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超维之书 > 第008章 不仅要赔钱,还要断你双腿
    第一医院。

    萧阳见到了林美芳,还有陈望龙的父母。

    陈望龙躺在病床上,身上多处缠着绷带,处于昏迷状态。

    尤其是右腿,绷带缠得严严实实。

    陈母眼角带泪,陈父满脸悲愤。

    萧阳跟林美芳聊了几句,详细的了解了情况。

    陈望龙的右腿,整个膝盖粉碎性骨折,几乎被打断成了两截。

    放在地球上,这条腿完全没救了。

    可地星上有灵气,有妖兽,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身上的药性都远胜于地球,如果三天内动手术,还是能够治疗好。

    只是,价格非常贵,一套手术,再加上后续的恢复,需要三百多万。

    陈望龙家算是有钱人,家里一个小工厂,每年的收入在四十万左右,不过,以前培养陈望龙练武花了不少钱,再加上家里的开销,手里没什么存款。

    如果把那个小工厂连同地皮卖掉,倒是能够筹来钱。

    现在……丰饶集团正等着陈家卖地救儿子,正好拿下这块地。

    陈望龙之所以被人打成这个样子,是因为丰饶集团的三公子丰景明想要这块地,虽然丰景明没有现身,却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儿子因为丰景明被打成这个样子,陈父哪甘心将地卖给丰景明,绝不甘心。

    可是,一时半刻,陈父又找不到别的买家,有丰饶集团从中作梗,一般的买家不敢买,太强的买家陈父也难找到,正处于焦急悲愤之中。

    至于打陈望龙的凶手,一个个身手了得,虽非武者,却也相差不远,打完陈望龙之后就逃了,他们带着头套,遮掩身份,陈家连是谁都不清楚。

    所以,纵然报了警,陈家连凶手都说不上来,只能等警察慢慢查,还没有什么消息。

    至于丰景明,陈父到是把前因后果都跟警察说了,可证据呢?

    没有证据,一个大集团的三公子,哪个警察敢动?

    “陈伯伯,那地就别卖了,要卖,也得心甘情愿的卖!”

    萧阳对陈父道:“至于望龙需要的手术钱,你放心,我会让丰饶集团一分不少的赔偿过来,不……双倍,三倍赔偿!”

    陈父、陈母、林美芳都一脸惊愕的看着萧阳。

    萧阳他们都清楚,一个月前,和陈望龙一样落考了,并且,家境十分普通。

    可现在说的话,怎么听上去像是牛皮吹上天一样。

    让丰饶集团三倍赔偿?

    这怎么可能?

    萧阳知道三人根本不信他说的话,从口袋中把武者身份卡片拿了出来,交给了陈父。

    萧阳心道:不是我想显摆啊!而是我不拿出来,没人相信我说的话,哎……为之奈何!

    陈父接过卡片看了看,不敢置信的道:“武者,你竟然成了武者?”

    陈母、林美芳都走了过来,看着萧阳一脸震撼,如同见鬼了一般。

    一个月前,萧阳和陈望龙、林美芳一同落考,现在……怎么突然之间就成了武者?

    这不应该啊!

    完全不符合科学!

    可是,天策武馆的武者卡片,这没人敢仿造啊,不可能是假货。

    萧阳是怎么从落考生变成武者的?

    陈父、陈母、林美芳都一脸不解,同时也一脸惊喜。

    萧阳是武者,那这事就好办了。

    萧阳将卡片收了回来,解释道:“昨天买了颗火云果,谁知道竟是一颗变异的天材异果,吃了之后,睡上一觉就成了武者,今天才去天策武馆考核的。”

    三人愣愣的看着萧阳,竟然买到一颗变异的火云果?

    这运气也太逆天了吧!

    整个龙国,百年来出现过的天材异果,屈指可数,几十年难出一颗,竟然被萧阳买到一颗?

    “你们好好照顾陈望龙,丰饶集团,我来对付,所有参与了此事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萧阳看着病床上昏迷的陈望龙,郑重的道。

    ……

    离开医院,萧阳打了个电话给庄学义。

    庄学义语气恭敬:“萧少,有何吩咐。”

    萧阳:“知不知道申景明现在在哪里?”

    庄学义:“三公子?不知道啊!”

    萧阳:“动你的关系,现在马上打听出来,别让我过来找你。”

    庄学义:“是,萧少,您稍等。”

    电话挂断,等了五分钟左右,庄学义又打了电话过来。

    庄学义:“萧少,听说三公子正在满园春贵宾1号厅设宴,请人喝酒。”

    萧阳:“请的是今天上午他请的那些能打的人吗?”

    庄学义:“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萧阳挂了电话。

    另一头,庄学义摸着电话,神色惊怯:萧阳找三公子做什么?该不会要找三公子麻烦吧?

    ……

    满园春。

    贵宾1号厅。

    空旷的大厅中,只摆了一桌洒席。

    酒席上,五个男子杯酒言欢,每人身旁都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女郎作陪。

    丰饶集团三公子丰景明,是五人中最年轻的一个,才二十多岁,坐在主位。

    另外四人,皆是三四十岁的粗汉子,身材强壮,孔武有力,可言语之间,却是对丰景明多有巴结。

    四人的手,都很不干净,或探入身旁女郎衣衫之中,或揉捏身旁女郎的光滑大腿,四人都喝了不少酒,肆意而欢。

    若不是丰景明在一旁,恐怕他们心中早就急不可奈,要将身旁的貌美女郎就地正法。

    吱呀!

    门开了,萧阳走了进来。

    一名饭店侍者连忙追了上来,拦在萧阳之前,道:“先生,在我通报丰董之前,您不能进去。”

    丰饶集团,在岳州市有着不少产业,满园春是一家五星级大饭店,是丰饶集团的产业之一,恰好在丰景明名下,丰景明是董事长。

    二十多岁,便是一家五星级大饭店的董事长,论钱财,这丰景明比一些低品武者都要富裕。

    贵宾厅中,丰景明等人的目光,都向门口看了过来。

    “不必通报了!”

    萧阳轻轻一拨,拦在前面的侍者便不由自主的让开了道路。

    萧阳大步向前,目光在前方的酒桌上扫动,锁定了丰景明:“你就是丰饶集团的三公子丰景明?”

    丰景明看着萧阳,脑海中回想一阵阵记忆,确定自己不认识萧阳,道:“你是谁?”

    随即又冲着饭店侍者吼了一句:“我在招待客人,谁让你们把人放进来的?”

    那侍者解释道:“他说是董事长您请来的,我还来不及通报,他就直接进来了。”

    侍者说话时,萧阳打量着另外四名男子,一眼便看出来……四人虽非武者,但也强壮有力,力量不弱,都是练家子。

    萧阳冷冷的道:“今天上午,陈望龙的腿是你们打断的?”

    啪!

    距离萧阳最近的一名男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拍得所有的碗碟一跳。

    此人三十多岁,一头寸,两只胳膊露在外面,肌肉达。

    刚看到萧阳时,还以为萧阳是丰景明的朋友,现在才知,竟然是为了陈望龙而来,此人一站而起,两眼看着萧阳,透露着一股凶煞之气。

    “小子,你是来替陈望龙出头的?算是哪根葱啊?”

    寸男子略有些醉意,看着萧阳满是轻蔑。

    另外三人,同样对萧阳虎视眈眈。

    萧阳神色平静而冷然,道:“不错,我是来替陈望龙出头的,你们打断他一条腿,我双倍奉还,打断你们两条腿。”

    “艹!就凭你?”

    寸男子一声大喝,大步向萧阳走来。

    他的身材非常高大,比萧阳还要高半个头,尤其是两条手臂,就像是常人的大腿那么粗,充满了力量感。

    “老子废了你!”

    寸男子几步便冲至萧阳面前,五指握拳,向萧阳的胸膛猛击而来。

    这一拳,拳风凛凛,威势赫赫,拳力之强,比起真正的武者亦相差不远,常人受上一拳,绝对重创。

    此人一出手,便要废了萧阳,心狠手辣。

    萧阳面对这一拳,神色平静得如同古井中的水面,他右手一抬,五指一张,便抓住了寸男子的拳头。

    这威势赫赫的一拳,落入萧阳手中,竟是如同陷入了泥潭一般,力量瞬间便被化解。

    众人神色一讶,这是怎么回事?

    拳头竟然被萧阳的手掌这么轻易的抓住,众人还以为寸男子在放水。

    寸男子此刻,一脸震惊之色,只有他自己清楚,这一拳不仅没有放水,而是全力击出。

    可是……对方轻轻一捏,便化解了他的拳力,抓住了他的拳头令他无法收回。

    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

    寸男子心中惊骇无比。

    只见萧阳右手的手腕转动,寸男子的拳头在萧阳手中,跟着转动,逐渐外翻。

    “疼……疼疼疼疼疼……!”

    寸男子的身体,跟着拳头逐渐旋转,两眼惊恐,惨叫起来。

    酒桌上,丰景明等人都变了脸色,万万没想到……萧阳看起来这么年轻,竟有如此实力。

    寸男子的力量很强,比起武者都不逊色多少,在萧阳面前,竟无还手之力,这用的是什么手段?

    岳州市,从没出现过十八岁的武者,他们可不信,萧阳如此年轻,会是一名真正的武者,只觉得萧阳动了阴招。

    寸男子的拳头在萧阳手中,便如同被握住了命脉一般,身体随着拳头外翻,很快倒地。

    萧阳一脚踩下,踩在他的右腿膝盖。

    咔嚓——

    膝盖粉碎,寸男子爆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萧阳在维世界中,见惯了生死战斗,寸男子的惨叫并没有让他的脸色有任何的波动。

    只见萧阳提起脚,继续踩下。

    咔嚓——

    寸男子的左腿膝盖也被踩成了粉碎。

    萧阳的话,说一不二,说断双腿,就断双腿。

    萧阳的手掌松开拳头,寸男子瘫软在地,疼得满头都是大汗。

    他的双腿已经无法动弹,神色惊恐的看着申景明:“申少,救我。”

    酒桌上,丰景明和三个男子都站了起来,一脸惊憾,万万没想到,萧阳如此年轻,出手竟是如此狠决,断人双腿,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

    眼神中的冷然,令丰景明心中寒,生出一股畏惧之感。

    丰景明连忙道:“挡……挡住他!”

    说话时,丰景明按下了手腕上的手环按扭,向人求救。

    三名强壮男子,站了出来,看着萧阳,一脸严肃。

    几个女郎,看着寸男子的惨状早就花容失色,退至一旁。

    “小子,你到底使了什么阴毒手段?”

    一个年过四旬的鹰钩鼻男子盯着萧阳,冷声喝道。

    另外两人,站在鹰钩鼻男子左右,成掎角之势,防备着萧阳。

    寸男子的实力,不比他们任何一人逊色,可在萧阳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三人看着萧阳,如临大敌。

    萧阳的目光,淡淡的扫过三人,道:“你们都是练武之人,今天的事,看来你们都有份!”

    鹰钩鼻男子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没有否认!那就是都有份!

    萧阳的目光一冷,道:“断你们双腿的人。”

    话音落,萧阳一步向前。

    三人眼中的萧阳,顿时化作一道幻影。

    这么快的度,出三人的反应,只见三人对着幻影出拳踢腿,全部都落空。

    幻影围着三人,以极快的度转了一圈。

    咔嚓!咔嚓!咔嚓!

    三人的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

    很快,萧阳便又回到了原地。

    前方三人,双腿自膝盖而断,相继倒地,满脸惊恐。

    “武者,你是真正的武者?”

    鹰钩鼻男子看着萧阳,一脸震撼恐惧的惊呼着:“岳州市怎么会有像你这么年轻的武者?”

    打斗早已经吸引了满园春不少的侍者前来,还有经理级人物,可见了萧阳的手段,没有一个人敢向前。

    丰景明看着萧阳,连退三步,才稳住身体,一位真正的武者来找他的麻烦,的确是将丰景明吓得不轻。

    并且,他很是不敢置信,他调查过陈望龙一家,根本没有武者的关系,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武者朋友?

    还是一个这么年轻的武者,岳州市,怎会有这等天才人物?

    当萧阳的目光向丰景明看了过来,丰景明顿时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压力。

    纵然他有万贯家财,但在武者面前,他在身份上就低了一等,武者一怒,取他性命也非死罪,他当然害怕。

    “你……你想干什么?”

    丰景明强作镇定,道:“我告诉你,我丰家也是有武者的存在,你不要欺人太甚。”

    萧阳冷冷一笑,道:“我要干什么你还不清楚吗?一来是给陈望龙报仇,谁断他的腿,我就断谁的腿,二来,陈望龙的医药费,是不是得赔偿一下。”

    丰景明道:“赔,我赔!”

    萧阳道:“陈望龙的医药费总计三百多万,你就赔个三倍,赔偿他一千万吧!”

    丰景明顿时一脸肉疼之色:“三倍赔偿?这怎么可能,我给他治好还不行吗?”

    萧阳道:“当然不行,精神损失费总是要的,还有……!”

    萧阳的语气一冷:“你的双腿,也要断一下。”

    这话一出,令丰景明感觉到双腿传来一股冰凉之意。

    他宴请的四人,都已经断了双腿,躺在地面,惨不忍睹,他堂堂丰饶集团三公子,怎能受如此之苦?

    “不……不……不……!”

    丰景明连连后退,神色畏惧,道:“赔钱可以,你不能断我双腿,不能!”

    “谁要断三公子的腿?先问问我开碑手刘蛮雄的双掌答不答应!”

    这时,一道身影快冲入1号贵宾厅,一声冷喝。

    当话音一落,身影已经站在丰景明与萧阳之间,是个身穿唐装的中年男子,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

    看这度,萧阳一眼便看出来,这开碑手刘蛮雄,是位真正的武者。

    并且还是修炼了武功的武者,从外号看得出来,此人精通掌法。

    丰景明看到刘蛮雄,便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神色大喜,道:“刘叔,你终于来了,此人要断我双腿,你快救我。”

    丰饶集团,资产数十亿,有的是钱,但缺少武者守护,便资助了许多有练武天赋的人修炼,刘蛮雄便是其中之一。

    正是因为受了丰饶集团的恩惠,所以刘蛮雄成为武者后,也一直在丰饶集团做事,职责是保卫丰饶集团,相当于保安。

    当然……没人敢把他当保安对待,哪怕是丰饶集团的掌舵者,丰景明的父亲丰建功,也得对刘蛮雄客客气气。

    刚才萧阳断了寸男子的双腿,丰景明便感不妙,连忙求救,刘蛮雄今日正好在满园春,这才及时感到。

    刘蛮雄微微点头,目光打量了萧阳一眼,又从地面被打断了双腿的四人身上扫过,脸上露出了一抹惊色。

    “你也是位武者?”刘蛮雄的目光重新落在萧阳身上,道。

    声音很是意外,作为武者,他最是清楚像萧阳这么年轻的武者,是何等的罕见。

    萧阳点点头:“是!”

    刘蛮雄面容一肃,抱拳道:“在下开碑手刘蛮雄,一品武者,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对方以武者之礼相待,萧阳也以武者之礼回之,抱拳道:“萧阳!一品武者。”

    刘蛮雄道:“像萧兄弟这么年轻的武者,可不多见,真是难得啊,不知丰景明怎么得罪了萧兄弟,还请给刘某一个面子,该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断他双腿就算了吧!”

    萧阳微微摇头:“他派人打断了我朋友的腿,是罪魅祸,他的双腿,必须断!”

    刘蛮雄的神色,微微一冷,道:“萧兄弟这是不给我刘蛮雄的面子了,那好,我们按武者间的规矩来,我们比试一场,刘某胜了,该怎么赔偿听刘某的,萧兄弟胜了,该怎么赔偿听萧兄弟的,此事就此了结,再无后续,如何?”

    萧阳太年轻了,很显然是名新晋的一品武者。

    而刘蛮雄,成为一品武者已经过十年,修炼了武技开碑手,一身实力在一品武者中不说一流,那也是处于上游的存在。

    论实力,刘蛮雄并不把萧阳放在眼里。

    可是,刘蛮雄很清楚,一个这么年轻的天才武者,论潜力不知高出他刘蛮雄多少倍。

    刘蛮雄修炼一辈子,最高的成就也就是成为二品武者,十八九岁的天才武者,将来成为五品、六品武者都不算稀奇,甚至成就还可能更高。

    所以……萧阳这样的人,得罪不起。

    就算今天刘蛮雄挡住了萧阳,但若是把萧阳得罪了,以后丰饶集团还是得遭殃。

    为了不得罪萧阳,刘蛮雄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

    这场对决,不管输赢,丰饶集团都会赔偿,他与萧阳一战,只为保丰景明双腿。

    只要双方约定,此事就此了结,再无后续,无论输赢,丰饶集团都不算得罪萧阳。

    在现实世界中,萧阳还没与真正的武者实战过。

    他虽然是新晋武者,可是也练成了武技幻影掌、幻影步,并且还都是小成境界,正想与其他的武者交流交流。

    刘蛮雄的提议,正合萧阳心意,道:“好,我与你一战,谁赢了,听谁的,恩怨了结,再无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