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五十七章:寂静之中的回声
    B3o68的机体磨损的不轻,有一些零件也损坏了。但是所幸初物理拆解了那个混乱机器人,它身上的许多零件都可以给B3o68使用,不过这也需要一点修理的时间。

    两人离开的时候,也顺便带走了混乱机器人那已经残破不堪的机体,不过看着它那折断的胸板,残缺的四肢还有已经被拆掉了一半的脑袋,B3o68还是心有余悸。

    显然它以为“弱不禁风”的少女,要比它想象中的凶残那么一些,也可能,也不止一些。

    这时。

    被提在B3o68手里的混乱机器人的手指颤动了一下,它似乎还没有完全死去。

    它剩下的那一只眼睛闪动了一下,只是这一次,闪动的是淡绿色的光芒。

    “滴滴···滴···滴滴滴······”

    (寻找···为···了人类······)

    留下了这样一段音频,那只眼睛永远的黯淡了下去。

    B3o68听懂了这段最后的音频说的是什么,它提着混乱机器人的残骸,黯然地低了下头。

    或许它更应该庆幸吧,至少它的同伴,在最后一刻没有带着混乱离去。

    至少,这一刻,它不再是唯一记得这条指令的机器人。

    人类已经放弃地球了,可是,他们的造物还没有。

    因为它们不够聪明,因为它们是只遵循指令的笨拙的机器人。

    夜晚的行星之上很冷。

    就像是从宇宙里吹来的风,从这荒废的星球上吹过,刺骨的寒冷让这星球没有半点生机。

    B3o68坐在一个乱石堆上,它正将从混乱机器人身上拆下来的零件组装到自己的身上。

    初抱着腿,坐在它的一旁,看着远处,看着这个世界。

    初的身体是由恶构造的,所以黑暗遮蔽不了她的眼睛,她能够凝望的很远。可即使如此,她在这颗星球上看到的依旧只有荒凉和废土。

    这是一个悲惨的世界,和使徒荒原一样,深陷在绝望之中,深陷在寂静里。

    你想象过这种感觉吗,当你身处于一个广域的世界,世界的颜色让你觉得单一厌倦,于是你出声音,希望能得到回应。可绝不会有任何回应,你只能听到你自己声音的回响。

    这种感觉是会将人逼向崩溃的边缘。

    可事实上,应该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这样的世界,在他们自己的心中,也许是一片荒原,又也许是一个巨大的房间。

    在他们孤独的时分,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绝望的呐喊,希望外面的人可以听到,但是没有人能够听得到。他们等待着,却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逐渐传入寂静。

    于是,每一个人都是在崩溃和理智之间挣扎着,在这个孤独悲惨的世界里挣扎着,背负着孤独的罪恶。

    初和B3o68都是如此。

    只不过,初选择了麻木,而B3o68依旧在期待着。

    “兹,兹,兹。”

    B3o68又拧紧了一颗螺丝,固定住了它腿上的夹板。

    它侧过头来看向初。

    初正安静无声地坐在一边,脸上没有表情,身体也没有任何动作。

    这时的B3o68心中出现了一个荒谬的想法。

    它觉得,初比它更像是一个机器人。

    遵守指令行事,在没有指令的时候,就一动不动地坐着,这不就是和机器人一模一样吗?

    乱石堆上,B3o68抓了抓自己的手指,它不希望初是这样子的。

    然而它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不过突然,它像是有了什么想法。

    它抬起手打开了自己胸前的胸板,在里面翻找着起来。

    B3o68的胸板下是一个小小的储物空间,里面除了会留有一些它留给自己替换用的零件之外,还会留有一些它在废墟中找到的有趣的东西。

    比如,它曾经找到过一盒完整的磁带。

    它是有磁带读取功能的,不过这个功能一般都用于读取信息和文件,在人类离开之后它的这个功能就没有怎么再被使用过,直到它找到这盒磁带的那一天。

    B3o68从自己胸口的储物盒里找到了那盒磁带,取了出来,拿在手上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像是生怕损坏了一些。

    这盒磁带它只听过几次,因为害怕弄坏了所以一直都舍不得听。

    它伸出手,满怀期待的轻拍了拍初的肩膀,它相信初会喜欢的。

    初以为B3o68有什么要求,回过头来,却现B3o68正拿着一个小盒子一样的东西在她面前展示着。

    “这是,什么?”初问道。

    “滴滴。”

    B3o68卖关子似的举起了一根手指,示意初等一下。然后它将磁带盒放在了自己胸口的读取器上。

    磁带盒慢慢地被收入了进去,转动了起来。

    “滋,滋——”

    在一段电流音之后。

    “当。”

    随着第一个声音响起,一曲空灵的音乐开始播放。

    像是如镜的水面被惊动,这寂静的夜晚悄然泛起了涟漪。

    像是被触动了心脏,初呆了一下,看着B3o68胸口上转动着的磁带。

    那是一曲轻音乐,没有人声,只有轻柔如水的乐声沁入这夜色里,在废墟中的乱石堆上回荡着。

    B3o68也听得入迷。

    这应该是这颗星球上最后的乐声,如同是寂静之中的回声,它孤独的奏鸣。

    但是B3o68想要初看到的并不只是这些,它抬起手来,指向天空。

    初顺着它的手指指着的方向看去。

    于是,使者看到了一条银河。

    漆黑的夜色里,璀璨的星云毫无遮蔽地闪耀着,占据了夜空,占据了她的视线,让人分不清楚哪一边是天空哪一边是地面。

    注视着那里,就好像是会掉进那深邃无边的夜色中一样,就好像是会坠入那条星河里,沉入其中似的。

    也许难以用言语形容那样的景象。

    当天空之下,你孤独的伫立。

    当星河无尽,星光照耀你的身影。

    当你注视着繁星,似乎是宇宙将你拥入怀里。

    这个时候,你已然看不见任何东西,因为,你已经看到了一切。

    这就是B3o68想要让初看到的东西,它最宝贵的宝物。

    这是它睁开眼睛时,第一眼看到的景象,此时,它将之与初分享。

    寒冷孤独的行星上,最后的寂静之声吟唱着。

    初仰着头,摇望着星空。

    而B3o68却看着初,看着她那漆黑的眼中倒映出星河。

    它们都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眼中的那片星辰璀璨,即使是在这个悲惨的世界里。

    你,为这个悲惨的世界心动过吗?

    如果你问我,我会真诚的告诉你。

    是的,我曾经毫无保留的心动过,而如今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