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四十章:人生来就是一场修行
    佛堂上,老和尚拿着那封信件,坐在软塌上看着。

    外面的鸟鸣声阵阵,佛堂里,焚香的烟缕缓缓飘散。

    信件很短,只有一页纸,几句话。但也很长,长到让老和尚足以回顾自己的一生。从年少妄为,到中年迷惘,再到如今。所以老和尚看了很久,他的眼中带着追忆,追忆着信上的字迹中,他的一生。

    “五十九年前,杀人劫财,入世为孽。”

    五十九年前,那真的是一个很遥远的记忆,那时的他还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记得没错的话,那时正值饥荒,他的父母都已经饿死在了路上。他就一个人走,走了很远很远,走到他几乎没有力气,终于,他在路上遇到了第一个人。

    他祈求那人给自己一点吃的,那个人看他衣衫褴褛、模样落魄没有同意,甚至看他是一个小孩,以打骂他为乐。

    老和尚已经记不清当是那个人打了自己多少下了,他只记得,当时,那个人骂了一句,说他是没爹妈的狗娘养的杂种,这句话让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大的怨恨。

    所以他拔出了那人腰间的柴刀,砍断了那人的喉咙。砍了一刀,一刀,又一刀。

    他有爹妈,就是因为他的父母把最后的一口吃的给了他,他才能够活下来。

    砍了几刀呢,没去数,只知道那人的脖子被他彻底砍断。

    他拿了那人身上所有的钱财和行粮,跑入了人世。

    但也是从那时起,他不再相信什么人世。

    入世为孽,这话说的没错,他入了人世,却成了妖孽。

    “四十五年前,自称横鬼,祸乱四方,搅动世事。”

    横鬼,那是他杀了第三个人之后,自己给自己取的名字。

    那时,他见过了寡妇为了养活孩子只能去做皮肉的生意,那地方笙歌燕舞,却都是妖魔鬼怪。

    他见过了杀人鬼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人命似乎还没那几块铜板值钱。

    他见过了商贩沿街贩卖女人和小孩,似乎和卖猪肉没有什么区别。

    他见过了乞人被打骂致死无人去管,他见过了草民被贵族的马车碾死还要赔钱。

    他见过了太多太多。

    他想,既然这世上的人都是一副妖魔的模样,他为什么不行。所以,他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做横鬼,他不要命,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想杀人的时候,他就杀人。想沉溺于皮肉的时候,他就会去那烟花柳巷。

    那时的他以为这便是人该有的模样,更凶狠乖戾者更能在这个人世间享受极乐。

    “四十年前,杀人如麻,当永坠修罗。”

    他自称横鬼的五年中,确实杀人如麻,特别是当他现自己似乎比一般的人都要厉害一些时候。遇见纠缠他的,杀,遇见挡了他路的,杀,遇见让他不快的,杀。只要让他的心中产生了一点杀念的人,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拔出自己腰间的刀。

    当永坠修罗,说的大概就是他这样的人。他确实应该永坠修罗,永坠那阿鼻地狱忍受无尽的烈狱之苦。

    但是信纸上,没有再说之后的事情。

    那些让他从鬼变成人的事情。

    三十八年前,他因为杀了太多的人,仇家遍地,终于被四处通缉。无数的人都想要杀死他,他们组成了一支围剿的队伍,想要把他千刀万剐。

    他逃了出来,杀出了重围,最后逃进了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那个小山村就叫做山居村,那是一个雨夜,他浑身是血的倒在了这小村子唯一一间寺庙的门前。

    地上很冷,他趴在地上,血混杂着雨水浸泡着他的脸颊,他以为自己会死在这里,死在一间寺庙的门前。

    但是,这个时候门被打开了,是寺庙的住持走了出来。

    老住持将他这只横鬼扶进了寺庙,没有问他的来历,没有问他的身世,甚至没有问他的姓名。给了他吃的,给了他干燥的衣服,并且养好了他的伤。

    他对老住持说,他会报恩的。

    于是,老住持问了他第一句话。

    你为什么会伤成这样。

    他回答,他杀了很多人,惹得仇家上门,才会变成这样,等他回去,他会杀了所有的仇家。

    老住持看了他很久,对他摇了摇头,伸出手指在他的额头上敲了一下。

    “痴念,你当放下,放下屠刀。”

    从那以后,老住持经常在他养伤的时候,给他念诵佛经,讲述佛理,说人世皆苦,当放下。

    终于,他受不了了老住持的聒噪,他决定杀了他。

    不是说人世皆苦吗,那他就让老住持早登极乐,这便算是他的报恩了。

    他拔出刀,砍向老住持,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老住持一只手握住了他的刀。

    鲜血从住持的手掌中流出,住持叹了口气,把他打晕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绑在了一根柱子上,老住持坐在他的面前。

    他苦笑了一下,自认倒霉,他对老主持说,你杀了我吧。

    可老住持没有杀他,只是让他饿着,给他念诵佛经。

    整整三天三夜,老住持和他都滴米未进。

    他以为老住持是想要折磨死自己,不过他从来不怕什么折磨,他默默地等着,一声不吭,等着自己被饿死。

    在第三天的夜里,他感觉自己饿的快要昏过去了。

    这时老住持站起了身,走到了他的面前。

    是要了结了我吗,他想。

    可是,老和尚没有做什么,只是露出了一个虚弱的微笑,伸出了一根手指,在他的额头上敲了一下。

    “痴儿,这次,该放下了吧。”

    说罢,将一个饭团放进了他的嘴巴里。

    他愣住了,因为十二岁那年,在他不再相信人世的那一年。他的母亲,就是微笑着,将最后的一个饭团塞进了他的嘴巴里。

    母亲是他见过的,最后的人。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在这个人世上见过一个人。

    直到老住持给了他那个饭团,他不出一点声音,就像是本能一样的吞咽着米饭,红着眼睛,流下眼泪。

    他被困在柱子上,明白了,原来这是一个人世。

    入世为孽,成为横鬼,永坠阿鼻之后,他却又看见了人世的模样,那种人本该有的善念的模样。

    “沙。”

    佛堂上老和尚收起信纸,他的面前,焚香燃尽,香灰落下。

    他不知道寄信的人是不是他的仇家,或者说是他的哪一个仇家。

    但是他明白,寄信的人是来杀他的。也许这就是佛说的因果报应吧。

    老和尚抬起头来,对着没有佛像的佛堂,微微一笑。

    “便当做,是一场修行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