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五十八章:与世界相拥
    浅浅的风吹拂在脸上,将清晨的凉意透入人心,初睁开了她的双眼,那双寂静的眼睛。她并没有睡着,昨晚她也并没有休息。

    她似乎依旧沉浸在那夜晚满天的星河里,沉浸在那种与世界相拥的感觉中。

    那种毫无保留的包容,包容着她的一切,包括她身上罪恶。

    这个世界无私地将她拥入怀里,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

    也许世界对待每一个人都这样,似乎它从未关心过你,但是它永远包容着你,愿意接纳你的所有。无论你好坏优劣,你都在被容纳着,从未被驱逐过。

    你身处于宇宙中便是身处于它的怀抱中。

    在你自以为孤独哭泣之时,它怀抱着你;在你自以为孤立无援之时,它怀抱着你;在你痛苦时分,在你喜悦时分,在你茫然时分,在你寂寞时分,它都在那,从未离你而去。因为,你从未离这个宇宙而去。

    孕育着生命的最伟大的母亲,始终在那。

    又也许,这便是对孤独者最大的慰藉,他们从未真正的孤独过。

    他们紧握着双手,手里便什么都没有,但是当他们松开手的时候,便是握住了一切。

    可能B3o68就是坚信着这一点,所以才始终期待着吧。

    初转过头看向B3o68,它还在休眠,每个夜晚它都会休眠以节省能源,而到了白天的时候它就会打开能源板接收阳光。

    初慢慢地靠近了B3o68,将自己的脸凑到了它的面庞前。

    她打量着这个老旧落寞孤独的机器人,初感觉的到,它们是相似的,又完全不同。

    她在孤独的时候,选择了麻木,不看、不听、不问、不想,她放逐了自己。

    而B3o68却始终向着这个世界,展开着怀抱,即使时光将它风蚀,即使它从未得到回应。

    知道吗,此时的初有一个想法,这一次,她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被救赎者。

    她在醒来,在一次又一次的任务中她逐渐察觉到这件事。

    在希尔曼教会她笑得时候;在荣光赐予她信仰的时候;在春来的燕子向她报恩的时候;在樱子趴在她背上的时候;在女孩对她说我们是家人的时候;在B3o68,为她指向星空的时候。

    她感觉到了,她正在一点一点的醒来,重新看向这个世界。

    看到了什么?

    她还不知道,她的眼前还是一片模糊,但是她知道的是,她在睁开眼睛,总有一天,她会重新看清这个世界。

    那时的她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她开始有了期待。

    初伸出了一只手,缓慢而柔和的搭在了B3o68的脸庞上。

    “滴滴。”

    B3o68淡绿色的眼睛明暗闪烁了一下,它醒了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近在咫尺的初。

    “滴滴!”

    它像是又受到了惊吓,手脚并用地向后退去,然后“砰”的一声撞在了乱石堆上。

    零碎的小石块掉落下来,当啷当啷地砸在它的头上,将它的身子掩埋了小半。

    而B3o68两眼迷糊地坐在那,脑袋噗噗作响地,向外冒着蒸汽。

    它是一个胆小且害羞的机器人,这点不可否认。

    “呵呵。”

    初看着B3o68的样子,掩着嘴巴轻声笑了起来。

    看到初笑了,B3o68呆呆地望着,它以为初喜欢看它喷蒸汽的样子,抓了抓脑袋,握着手像是憋红了脸,又卖力地喷了两股蒸汽。

    初的笑声不是那么沙哑,虽然有些低沉,却也很好听,笑声传远,像是乱石和废墟都在侧耳聆听。

    晨间的笑闹结束之后,初站了起来,她向B3o68问道。

    “我们今天去哪?”

    B3o68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石子,坐起身,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抬起手指着一个方向。

    “滴滴滴。”

    它今天要去那里检测环境,它还从未去过那里,说不定可以在那里找到良好的生存环境。

    今天的它,依旧满怀期待。

    期待着人类从星空归来,期待着能够让初看到地球曾经的美好。

    所以它一如既往,从未放弃,也不知放弃的继续寻找。

    ······

    从前有一个年轻人去找神父。

    他落魄不堪地来到神父面前,向神父责问。

    “神爱世人,为什么祂从未拯救于我?”

    神父回答说。

    “神爱世人,不在于无微不至,而在于祂从未苛责。”

    即使世人皆自私自利,祂亦从未苛责,并赐下空气、光明、土壤、净水,为人的诞生而祝福。

    (此处的神,以指代这个包容着我们的世界,它真的从未苛责,因为我们根本承担不起它的苛责。在这浩瀚的宇宙星辰里,一次苛责便足以将人毁灭。)

    ······

    午后下了一场小雨,清冷的雨水冲洗着大地,废墟的颜色更加深沉昏暗,但是在云层之间,阳光仍旧依稀,从未退去。

    B3o68和初坐在一个墙角下避雨,听着细密的雨声,它们望着外面阴沉的天空。

    风吹得雨点飘摇,有不少落进了墙角下,淋在两人的身上。

    B3o68默默地举起双手,遮在初的头顶,他巨大的手掌就像是张开的雨伞,将雨点挡在外面。

    初仰起头来,她看着B3o68浅绿色的眼睛,轻轻向后,靠在了它的身上。

    不知何时开始,她也已经能够安静坦然地享受这种平淡的时光了。

    “谢谢。”

    初对着B368说道。

    “滴滴。”

    B3o68的电子音频被淹没在雨声里。

    灰暗的废墟中,街道上满是裂缝,雨里,一株小草生长在裂缝之间。

    它被雨水敲打着,一次一次地弯腰,又一次一次地立起,它随风摇曳着,紧立着根蔓。

    它的淡绿色被雨水洗刷得更加鲜明,它的叶片被风吹鼓的更加舒展。

    它是这片废墟之中唯一不同的颜色,在雨里,在晦暗中,它仿佛缓缓地晕染了开来,晕开了这个冷清昏沉,彷徨着的雨天。

    而灰色的星球,似乎也展露了微笑。

    即使你曾经孤独,即使你一无所有,即使你早已身心疲惫,伤痕累累。

    明天,请依旧满怀期待吧,不要放弃寻找,请相信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属于你的那个世界在等着你。

    它正张着双手,微笑着,等待着,将你拥入怀抱。

    (于此,新的一年,请允许我向你们献上我最美好的祝福,为这个并不一定那么美好却叫人深爱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