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十五章:王城盛宴,骑士的笑
    希尔曼走后,初一个人站在大厅中,她面对着那面镜子,静静地看了自己很久。

    就连希尔曼处理公务的时候,她都没有站在一边,那个午后,没人知道她做了什么。

    ······

    三天后,莱因哈特的王城盛宴正式开始。

    美酒堆蹙在街道上的每一个角落里,酒桶几乎把街道堆满,房屋之间相连着金红色的缎带,城堡上的旗帜飞舞在风中。在有些刺眼的阳光里,城镇被装扮成了最美的模样。

    人们都从房屋之中走了出来,聚集在街道上,这是女王的宴会,女王这场盛宴赐予了王城中的每一个人。

    王宫的乐队,乡间的吟游诗人,旅行的乐团都聚集在城镇的广场和道路边,演奏吟唱着悠扬的诗歌,歌颂着王国的乐章,讲述着胜利的故事。

    孩子们追逐打闹,恋人们亲密的挽着手,男人们靠在街边的酒桶旁喝酒,女人们围在一起伴着乐声唱歌,老人们伫着拐杖看着朝气的人们和城镇带着慈祥的微笑。

    在王城最大的中心广场中,一座座洁白色的大理石喷泉喷出水花,石板铺成的路面宽阔平整,精美的雕像屹立在两旁环绕着这个望不到边际的广场。

    数不胜数的可口食物摆设在一起,这些都是免费的,可以随意的拿取,提供给任何人。几个淘气的孩子早在宴会开始之前就已经开始偷吃了起来,而站在旁边的士兵也只当做没有看到。

    这个广场将是宴会的中心,王宫贵族们聚集在这里,他们与平民们一起享受这场宴会,没有任何人会有意见,全城的盛宴是莱因哈特的传统,就连女王都会亲临,他们又有什么不可呢?

    一些和蔼的女士和小姐会将糖果送给平民的孩子,爵士们也会给街边的乞丐一两枚银币。

    莱茵哈特人喜欢宴会,喜欢到几乎任何一个国家的人都不能明白他们为何会如此喜欢,在宴会中每一个莱因哈特人都会尽情享受。

    虽然只有一天,但是在这一天里,不会有苦难,不会有隔阂,也不会有冲突。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每一个人都值得尊敬。享受宴会,会是每一个人的权利。

    广场的中间,是一片高于广场的圆形平台。

    平台有数米高,连接着台阶,这个高台是莱茵哈特建国的第一年就建立的。

    那一年举办了第一场王城盛宴,国王在高台上宣布了国家的成立,也在高台上与所有的国民一起共享盛典。

    而今天也会是这样,听说女王会在这个高台上和战争的英雄一起为所有人献舞,作为盛典的开场。

    所有人都很期待,这是他们的女王登基以来的第一次献舞,同时他们也期待见到那位被大6称为漆黑骑士的王国骑士大人,跳起舞来会是什么样子。

    伴随着的是宴会中也有了一些有趣的话题,往年的国王为国民献舞时大多数都是与他们的王后一起的,于是就有人猜想,这一次会不会也是如此。

    英雄与国王的故事总是那么让人喜闻乐见。

    可能是那个满嘴奶油的孩子偷吃了第三个蛋糕,也可能是一个喷泉边的诗人唱到了诗歌最优美的篇章。

    广场上,王宫乐队开始奏乐,其他的声音开始一点一点的散去。

    先是一段庄重的奏鸣乐,然后是一段轻快的渐进曲。

    街道中、餐桌边、酒桶旁、广场旁房屋的窗户里,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广场中央的平台上。

    城镇中的居民开始向着广场的这边聚集了过来,有的人还在吃着东西,有的人还握着酒杯,有的人倚靠在阳台的窗边,有的人背着肩膀上的孩子。

    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认真地看向平台,等待着盛宴的开始,等待着他们的王的到来。

    终于,在万众瞩目之中,头戴王冠,身穿着鲜红色长裙的希尔曼踩着台阶下走上了平台。

    她的手挽着一个人的手臂,那是一个身穿着黑色礼服的人,可惜隔得有些远,大多数人都看不清楚她的样子,但是人们知道那就是传闻中的漆黑骑士。

    王国的两大骑士之一,王国中许多孩子和青年们新的偶像。和大6上的传言不同,莱因哈特人将这位黑骑士看作英雄。

    ······

    “这是黑骑士在王国的第一次露面,也是最后一次,很多人这只能看见她的身影,而一部分幸运的人则是看清了一些她的样貌,传说她是一位英武俊美的女骑士。以至于在未来的很多故事中,这都成为了黑骑士的固定形象。

    ——选自后纪5年《黑骑士异闻录》”

    ······

    随着王宫乐队的乐声进入了新的篇章,女王握着骑士的手,向着众人鞠躬,献上了舞蹈。

    站在平台上,初有一些紧张,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紧张,在使徒荒原她面对过无数想要杀死她的人,她几乎从未紧张过。

    但是现在,面对着无数对她抱有期待的人的时候,她反而紧张了起来。

    忽然,她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握紧,转过头来,现希尔曼正对着她微笑着。

    希尔曼和初站在一起,她握着初没有温度的手掌,没有说话,主动环住了初的腰,在乐声中踩动了舞步。

    初静静地跟上,她有着远常人的观察力和身体协调性,所以舞蹈对于她来说并不是难事,她精确而又熟练的跟着希尔曼的动作。

    两人看起来就像是配合多年的舞伴,默契到每一个动作都像是重合在一起。

    如果要问莱因哈特的居民,那一天他们看到的舞蹈是什么样的话,他们会告诉你,是完美的。

    王宫乐队的演奏是完美的,女王和骑士的舞蹈是完美的,一切都是完美的。那是莱因哈特最美好的一天,值得被史册记录的一天。

    在舞蹈的最后,乐声渐渐停止。

    平台下的人都看得入迷,平台上,女王和骑士相对站着。

    希尔曼带着微笑看向初,然后她的神情微微一愣。

    她的面前,初从来没有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幅度很小,但是初确实笑了。笑得很平静,也笑得很美。

    “陛下,我做的对吗?”初问道。

    她不知道自己笑得是否准确,但是希尔曼对她说过,舞蹈的最后应该给予对方一个微笑,她会完成召唤者的每一个要求。

    希尔曼看得有些出神。

    知道吗,初很适合微笑,轻舒的眉头,配合她那双黑色的眼睛。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希尔曼都不曾想过会有人笑起来那么恰到好处。

    就是恰到好处,点到即止,一点也不多一点也不少,就像是那种巧合中遇到的难遇的美景,恰好遇见,恰好驻足欣赏。

    多么奇怪,最应该微笑的人,却几乎从不微笑。

    希尔曼伸出了手,轻轻地放在了初的脸颊上,轻笑着给出了回答。

    “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