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十三章:怪物,亦或是礼物
    夜晚,花园中的花丛轻轻的摇曳着,叶片与叶片之间相互摩挲,出了细碎的声响。

    在冬夜里大多数的花都会凋零,只有几种花会依旧盛放,希尔曼花就是其中之一。

    希尔曼是大6上的一种并不罕见的花,它很美丽,纤细的花枝,微微舒展的花瓣,总是惹人怜爱。

    但是同时,令人赞叹的是,它可以在任何环境中盛放。

    无论是悬崖峭壁、冰山雪原、酷暑严寒。似乎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它都会无所顾虑的盛开,向世人展现它的美丽。

    或许,这就是希尔曼名字的由来。

    此时,这片花丛中就有着几朵希尔曼花,它们在其他花朵早已凋谢的花枝中伫立在这个寒冷的夜晚里。

    这是王宫中一间并不算大的公馆,在攻入普兰恩的王城之后,希尔曼就暂住在了这里。

    普兰恩的建筑和莱因哈特的建筑风格有很大的不同,莱因哈特的建筑相对于来说更讲究宏伟和壮观,而普兰恩的建筑更注重细节的精致。

    这一点从公馆的外墙上细密的浮雕上就可以看的出来,普兰恩人在这方面有着近乎偏执的追求。

    公馆的内部也是如此,除去那些精美的桌椅,他们的窗户也很特别。

    从地上延伸而起的窗户几乎就像是一扇门一样大,窗外就是一片阳台,透过阳台就能看到花园里的景色。

    所有的布置都是端庄且优雅的,希尔曼并不讨厌这一种文化,事实上她热爱着所有的文化。

    从儿时开始她就一直喜欢翻阅有关于各国各地的文献,在她看来,文化是一体的,它们有着不可思议的交融的能力。

    希尔曼坐在窗前的桌子上,处理着公务,这段时间的公务很多,让她不得不放弃了一些休息的时间。

    普兰恩的王城陷落之后,民众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反抗心理,有一部分人开始罢工,商店不再开业,甚至街道上都在没有什么行人。

    仅仅是几天的时间,这座往日繁荣的王城变得落寞和空荡。

    可以说这些都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希尔曼并没有显得手忙脚乱,她早已经做好准备,这个时候只需要推出几个新的法案,并提供一些管理就可以缓和这种情况。

    而之后要让这种情绪彻底的平息下去,就只能靠时间来消磨了。

    已经是深夜,房间中并没有点着灯,只是落在房间里的月光就已经足够亮了。

    公馆里没有别的光线,月光悄然到来,透过一扇扇窗户,静静地照着墙上精美的浮雕,照着木质的地板,照着房间中的阴影,照着桌案上的书本。

    昏暗的房间中带上了一份清冷的美,希尔曼握着笔专注地审阅着公文,时不时抬起手,将垂在自己脸侧的头轻轻地拨到了自己的耳后。

    等到她将要把手中的公务做完时,不知道为何,她慢慢停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来,看向窗外。

    她的眼中有些空,没有焦距,也没有看着任何东西。

    或许是她有一些累了,想一下呆而已。

    挂在墙上的时钟慢慢摆动着钟摆,时间缓缓流逝。

    正对着窗的月亮带着夜空中的繁星,散出让人心神宁静的光。

    冷清的光将希尔曼的影子投射在地板上,耳边是花园里的微风声和花叶摇晃的轻响,希尔曼独自坐着。

    整个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和她的影子。

    她早已经习惯了这种静默,如同在城堡的高处,她已然度过了太多个这样的夜晚,今夜,也只是一如往常而已。

    她父亲曾告诉过她,这便是王的孤独,也是王的背负。

    可就在这时,她的身边传来了脚步声。

    “踏,踏,踏。”

    希尔曼回过头来。

    是初慢慢的走来,她的手中捧着一只茶杯,身上依旧穿着铠甲,但是并没有戴着头盔。

    黑色的短垂在耳边,精致的面孔上没有什么表情,微低着头,把茶杯递到了希尔曼的面前。

    “陛下请用。”

    “嗯,多谢。”希尔曼接过茶杯,杯中的水温热,飘散着淡淡的雾气。她浅浅地喝了一口,温热的茶温暖了她冰冷的身子,她看向一旁的初。

    “你其实可以早一些去休息。”

    “我是不需要休息的陛下。”初低着头说道。

    希尔曼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使徒有些时候总是过分固执。

    不过,现在她自己确实也还不想休息。

    从桌边站了起来,希尔曼看着窗外的花园,对身边的初说道。

    “介意陪我走一走吗?”

    ······

    公馆下的花园中,希尔曼走在花园间的小路上,初走在她的身边。

    慢步走着,希尔曼看向路旁的花丛,眼神停留了一会儿。

    她在花丛中看到几朵轻晃着的花朵,她没有想到这里也会种着希尔曼花。

    还记的小时候,她很喜欢希尔曼花,王宫中也种着很多,她总会在花丛中玩耍。

    有一次,她用希尔曼花编了一个花环,送给了她的父王。那时她以为父王也会喜欢,可是没想到的是,父王接过了花环,然后扔在了地上,狠狠地在责备了她一顿。

    父王对她说,一个王不应该喜欢这些软弱的东西。

    希尔曼还记得那一天,她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从那以后,她就在没有去花丛中玩耍过。

    两人在花丛之中走了一圈,应该是有些累了的时候,希尔曼在花园路边的一张长椅上坐了下来。

    她让初坐在自己的身边,因为她不喜欢一个人坐在明明是两个人的位子上。

    夜晚安静,晚风穿过花丛沙沙作响,令人沉醉。

    希尔曼望着花丛,突然对身边的初问道。

    “初,你说我做的事,是对的还是错的呢?”

    初沉默了良久,没有回答对或者错,只是缓缓说道。

    “我觉得陛下没有错。”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绝对对的事情,也没有绝对错的事情,就像是这个世界的善恶一样。

    黑与白的界线从来就不是那么明显,或许只有孩子,才会去分辨什么善恶对错吧。

    “呵。”希尔曼轻声笑了一下,有些释然,也有一些落寞,她笑着看向初。

    “我也觉得我没有错。”

    她是王,所以她要走在所有人的前面,带领人们走向一个新的世界。

    即使在这条路上,有的人会指责她,有的人会怨恨她,有的人会背弃她,她也不可以改变道路。

    因为她坚信着,前面会是一个更好的世界。

    长椅上,晚风微凉,月光凉薄。

    希尔曼微微的侧过了身子,靠在了初的肩膀上。

    初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但是希尔曼开口说道。

    “不要动,就这样让我靠一会儿,这是命令。”

    初只好僵硬地坐在原地,她并不是很习惯与人这样接触。

    希尔曼轻合着眼睛,似乎是在感受着这难得的宁静。

    她一直坚信着她坚信着的东西,可是即使如此,她偶尔也会有感到迷惘的时候,也会有无有助力之时,她不可能总是那个无畏无惧的王。

    但是她从不会把这些情感在人前流露出来,因为在人们眼前,她不能露出迷茫和担忧,她必须坚定的指出方向。

    不过初是个例外,她不介意初看到自己的疲惫的样子,毕竟初不是人不是吗。

    许久之后,希尔曼睁开了眼睛,淡金色的长垂在初黑色的铠甲上,铠甲冰冷。

    “初,你知道吗?我的父亲一生只送给过我两件礼物。”

    她微笑着,低垂下眼眸,轻声说道。

    “一件是王座,一件是你。”

    一阵浅浅的风吹过。

    初愣了愣,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来看向半空中的月光。

    它应该是一个怪物才对。

    礼物······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看待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