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超维之书 > 第007章 今天的心情是大不同呀大不同
    杨震道:“武者分为三大境界,九大品级,分别是气感境、内壮境、真气境,每一境各分三品。

    一至三品,通过气感,吸收天地间的灵气,淬炼肉身,力与气合,是武者的根基阶段,称之为后天武者。

    四至六品,当肉身足够强大,吸收的天地灵气也足够多,便能由外而内,壮大内腑,产生先天胎息,称之为先天武者。

    七至九品,当肉身和脏腑都足够强大,便可内外合一,练成无漏之体,身体如同一个烘炉,将吸收的灵气凝练为威力恐怖的真气,贯通天地,称之为宗师武者。”

    萧阳微微点头,杨震所说的,网上都能查到,他都知道。

    杨震要讲的,当然不止于此,继续道:“武者修炼,是吸收天地精华强大自身,理论上来讲,天地的力量有多强,武者便能修炼到多强。

    所以……真气境的宗师,并非武者的终点,真气境之上,还有境界,为通玄境,已经不在九品武者的划分之中,世人知晓者寥寥。

    通玄境的武者,领悟天地玄妙,可御气飞行,拥有神通异能,称之为武王,我天策武馆的总馆主李天策,便是一位武王。”

    真气境之上,为通玄境。

    宗师之上,为武王!

    这都是萧阳不知道的知识,听得两眼亮。

    他心中想成为李天策这样的传奇人物,现在终于有了具体的目标——成为武王。

    萧阳道:“武者为何只划分为九品?怎么不弄成十品或者十二品,把武王也划分进来?”

    杨震摇头一笑,道:“武王太稀少了,并且实力通天,已经脱于所有武者之上,武者的九大品级,是国家划分而出,好方便管理,而武王……不受国家管理,每一个都是能与国家平起平坐的存在。”

    萧阳点点头:“我懂了,龙国没资格给武王划分品级,这样的存在,真叫人神往。”

    杨震看着萧阳,道:“你……有希望成为这样的存在!”

    萧阳讶异的看了杨震一眼,对方对自己竟然如此高看。

    杨震神色平和,道:“你一个月前,在武考上落榜,一个月后,却已成为真正的武者,你定是经历了大奇遇,所以你的精神强大,异于常人,远其他新晋武者。

    我不知道你经历了怎样的奇遇,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总馆主当年,初修武道时虽天赋出众,却也算不上顶尖,是因为吃了一颗天材异果,从此天赋蜕变,快崛起,成为一代传奇。”

    杨震目含深意的看着萧阳,萧阳顿时明白了,对方为何对他如此看重。

    他和李天策一样,经历了‘奇遇’,杨震觉得,他有成为第二个李天策的可能!

    难怪,杨震愿意用普通武者十倍的薪酬拉拢他。

    “作为武者的一员,接下来还得跟你说说武者的权利和义务!先跟你说说义务!”

    杨震正色道:“当人类领地遭受妖兽的攻击,每一个被划入九大品级的武者,无论身处何地,都要听从国家军部的命令,共同对付妖兽,保卫人类,这是必须履行的义务,这一点,三大武馆都是与国家站在同一阵线,当人类遇到妖兽攻击,军部的命令就是第一命令。”

    萧阳微微点头,国家给武者每个月至少十万元的福利,显然不是白给的,妖兽入侵,还得武者出力。

    这合情合理,萧阳没有意见。

    这个义务,只要是在九品划分之内的武者,都必须履行,若想不履行这个义务,只有一个办法——成为武王。

    武王,与国家平起平坐,妖兽入侵时,武王出手不出手全看自己的决定,国家强制不了。

    萧阳道:“武者的特权呢?”

    杨震道:“武者相对于整个人类的数量而言,十分稀少,人类有妖兽这个庞大的敌群,人类需要武者守护,所以……每一个武者都很宝贵。

    每个月的福利,高人一等的身份,只是武者特权的一部分,最关键的一点,武者能够减免许多相对于普通人而言严重的刑法处置。

    武者只要不是犯上极大的罪恶,便不会被处以死刑,而只要不是被处以死刑,便拥有以金代罚的权力。

    这么跟你说,普通人杀普通人,是死罪,而武者杀普通人,不是死罪,可以用金钱代替处罚,然后记录罪恶值,而罪恶值,也能够用功勋值抹平。”

    萧阳听了,微微严肃,杀人抵命,肯定是死罪,这是萧阳的常识。

    而武者的特权,打破了这个常识!

    武者杀死普通人,竟然只是赔些金钱便可代替处罚,这……还真是一项极大的特权。

    有这一项特权在,就注定了普通人与武者的身份不对等。

    普通人谁敢对武者不尊敬?

    萧阳道:“这项特权,会不会让武者无法无天?若是有武者以杀普通人为乐怎么办?”

    杨震呵呵一笑,道:“你多虑了,功勋值只有在妖兽入侵的时候,与妖兽博杀才会获得,妖兽入侵时,密密麻麻,声势何等浩大?武者与之战斗,死亡率非常高,这是需要武者用命博才能得来的,不容易得到。

    而武者的罪恶值若是没有功勋值抹掉,犯罪了就会越积越多,达到一定的数值,便会严惩,到了一定的程度还会处死。

    而武者杀普通人,也要看情况,普通人冒犯在前,罪恶值很轻,若是武者故意欺压,罪恶值可不低,若是涉及到恩将仇报、连杀多人等恶劣事件,罪恶值可是非常的高,有着重重限制,武者自然不能无法无天。”

    萧阳暗暗点头,国家对武者划分九品,统一管理,也是统一约束。

    只要是在九品武者之中,哪怕是九品大宗师,也不能无法无天。

    当然,若是成为武王,那就脱于九品武者之上,跟国家平起平坐,国家也约束不了。

    不过,到了武王这个地步,已经站在人类的最顶尖,自然拥有大气度,大胸怀,有妖兽在一旁威胁着人类的安全,他们纵然追求个人的力量,也要考虑整个人类的生存和展。

    实力到了这个程度,这就是他们的责任,自然不会以欺负普通人为乐,普通人也接触不到这样的存在,更别说冒犯。

    叮!

    手机一响,收到一条信息。

    萧阳拿出一看。

    你的龙国银行尾数5587卡片收到转账:12o万元。

    好快的度。

    萧阳刚刚才与杨震达成共识,现在两人还在谈话,12o万的薪酬便已经转到了卡上。

    人生的际遇,真是难说,转眼之间,萧阳便成了月入百万的小富翁。

    并且,除此之外,萧阳还有由龙国放的武者福利,每月十万。

    一个月一百三十万!

    除了能够维持维世界七天所需,还有近二十万剩余。

    老爸老妈这些年培养萧阳受了不少累,吃了不少亏,两人工资又不高,从今往后……可以不上班了,早享清福。

    杨震手机上,也收到了萧阳本月月薪已放的消息,道:“你的武者认证信息,本馆已经递交官方,应该用不了多久,你的武者福利也会放下来。”

    萧阳道:“多谢馆长。”

    杨震摆摆手,道:“武者修炼,天赋重要,武道传承也重要,论高级武道传承,三大武馆都不比官方逊色,但论基础武道传承,却是官方的武者大学最为完善。

    所以……一至三品的武者基础阶段,在武者大学修炼,最为合适,本馆会给你弄到江南武大的特招学子名额,差不多需要三四天的时间。”

    武考时落榜,结果却以特招学子进入江南武大,定然让那些从岳州市考入江南武大的学子们惊爆自己的眼球,萧阳想想都觉得爽快。

    这种感觉真刺激!

    萧阳正色道:“多谢馆长。”

    杨震微微一笑,站了起来,道:“好了,这几天等着我的消息,我走了,你自便。”

    杨震走了。

    萧阳终于不用压抑着自己的喜悦,目光闪亮,脸上满是欣喜之色。

    本以为,认证为武者之后,从此便有了一月十万元的收入。

    没想到,今天的收获过多远大于心中的想象。

    一下子,成了天策武馆的重点培养目标,一月收入高达一百多万不说,还能成为江南武大的特招学子,想起来……真是令人激动啊!

    “胜利过关成为书童!”

    “一切都尽在我掌握中!”

    “越来越接近秋香姐!”

    “今天的心情是大不同呀大不同!”

    咦?

    我心中为什么突然间冒出了这段话?

    我为什么不由自主的暗哼了起来,我的脑袋为什么要晃?

    淡定!

    要淡定!

    萧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带着含蓄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脚步轻盈的走出了会客室。

    一路面若春风,离开了天策武馆岳州分馆。

    接下来该去哪?

    庄学义打之前打了电话过来,今天应该去把这个高级保安的工作辞了,顺便结一下二十天二的工资。

    有没有必要过去一趟?

    二十二天的工资,才四千多块钱而已,现在萧阳有了一百多万,这点钱自然不放在眼里。

    “这二十二天,我抓住了两个贼,也算是给丰饶集团立了功,这是我辛苦劳动赚来的钱,为什么不要?”

    “去,必须得去!”

    萧阳心念一转,很快便做出决定,不能因为手头有钱了,就瞧不起那四千多块,该属于自己的,不管多还是少,都要拿回来。

    “先去丰饶集团拿工资,今天心情高兴,晚上找陈望龙他们出来庆祝一下,这四千多块钱,请他们来喝酒也好啊!

    萧阳不是要到陈望龙面前显摆,而是心中高兴,想找朋友分享喜悦。

    ……

    丰饶集团。

    第三厂区,保安部。

    萧阳见到了他的上司,第一小队队长庄学义。

    “萧阳,我跟你说,你小子错过了一个机会!”

    “一个抱三公子大腿,青云直上的机会。”

    “我是见你从武校毕业,年纪轻轻身手便不错,这次三公子需要人手,才向上面推荐了你。”

    “可你呢,竟然挂老子电话!”

    “呵呵……丰饶集团这么大一个公司,找几个能打的人还不容易吗?你以为非得等到你来啊!”

    “总之,你现在才来,已经错过了这个机会,并且……你已经被丰饶集团开除了。”

    “你一共上了二十二天班,但你今天没有请假,无故不来上班,扣你二十天工资,你两天工资44o元。”

    “拿了这44o元,赶紧滚!你旷工的事连三公子都已经知道,从此之后丰饶集团没你容身之处。”

    ……

    两人一见面,萧阳还没开口说话,庄学义便避头盖脸说了一大堆。

    然后,拿出四张百元,四张十元的票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结果因为太用力,钱都飞了出去,飘落在地面。

    庄学义当然不会自己弯腰去捡起来,道:“自己捡起来,然后滚蛋!”

    萧阳从口袋中掏出一品武者卡片,手一扬便扔在庄学义脸上:“自己好好看看,这是什么。”

    卡片抽在庄学义脸上,啪的一声响。

    庄学义大怒,手一抬便将脸上的卡片抓在手中。

    正想对萧阳破口大骂,庄学义看着卡片上‘天策武馆、一品武者’八个字,神色一惊。

    然后,他把卡片翻个转,看到了正面的身份信息,是萧阳。

    庄学义两眼瞪得巨大,一脸不敢置信之色。

    之前的电话中,萧阳说他在考核武者,庄学义当萧阳是在放屁,满嘴鬼话。

    现在看到这张武者身份卡片,庄学义心中猛的一震,顿时反应过来,萧阳……没有说话,真的是在考核武者。

    并且……还考核通过了。

    现在,萧阳已经是名一品武者。

    武者身份尊贵,高普通人一档,拥有特权。

    普通人若冒犯武者,武者可以直接杀了,只会受到很小的处罚。

    想到此处。

    扑通!

    庄学义两腿一跪,一头磕倒在地,道:“武者大人,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请武者大人恕罪。”

    这变化,可不是一般的快。

    庄学义双手将萧阳的武者卡片高高举起,低着头不敢看萧阳一眼。

    萧阳淡淡的道:“地面的钱,是要我来捡吗?”

    “不不不……我来捡,我来捡!”

    庄学义连忙说道,在地面爬动,将八张纸币都捡在手中,然后道:“您一共上班二十二天,工资一共四千八百四十元,一分都不能少,您请稍等,我这就去把钱凑齐。”

    萧阳挥挥手:“去吧。”

    庄学义连滚带爬跑了出去,没过多久便跑了回来,双手恭恭敬敬的将四千八百四十元递至萧阳面前。

    ……

    “等将来我名声大燥,我曾在丰饶集团当过保安的消息肯定会被传开,到时候……丰饶集团肯定名扬八方,比打了什么广告都好使,哎……从今往后,我怕是要成为丰饶集团一块活着的广告牌。”

    离开丰饶集团,萧阳微微摇头。

    他的人生跟丰饶集团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但是,只要他出名,丰饶集团的名声肯定和他捆绑在一起。

    萧阳越出名,丰饶集团便会越出名。

    若是萧阳成为传奇,丰饶集团便是一位传奇曾经当保安的地方,多引人注目?

    萧阳淡然一笑,当过保安就当过保安,他没有隐藏自己过去的想法,这事就当是丰饶集团走了大运罢了。

    坐在计程车上,萧阳拿出手机。

    “今晚出来嗨啊!我请客!”

    萧阳给陈望龙去了信息。

    陈望龙没有回复。

    萧阳又给林美芳出了信息:“今晚出来嗨啊!叫上陈望龙一起,我请客。”

    玩得好的九个同学,另外六个都考上了江南武大,只剩下他们三个还在岳州市。

    陈望龙和林美芳在学校时是正常朋友关系,一同落考之后,两人颇有些同病相怜,搞在了一起,成了男女朋友。

    林美芳很快回了信息:“陈望龙出事了,还嗨什么嗨啊!”

    萧阳:“出什么事了?”

    林美芳:“腿被打断了。”

    陈望龙的腿被打断了?

    九个玩得好的同学中,萧阳和陈望龙是同桌,关系最是要好,萧阳看到林美芳来的信息,顿时寒毛一炸,一股愤怒之意涌出。

    萧阳:“怎么回事?谁干的?”

    林美芳:“丰饶集团看上他家那块地了,要收购,陈望龙家不卖,陈望龙家拒绝之后,总有社会流氓去他们家闹事,你知道的,陈望龙武校出身,身手矫健,普通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打跑了几波流氓。

    可今天上午,来了几个身手不弱于陈望龙的练家子,陈望龙不是对手,被狠奏了一顿,腿都被打断了,现在在第一医院,丰饶集团话了,若是陈家不卖那块地,要将陈望龙一家往死里整,这才只是个开始。”

    丰饶集团?

    萧阳的目光一冷!

    从丰饶集团出来,萧阳还以为这辈都不会跟丰饶集团有交集,没想到……刚刚离开,就有了这档子事。

    并且,萧阳想起庄学义说的话。

    今天上午,丰饶集团三公子要找能打的人,庄学义推荐了萧阳,难不成……就是找人去打陈望龙?

    这令萧阳的心中更加阴郁,若是之前,这事他管不了,可现在他已经是名武者,就算丰饶集团财大气粗,萧阳也要一脚踩下来,为陈望龙讨个公道。

    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武者的特权!

    “师傅,去第一医院。”

    萧阳跟计程车司机说了一声,继续跟林美芳信息:“我现在马上来第一医院,这件事情,我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