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五章:果然国王就是需要骑士的
    晚餐之后,希尔曼坐在自己的桌前开始处理起政务,或许作为国王,就必然会这么忙碌。

    而初只是站在她的身边,默不作声。

    无事的时候初看着窗外,云层中的星月与王城中的灯火相映着,将略显冷清的夜色照亮,有些凄冷又有些动人。

    她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看过这样的景色了,在使徒荒原上,她只能看到那片永远不会改变的昏暗的天空和倒伏在地上的尸体。

    时间就这样在沉默中缓缓的流逝,房间里除了窗外的风声,就只有希尔曼的笔尖在纸张上轻轻划动的声音。

    对于普通人来说再平常不过的一段时间,对于初来说,却突然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使徒荒原使她习惯了永远保持着戒备,杀死每一个她看见的人或者是生物,忍受身上的伤痕,躲避在阴冷的角落里,孤独地度过一个又一个只有杀戮和生存的夜晚。

    这样平淡安宁的时间反而让她有些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可能是一个小时,也可能是两个小时。

    “初,我有一些冷,你可以把窗关上吗?”

    应该是夜深了,窗外的风也开始大了,希尔曼拉了一下披在自己肩上的披风,对初说道。

    “嗯。”初伸出手,关上了半开着的窗。

    希尔曼看了一眼摆在桌上的一个时钟,她的作息极为有规律,什么时候开始晚餐,什么时候工作,什么时候休息,她都有着明确的划分。

    放下了手中的笔,希尔曼坐在桌边活动了一下自己有些僵硬的身子,现在的她应该休息了。

    她扭过头来,看向一边的初,眼中带着一些特别的神色。

    刚才初心中的复杂,她都通过契约感觉到了。

    谁能想到呢,这位看起来尚且有些瘦弱的少女,却背负着那样的一个命运,也许这就和她脸上的拿到刀疤一样,本不应该落在她的身上。

    不过,希尔曼并不关心这些。

    “初。”她开口说道:“从现在开始,你暂时担任我的护卫骑士,只负责保护我个人的安全。至于其他的任务,在需要的时候,我会告知你的。”

    护卫骑士······

    说实话,初并不擅长保护人,相比之下她更擅长杀人。不过她还是低下头,恭敬地说道。

    “遵命。”

    “至于你的武器和铠甲,我明天会让人送过来。”希尔曼看了一眼初的身上,作为一个护卫骑士的话,那一身黑袍可不够用。

    “陛下。”初低着头说道:“铠甲和武器不需要劳烦您准备。”

    “哦?”希尔曼诧异了一下。

    下一刻,站在她面前的人生了变化。

    披在初身上的黑袍猛然散开,化作了一团黑雾将初的身体包裹在了里面,黑雾涌动着,隐隐约约地透露着里面的人影,雾气像是组成了什么东西覆盖在了那个人影的上面。

    几秒种后,在希尔曼的眼中,雾气缓缓消散,而站在那里的初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在她身上,原本的长袍变成了一套黑色的骑士铠甲,那是一种很深沉的黑色,似乎落在它上面的光线都会被吸收进去一样。

    骑士铠甲的样式很特别,将初的整个身子都覆盖在里面,就连关节处都连接着甲片。头盔更是将她的整个头都包裹住,只在阴影下,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这厚重的铠甲并没有让初看起来很笨重,反而使她显得修长高大了许多,带着那种生冷的钢铁特有的魅力。

    初的双手交错在身前,轻摆在一柄双手骑士剑的剑柄上。这柄剑也是连同她身上的铠甲由那种黑雾凝聚而成的东西,从外观上看只是一把偏大的骑士剑,只不过通体都是黑色的,收拢在剑鞘之中,让人看不见它的锋利。

    伫着长剑,身披铠甲的初站在希尔曼的身前,就像是一个真正的骑士。

    “陛下。”铠甲下的初出声问道:“您可还满意?”

    希尔曼回过神来,轻笑了一下,说道。

    “很不错。”

    不得不承认,初是一个让人省心的部下。

    希尔曼又看了一眼桌上的时间,站起身解下了自己肩上的披风,挂在了桌边的衣架上说道。

    “好了,骑士小姐,现在我需要休息了。”

    这个时间也到了她该要就寝的时候了。

    “是。”初微微地躬下身:“晚安,陛下。”

    “那么你呢?”希尔曼回过头来,看向初。

    以现在初的身份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暂时只能呆在这个房间里。

    “在下会在此等候您醒来。”

    说着,初低着头退了一步,退进了墙角下的一处阴影里,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就像是她不需要进食一样,她同样不需要休息和睡眠。

    “这样。”希尔曼淡淡地说道,关上了房间中的灯。

    灯光暗去,可是希尔曼的目光还是停留在初的身上。

    黑暗的房间中,初穿着黑色的铠甲静静地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尊雕塑,冰冷、孤独。

    契约使得希尔曼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笼罩在初身上的那种强烈的孤独感,和深深的麻木。

    ······

    看着她,又或者是它,希尔曼沉默了一会儿。

    沉默之后,希尔曼叫起了初的名字:“初。”

    那铠甲下睁开了一双眼睛,眼中没有任何情绪,看向希尔曼问道。

    “陛下,还有什么事吗?”

    “今晚你就先和我一起休息好了。”

    希尔曼说道,转身就向了自己的房间,她的房间睡下两个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陛下,我作为使徒是不需要休息的。”初的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

    希尔曼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这是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