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四十九章:好吃你就多吃点
    到达郡沪的第一天,樱子没有去找地藏,在落下枫叶里,她像是与初做了告别,但又像是什么也没有说。

    入夜的时分,两人要去找一个地方住下,可是走下桥的时候,一个人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那是一个武士,嗯,和两人一路上看到的那些“武士”不同,这个武士可能更像是一个真正的武士。

    身上的衣着朴素工整,神情一丝不苟,腰间挎着刀。两只手垂在身边,看似放松,手掌却紧绷着,可以相信的是,如果面前的人露出敌意,他能在一瞬间拔刀。

    这个武士拦在樱子和初的面前,看到两人的时候,他微微鞠躬,沉声说道。

    “我家主人邀请两位去家中做客,他说希望能在今晚招待两位,一尽地主之谊。”

    此时的樱子情绪已经平静了下来,她看着武士皱起了眉头。

    “你家主人是谁?”

    樱子不认识这个人,自然也不可能认识他所谓的主人家。

    武士似乎早就料到了樱子会这么问,直起了身子说道。

    “我家主人说,他可以提供地藏的消息。”

    夜里的桥上,樱子的眼睛注视着武士,而武士安静的等待着回答。

    片刻之后,樱子说道。

    “带路吧。”

    武士点了点头,向后退了一步,让开了道路,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请随我来。”

    ······

    邀请樱子和初的主人家住在一间静谧的楼阁中,这座楼阁分成三层,灯火通明,将楼外的院落照耀得如同白日。

    院落里一如郡沪的风景,种满了枫树,枫树环绕之间有一条石板铺成的小路,小路的尽头是一汪小泉,泉中游弋着几条锦鲤。

    红枫、窄路、古阁、凉泉,可以说这是一座极风雅的楼阁。

    樱子和初到达时,主人家并没有出现,先是由侍者招待了她们。

    侍人们将她们带进了二楼的中央的正间里,推开房间向外的门,能够正好看到整院的枫树和郡沪的夜景。

    将点心和茶水送上之后,侍人们恭敬的退下。

    主人家的招待可以说很周到,眼前的风景静美,点心和茶水的味道也很好,可是樱子却无心观赏和品尝。

    她来这里,为的是地藏的消息。

    初倒是吃得很欢,那不大的点心,她正好一口一个。

    可能是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也可能更久,终于,房间外传来了脚步声,房门被缓缓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

    那是一个衣着华贵的男人。

    他的面容白净俊美,脸上带着亲和友善的微笑,幅度不大,刚好能让人感觉得到他的那种善意,又不会觉得唐突。

    作为男性,他留着一头少见的长,却不阴柔,绑着一个简单的髻柔顺地垂在身后,没有太多的装饰,看起来雍容端庄。

    身上穿着一身整洁的华服,淡金色的绸缎上绣着精美的纹路,通常金色都会让人觉得艳俗,不过在他的身上,倒是正好衬托出了那份贵气。

    他慢步走到了两人的面前,正坐了下来,微笑着说道。

    “事出突然,邀两位姑娘至此,招待不周还请见谅。至于称呼,两位叫我韶人就好了。”

    那声音温和恬淡,以至于听着他说话的人也会不自觉的静下心来。

    他说他的名字叫做韶人,这是一个古怪的名字,想来也不会是真正的名字,但是樱子也不会追究什么。

    樱子握着茶杯,对着这个突然邀请她们来此的男人说道。

    “你说你有地藏的消息?”

    很显然,她不准备闲聊。

    韶人并没有因为樱子的冷淡而不满,依旧微笑着回答道。

    “是的,或者应该说,我是替地藏向两位传达消息的。”

    樱子的眉头微蹙,握着茶杯的手一紧。

    “你什么意思?”

    韶人注意到了樱子的神色,他能够理解理解樱子的心情,所以没有见怪,柔声解释道。

    “我是地藏的朋友,几天前,他找到我,说如果在郡沪见到两位,就把这个给你们。”

    说着,他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个信封,递到了樱子的面前,然后像是释然地说道。

    “这封信我没有看过,现在完好的交给了你们,也算是完成了他的嘱咐了。”

    樱子接过信,犹豫了一下,拆了开来。

    里面只有一张信纸,纸上也只有一段简短的留言:

    十月二十日午时,郡沪外的山枫坡等,地藏留。

    十月二十日,应该就是两天后。

    而郡沪外山枫坡的意思应该就是要樱子到那里去。

    樱子拿着信,一时间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

    最后,她只是将信慢慢的叠好,重新放回了信封里,收进了自己怀中。

    “你知道,我们是去杀他的吗?”

    樱子坐着,对身前的韶人说道。

    韶人依旧微笑着,回答道。

    “我知道。”

    “那你,不准备阻拦我们吗?”樱子问道。

    这一次,韶人脸上的笑容淡去了一些。

    他低下眼睛,眼神中带着一些没落,但也只有没落而已,他似乎早就已经猜到了这样的一个结果。

    “不会,因为这也许是地藏最好的收场了。”

    他说道。

    地藏杀人,而且杀太多的人,有这样一个结果,理所当然。

    死在一个人的刀下,总比乱刃加身要好不是吗?

    樱子放下了手里的茶杯,杯中的茶叶沉浮着。

    “我还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

    韶人抬起头来,带着那份温和儒雅。

    樱子顿了顿,似乎在想着要怎么问出这个问题,半响,她出声问道。

    “地藏为什么而杀人?”

    ···

    “为他自己心中所谓的公正吧。”

    韶人叹笑着说道,地藏的偏执他也从不明白。

    房间里沉默了下来。

    不过还有一点咔嚓咔嚓的声音,是初在吃盘子里的点心。

    韶人看向初,目光停留了一下。

    怎么说呢,他还从未见过这么不看气氛的人。

    他出神地看了一会儿,眼里带着笑意,问道。

    “点心好吃吗?”

    初的嘴巴终于停了一下,带着一副平淡的表情,点了一下头。

    “嗯。”

    “呵呵。”

    韶人轻笑了一声,似乎很高兴,又拿起了一块点心递给初。

    “那就多吃一些,我是这座点心楼的主事,姑娘若是喜欢,下次路过的时候可以再来我这,我再做给你吃。”

    “好。”初擦了擦嘴角的点心渣,接过了韶人手里新的点心放进了嘴里。

    “咔嚓咔嚓······”

    韶人笑的开心,樱子则是无奈地瞥了一眼自己身边的人。

    有的时候她真的会想,是不是几块点心就能够把初拐走了。

    不过,房间里的气氛倒是轻松了一些。

    如果这不是一条复仇的路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