出海量伤害,瞬间打残多人,更重要的是还瞬秒了三个,最终完成四杀。

    相较之下,天雷地火等虽然也极具视觉冲击力,但终究还是无法做到瞬秒,需要队友的配合才能完成收割。

    而薛晨这一波从打残到收割,几乎都是自己独力完成。

    只论视觉效果和对局势的决定性作用,锐雯这一波操作绝对够资格称第七大史诗级场景,给安排个【剑来】亦或【放逐】之类的封号一点都不过分。

    “两路高地加大龙,这一把已经没了。”

    “水银刀合出来,再来一把暴风大剑,才3o分钟就快六神了……”

    “我艹,这种锐雯是真的好想上去操作一把,左边现在的优势有多大,这么说吧,这种局就是换我和长江上去操作都能赢的那种。”

    “没白来,今天真的没白来,之前主办方邀请我们俩来担任解说的时候,我和黄河还在想要不要推掉,毕竟季后赛马上就要开打了,我们解说也还有很多功课要做。”

    “但是不得不说,这次来的值了,别的不说,就这一把的锐雯,从视觉效果上来讲就是一场饕餮盛宴好吧,感觉就像是在看好莱坞大片一样。”

    一波爆炸团战打完,关心战队破高地拿大龙,气势如虹。

    尽管已经过去了好几分钟,黄河长江仍深陷于锐雯的那一波无敌天秀中,回味无穷。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左边推掉第三路高地,将敌人全部赶进门牙塔下,最后还上演了一波虐泉才推掉基地。

    “恭喜关心战队!”

    “2比1,恭喜他们拿下第七届王者杯总冠军,实至名归!”

    “可惜本次比赛没有mVp评选环节,不然我肯定会把票投给中路,这最后一把的锐雯,简直刷新了我对这个英雄上限的认知。”

    “没关系,就算没有正式的评选,但我相信只要看了比赛,大家都知道谁是今天的mVp,选都不用选。”

    “哈哈,说真的看了这场比赛,我相信很多玩家也都已经路转粉了,真的是怪物!”

    比赛场上,薛晨等五人起身前往握手,随后五人一齐来到舞台上,在镜头下合力举起了冠军奖杯。

    这时,黄河长江俩人也做起了赛后总结。

    “再一次恭喜关心战队,同时也要感谢黑暗之城为我们带来这么精彩的三场较量,继续加油。”

    “怎么说,决赛这两支队伍应该说都出了我的预期,先是我们的冠军队伍,这个不用多说,在我看来这支队伍只要再稍微做一下调整,以中野作为队伍基石去构建战术和配置,我相信没有任何队伍敢小看他们。”

    “然后黑暗之城的话,老实说我觉得他们今天输的挺冤的,真的没别的,就是对面中路爆种了,其实论硬实力他们起码要强一个档次,我觉得这支队伍甚至可以不用做人员调整,就保持这个阵容去打甲级联赛,就很有希望冲击一下明年的级联赛。”

    “是的,我们为什么会说出预期,就是因为两支队伍未来都是有潜力去冲击级联赛的,他们实力都是不差的,缺的就是战术体系和比赛经验,这一点可以在接下来甲级联赛得到很好的试炼和提升。”

    “这就是活生生的新鲜血液啊,是我们这些行业人士最想看到的,也希望大家能持续关注这些初出茅庐的新队伍,给他们继续上升的空间和动力。”

    “是的,接下来就是颁奖环节了,这一届王者杯到此就算是告一段落了,感谢大家的收看,我是黄河。”

    “我是长江。”

    “……”

    也就在黄河长江结束解说工作,直播画面从解说席转到比赛现场之际,正在家里和女儿一起收看直播的薛定国手机响了,收到一条短消息。

    【爸,我们有钱了,可以给妈做手术了】

    “好孩子,以前是爸误解你了,早点回家,在外面辛苦了。”

    薛定国拿着手机老泪纵横,感怀欣慰不已。

    “爸,还在等什么,快给医院打电话啊!”

    薛婷婷一边抹眼泪,一边催促道。

    “对,你看我这个记性,要做换肾手术,还得先给医院预约配型才行。”

    薛定国一拍脑袋,立即拨通了主治医生的电话。

    “喂,黄医生吗,我们筹到手术费了,对,我是王红莲她老公,肾移植手术,就是这个,请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来做配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