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十一章:手提头颅的人
    初的度能够有多快,从她的身体数值上来看,她的度能够达到普通人的一百倍。也就是说如果一个正常人的极限每秒钟能够跑过十米的话,那么初,一秒钟就能够跑过一千米。

    过了双倍的音,接近三马赫的度。

    不只是普通的士兵,就连罗兰也愕然地看着那个转眼之间就穿过了整个战场的黑影。

    空气之中还残留着它留下来的波纹。

    黑影穿过的地方,风被排卷开来,路面席卷着气流。

    城墙上普兰恩的士兵根本没有反映过来生了什么,梦魇一样的黑影就已经降临。

    眨眼之间,无数的头颅飞起,血液伴随着溅射而出,在半空之中勾勒出了一副诡异且恐怖的画面。

    可还没有来得及让鲜血落下,血珠尚在空中翻滚,漆黑的身影已经穿过了下一片人群。

    死去的士兵所看到的最后的东西,就是一个黑色的骑士,和一道猩红色的目光。

    一个呼吸的时间,数百个普兰恩士兵的无头尸体倒在了城墙上。

    数百个人头在同一时间摔落在地面,翻滚着,鲜血浸入石板,顺着城墙流淌了下来。

    血流成河,提着剑的骑士踏过粘稠的血液,从尸体中走出。

    这极其残忍的杀人方式甚至让莱因哈特的士兵都看得呆涩。

    一次攻击,黑骑士就已经几乎击溃了普兰恩的士气,在初的面前,普兰恩士兵感觉到了最根本的恐惧,那种生物面对天敌时的恐惧。

    他们不可能赢的,仿佛有一个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在他们的耳边回响。

    普兰恩人开始退后,莱因哈特的士兵开始攻占城头。

    站立在城上的休贝特甚至没有念完第二句咒语,初已然向他冲去。

    转眼之间,黑影挡住了休贝特身前的光,猩红的眼睛俯视着他,长剑高举。

    只用了几秒钟,黑骑士从战场的中心,来到了他的面前。

    看着城墙上的士兵被成片的杀死,休贝特早已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恨,但是初的度完全乎了他的理解。

    “砰!”

    黑色的剑没有一点停留,直直地砍下,城墙上飞起碎石和尘埃。

    可等到尘埃散去,长剑却没有砍中任何人,只是陷入了城墙的砖块之中,将地面劈出了一道裂痕。

    这一剑被休贝特躲开了。

    “咳咳。”

    一片烟雾里,休贝特咳嗽着,从烟雾中走了出来。

    在长剑落下的前一刻,他强行停止了自己的咒语,并动了空间移动,将自己转移到了城墙的另一端。

    初握着砍空了的骑士剑,扭过头来,看向已经出现在另一边的休贝特。

    而休贝特也看着初,脸色难看。

    没有时间念咒语,初的攻击让他根本没有念动咒语的余地,这也着代表他没有办法动高等的空间法术。

    同时,在初的攻击里,他看不到任何的技巧和意志,那只是单纯的为了杀人的攻击。

    看着沉默的初,休贝特有一种感觉,自己面对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只是一个冷血的杀人机器而已。

    “咔。”初将骑士剑从裂缝中抽出,身子轻晃了一下,微微倾斜,随后再一次以那种难以想象的度冲向了休贝特。

    休贝特随手一甩,甩出了数枚魔术飞弹,这是最低级的攻击魔法,也是休贝特少有的几种可以瞬间动的攻击魔法之一。

    当然这几枚魔术飞弹不是为了击中初的,只是为了拖慢初的脚步而已。

    初的身影闪烁了一下,避开了几枚飞弹,冲到了休贝特的面前,手中的长剑一转,黯淡的剑光一闪而过。

    骑士剑毫无意外的再一次砍空。

    休贝特通过空间魔法出现在了初身后的半空上。

    他握着自己的法杖,对准了初的后背。

    他明白对付初这样的敌人自己几乎没有任何的优势,但是哪怕只有一丝机会他也要赢。

    他决不能放任这样的人屠戮普兰恩的士兵,践踏普兰恩的土地。

    有一次机会,休贝特想到。

    凭借着他空间魔法优势,他有一次机会,如果能够成功,他就能赢。

    “扭曲的空间。”

    休贝特轻声念道。

    随着他的话,他和初之间的一段空间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扭曲。

    这原本是一个攻击术式,能够扭碎空间中的物体。但是因为休贝特没有吟唱咒语,空间只是出现了一定的变形。

    初回过了身,正准备再一次冲向休贝特,却现四周都传来一种压迫感,使得她的脚步一顿,空间的扭曲影响了她的行动。

    就是现在!

    让我以你的方式结束你的生命吧。

    半空中的休贝特双目一凝,瞳孔再一次变成了银白色,张开了手掌,对着初念道。

    “克罗诺斯之刃。”

    他手上的一枚戒指散出了微光,一柄近乎透明的巨大镰刀出现在了初的眼中。

    休贝特手上的那枚戒指是一件魔法道具,凭借着它,休贝特可以瞬间释放一次高级的空间法术,割裂空间的法术。

    空间的挤压让初的度变慢了一些,然而只是这一些,就足够那一柄空间之刃落下了。

    透明的镰刀划过了初的脖颈,切割空间的刀刃将之斩断。

    她的身影被巨大的空间镰刀斩开,画面似乎定格了一瞬。

    然后,初的头颅慢慢地滑落。

    “当!”

    黑色的头盔摔落在地上,出了一声闷响,透明的镰刀消失在了空间里。

    休贝特喘息着悬浮在半空中。

    结束了吗?他问自己。

    王驾马车上。

    希尔曼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她看到了初被斩下了头颅,但是契约却告诉她,初并没有死。

    战场中,看着城墙上的人目视着黑色的骑士被普兰恩的空间贤者从半空中斩落。

    普兰恩的士兵出了欢呼声,低沉的士气再一次振奋了起来。

    可是,紧接着,他们看到了自己终生难以忘记的一幕,像是噩梦般的一幕。

    无头的黑色骑士站在那里,半响之后,它居然再一次动了起来,向前踏了一步。

    提着剑,弯腰捡起了地上自己的头颅。

    在猛然间寂静下来的战场中,将自己的头颅重新放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不会死吗?

    休贝特的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

    初的脖子上四溢着黑色的颗粒,颗粒组合着,将她的头颅和脖颈重新连接在了一起。

    转动了一下脖子,初直视着眼前的休贝特,眼神冰冷。

    受到恶的强化的她,身体早就出了人类的限制,理论上就是不死的存在,除非将她身上恶全部杀完。

    恶作为她自身的根本,是会自我恢复的。所以想要杀死她,必须在短时间内杀死她几十次才可以,随着她的实力增强,这个数字甚至会达到上百次上千次上万次。

    她现在拥有三千点的恶,只需要消耗一百的恶就能够让她重生。也就是说,一定时间内她可以死去三十次并重新活过来。

    而三千点的恶,这个战场里,她只需要一到两个小时就能完全恢复。

    一次死亡并不能对她造成任何影响。

    但是在召唤者的面前被杀死是她不能容忍的事情。

    表现的如此无能,实在是难以忍受的耻辱。

    她从使徒荒原中走出来,任务就是她存在的唯一价值,所以,她绝不容许这个价值出现任何的污点。

    “你罪无可恕。”看着休贝特,初冷冷地说道。

    “罪无可恕?”

    休贝特从初杀不死的事实中回过神来,冷笑了一下,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迹,淡漠地说道。

    “罪无可恕的难道不应该是你们吗?”

    也许休贝特说的没错,莱因哈特王国攻侵普兰恩,杀死普兰恩人,占有普兰恩的土地,一切的罪恶都好像是源自于他们。

    但是初没有回答他,只是举起了自己的剑,身上的黑雾愈加深沉。

    初的任务是收集罪恶,但实际上,她也不知道罪恶到底是什么。

    或许她曾经知道过,但是现在,她早就已经分不清楚了。

    所以她不再分辨,她只要遵守任务就可以了,她只需要明白这一点就可以了。

    而现在,将休贝特杀死在这里,攻破这座王城,就是她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