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养了个地球 > 第二十章 老薛!你终于又播球了!
    “你!”李云指着薛旺,脸色都变红了。

    这红色与红润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单纯的被气红了。

    他颤抖着的手,摇摆的幅度有些大,整个人都像是海草一样,仿佛随时都要中风一样。

    如果,这不是直播。

    如果,这仅仅只是在马路上。

    李云教授的这样一套肢体语言,会让人觉得他是“弱势群体”,继而抨击欺凌弱势群体的“强势个体”。

    然而,这是在直播,不仅有千千万万双眼睛目睹这一切。

    与此同时,不光爱土豆官方有直播视频的录制备份,广大网友那里也说不好有多少录制了多少份。

    这些备份,不会像是街边摄像头的拷贝一样突然消失。

    因此,刚刚李云的一切言语,他那副以势压人的嘴脸,都印在了观众的脑海和硬盘的磁道里。

    观众们都不是孤立与社会的人,他们也有工作,也有生活。也会面对各种各样的人。

    而在他们的生活里,多多少少都会有像是李云这样的人。

    李云这样的人,往往不是把持着中坚的位置,就是掌握着一定的话语权。

    他们可能并不会一句话,决定一个人未来的命运走向。

    但是,他们却会用他们手里那可能并不多的权力,或者是话语权,以扣帽子的形式,将一个人活活逼到绝境。

    薛旺静静的欣赏着李云教授的一系列表演,没有出声。

    主持人羽瑶,倒是没有让直播间冷场,适时地问道,“李云教授,您没事吧。”

    “主持人,我没事。我只是讨厌薛旺同学这样充满了地域歧视的言论。如果他道歉的话,我可以原谅他,毕竟我是个长辈。”

    李云教授,一脸余气未消地说道。

    弹幕这时候,已经炸开了花。

    “你们听听这是人话么?”

    “我这辈子最讨厌两种人!一种是种族歧视的人,一种就是黑人!”

    “大砍省来贺电!”

    “不是老人变坏了,是坏人变老了。”

    “薛旺真是素质低下,怎么能这样欺负老人!”

    “薛旺就是个人渣!”

    “薛旺……”

    弹幕花开两朵,一种感同身受的嘲讽李云,一种则强烈谴责薛旺。

    “任务:最懂球的人!(行星级);

    【李云教授的行为,让五十八万九千九百九十三个人观众感同身受强烈谴责!】

    当前进度:91/1oo。”

    薛旺的脑海里,浮现出提示的字符。

    看到这一连串的提示,薛旺都快惊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这与行星专业知识,没有任何关联的对话,却能够一下提高了五十八分。

    要知道,他刚刚耗费心血回答6志鹏十个问题,一共才涨了三十二分。平均一个问题,连十一分都没有到。

    难道,系统仅仅只是计算被说服的人数?

    还是说……让别人认为你懂的情绪,比你真的懂要更重要?

    到底是哪个,可能还需要尝试一番。

    不过……

    五十八万九千多人,马上就到五十九万了,系统居然只计算了五十八分,系统还真是严格。

    负责控场的羽瑶,没有在李云教授这个问题上过度纠结。

    虽然在中国,并不存在太多政治正确的问题。

    但是作为大众媒体,却不能因为名义上没有,就放低自己的标准。

    事实上,任何一个正规的大众媒体,都拥有比国家尺度更严格的敏感度把控。

    毕竟,大众媒体也要恰(吃)饭。

    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政策突然收紧。

    在政策钢丝上跳舞的企业,去世的也不是一家两家了。

    “李云教授暂时情绪有些波动,我们先让他休息一下。我们先问一下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汪红旗先生,对于薛旺和《宇宙最强:从尘埃云到星球》视频短片的看法吧。”羽瑶先对着摄影机说完,随后望向了汪红旗问道,“汪研究员您怎么看?”

    汪红旗用一种知识分子特有的腼腆表情笑了笑,他说道,“我想要问的几点,都囊括在刚刚6志鹏同学问出的十个问题里了。薛旺同学也回答的很完善。我想,我就不像复读机一样再问一遍了。

    我建议,先问问李立春教授,他是做天体物理学行星科学方向的,他与我们搞天文的,视角应该不太相同,相信李立春教授,一定有许多问题想要问。”

    “人类的本质是什么?”

    “人类的本质是什么?”

    “……”

    当汪红旗吐出“复读机”三个字读音的时候,弹幕就又开始了狂欢。

    李立春教授有些意外的看了身旁地汪红旗一眼,这样在数百万人面前露面的机会就这样放弃了?

    虽然这几百万人,基本上都是一些普通人。

    但是,申请科研经费的各个维度中,有一项就是项目申请人或者是项目本身,是否拥有社会影响力。

    社会影响力是个比较“虚”的词汇,不太像是说人话的词汇。

    但是,如果用人话来解释,社会影响力就是有多少人知道你,认识你。

    李立春教授与李云教授不太相同,他追求的依旧是科研,但是他也不能免俗,为了更多的科研经费,因此来到了这个6志鹏,参与这次直播,想要增加自己的社会影响力。

    同样意外的还有羽瑶。

    羽瑶虽然看上去仅仅只是一个主持人。

    但是,为了做好主持工作,她对于整个节目的筹备工作,也进行了很多参与。

    她知道汪红旗教授,是请来了几个科班嘉宾里最认真的存在了。

    但是,这样的存在,在直播的时,竟然放弃了展现自己台下苦功的成果。

    这让她有些理解不了。

    虽然耳机里不时的传来导演的怒骂声。

    但是羽瑶依旧尽量维持着节奏已经乱了的直播节奏,努力的继续控场。

    她问道,“李立春教授怎么看呢?”

    李立春教授较为消受地身材正襟危坐,稀疏毛的脑袋微微侧向薛旺的方向,但是目光却聚焦在主持人身上,“行星科学,相较于理论,更讲究实证。与另外三位天文研究者不同,其实我研究的更多的是脚下的大地。

    因此,行星科学,或者说地球科学,更讲究的是实证。

    所以,主持人我想问薛旺的同学的是,薛旺同学你有亲自进行过勘探,佐证你计算出的数据么?

    如果,不能将可以证明的地方证明,那哪怕用算计算出来的结果,也很可能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让您失望了,我并没有进行过实地勘研,但是我有这样一个行星星球,不知道您有兴趣看么?”

    薛旺说完,6志鹏内包括主持人羽瑶在内的四个人一头雾水。

    但是,后台的工作人员,导播、导演都已经处在一种震撼中的状态。

    弹幕里,却飘扬着一句话,“老薛!你终于又播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