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六章:冬天总是让人想要睡懒觉
    应该是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落进了窗户,将铺在地上的地毯照亮。

    房间中,一张过分宽大的床上,希尔曼闻着鼻间淡淡的香味,睁开了她的眼睛。她只穿着一身睡裙,金色的长有一些散乱。

    窗外传来了几声鸟鸣,早晨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安宁。

    希尔曼横过眼睛,看向自己的身边,她的身边还躺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黑色短的少女,此时,少女的双手正抱着她的一只手臂,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打着鼻鼾。至于她闻到的那种淡淡的香味,应该就是从这位少女的身上传来的。

    少女的睡脸很安详,或许也只有她熟睡的时候,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就和她吃东西的时候一样,这时的她才是一个少女应该有的样子,然而,大多数的时候她并不是这样一个样子。

    这个少女,就是希尔曼昨晚通过一种契约召唤出来的那位使徒,初。

    昨晚希尔曼让初和自己暂时睡在了一起,却没想到醒来的时候会变成这样一副模样。

    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初紧紧地抱在怀里,希尔曼苦笑了一下。

    昨晚不是还说自己不用休息的吗?

    罢了,先等她醒来吧。

    没有出声,希尔曼安静地看着初的侧脸,窗外的阳光落在床上,将初侧脸的线条照得很柔美,当然,如果没有那道伤疤的话。

    这样看,真是一个美人不是吗?

    希尔曼伸出了一只手,轻轻地抬起了初的下巴。

    出神地看了一会儿,她想起了昨晚生的事。

    通过父王留给她的遗物,她将这位使徒召唤了出来,同时,两人之间建立了一份契约,契约让她和使徒之间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联系。

    平静地侧躺在柔软的枕头上,看着初,希尔曼莫名的想到。

    或许,我可以信任她。

    信任这个词对她来说很陌生,因为早年的经历和王室的关系,让她从来不会完全的信任任何一个人。

    她对每一个人都保留着一分猜疑,所以城堡的最上层永远只有她一个人居住,没有许可,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她就这样一个人住在王城的最高处,住在空无一人的高阁之中。

    信任······

    希尔曼思索着这个词汇,突然微微地勾起了自己的嘴角。

    还真是一种特别的感觉。

    可能是感觉到了什么,初的眉头轻皱了一下,出了一声轻哼,醒了过来。

    那道刀疤下的眼睛睁开,露出了那双深邃的黑色瞳孔。

    带着一些还没有褪去的睡意,初看向了眼前勾起自己下巴的希尔曼,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几秒。

    “你醒了?”希尔曼微笑着说道。

    几乎是第一时间,初从床上坐了起来,满怀歉意地低下头。

    “在下失礼了,延误到了陛下的时间,万分抱歉。”

    她有一些懊悔,果然她就不应该休息,居然让召唤者看到了这么不堪的一面。

    她总会睡得很沉,所以在荒原初从来都不敢休息。也多亏如此,否则,她早已经死在哪一个人的手中了吧。

    虽然昨晚是召唤者的命令,但是作为使徒,她睡得那么沉实在是不应该。

    不过想起来。

    初留恋地看了一眼床榻,还真是一个容易让人沉迷的地方,以后还真尽量远离的好。

    在初懊恼自己的行为的时候,希尔曼则是躺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懒洋洋地看着初,抿嘴笑道。

    “你们使徒都是这么不解风情的吗?”

    刚才那个情况,她还以为初会有什么更有趣的反应呢。

    不过她也并不讨厌初这幅有些笨拙的样子,倒不如说,她还是挺喜欢看到这位刻板的使徒露出慌乱的模样的。

    希尔曼的话让初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可能是她有些不理解风情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

    希尔曼没有为难初,掩着嘴笑了一下,抬起了一只手来。

    “好了,我准备起身了,骑士小姐,能否帮我把我的披风取来呢?”

    “是。”初松了一口,快地起身。

    黑色的恶随着她的行动,从她的身上蔓延开来,等到她走到衣架边的时候,身上已经重新覆盖上了那一套漆黑的铠甲。

    初从衣架上取下了披风,站在床边等着希尔曼起身。

    希尔曼站了起来,穿好自己的长裙走到了初的身边,任由初为她披上披风。

    淡金色的阳光照在两人的身上。

    一个人穿着华丽的长袍,金色的长垂在腰间,带着令人尊崇的高贵,面向阳光微笑着。

    而另一个人穿着漆黑色的铠甲,冰冷而又沉默,低着头,将红色的披风披在了身前的王的身上。

    希尔曼回过头来,笑着对初说道。

    “准备好了吗,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骑士了。”

    初站在她的背后,戴着黑色的头盔,轻声说道。

    “是的,陛下。”

    ······

    城堡下的宫殿中,手持利斧的士兵排成两行,站在宫殿的石柱旁,身姿笔直,微抬着头,目光肃穆地直视着宫殿墙壁上象征着王国的旗帜。

    一个强大的国家中,你能够在它的士兵身上看到一种近乎于荣耀的使命感,他们以国家的荣光为自己的使命,以君王为自己的信仰。毫无疑问,莱因哈特的士兵就是如此。

    宫殿里,希尔曼身披着红色的披风,头戴王冠,端坐在高大的王座上,这是整座宫殿的最高点。这位女王永远都是这样,高傲、尊贵,带着她特有的那种微笑,俯视着所有人。

    而王座的下面,站着王国中的大臣和军官,他们每日都会被召集于此,参与议事,今日也是如此。

    只是不同的是,在今日的国事参议之后,希尔曼并没有宣布议会的结束,而是说道,自己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宣布。

    站在王座下的大臣和军官都很疑惑,但也都安静地等待着希尔曼的宣布。

    “从今日起,我将任命一位新的王国骑士。”

    王座上,希尔曼淡淡地说道。

    但是她这句平淡的话,却像是一颗石子落入了水面一样,打破了宫殿中的平静。

    大臣和军官之中出了一阵骚动。

    这绝对不是一件小事。

    因为到目前为止,莱因哈特王国之中就只有一个人被赋予过王国骑士的称号。

    她就是王国剑士团的团长,王国唯一的女剑圣,罗兰。

    在希尔曼宣布这件事的时候,就已经有数个人的视线投向了这位同样站在宫殿之中的女剑圣。

    罗兰是一位看起来极为强悍的女人,这一点从她的身材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她的身材非常的健美和匀称。

    小麦色的皮肤下,是蕴含着强大的力量的肌肉。肌肉的形状和线条都极具美感,不会显得臃肿也不至于瘦弱。

    她的面孔上少有女性该有的柔和,棱角分明,就像是由大理石雕刻出来的一样,刚毅,带着一种强烈的阳刚之美。干净利落的银白色短更是让她看起来更加的具备威严和魄力。

    此时,她也正抬着头看着希尔曼。

    王座上,希尔曼抬起了一只手,示意群臣安静,等到宫殿中的骚动渐渐平静下来,她才微笑着缓缓,看着宫殿的门口,说道。

    “现在,让我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日后我的近卫骑士,初。”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一个脚步声慢慢地从宫殿之外走来,回荡在宫殿之中。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了过去,他们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身着着漆黑铠甲的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