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二十九章:有关于一只黑色飞鸟的梦
    初将昏过去了的女孩从火中抱出,因为她的身体同人类不同,所以火焰不能对她造成任何伤害。用比较直白的方式说,那就是包裹在她身上的罪恶是不可燃的垃圾。

    走出了燃烧着的房子,初没有走远,只是抱着女孩,在房子的一边,找了一片空地坐下。

    她的行动需要召唤者的命令,没有命令她也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只是等着女孩醒来。

    说起来,女孩晕过去之前的眼神,让初有些熟悉,她在很多人身上都见过那样黯淡无光的眼睛。

    昏迷的女孩紧闭着眼睛,嘴唇白,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可能是因为恐惧,也可能是因为寒冷。

    初将自己身上的黑袍披在了女孩的身上,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熊熊燃烧的火焰,散出灼热刺目的光,映射着倒塌的残骸,映射着火边的人影。初抱着女孩静静地坐在一旁,目视着火焰将一切燃烧殆尽。

    等到女孩在初的怀里皱着眉头,出了一声呢喃,她醒了过来。

    而此时已经是深夜。

    她感觉到有人抱着自己,但她没有去看那个人,而是回过头看向那间木屋,木屋只剩下了焦黑一片,燃烧着房屋的火焰也已经快要熄灭。

    女孩的眼中最后的神采也渐渐失去,初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她。

    一滴眼泪从女孩的眼角滑落,她终于忍不住,转过身趴在了初的怀里,大声地哭了起来。

    她哭的很痛苦,足以让听到她哭声的人都备受煎熬。

    但是初没有任何反应,她只是低着头,任由女孩的眼泪沾湿了自己身上的罪恶。

    很久之后,女孩的哭声才平息了下来,她的双眼红肿,让初帮忙埋葬了她的父母,也就是院子里那两具已经烧得焦黑的尸体。

    然后,她让初带她离开这里。

    要去哪?她没有说,初也没有问。

    女孩的脚在火中扭伤了,不能走路,初就背着她,向着外面走去。

    穿过小路,两人路过了一片田野,田中的作物还没有成熟,夜里能听到蛙鸣声,几只萤火虫在田里飞舞着,带着荧光。

    路上,女孩趴在初的背上,小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初。”初回答。

    “我叫樱子。”女孩无神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目光黯淡,她又问道:“你从哪里来?”

    “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初看着前面的路,山脚下路两旁的孤立着的几棵树影摇曳。

    “你会帮我报仇吗?”樱子的手微微握紧,又松了开来。

    “我会。”初的回答简短,但是语气坚定,她一定会完成召唤者的任务。

    “那之后呢,你会杀死我吗?”樱子在召唤初的时候就已经签订了契约,虽然她还是个孩子,但她隐约能够感觉到什么。

    初帮助她复仇,她就要付出代价。这份代价按照契约所说,就是所谓的罪恶。她以为,初要取走罪恶,就要杀死自己。

    但是即使如此,她依旧选择签订了契约。

    “不会。”初给了樱子一个意料之外的回答:“我只会带走我需要带走的东西。”

    其他的,她一件都不会带走,也带不走。

    樱子不再说话,也许是睡着了,也许是她不想再说了。

    夜里的路再没有声音,初背着樱子,走过漫长的路。

    那天晚上,樱子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山川和河流都很安静,她坐在一只黑色的飞鸟的背上,飞鸟带着她飞过高空,穿过流云,掠过银色的星河。

    她趴在飞鸟的羽毛间,羽毛很柔软,也很温暖,轻触着她的脸颊。

    最后,她们飞到了一棵樱花树下,樱花盛开的正好,粉红色的花瓣漫天飞舞。飞鸟留给了她一片羽毛,然后扇动翅膀离开,飞向了她不知道的远方。

    ······

    初带着樱子走了很久,她们需要找到了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但是这附近都没有人烟。

    应该是第三天,天空的颜色阴沉,阴云低压。

    空气有一些潮湿,初带着樱子找到了一个小镇,说是小镇但实际上这里更像是一个稍微大了一点的村庄。

    这里的居民并不多,房屋也有一些简陋,大多都是低矮的平房。木质结构的房屋在这样潮湿的雨天很容易霉和漏水。

    就像是这个天气一样,路上的居民也是愁眉苦脸的。

    初和樱子走到这个村子前的时候,天空中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雨水很快打湿了初和樱子的头和肩头。

    樱子有些虚弱,这几天她一直都只是吃路边的野果充饥,现在的她又冷又饿。

    初看着这个村子,她认为可以在这里找一个地方住下,这里靠近人群,方便交换物品。至于住的地方,可以自己搭建一个房子,或者是找一个天然的住所。在生存这一方面,她倒是有一些经验。

    不过先,她们应该找一个地方避雨。

    村中大多都是居民的房屋,少有能够避雨的地方,最终,初带着樱子来到了一间寺庙的门前。

    寺庙的大门紧闭,门上写着清心寺的字样。

    虽然不好进去,但是寺庙门前的房檐很大,倒是正好可以遮蔽雨水。

    两人坐在寺庙门前的角落里,看着外面的雨,看着雨水沿着屋檐的瓦片滑落,听着雨滴落在石板上滴答作响。

    樱子抱着双手,靠坐在初的身边,初是她现在唯一的依靠。

    突然,寺庙的门打开,里面走出了一个老和尚,他穿着一件灰色僧衣,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手里拿着一根竹木扫帚。

    他看到初和樱子的时候有些意外,看起来他也没想到这间冷清的寺庙会有客人突然到访。

    初看到老和尚没有出声,只是将目光停留在他的身上,眼里带着一些戒备。

    樱子也抬起了眼睛,没有说话。

    三人之间的第一次见面,就是这样的沉默着。

    直到门边,老和尚祥和地一笑,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说道。

    “你们是来避雨的吧,春天的时候这样的雨总是特别的多。”

    他并没有赶初和樱子离开,也没有请她们进去,只是说道。

    “你们可以等雨停了再走。”

    说完,重新关上了门。

    门外又只剩下了雨的声音,樱子缩在角落里。

    除了那天问及初的名字,她很少主动说话。有时候,一天里一句话也不会说。

    过了一会儿,大门又被打开了,还是那个老和尚,他这次拿着一个饭盒,饭盒里放着一只饭团。

    “这是午间留下的,虽然不多,但是我想你们应该饿了,简单地吃一点吧。”

    他将饭盒放在了初和樱子的身边,转身走回了寺庙里。

    饭团看起来是刚刚热过得,上面还飘散着淡淡的雾气和饭香,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只有普通的米饭。

    但是对于已经饿了很多天的樱子来说,这已经完全足够了。

    樱子的肚子咕噜地叫了一声,她拿起饭团,张开嘴巴就要咬下,却又突然停住。

    捧着饭团,她扭过头来看向身边的初。

    雨声细密,初安静地守在她的身边。

    雨水在房檐下的水洼中溅起水花。

    半响,樱子低下头,将手中的饭团分了一半,递到了初的面前。

    “给你。”

    她很饿,但是她还是选择分一半给初。

    初有些不解,在她的理解里樱子这时候应该是已经很饿了,不应该会把食物分给在自己才对。

    她见过饥饿的人为了争夺一口食物相互厮杀的场景,所以樱子的行为,让她很疑惑。

    事实上,除了争夺之外,人也是会分享的,只是大多数的人没有学会而已。

    看着面前的饭团,初接了过来,因为这是召唤者给她的,她不会拒绝。

    小小地咬了一口,很淡的味道,有些几乎吃不出来的甜味。

    她记得上一位召唤者希尔曼也曾经给过她食物,这个饭团和希尔曼给她的食物在味道上差了很多。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吃的时候却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樱子狼吞虎咽地开始吃起了自己的一半,大口大口地吞咽着,咀嚼着温暖的米饭,她流着眼泪。

    她想起了母亲做的饭,想起了喜欢笑着看着她吃饭的母亲。

    眼泪混杂着米饭被她吃进了嘴里。

    很多年以后,樱子回想起那个雨天,依旧能够想起那个饭团的温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