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八章:学会关心别人,这很重要
    “前纪3年,帝国的女王宣布了与普兰恩王国的战争,号角吹响,宣告了新的世界开始到来。

    女王亲率军团踏过平原和城镇,无人能够抵挡。

    帝国的旗帜飞扬,遮蔽在普兰恩的天空上。阳光不再眷顾平原之民,命运选择站在正确的一方。

    同年末期,帝国的军团已经来到了普兰恩的王城之下。

    ——选自后纪8年《帝国的建立》”

    ···

    普兰恩王城之外。

    莱因哈特王国的军团营地里。

    鸟龙骑士的6行龙鸟被绑在篝火旁的木桩上,嘴里嚼着草料,时不时在地面上摩擦着上锐利的指甲。

    骑士则是围坐在篝火边,一边说笑着,一边吃着晚餐。

    运输着补给的岩石犀牛甩着自己的尾巴,驱赶着四周的飞虫,身上还装着数个巨大的箱子没有拆卸下来。

    已经累了一天的运输士兵靠坐在一旁的补给箱中,一动也不想动,嘴里叼着一块面包。

    用于侦查的夜鸦停在树木的枝头,用鸟喙竖立着自己翅膀上的羽毛。

    而哨塔上的弓箭手也终于有了空闲,坐在角落里,抱着自己的弓箭小憩着。

    傍晚的晚餐时间。

    军营中的气氛难得的放松了下来,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都在各自休息着。

    三个月的时间,从女王宣布战争开始后,才过了三个月的时间,莱因哈特王国的军团已经彻底击溃了普兰恩王国的军队,一路从边境攻至了王城。

    还记得在女王最开始提出要进行战争的时候,有许多的大臣劝阻。

    然而现在,这样的战果已经完全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无论是王国中的主战派还是保守派都没有想到,他们的狮心女王除了强势的政治手段之外,在于军士方面的才能也是远常人。

    现在,所有的人,都只是在预测普兰恩的王城还能够再坚持多久而已。

    在军团营地的中央,是一个独立的营地,建立在一座山丘之上。

    山丘上,希尔曼穿着长裙披着披风,伫立在临近傍晚的天空下。

    她的腰间佩戴着那把金红色的王权之剑,头戴着王冠,眺望着远处的平原和平原中的那座,普兰恩王城。

    她沉浸在其中,像是在看着最美的景色一般。当然,攻下普兰恩只是她的第一步,她要做的是全大6的统一。

    风卷起了她身后的披风,傍晚的天空中,同时高悬着将要落下的太阳,和刚刚升起的月亮。两者的光辉将天空染成了一种复杂的颜色,分不清白昼和夜晚的界线。

    在希尔曼出神的时候,一个人从山丘的下面走了上来,那是一个像是阴影一样的黑色骑士。

    “陛下。”初走到了希尔曼的时候,小声的说道。

    “这里的风很大,请保重身体。”

    初的话让希尔曼回过头,她用一种异样地眼神上下打量了一遍初。

    这让初有一些疑惑,问道。

    “陛下,怎么了?”

    “哦。”希尔曼释然一笑,勾着自己的嘴角:“我只是没有想到像你这样的人,居然还会说出关心别人的话来。”

    初的身子僵硬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

    “呵呵。”看着初默然的样子,希尔曼轻掩着自己的嘴巴,笑出了声。

    笑完之后,她又回过了头,望着远处的那座王城,眼中闪烁着微光。

    “明天,我们就会正式围攻普兰恩的王城,那时也许会有需要你出手的时候。”

    王城之战,普兰恩的圣者一定会出手,虽然不想承认,但是那位圣者是一个极为棘手的存在。

    头盔下,初的目光一凝,手握紧了腰间的骑士剑,沉声答道。

    “是。”

    自从希尔曼出兵的三个月以来,初就从来没有进入过战场,始终只是待在希尔曼的身边。

    虽然希尔曼说过想要将她留做底牌使用,但是这还是难免让初感觉自己似乎有些没用。

    作为使徒不能被召唤者使用,只是一味的享受安逸,对于她来说是一件极为可耻的事情。

    明天的战争,她会向希尔曼证明她的能力。

    ······

    长空无际,今天的天空之上没有云彩,只有一轮耀眼的太阳停留在高空之中,冬日的阳光有时会比盛夏的更加刺眼。

    “呜————”

    沉闷的号角声在天空的一侧吹响,伴随而来的是一片烟尘升起。

    普兰恩王城的城墙上,手持着长枪和弓箭的士兵严阵以待,目视着从远处而来的烟尘,他们的手紧握着自己的兵刃,这或许将是他们守卫自己家园的最后一战。

    烟尘愈来愈近,夹杂着震耳欲聋的声音。

    直到战车的车轮碾过的尘埃,鸟龙背着身穿着铠甲的骑士从尘土中走来,盾牌和利剑组成的军阵排开,绘着咆哮的雄狮的旗帜迎着阳光翻卷。

    莱茵哈特王国的强大军团,出现在了普兰恩人们的眼中。

    希尔曼坐在行进的军团中央的王驾马车上,雪白的骏马拉动着的金红色马车很显眼,这在战场之中是很危险的行为,希尔曼却毫不在意。

    这是她的傲慢,也是她对于自己军团的自信,没有人能够突破军团,来到她的面前。

    何况,初同样也坐在马车中,坐在她的身边。

    王驾马车的外面,帝国剑士团团长罗兰骑在一匹战马的背上,横过眼睛,透过马车的小窗,看到了坐在马车中的那个身穿着黑甲的骑士,皱着眉头。

    两人同为王国骑士,可这三个月以来她却从没有看到过这位骑士出手,到目前为止,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这位骑士真正的实力。

    既然在女王的身边保护女王的安全,希望不要是一个没用的家伙就好。

    罗兰想到,重新看向自己身前的军团,抛开了其他的念头,她现在要专心面对这场战争。

    莱茵哈特的军团浩浩荡荡地向着普兰恩的王城前进。

    此时,普兰恩的王城上,一个老人站在城墙的最高处。

    他的头苍白,面孔更是苍老的不成样子,但是他的身子却站得笔直,披着一件银灰色的法师长袍,手中握着一根深棕色的法杖。

    城墙上的风声烈烈,吹鼓着这位老人的衣衫和胡须,老人眯着眼睛深邃地看着莱因哈特王国的军阵之中。

    狮心的女王,你必将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烈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