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四十七章:有关于弱的可以的定义
    领头人侧过自己的脖子呆了一下,随后,他的表情变得更加凶狠了起来,但是他却笑着,向前走了两步,对着那两个女人说道。

    “我说啊,你们是不是没有搞清楚状况啊,我们现在是在抢劫,你这个时候来问路,是想一起被抢吗?”

    不过,现在这两个女人想要走也来不及了。

    他已经决定了,连着她们一起抢,虽然有点看不清样子,但是看起来应该都是不错的美人,可以带回去好好玩玩。

    “啊。”那个女子似乎这才反应了过来什么,向着四周看了看,恍然大悟地说道。

    “原来你们是在抢劫啊。”

    领头人的脸上泛出黑线,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慢反应的人。

    “那么。”女子的手放在了腰间,这时,山匪们才注意到了她的身后,半垂着一把剑,一把破破烂烂的剑。

    “抢劫的话,可以请你们离开这里吗?”

    女子的声音冷清了一起来,一瞬间,像是在所有的人心头吹过了一阵寒风。

    山匪的领头人咬了咬牙,他还以为是个傻子,结果原来是个管闲事的。

    不过,两个人而已,能够做什么?

    他随意地用手里的刀指了指那两个女人,对着自己的手下说道。

    “抓起来。”

    伞下,女子轻轻地推出了剑刃。

    一个山匪第一时间握着刀砍向了她。

    女子俯下身,向前走了一步,与冲上来的山匪擦身而过。

    一旁的人只看到她手中的刀抽了出来,然后又收了回去。

    但冲过了她身边的山匪却停了下来,表情定格在脸上,半响,他手里的刀滑落在地上,出了一声轻响。

    这时,山匪出了痛苦的叫声,他捂着自己的手倒在了地上,他的手腕淌着血,一道伤口深可见骨。

    山匪们一愣,很显然都没有料到这样的局面,那个女子似乎是一个很强的剑客。

    “愣着干嘛,上啊!”领头人最快反应了过来,高喝了一声。

    这个声音让山匪没有再犹豫,一起冲向了那个女子。

    小村的街道上出现了这样的一幕,穿着一身樱色的女子握着一柄生锈的长刀,被一群恶鬼一般的人团团围住。

    但是她似乎很轻松,像是闲庭信步一样,一刀又一刀地斩断了这些人的手腕。

    樱子很擅长剑术,因为这些剑术她已经练了不知道多少遍,这些山匪随意挥砍的剑,在她的眼里漏洞百出。

    领头人没有加入战斗,他脸色难看的站在人群的外面。

    这个女人很强,这是他能够感觉到的。

    甚至,如果长时间这样下去,很可能他们二十几个人都不会是她的对手。

    得想一个办法,领头人自认为还有一些谋略,否则他也不可能当上这个领头人。

    他的眼睛四处打量着,这时,他看到了另一个站在人群外的人,那个替女子撑伞的人。

    那也是一个少女,腰间也带着剑,不过她没有加入战斗,很显然,她一定不会很强。

    就是她了,能把她抓住的话,就能够威胁那个女人投降的吧。

    山匪的领头人笑了一下,握紧了手中的刀。

    ······

    不同于山居村,初和樱子一路走来,在外面看到的大多数都是乱象。

    食不果腹的流民,居无定所的孤寡,还有四处作乱的乱众。

    相比之下,山居村就像是一片净土,而外面,则尽显着人间的苦恶。

    就像是此时,路过的村庄都正在被劫掠一样。

    初看着被山匪围住的樱子,并不准备出手,她很清楚这些人不会是樱子的对手,反而这对于樱子来说会是一个很好的锻炼。

    所以她只是站在一旁看着。

    这时,她突然感觉到了有人在看着她,顺着视线看去,她见到了一个人正向着她这边杀过来,手里的刀刃高举。

    直到那个人冲到自己的面前,初都静静地站着没有动。

    果然,果然这个人弱的可以。

    山匪的领头人咧嘴笑着,看着自己身前一动不动的人,瞳孔缩紧,把刀刃举过了头顶。

    已经被吓傻了吧。

    他想着,但是我不会放过你哦,我会把你的手臂斩断,然后逼你的剑客大人投降,不要怪我啊,要怪就怪你什么都做不到吧。

    领头人的刀刃落下。

    初的手摸到了自己腰间的剑。

    “刺啦!”

    一声血肉被撕开的声音。

    一道快得几乎快得看不见的剑刃一闪而过,鲜血溅在地上的时候,剑刃已经收回了鞘中。

    刚刚,那是什么啊······

    山匪的领头人呆呆地想到,他的身子断成了两段,一段飞上了半空,一段摔在了地上。

    “砰!”等到他的上半身摔下的时候,他依旧茫然地睁着自己的眼睛。

    我死了吗?

    他能够感觉得到自己失去了对于身体的控制。

    原来我死了啊。

    他却现自己并不惊慌,反而很平静,一种释然的平静。

    原来死就是这样一种感觉吗,也不算是差。

    他横过眼睛,最后看了一眼这个人间。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啊。

    剩下的山匪看到自己死去的头领,终于也没有了再交战下去的勇气。他们一哄而散,头也不敢回,逃出了村子,逃进了山林里。

    小村子重新归于安静,但村民们依旧不敢出来。

    他们躲在门里,就像是这样就可以躲过这个世间的恶鬼一样。

    只有那个孩子还站在外面,他站着,出神地看着樱子和初。

    突然,他笑了一下,采下了门前的那朵白花,跑到了两人的身边。

    “姐姐,谢谢你们。”

    他为什么而道谢,可能关于刚才生的事,他并不是什么都不懂。

    “嗯。”樱子收起刀,接过了孩子手里的白花,摸了摸孩子的头。

    “没关系,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孩子天真的说道。

    “郡沪,是往那一个方向走吗?”樱子指着一个方向问道。

    “是。”孩子点了点头,没有一点犹豫。

    “好,谢谢了。”樱子说着,拿着那朵白花,带着初走出了村子。

    这个村子并不欢迎她这样的人,她也明白这一点。

    她们走的时候,只有那一个孩子站在村口,对着她们挥手道别。

    村外,樱子把玩着白花,看着花瓣,她问初。

    “初,你的任务真的是要带走所有的罪恶吗?”

    “嗯。”初坚定地点了点头。

    樱子低下头,将鼻尖凑到白花上闻了闻,花朵散着淡淡的清香。

    她抿嘴笑着,转过头来将白花,戴在了初的头上。

    “你还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

    因为这个世上的很多罪恶,根本就不值得被带走。

    初愣愣地摸了摸头上的白花。

    浅白色的花朵,在使者的间,轻轻地随风摇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