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格兰自然科学院 > 第三十六章 安丽雅(下)
    圆桌会议仍在继续。

    咚咚咚咚。

    指尖不经意敲击桌面的声音,暴露这位最为年迈学者内心的纷乱。

    这般多年来,面对女学者坚持不懈的努力,以及诸多研究成果,就连他的内心,也逐渐开始动摇了。

    “安东尼奥曾说过,信仰的展在于不断坚信自我,知识的展则是在不断怀疑自我,即使是伟大的先驱,也承认自己只是人类探索真理道路上,一个阶段性里程碑而已,曾经的真理定律在未来,也许只是野蛮人现了夏天的火焰。”

    野蛮人现了夏天的火焰,是西兰公国流传的一个故事。

    相传在荒野不毛之地,一个野蛮人偶然现,夏天雷暴雨天气到来时,灌木中会在暴雨来临前燃起火焰,连续多年如此,这个野蛮人便以为自己现了一条伟大真理。

    即:夏天灌木会燃起火焰,于是这个野蛮人便被其他野蛮人奉为部落先知。

    直到有一年。

    这一年的夏天,雷暴没有引燃灌木,面对真理定律被未知的自然力量颠覆,野蛮人对未知的恐惧,彷徨不安,先知则将一切归于神的惩罚,必须要献祭祭品,才能得到神的原谅。

    野蛮人将牛羊祭品献给灌木,并没有得到神的回应。

    于是先知要求提供更珍贵的祭品,野蛮人为了得到神的回应,开始用活人献祭……

    这个故事,相传源自于西兰公国的高斯阿道夫,具体已经无从考证。

    故事中,那个现夏天火焰的野蛮人,便是暗喻高斯阿道夫自己,真理道路上的孤独探索者,也有自己的恐惧迷茫,不知所措。

    老者抬起头,在女学者和古博之间不停扫视着。

    最终,老者的目光,落在古博身上。

    “学院之所以选择由你担任这届启蒙学员教导主任,院长的意思,恐怕也是希望你能够用成绩证明自己的观点,这些年来,安丽雅的努力和成绩,我们都看在眼中,是时候让我们正视这个伟大的全新学术命题了,你说呢?”

    安丽雅,便是表异化通灵学术女导师!

    古博沉默,前所未有莫大压力,压在了他的肩膀上。

    老者注释古博许久,低沉继续道:“这件事,不仅关乎学院,对于自然规律和进化奥义学术影响极大,由不得我们不慎重行事。这样吧,三年以后,就以古博这一届新生的毕业考核成绩,作为异化通灵学术讨论方向,十几年都过来了,三年我们等得起!”

    “也好。”

    另一个未言的学者复议后,也不想这次会议又是在无意义争论中草草结束,便道:“这次会议,我们还是先讨论一下,该如何面对教会的压力吧!”

    顿了顿,这人接着道:“我看教会虽然声称要驾临一位红衣大教主,搜查皇家科学实验室,但真正的目标,恐怕只是想让委员会妥协,孤立巴尔达公国而已。”

    古博和安丽雅因为先前的争执,不愿再接下来会议中言。

    学院权力机构对于学术问题虽然有所矛盾,带对于外部势力,仍是保持着基本的团结,没有太大理念出入。

    硫岩熄灭了手中烟杆,喃喃道:“也不知道这是老教皇的意思,还是即将登机的新任教皇意志,反正我们几个老家伙算是竭尽所能,完成了任务,把那几个仲裁者应付掉了,后面的事,就交给委员会和院长吧。”

    各国王室,都有各自的皇家院士委员会,虽然不是学院权力机构,却因千丝万缕关系,拥有足够影响力,类似于学院的名誉院长。

    如果说学院院长掌握着学院内部资源的分配权利,那么皇家院士委员会,则会通过影响公国政+治,为学院争取到更多的资源投入。

    砸吧。

    硫岩重新点燃烟锅,继续道:“只希望委员会尽量做好权衡,一方面决不能彻底放弃巴尔达公国,否则他的今天,很可能就是我们的明天,另一方面皇家科学院的珍藏文献书籍,都是历代学者们费劲千辛万苦研究流传下来……”

    教会搜查各国皇家科学院的历史,由来已久。

    自从白尼文斯先驱者遭受宗教法院审判,为坚持真理死于火刑后,每当各大学院出现一些教会能够插手的事故,总会以搜查皇家科学研究院作为最终目标。

    一旦教会成功进入皇家科学研究院,必会大量焚烧进步书籍,甚至会打断一些大型试验进程,让学院多年研究成果付之一炬。

    毫无疑问!

    教会们这次的谈判目标,是格兰公国对巴尔达自然学院的孤立,若是没有达成期望,必然免不了要蒙受巨大损失。

    谁让那些已经销声匿迹十余年的巫师又出现在格兰公国,还在了学院众目睽睽下收集祭品,并安然逃离,甚至连活口都没有留下!

    说起来,还是古博的任务失败,导致学院的如今困境。

    恐怕也正是因此,这次圆桌会议,古博才没有展现出那般咄咄逼人姿态,几乎没说什么话,被安丽雅压了一头吧。

    “巴尔达公国的学者们,近些年言论确实有些过激了,教会虽然因为连续两次远征失败,近百年来威望大幅度跌落,但无神论已经是教会能够忍受的极限,那些家伙竟然宣扬人类能够突破自身潜力桎梏成神,虽是短时间内让学院获得大力展,却是在自寻死路!”

    老者话语,愤懑之色。

    自从乌托兰公国日心审判事件后,各国王室向教会妥协退让,焚烧了大量违背教会意志的进步书籍,这般多年来,双方还算相安无事。

    教会能够更加专注意志,远征夜幕之地,各国学院也在此期间大力展。

    虽没有再诞生新的先驱,但基础学者的数量却是远胜曾经,各大学院基础教育蓬勃展,‘魔法师’已经成为人们眼中博学、高雅、财富、神秘、力量的象征。

    而现在!

    巴尔达公国竟为了一时展,越过各国皇家学院与教会的潜规则妥协,不但将自身陷于危难,更是连累了其他各国学院,如何不让老者愤懑?

    若是换做十余年前,格兰自然学院生类似巫师事件,教会根本不会如此大动作。

    “我建议,在红衣大教主没有驾临学院前,一方面通过佣兵协会,竭尽所能抓捕一些教会逃犯,届时也好成为我们谈判筹码,降低损失,另一方面,加紧联系巴尔达自然学院,给予压力,换取教会的某些妥协!”

    一人插口道。

    “还有那个逃亡巫师,能在古博和硫岩两人眼皮底下毁尸灭迹逃离,即使不是传说中的大巫王,也必然是黑暗世界久负盛名大巫之一,试着联系一下黑暗世界,谈查一下究竟是哪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