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养了个地球 > 第二章 没有球看我们要死了
    薛旺还没有回答,就有弹幕说道,“不要问,问就是拼夕夕。”

    “大家看一下简介,确实是在拼夕夕。至于具体的店铺,我找一下……”

    已经习惯了被弹幕抢话的薛旺往前走了两步,伸出了手……

    “啊啊啊!不要啊!老薛要抓住我了!”

    “死亡之手!啊!”

    戏精弹幕和沙雕弹幕交相呼应。

    观众们体现了复读机一般的人类本质,把这两句话复制、粘贴、送,一气呵成刷满屏幕,直播间内充满了欢乐的气息。

    已经习惯了这群观众的薛旺,没有过多互动。

    他把手机从支架上取下来,把直播模式从摄像头录制,切换到了录屏,打开【拼夕夕】,翻到购买记录,点击详情,“就是这……”

    就在他想要说“就是这家”的时候,却现……

    【网络错误,请返回上一页。】

    他退回上一页,再次点击。

    【网络错误,请返回上一页。】

    他下拉通知栏,IFI信号满格,切到直播端串流正常无掉帧。

    网络没有问题啊!

    就在他想要不要断掉IFI,用移动网络再试第三次的时候,观众弹幕了,“老薛,不用再试了,网络没问题,是这家网店注销了。”

    “老薛,别再试了,拼夕夕上哪有靠谱的店!”

    ……

    薛旺并没有完全听观众的话,如果完全听弹幕的话,还要他直播干嘛?

    他又尝试了几次,可惜的是……

    失败!

    失败!

    失败!

    【网络错误,请返回上一页。】

    薛旺只能返回上一页,停在“我的订单”页说道,“这家店好像有问题,暂时进不去,大家看一下详情页,有兴趣的话,可以记录一下,说不定过几天就又开了。”

    “算了,算了,我就算是死,从这里跳下去,我都不会在拼夕夕上买一样东西!”

    弹幕说道。

    “是!我这辈子也不可能在拼夕夕上买一件东西!”

    “呵呵,真香警告!”

    “香李梁,老子才不是王境泽!”

    “不要拱火了,再拱火禁言了。老薛,我们看看刚才开出来的地球吧。”房管言道。

    薛旺将直播切换到后置摄像头,走到了漂浮在空中的球前,缓慢的移动了起来。

    这姑且称之为小地球的球,尽管从上到下,从左到右,都是火红的熔融状态。但是附近的薛旺和几乎只保持在最短焦距的手机,却感觉不到半分热量。

    “这是个假球吧。”薛旺在心中想道。

    但是与此同时,他眼前屏幕上的弹幕则疯狂的刷起了“老薛牛逼(??д?)b!”

    因为,摄像头像是轰炸机低空掠过地面一样,将极其震撼的画面摄入了手机的内存里。

    内存里的数字信号,在晶体管里驰骋,冲破IFI天线,化为高电平与低电平的复杂指令汇入到路由器内。

    再由路由器遨游进入光纤的高世界里,最终抵达观众们的收看设备,在那里解码,展现出极度震撼的画面。

    白色!

    金黄色!

    橙色!

    亮的鲜红!

    暗的火红!

    五彩斑斓的红色,充满了屏幕。

    这些颜色各异的红色物质,在喷涌、在流动。

    直播间里绝大多数的观众,对于星球的了解,仅仅只限于小学时候的科学通识课。

    他们不了解什么颜色对应什么温度,不了解什么颜色代表着什么成分。

    不了解他们看到的,到底是熔岩流,还是岩浆,亦或是岩浆洋。

    但是,就单单是这不可言明,不明觉厉的熔融。就让他们想到了宇宙,想到了太阳,感受到了自身的渺小,感受到了宇宙的宏伟之力。

    敬畏之心,让直播间里的所有弹幕都消失了,连刷“牛逼!”的弹幕都消失了。

    所有的人,都在静静地品味着心底里的震撼。

    就连薛旺自己,都有点迷失了。

    突然,“嘭!”的一声。

    房间的门粗暴的开了。

    “老薛,你还直播呢?吃散伙饭了!”姓江名大桥的家伙大声的嚷嚷道。

    江大桥这名字的灵感,据说来自于“蓝京市长江大桥”。

    江大桥的老爹坐火车路过“蓝京市长江大桥”时,望着大桥的名字,断句有点问题,觉得“蓝京市长–江大桥”很是威风。

    回了家,就给老婆肚子里的孩子,取了个“大桥”的名字。

    这本身就是个笑话了。

    但好在江大桥生出来是个男生,要是像班里的“王大庆”一样是位女同学,别人看来虽然更搞笑,但本人怕不是早就尴尬死了。

    沉迷在球状物里的薛旺,没有听到门被踹开的声音和江大桥的大嗓门。

    “老薛!老薛!干嘛呢?还直播呢?屋里咋这么乱,收拾收拾,去吃散伙饭了!”

    江大桥大大咧咧的从薛旺身后拍了一下。

    沉浸在球形世界里的薛旺,浑身一激灵,寒毛都竖起来了。

    “啊?市长回来了?散伙饭?好!我这就下播。”

    薛旺回过头挤出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市长这个人心宽体壮,你被他吓了一跳,他本人可能都没意识到。

    你和他说,让他注意,他嘴上答应的欢快,但下一次保证还能吓你一跳。

    相处四年,全寝室乃至全班,都学会了用笑容面对市长。

    “好,等你。”江大桥坐在了下铺的床上,刚坐下就觉得屁股底下不舒服,伸手一扯现扯出来一本书。

    “谁乱放书?”他宛若雷鸣一样的嘀咕道。

    薛旺直播间里的观众,对薛旺别的室友不熟悉,对江大桥可熟悉疯了。

    “诶?我听到了市长的声音了?市长回来了?”

    “市长走开,我要继续看球!”

    “对!我们要继续看球!”

    ……

    薛旺从来都尽量权衡满足观众们的要求,但是这场散伙饭早就已经定好了时间。

    是他这边的直播时间有些长了,不可能他一个人直播,让所有人都等他,也不可能自己悄悄直播,不去吃散伙饭。

    薛旺切到前置摄像头,将自己在心中默念了好多遍的台词说了出来,“很高兴能和大家相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支持我的直播,我真的很开心,希望大家的生活能一直愉快,直播结束了,拜拜。”

    薛旺点了断流按钮,“嗖!”直播间就关了。

    “光下播?薛旺你还是不是人?”

    “老薛,快回来!没有球看我们要死了!”

    “老薛,你回来我就打赏你个飞机!”

    ……

    “等等,老薛刚才说的是‘拜拜’,不是‘再见’,”

    “啰嗦了好几句,还要去吃散伙饭,”

    “老薛不会毕业了,以后都不直播了吧?”

    弹幕限制字数,有位敏锐、睿智如福尔摩斯的观众,分了好几条才说完他想说的话。

    “啊?不直播了?”

    “老薛!老薛快回来!”

    “没有开箱!不!没有球看我们要死了!”

    “老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