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五十一章:以使者的名义
    “那么。”

    一片枫叶从两人之间落下,映过两人的刀刃。

    地藏低垂着的眼睛抬起,瞳孔收紧,穿过斗笠的缺口,那只眼睛里只留下了樱子的倒影。

    “我来了。”

    “踏!”地藏一步踏出,地上的落叶卷起,伴随着剑客踏过的轨迹滞留在半空上。

    而地藏的刀掠过了枫叶,刺向了樱子,带着一往无前的锐意。

    枫叶、枫树、乱石、山丘的倒影在那刀刃上一闪而过。

    那把刀似乎在铮鸣,似乎要把一切阻挡它的事物斩断。

    只是这一剑,樱子就几乎没有招架的余地。

    地藏是一个剑客,他与剑为伴无数年,他的心中只有剑,和那份近乎成为了痴念的偏执。

    樱子不会是他的对手,因为樱子的心中有太多太多的东西。

    “当!”

    让人意外的,这一剑被樱子艰难地挡了下来。

    但是到底是樱子挡住了这一剑,还是地藏故意将这一剑刺在了樱子的剑上。

    没人知道,就连樱子也不知道,她与地藏差了太多。

    樱子咬着牙,向后撤开,手里的锈刀却在同一时间转过了攻势,斩向了地藏的肩膀。

    地藏随意地将手中的刀一挽拨开了樱子的刀。

    他至始至终都看着樱子的眼睛,这让樱子也不得不看向他的眼睛。

    那双沉静的,别无他物的眼睛。

    “第二剑,接好了。”

    这一次,地藏的剑举过了头顶,他就像是一座平地而起的山峰,带着穿过云霄的巍峨气魄,俯视着世人。

    这一剑带着无穷无尽的压力,让樱子有一种弃剑而逃的冲动。

    但是她却停住了退后的脚步。

    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毁掉了她的一切,她会挡住这一剑,也会杀死他。

    樱子的眼神凶戾了起来,手中的锈刀猛然抬起,她就像是一只妖怪,在山岳之前抵抗着。

    “兹!”

    两把刀交触在一起,摩擦出了刺眼的火花。

    这一次两人同时退开。

    风声一紧,漫天的红枫被吹得四下一散。

    两人又同时向着对方冲去。

    在很短的时间里,两人交手了数十次。

    每一次地藏给樱子的压力都会增强一分,但是他没有一次伤到樱子。

    直到就连樱子都现,地藏每一次的攻击都故意是砍在她的刀上的。

    “当!”

    又是一声刀刃相触的声音,樱子向后退了数步。

    “你是在愚弄我吗?”

    她喘息着问道,眼睛里带着难以掩盖的戾气,握着的锈刀也仿佛愈加的斑驳。

    地藏站在原地没有动,他只是依旧举着刀,摆着进攻的架势,问道。

    “你做好觉悟了吗。”

    樱子抬起刀,没有说话,此时她的眼里,只有杀死地藏。

    “我问你做好觉悟了吗!!”

    地藏大吼道,他怒目圆睁,瞳孔里像是烧灼着火焰,带着骇人的威势。

    樱子愣住了,在怒吼的地藏面前。

    什么觉悟,她不明白。

    地藏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会用他的剑回答。

    那是拿起刀的觉悟。

    那是杀人与被杀的觉悟。

    那是面对比妖怪还要奸恶的人的觉悟。

    那是只身一人,直面此世无尽丑恶的觉悟。

    他收拢起自己的刀,弯下身来,手掌虚放在刀柄上。

    在红枫里,他望向对面的樱子。

    他早已做好觉悟。

    而他明白,樱子没有。

    “咔。”

    地藏的手握住了刀柄,然后在一瞬间,将刀刃抽了出来。

    雪亮的刀刃上,像是在一瞬间划过了这人世的模样。

    在枫叶的凄美下,地藏抽刀砍向樱子。

    樱子还在愣神,直到地藏的刀砍到了她的面前,她才仓促的刺出了一剑。

    “噗呲!”

    一剑之后。

    地藏的刀停在了樱子的面前,而樱子的刀刺穿了地藏的胸膛。

    在最后的一刻,地藏停下了自己手里的刀。

    血流过樱子的锈刀,殷红色的血迹在铁锈之间浸没,然后滴落在地上。

    “咳。”

    地藏干哑地咳嗽了一声,嘴角溢出血迹,他头上的破斗笠倾斜着,掉在了地上,露出了他的面容,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中年人。

    没有去管穿过胸膛的剑,地藏抬起头来,看向樱子。

    他断断续续地沉声问道。

    “你,做好觉悟了吗。如果没有,以后,就不要再用刀了。”

    樱子呆呆地看着地藏,松开了手里的刀柄。

    失去了借力的地藏缓缓倒下,倒在了地上的红枫里。

    他用他最后的一剑,告诉了樱子这份觉悟。

    也用他的最后一剑,劝樱子放下了刀。

    “为什么。”樱子问道,她不明白。

    地藏的眼睛横过,用仅剩的一点力气看向樱子,他干笑了一下,笑得比哭还难看。

    “你没有业障,我杀不了你。”

    樱子没有杀过人,她没有业障,从一开始地藏就不可能杀她,而这场复仇,也注定是以樱子杀死地藏而告终。

    地藏自己知道,韶人也知道,只有樱子不知道。

    “哈······”

    地藏沉沉的喘了一口气,他能感觉到自己快死了。

    “喵。”一旁的野猫窜到了地藏的身边,用自己的胡须蹭着他的脸颊。

    地藏的瞳孔渐渐涣散,他的嘴唇微微地动了一下。

    “浮生一世,总有偿还之时。”

    就像是四年前的那场火中一样,他说着这句话。

    也不知道,是对樱子说的,还是对他自己说的。

    这个秋天的枫树分外火红,像是浸染了血的颜色。

    樱子静默地跪坐在地上,而初,一直站在一旁。

    不知道过了多久,樱子失神地对着身后的初,再一次问出了那个问题。

    “初,到底什么是罪恶呢?”

    这一次,初不再只是沉默,她思考着答案。

    到底什么是罪恶呢,希尔曼为了更好的世界动战争是罪恶吗?

    樱子为了复仇而杀死地藏,是罪恶吗?

    甚至说,地藏为了自己心中的原则而杀人,是完全的罪恶吗?

    似乎都是。

    那背负着这些罪恶的他们都是恶人吗,似乎又都不是。

    初找不到答案,她抬起头来,看向这山坡上从樱子身上溢散开来的罪恶。

    那罪恶在半空中肆虐着,像是在尖声戾笑。

    嘲笑着她,嘲笑着这个世间。

    她能够感觉得到樱子的痛苦。

    把这个带走的话,樱子就会好一些了吧?

    初想到。

    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为樱子做她唯一能做的事。

    对着那遮蔽着天空的罪恶,初伸出了手。

    如果,罪恶终将存在。

    如果,必须有人为之付出代价。

    那么,让我将你的罪恶背负吧。

    以使者的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