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三章:其实狮心和莱因哈特在英文里是一个发音
    “你就是所谓的使徒?”

    “是。”初低着头,半跪在地上恭敬的回答道,它的声音现在就像是摩擦出的噪音,让人难受。

    “你的名字是叫初吗?特别的名字,不过,我倒是挺喜欢的,很简洁。”

    希尔曼笑着说道,眼睛看着这位使徒的模样。

    黑色的物质覆盖在初的身上,覆盖着它的皮肤,覆盖着它的五官,让它看起来就像是一团阴影,只不过是在以人形的形态半跪着。

    “在下的名字,不足挂齿。”

    初的回答很干练很也很简洁,使徒荒原的一切让它已经没有了多余的情感。对于它来说,现在它只看重眼前的任务,收集那所谓的恶。这些就是它的一切,也因此对于召唤者,它秉承着绝对的尊重。

    “那么初,你对于我的命令是否是愿意绝对的服从呢?”希尔曼问道,她的目光中闪烁着特别的神采,慵懒的语气里带着一种不可否认的威严。

    “您召唤了我,我自然会遵从您的命令,直到完成你的委托为止。”

    初平静地回答了希尔曼的问题,似乎将自己的性命放在别人的手中,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已。

    “很好。”希尔曼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我现在命令你,自我了断吧。”

    ···

    半开着的窗户旁,窗帘微微的晃动了一下,房间中的光线一暗,像是一道影子一闪而过,甚至让人反应不过来生了什么。

    初的手中黑色的物质纠缠在一起,在一瞬间凝聚成了一把黑色的长剑。包裹在它身上的恶的用途很多样,可以幻化成任何的服饰,也可以幻化任何的武器。

    它将长剑握在手中,没有半点的犹豫,挥动长剑砍向了自己的脖颈。

    剑光隐没。

    “停。”就在那剑刃要将初的头颅斩下的时候,希尔曼开了口,叫停了初的动作。

    那把黑剑已经切入了初的脖子,几乎割开了半个喉咙,一缕缕黑色的雾气从伤口处向外溢散着。

    希尔曼靠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对着初抬起了手。

    “好了,把剑收起来吧。”

    很显然,刚才只是她在测试契约的作用。现在看来,即使是下达自杀的命令,初也会毫不犹豫的执行。

    如果她晚一步叫住初的话,那把剑已经将它的脖子砍断了。

    初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抽出了砍入自己脖颈的黑剑,放开手黑剑就又化作了黑色的物质重新融入了初的身体中。

    房间中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希尔曼若有所思地看着半跪在那里的初,食指缓慢而有节奏地轻敲着椅子的扶手。

    强大,忠诚,没有情感和私心,就像是一柄锋利无比的长剑,只由握着它的人掌控。

    这就是使徒吗,还真的是非常好用的工具。

    想到这里,她微微一笑,这个使徒到来,对于她来说确实是恰到好处,她现在正需要一把这样的剑。

    “这样的伤害会对你造成影响吗?”视线落在了初被切开了一半的脖子上,希尔曼问道。

    “请召唤者不用担心,只要不是受到致命的伤害,我就不会死。”初说的很平淡,就像不是说着自己的性命一般。

    但是也自然,即使它死了,消耗掉自己身上的一小部分恶就能重生。

    只不过如果是被召唤者命令自杀的话,它就会被召回那片荒地中重生罢了,这就和召唤者单方面解除了契约是一样的。这样它会很困扰,因为这代表着召唤者不认可它作为使徒的能力。

    使徒难以死亡,这也是希尔曼通过信息了解到过的东西,所以她并没有太惊讶,只是维持着她那种淡然的微笑,继续问道。

    “你有人的样子吗?”

    人的样子,就是字面意思,初现在的样子就绝对算不上是人的样子。如果初只能维持现在这幅模样的话,被别的人看到会很不方便。

    “请稍等。”初回答道。

    身上由恶组成的黑色物质缓缓褪去,露出了她本来的面孔。

    也许是因为常年被笼罩在黑色中,她的皮肤显得有些苍白。

    锐利的双眉下是一双凌厉且淡漠的眼睛,黑色的瞳孔很深邃,让人忍不住的注视。

    她看上去就像是一把剑,沉默而又锋利。

    干净利落的短垂在耳侧,面孔说不出是英俊还是柔美,但是却有着摄人心魄的魅力,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中性之美。如同一个被艺术家精心打磨出来的完美的艺术品一般,一切都恰到好处。

    只不过让人惋惜的是,这种美感被她脸上的一道刀疤破坏了,一道从左眼划过的刀疤将这份美感生生撕裂。

    “你的样貌和你的声音,可不太符合,没想到所谓的使徒居然只是一个这样的少女吗。”

    希尔曼上下打量了几遍初的样子,笑着从自己的位子慢慢地上站了起来。

    初毫无波动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些情绪,她的眉头皱起了一些。

    少女···

    “召唤者,您是在嗤笑在下吗?”

    她身为使徒,早已摒弃了原本人类的模样和身份了。

    现在的这幅样子也只是“恶”为她塑造的躯体而已,至于她原本是什么样子,她早就已经不记得了。

    “不,你误会了,我只是在赞叹而已。”希尔曼微笑着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真正笑意。

    这位使徒小姐,好像在一些特别的地方有一些特别的坚持。

    她抬起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胸口。

    “我不也是一位女性吗,起身吧,从现在开始你不必在称呼我为召唤者,你可以称呼我陛下。”

    “莱因哈特·冯·希尔曼陛下。”女王看着初一字一句地说道。

    王城的最高处,悄然无声。

    那一晚,狮心的莱因哈特,得到了她帝国的利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