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英雄联盟:召唤职业选手 > 第55章 契约精神
    关馨的预测很准确。

    仅过了两天,便有平台沉不住气,主动提高了报价。

    最先站出来的,是老东家萌虎TV。

    得知连死对头鲨鱼都出手了以后,帅虎等人立马坐不住了,一开口便将签约费加到了两百万,并且承诺一次性付清。

    这还没完,为防夜长梦多,没多久又从两百万加价到了三百万。

    短短几天,报价连番三倍。

    萌虎迫切想签下薛晨的心思,显露无余。

    但,到了这个时候,稳坐钓鱼台的人反而变成了薛晨。

    各大平台争得头破血流,疯狂竞价。

    不表态,就是最有利的态度。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薛晨照常直播,人气稳步提升,声势愈壮大。

    坐山观虎斗期间,他还照例布了战神秘籍第三期蛮王教学,成功让战神秘籍销量冲破两千,日进金斗。

    战胜秘籍销量长红,也为各大平台花大力气追捧薛晨提供了多一个理由。

    光是这两千名付费用户,就足以令任何一家直播平台心动。

    只不过,凡事都一个限度,各大平台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眼看着自己把能拿出来的都一股脑拿出来了,对方却迟迟不肯表态,以萌虎TV为的一干平台都不禁急眼了。

    他们并不知道,薛晨与鲨鱼TV的谈判此时已经进行到了尾声。

    作为国内直播行业的龙头老大,鲨鱼TV占据着直播行业近四成市场份额,尤其是游戏板块,更是过半。

    就像看网文没有人不知道,只要是看游戏直播的,没有谁不知道鲨鱼的大名。

    作为芸芸众生的一员,这家平台也同样是薛晨的直播启蒙者,当年刚入坑不久,便在鲨鱼TV全程观看了s2世界总决赛。

    有句话叫做,网文造神进,直播造神看鲨鱼。

    既然要把直播当成一份事业来做,那么薛晨就要做到最好,而鲨鱼TV的上限无疑是各大直播平台中最高的。

    当然,这也是主播们厮杀竞争最为激烈的地方。

    薛晨属意鲨鱼,鲨鱼这边也具有相当不错的诚意。

    一开始,双方谈的很融洽,得知其他平台都在加大砝码后,鲨鱼方面也主动提升了报价。

    在签约费方面,双方很快谈妥。

    唯独有一条,那就是关于推广资源方面的问题,一直无法达成共识。

    此次鲨鱼派出来与薛晨接洽的是其游戏板块内容负责人之一,一个叫花岗的总编。

    在与花岗的对话中,薛晨提出自己入驻后,希望可以得到一线主播的推广资源。

    这是萌虎等一干直播平台都可以拿出来的待遇,薛晨主动索取并不过分。

    大老远跑过去如果只是为了当一个二流主播的话,那么还不如留在萌虎,这样至少还能落个好名声。

    宁为鸡,不为牛尾。

    薛晨对鲨鱼固然有向往之心,但还没有傻到可以不计前程。

    对此,花岗一开始是拒绝的,僵持了一番过后表示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做不了主,需得请示上面才行。

    第二天,花岗带来一个好消息,Boss同意了薛晨的要求,但也提出了一个条件。

    那就是,至少得签三年以上长约。

    这倒也不难理解,鲨鱼方面担心的无非就是用自家平台的顶级推广资源将薛晨打造成神,临了却为别人做了嫁衣。

    一年终究太短,连回本都不够。

    一千万签约费+顶级推广资源换取三年长约,对于一个新主播,鲨鱼作为业内老大已然算是极具诚意了。

    薛晨的难处在于,三年太长,现在已经是s5赛季,三年后就是s8了,虽然从d星球的直播展轨迹来看,s8英雄联盟仍然在直播市场中占据着不可动摇的霸主地位,但随着资本风口退去,逐步走下坡路是无法避免的。

    到那时,就算真的成了一线大主播,又还能再赚几年?

    更何况,自己也即将年满18,三年后就是21了,这对于一个同样心怀电竞梦的人来讲同样是难以接受的。

    在这个问题上,两边僵持许久,谁也说服不了对方。

    最终,只能各退一步,鲨鱼将合同从三年降至两年,薛晨拿到的签约费则直接对半砍,从1ooo万砍到5oo万。

    对此,有人觉得薛晨傻,光从签约费来讲就亏了好几百万。

    但,当事人自己却甘之如饴,对这个结果相当满意。

    没有人比薛晨更清楚,两年后自己的身价数目绝非百万级可以衡量。

    如果连这点自信都没有的话,那还当什么主播赚什么钱,早点滚去打职业说不定都比这赚的多。

    一切谈妥后,薛晨在个人微博和粉丝群布停播消息,开始了长达一周的停播。

    很快,鲨鱼将电子版合同先传了一份过来。

    薛晨特意找专业人士检查了一遍合同,确认无误后,启程前往鲨鱼总部。

    在父亲的陪同,薛晨飞往位于祖国中部的江城,也就是鲨鱼总部所在地。

    从下飞机到住酒店,从出行到用餐,父子二人尽皆得到了周到的礼遇,完全不用自己操心。

    来到江城的第三天,在鲨鱼总部办公室里,薛晨与鲨鱼派出的法人代表正式签订了合同。

    由于还未年满18周岁的缘故,按照合同法,父亲薛定国也得在监护人一栏签字,合约才正式生效。

    当天下午,薛晨与父亲在江城游览了一番,黄鹤楼、长江大桥等著名景点上都留下了父子二人的身影。

    吃过晚饭,回到酒店,这也是他们此行的最后一晚。

    临睡前,薛定国点燃了一支香烟,把儿子叫到了窗前:“孩子啊,你现在出息了,一年就是好几百万,说实话爸爸都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这位老父亲,直到此时还震惊于儿子的身价中。

    几十年下来赚的辛苦钱,还没有儿子一份合同得来的多。

    “爸,以后你就不要上班了,等妈做完手术以后,你们二老就好好在家里享清福吧,我养你们。”

    薛晨很是动容,他当主播赚钱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家人过得更好。

    “那不行,你赚的是你赚的,我还是得上我的班,虽然赚得少,但也不能在家里坐吃山空……你放心,爸虽然老了,但还没老到连班都不能上的地步,你现在就叫我下岗,别人怎么看你爸?”

    薛定国摇着头,看着窗外绵延千里的大江,就仿佛在看儿子一眼望不到头的未来。

    薛晨不语,作为踩着旧世纪尾巴出生的新一代,他们这代人与上一代虽然没有跨出世纪,但两代人在三观和生活方式上仍然存在着一定隔阂。

    “孩子啊,你能取得现在的成绩都是靠着自己的本事,爸既为你感到自豪,又觉得很愧疚,家里不但没给你帮上忙,还一直在拖累着你,爸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我知道,你不介意这个,你一直拥有一份比同龄人更成熟的心态和家庭责任感。”

    “但,有一件事爸还是要多个嘴,也不怕你觉得啰嗦,来之前的这几天我一直在网上看这方面的新闻,看到很多都说你们主播行业违约跳槽是常态,十个主播有九个干过违约的事,你们这些人啊,年少得志,没有什么社会经验,也怪不得。”

    “爸这辈子只读了个中专,学的还是技工,没什么文化,也不会像你们老师那样讲大道理,但我始终都认为讲信誉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无论各行各业,你现在已经长大了,只要你觉得对的事情,尽管去做,但唯独有一点不要忘,契约精神。”

    薛定国真情流露:“在爸心里,这四个字,重于泰山。”

    “爸,我懂了。”

    薛晨点头受教。

    窗外江水翻腾,父亲的告诫久久萦绕在心头。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