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格兰自然科学院 > 第二十章 解剖青蛙
    一上午时间,不知不觉过去。

    见雷洛对于自己讲述的知识,似乎都已经有所见解,沙陀罗欣慰神色。

    想当初导师和自己讲解这些的时候,对自己仿佛就是天方夜谭,完全不知所以,把导师气得要死。

    小师弟如此聪颖,以后说不定能够有所成就。

    “师弟,学习进化奥义的基础,在于收集自然标本,就像学习自然规律的基础是数学基石一样。一位研究进化奥义的学者,他所剖析和收藏的标本数量以及精品程度,决定了他的知识储量,而在学者的领域,知识就是力量!”

    冰火鸟皮手札笔记上,雷洛正在记录自己的启蒙心得。

    一上午时间的基础启蒙学习,受益匪浅,彻底开启了雷洛渴望学习自然科学知识的大门,以及彻底消去了对伟大光明造物主自内心敬畏,现在沙陀罗似乎要教授自己一些更实用的东西了。

    “师哥,那我们要外出去采集标本吗?”

    雷洛期待问道。

    沙陀罗摇头。

    “收集高等自然标本,需要学者长期外出,一般都是同级学者结伴,或者加入佣兵团外出任务期间偶遇,这倒不急,你需要先从基础课程学起,等到掌握了属于自己的零级学术,有了一定自保能力后,再尝试外出采集标本不迟。”

    零级学术。

    雷洛想到了奥恩的火球术,据他所说,根本无法真正威胁到那些佣兵

    “师弟你和我一样,都是平民出身,没有接受过基础启蒙教育,那么我们就从最最基础的识字开始吧!文字作为人类知识的传承载体,伴随着人类展历史,分为一万六千七百多个基础象形文字……”

    想到了曾经的某些经历,沙陀罗遗憾之色。

    “你要好好学习,当初我跟着导师学习文字的时候,就是因为太过愚钝,学了就忘,才被导师一直训斥。”

    沙陀罗理所当然认为,雷洛没有文字学习基础,便打算从学写识字开始教导,这也是学院会为每个拿着贡献徽章求学的学员,安排启蒙导师的原因所在。

    如此的话,等雷洛学完识字写字,至少也是数月余时间过去了。

    识字?

    雷洛缓缓道:“师兄,我在小镇教堂已经学习过识字了!”

    “啊?”

    沙陀罗停下手中鹅毛笔,惊讶道:“师弟你已经学过识字了?那就好办多了,导师真是白担心一场呢!。”

    说完,沙陀罗转过身,从书架上取来两本书,分别是《矮人语基础培训》、《精灵语基础培训》。

    “师弟,你既然在教会接触过启蒙知识,那想来关于精灵语和矮人语,也应该有所涉及吧?”

    教会自然是没有扫盲课程,从教会神学院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在以不断培养传教士作为唯一目标,矮人语和精灵语几乎是必修课程,这一点沙陀罗自是有所了解。

    雷洛犹豫道:“牧师虽然教了些,但还没有过实际应用过。”

    精灵语和矮人语,雷洛虽然有了一定的学习基础,但从来的路上和克烈琳娜交流不难看出,这实在是谈不上什么掌握。

    “没关系!你先把语法书收起来,以后慢慢给你校正!师弟,既然你已经有了一定基础,下面我们的课程也就简单多了,等你学会剖析自然标本和能量磁场后,就能让导师给你安排班级课程,和其他学员们一起学习了!”

    “好!”

    雷洛憧憬欣喜之色。

    若真是一个普通平民启蒙学习,书写识字、异族语言、剖析标本、接触能量磁场,一连串学习下来,没有几个月时间恐怕还真难以入门,更别说掌握了。

    想当初,雷洛可是在教会学习了四年时间,由此可见平民与贵族之间的巨大认知鸿沟。

    在雷洛注视中,沙陀罗拿出一个箱子。

    呱呱呱。

    箱子里面竟是许多活蹦乱跳的青蛙,呱呱乱叫着,沙陀罗从里面抓起一只递给雷洛后,自己也拿出了一只,重新盖好箱子。

    这个季节,竟有这般多青蛙,应该是师哥特殊培育的标本。

    雷洛紧紧抓着青蛙,黏糊糊青蛙在手中不停挣扎着,似乎随时可能脱手而出,雷洛不得不用两只手死死抓住,以防它逃跑。

    “自然标本,总体分为微生物、动物、植物、矿物、化石五大类,对于动物标本,我们一般会用解剖的方式,全面认识它们的肌理运作方式,然后制成可以长久保存的生物标本,为我们提供源源不断的智慧灵感,今天我们就从这只青蛙开始学习吧。”

    一边说着,沙陀罗一边打开工具箱,熟练的从中取出一根细针,在雷洛面前展示着。

    这种工具箱,在沙陀罗赠予雷洛的空间盒子中,也有一个,里面是各种各样的解剖刀、管钳、镊子、刺针等等。

    “这是刺骨针,我们用它插入青蛙的中枢神经,破坏它的痛觉感知,让它安静下来,方便我们的解剖,观察学习它们的生理奥秘,这种方法适用于所有动物标本。”

    专注的眼神,随着沙陀罗的刺骨针轻轻插入青蛙身体,原本不断挣扎的青蛙,顿时停止了活动,却仍有呼吸,“呱呱”叫着。

    “师弟,你也试试!”

    雷洛接过沙陀罗递来的刺骨针,比对着刚刚沙陀罗的手法,也朝着自己右手的青蛙轻轻刺入。

    然而手中青蛙却挣扎得更厉害了,“呱”的一声,脱手而出。

    “师弟,你没有找对中枢神经位置,不要急,抓住它慢慢来。”

    雷洛汗颜,开始满房间抓青蛙。

    沙陀罗看着小师弟手忙脚乱样子,不禁笑道:“师弟,你知道吗,古学者们在第一次剖析某种动物标本时候,都会先吃一口,用最原始的方式去研究,你要不要试试?”

    “还是算了吧!”

    过了好一会儿,雷洛终于抓住了青蛙。

    只见刚刚被雷洛刺骨针刺入的青蛙皮肤上,冒出了一些血渍,而沙陀罗那只已经停止挣扎的青蛙,则完全没有血渍。

    沙陀罗靠过来,指着青蛙背部一处,耐心道:“在这里,靠左一点,你再试试。”

    雷洛按照沙陀罗所指,插入刺骨针。

    手中不断挣扎的青蛙豁然停下,雷洛脸上露出惊喜笑容,松了口气,轻轻将青蛙放在解剖盘上。

    沙陀罗一边戴上橡胶手套,一边专注神色道:“很多学者在最开始学习解剖生物标本时候,都会有些负面情绪,或是负罪感,或是亢奋、晕血等等,我们要端正自己的实验态度,理性对待标本的生死,研究过程的杀戮只是我们为了探究真理知识的必要过程而已,在非必要时候,要避免无故的杀戮。”

    在沙陀罗自语般的低沉喃喃中,精致解剖刀从青蛙白色肚皮上缓缓滑过,没有任何阻碍。

    仿佛切开的并非青蛙皮肤,而是一块松软油脂奶酪解。

    剖盘上的青蛙,已经没有任何痛觉,伤口处流淌出鲜红血液。

    随着沙陀罗用镊子剥开切口,青蛙腹内鲜活内脏便呈现在了两人面前,心脏仍在“咕咚”、“咕咚”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