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一章:说实话这个开场有一些不和谐
    “滴答。”

    也不知道是哪里滴落的声音,这地方理论上不可能漏水。

    四周是一片废土,没有任何东西,就连泥土都是污红色的。荒地之中,躺着无数的尸体,尸体的死状各异。

    有的身上插着一把剑,侧脸埋在土地中,双目无神的注视着远方,似在回忆什么,但是已经无力再去想。

    有的仰面躺在地上,望着天空中的乌云。压抑的天空低语着,好像述说着什么,述说着什么呢,没有人听得清楚,也没有人去听。

    有的被开肠破肚,有的身异处。

    四面都是死人,无数的死人。

    荒地似乎没有尽头,绵延的死尸延伸向天际,看不到远处有什么。

    空气中弥漫着腥臭味,也不知道是血腥味还是尸体腐烂产生的气味。这种气味不好闻,令人作呕,但是如果习惯了的话,也许也不是不能接受。

    “滴答滴答滴答。”

    无数的密集的滴落声响起,原来不是漏水,是下雨了。

    但是说起来,下雨的感觉应该和漏水差不多。

    雨水冲刷着地面,却没有将这周围洗净半点。干裂的枯竭的血块变得湿润,到处流淌,使得四周变得更加污秽。

    整片空间异常的寂静,安静得让人找不到任何声音,当然,除了雨声。

    “踏。”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像是一只靴子踩进了泥土的声音,又或者只是微微移动而已。

    顺着声音望去,在那里看到了一个人。

    姑且能称之为人吧,那是一个黑色的人形。

    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宽大长袍。

    说它不像是一个人,因为它全身上下都被一层黑色的物质覆盖笼罩着,那就像是一层黑色的薄膜将它的全身包裹在里面。

    看不到它的五官,只能从勾勒出来的黑色轮廓中看出它脸上的线条和身材。

    雨水打落在它的脸颊,顺着流淌了下来,在下巴上滴下来。

    它坐在一片高地上,俯视着整片荒地,那些从它的脚边一直延伸向远处,躺着的一片又一片地尸体。

    似乎是感觉到了身上的冰凉,它抬起头看了看天空。阴沉的天空中无数的雨点坠落着,连成一片,遮盖着它的视线。

    在来这里接受考核之前,它还曾经是一个来自地球的普通人。

    它不知道自己来这里多久了,应该有许多年了,至于是几十年,还是几百年它就记不清了。它只知道,自己杀死了被召唤到这里的所有人,又或者说是所有生物,通过了考核。

    杀了多少?它不记得了,几万,几十万,也许更多。

    在杀戮中,它恐惧过、厌恶过、憎恨过、愤怒过、崩溃过,然而到了最后也只是剩下了深深的麻木而已。

    它通过了考核,成为了那个唯一活下来的那一个,它将会成为最后的也是唯一的使徒。

    谁的使徒?

    它不知道。

    它只需要知道自己将会是一个使徒就对了,完成它要完成的任务。就是这样,也只有这样,这就是它的命运。无尽的杀戮,早已让它失去了除此之外的一切东西。

    而包裹在它身上的这些黑色物质,就是它的任务,也是它存在的唯一的理由。

    这些黑色的物质叫做“恶”,它要负责去往各个地方收集这些东西,收集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带回来。

    同时,这些“恶”也能让它变得更强,让它获得不死的永生,让它变得更加麻木。

    现在,它已经杀死了所有候选人,初步拥有了这所谓的“恶”,它在准备着接受,它的第一个任务。

    “你好。”

    它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声音,这是这个声音第二次和它交流。第一次是它刚到这地方的时候,其余的时间,它一直都只是在遵守着这个声音留下来的一条又一条的规则在行动而已。

    “恭喜,你通过了考核,现在你将是唯一的使徒,为我工作。”声音听不出男女,只是突然出现在它的脑海中,语气生硬,没有半点情感。

    黑色的人影像是张了张嘴巴,许久出了一声低哑深沉的声音:“嗯。”

    无数年以来它一直在杀人,就没有再干过别的事情,几乎已经快忘了怎么说话了。

    “那么我现在给你命名,初位使徒,简称初。”

    “好。”

    “接下来请确认一下你的身体数据,我会将信息转化为你能够理解的文字,并会标注讲解。”

    (为了方便理解,这里我用了列表的方式来写。)

    “姓名:初位使徒。

    原始种族:人类

    力量:5oo(普通人类血统的基本极限数值为5)

    精神:5oo(普通人类血统的基本极限数值为5)

    度:5oo(普通人类血统的基本极限数值为5)

    体质:5oo(普通人类血统的基本极限数值为5)

    能力:世间之“恶”(吸收并吞噬罪恶,只要身上携带恶,就能无限制的重生。)

    “恶”:3ooo/3ooo(纠缠在身上的恶便为能源,使用能力等行为都会消耗所携带的恶,消耗后会缓慢回复。)

    “罪责”:o(完成任务后的奖励指数,消耗“罪责”可以强化自身,增加自身可携带的“恶”的上限。或可在自身“恶”消耗完后,使用1oo点罪责将之重新补满。)

    能力:基础剑术1o/1o(满)(最基本与普通的剑术招式)

    杀伐:1o/1o (满)(过度的杀戮使你对于生命个体有着天然的克制)

    重生:每次死亡,消耗数值为1oo的“恶”即可获得重生,直到自身的“恶”耗尽。

    吸收:通过吸收环境中的“恶”缓慢恢复自身的“恶”,根据环境中“恶”的浓度不同恢复度也会相应改变。

    吞噬:击杀目标吞噬目标身上的“恶”,根据目标不同,获得不同点数的“恶”,满值时不会再增加。

    解放:恶意解放,消耗“恶”解放自身的恶意。每点“恶”增加1点四项属性。持续3o分钟。”

    “以上是你现在的身体数据,有疑问吗?”

    初看着天空,呆了半响,摇了摇头:“没有。”

    “那你可以准备你的第一个任务了。你第一个要收集的恶是——战争。请达成召唤者对你的要求,获得战争的胜利,并将你收集的恶带回来。”

    话音落下,初的面前出现了一扇被铁链束缚着的大门。门出了一阵挣扎似的悲鸣,铁链摔落在地上,门扉缓缓打开。

    同时,它的脑海中出现了一种完全陌生的语言,但是它却感觉得到自己可以熟练的用这种语言沟通和书写。

    想来,这就是召唤她的那个世界的语言吧。

    慢慢地将这种陌生的语言消化和理解完毕,初看着那扇门,沉默了半响,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说完,站起身,披着身上黑色长袍,迈着缓慢的步伐走进了门里。

    ······

    于是,在那大门开启的一刻,从荒原中走来的使者,背起了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