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超维之书 > 第009章 这等人物,得罪不起
    众人向四周散开,被打断腿的四人也都被抬开,桌椅也被移至一旁。

    整个1号贵宾厅,空空旷旷,只剩下萧阳和刘蛮雄二人。

    两位武者对决,这可是普通人难得看到的画面,满园春大饭店大部分侍者都汇聚到了1号贵宾厅外,甚至还有不少宾客,一个个神色兴奋,目光期待。

    刘蛮雄摆了个起手式,道:“请。”

    萧阳:“请。”

    当萧阳话音一落,刘蛮雄便如同一头猎豹,向萧阳冲了过来,主动出手。

    哪怕在实力上,刘蛮雄并不将萧阳放在眼里,但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他出手自然没有任何的轻视。

    六七米的距离,半秒钟便冲了过来,右手成掌,猛的拍向萧阳。

    呼——

    掌风刮得萧阳衣衫向后方抖动,头也向后方飘扬,十分强劲激烈。

    刘蛮雄这一掌,不仅力与气合,还施展了武技开碑手,将力气更加强劲的爆而出,威力十分惊人。

    刘蛮雄的纯粹掌力,约四百多公斤,但力与气合,通过武技施展出来,却是能够爆出九百公斤以上的力量,就像是一个铁锤猛撞而来。

    哪怕前方是一块石碑,这一掌也得劈开,轰得四分五裂。

    幻影步!

    萧阳身影一闪,度之快划过一道残影,避过了刘蛮雄这一掌。

    对方出掌的度再快,也不及萧阳的反应度,轻松避开。

    啪——

    刘蛮雄这一掌落空,劈在空处,令前方的空气一震,出一声空爆响。

    众人听得这一声爆响,一个个心中震动,都能够感受出刘蛮雄那可怕的掌劲,若是轰在普通人身上,一掌就能将人打死。

    刘蛮雄作为资深一品武者,反应度也非常之快,不比萧阳逊色。

    一掌落空,刘蛮雄立即转换了方向,又是一掌拍出,继续拍向萧阳。

    萧阳凭借幻影步的灵活,继续闪避,然后寻找进攻刘蛮雄的机会。

    第二掌,继续落空。

    然后是第三掌、第四掌……

    萧阳的反应太快了,刘蛮雄掌掌落空,每一次击在空处,都出一声空爆声。

    听着那啪啪啪啪……的空爆声,刘蛮雄的攻势显得十分的凶猛。

    而萧阳,一直在闪避,自然让人看轻。

    从普通人的角度来看,刘蛮雄稳稳占据着上风,打得萧阳左闪右避,几无还手之力。

    观战的众人中,最为关注的当属丰景明。

    这一场战斗的胜负,关系到他的双腿断还是不断。

    见刘蛮雄压着萧阳在打,丰景明两眼中满是兴奋之色,他握着双拳,激动无比。

    作为武者的刘蛮雄,则又是另一种看法。

    萧阳不过是新晋武者,竟然有着如此快的反应,能够让他攻出的掌法连连落空,简直不合常理,这令刘蛮雄心中连连惊异。

    不过,1号贵宾厅的范围有限,面对刘蛮雄的凶猛攻势,萧阳再怎么闪避,也只能向一个方向逐渐后退,能够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终究要与刘蛮雄进行正面的对决。

    刘蛮雄的反应度,比起萧阳有过之而无不及,萧阳凭着反应度退避可以,想逆转战局,却不可能。

    所以,这一战刘蛮雄心中稳操胜券,并不着急,一招一式稳稳当当,不断将萧阳往角落中逼退,没有露出丝毫破绽,让萧阳没有可乘之机。

    维世界中的武功,萧阳不想显露太多,可现在看来……仅凭幻影步,无法取胜,必须施展幻影掌。

    眼看身后可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小,萧阳施展幻影掌,只是运用了掌法中力气合一的技巧,并没有施展出重重掌影,与刘蛮雄对了一掌。

    砰——

    两只手掌碰撞,宛如石头炸裂而开,出一声爆响。

    幻影掌虽然精妙,且萧阳的造诣也高,达到小成境界,可幻影掌并不是注重力量的掌法。

    萧阳的纯粹力量本就要比刘蛮雄逊色不少,幻影掌的力量增幅也不及开碑手,这一掌硬拼,自然是萧阳吃亏。

    爆响声中,萧阳的身体一震,身体顿时向后方退去,双腿拖在地面,向后方退出一丈多远。

    “好!”

    有人赞喝,是丰景明在拍手叫好。

    之前萧阳还只是因为闪避而落入下风,没有展现过真正的力量。

    现在,在正面的力量碰撞中,刘蛮雄一掌将萧阳震退一丈多远,说明萧阳的实力的确是远逊于刘蛮雄。

    这一战的结果,已无悬念。

    丰景明满脸喜色,刘蛮雄获胜,便能保住他的双腿。

    钱,丰饶集团多的是,但丰景明的腿,只有两条,纵然腿断了还能治疗好,可丰景明也不愿意吃那个苦,受那个罪。

    丰景明神情激动,满脸喜色。

    “好!”

    ……

    满园春的人员见董事长喝好,也跟着喝好,顿时赞喝声一遍。

    刘蛮雄一掌震退萧阳之后,不再出手,道:“萧兄弟,我们就此结束,如何?”

    这时候结束,自然是算萧阳输了。

    在刘蛮雄看来,这是给萧阳面子,免得再战下去,萧阳输得难看。

    萧阳看着刘蛮雄,却是摇了摇头,道:“刚才我未尽全力,再战!”

    丰景明虽未动手,却是断陈望龙右腿的罪魅祸,萧阳必须让他付出代价,不止是金钱上的代价,还有身体上的代价。

    既然只有全力以赴,才有战胜刘蛮雄的希望,那萧阳……接下来自然全力以赴。

    刘蛮雄微微挑了下眉,心道萧阳这是给脸不要脸啊,你堂堂一个天才武者,非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你打到受伤吐血,你才甘心吗?这狼狈模样让普通人瞧了,岂不是扫了你自己的面子?

    当然,萧阳不就此认输,刘蛮雄只有继续出手,将萧阳‘真正’的击败。

    刘蛮雄道:“只要萧兄弟愿意,刘某就陪你战到底,看掌!”

    话音落,刘蛮雄施展开碑手,如同猎豹冲向萧阳,一掌拍出。

    幻影掌!

    萧阳将小成境界的幻影掌,完全施展而出。

    顿时……重重掌印击出,刹那间,似乎有二十多只手掌同时拍出,看得人眼花缭乱。

    同时,萧阳脚下也施展幻影步。

    幻影掌与幻影步,是成套的武功,配合施展,相得益彰。

    这一刻,不仅旁边看热闹的众人看傻了眼,刘蛮雄也大吃一惊。

    这是什么武技?

    这一掌已经攻出,仓促之间已经难以收回,刘蛮雄一咬牙,只能认准了萧阳的身体,继续拍下。

    在他看来,这些掌印,都是虚影,自己力量远胜萧阳,以力破法,不管萧阳的掌法是何等的精妙,只要这一掌击中萧阳的身体,定叫萧阳落败。

    当刘蛮雄的手掌,拍入重重掌印之中,果然,那掌影都是虚幻之相,并没有阻挡刘蛮雄的手掌分毫。

    下一瞬间,刘蛮雄的手掌,狠狠击中了萧阳的身体。

    依旧是虚幻!

    幻影掌配合幻影步,萧阳的度太快了,刘蛮雄只击中了萧阳的残影。

    这一掌落空,刘蛮雄寒毛一竖,顿时感应到了危险,便想后退闪避。

    可这时哪还来得及,几乎是在他的手掌击中萧阳残影的那一刹那,一只手掌印在了刘蛮雄胸膛。

    即便幻影掌不是力量见长的掌法,对于掌力也有不小的增幅,萧阳这一掌爆出的力量,达到了六百公斤左右。

    啪!

    一声爆响,刘蛮雄被这一掌震得身体飞了起来,向后方飞出一丈多远,落地后又退出好几步,才稳定身体。

    掌力穿透进刘蛮雄体内,震荡得他的五脏六腑都在颤动,体内运行的气顿时便被震散,刘蛮雄咽喉一甜,有一口鲜血涌了上来。

    堂堂武者,刘蛮雄可不愿在普通人面前表现得虚弱,连忙屏住呼吸,气沉丹田,将咽喉中那口鲜血压了回去。

    若是顺着劲道将那口鲜血吐出来,也不算大事,可刘蛮雄又屏了回去,气血逆流,反倒是受了点内伤。

    这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萧阳知道,这一掌已令刘蛮雄受伤,两人之间已经真正分出胜负,没有继续动手。

    足足过了好几秒钟,刘蛮雄才将体内逆流的气血压下,脸色微微有些苍白,抱拳道:“萧兄弟这般年轻,竟有如此功夫,刘某技不如人,心服口服。”

    刚才还一脸兴奋的申景明,早已经脸色煞白,一脸惊恐之色。

    他万万没想到,刘蛮雄作为一名踏入气感境过十年的资深一品武者,竟然会败给萧阳这个新晋的一品武者。

    想到自己的双腿要被萧阳打断,丰景明便不寒而粟。

    丰景明大喊道:“刘叔,你不能认输,不能认输啊!你要保住我的啊,给我打败他,打败他!”

    刘蛮雄的神色一冷,道:“就算你父亲在此,也休想命令刘某做事,丰景明,这是你自己闯下的祸事,我已经尽力了,但保不住你,我们武者说一不二,这一战是萧兄弟赢了,萧兄弟说怎么赔偿,你就怎么赔偿!”

    见刘蛮雄生气了,丰景明更是心中一凉,这时他才意识到,现在能够主宰他双腿的人,不是刘蛮雄,而是萧阳。

    丰景明连忙转向萧阳求饶:“你别断我双腿,我愿意四倍赔偿,不……我五倍赔偿!”

    萧阳不跟丰景明废话,直接向他走了过去。

    丰景明见萧阳没有回答,知道这事已经没有返回的余地,顿时向1号贵宾厅外逃去。

    他要逃走,他绝对不想双腿被打断。

    可是,他的度,跟萧阳相比,实在是缓慢。

    萧阳施展幻影步,几步便追了上去,一掌便将丰景明拍倒在地。

    然后,右腿干净利落的连续踩下。

    啊!

    啊!

    两声凄厉的惨叫响起,丰景明的两条腿,膝盖处都被萧阳踩了一脚,骨头完全粉碎。

    丰景明何曾受过这等痛苦,直接痛晕了过去。

    满园春的人员看着这一幕,他们的董事长在他们面前,被人直接踩断了两条腿,一个个倒吸凉气。

    这一幕,看着都觉得自己的两个膝盖凉嗖嗖的,身体软。

    刘蛮雄走了过来,道:“萧兄弟,罚也罚了,我们可以救治他吧?”

    萧阳点点头:“当然可以,不过,那一千万的赔偿,什么时候到账?”

    刘蛮雄道:“今天晚上,一定到账。”

    萧阳道:“好,我在医院等着。”

    萧阳离开了,众目睽睽之下,他打断了五个人的双腿,这事影响大吗?

    肯定大。

    但没事,他是武者,拥有特权,而丰景明五人,都是普通人。

    是丰景明五人先打断陈望龙的腿,萧阳为同学出头,打断他们的腿,事出有因,这点小事对于武者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就算上报警察局,萧阳也不会受到处罚,只能他们自认倒霉。

    更何况,丰饶集团绝对不敢将此事上报警察局,这没有任何意义,只会得罪萧阳。

    萧阳离开后,刘蛮雄大声喊道:“都还愣着干什么,快……备车,拿担架,送医院!”

    满园春的总经理丰运兴很快安排下去,然后又看着另外断腿的四人道:“雄哥,这四个怎么办?”

    刘蛮雄看了四人一眼,道:“先送去医院。该怎么处理,老板自己决定。”

    说完,刘蛮雄走至一旁,拨通了一个电话,丰饶集团老总丰建功的电话。

    刘蛮雄:“老板。”

    丰建功:“雄哥啊,什么事?”

    刘蛮雄:“景明得罪了武者,被打断了双腿。”

    丰建功:“什么?得罪了什么武者?竟然连你的面子都不给吗?”

    刘蛮雄:“我在场,是一个年轻的天才武者,此人未来,成就定当惊人,若是岳州之人,肯定会成为岳州屈一指的大人物,他虽是新晋武者,但实力很强,我与他一战,败了,只能由他断了景明的双腿。”

    丰建功:“岳州有这样的人物?他消气了没有,没对丰饶集团记仇吧?”

    刘蛮雄:“应该没有,我们以武者的方式对决,他赢了,该怎么赔偿都由他说,断了景明的双腿也顺了他的心意,没理由还记仇。”

    丰建功:“那就好,那就好,那败家子整天在外面惹事生非,让他受点教训也好,现在他怎么样了?”

    刘蛮雄:“正要送往医院。”

    丰建功:“好,去最好的医院,我也过去,要请最好的专家,给他做手术。”

    刘蛮雄:“老板,萧阳之所以打断景明的双腿,是因为景明派人打断了萧阳朋友的腿,他朋友现在在第一医院,萧阳要一千万的医药赔偿费,这笔钱还没给,我说了今天晚上会送过去。”

    丰建功:“我亲自去,若真如你说,那个萧阳将来会成为岳州屈一指的大人物,到时候动动手指就能够碾死丰饶集团,我不仅要赔钱,还要赔礼道歉,不仅要消了他的气,还得消了他朋友的气。”

    刘蛮雄:“我也觉得有必要,这等人物,得罪不起。”

    ……

    第一医院。

    陈望龙已经苏醒,知道萧阳已成武者,心中极为高兴。

    尤其是知道,萧阳已经为他讨了公道,打断了丰景明的双腿,又是高兴,又是感激。

    一时间,陈望龙倒是望了自己的伤痛。

    萧阳要等着丰饶集团的赔偿到位,一直在医院,没有离开。

    陈望龙看着坐在病床边的萧阳,道:“你落了考,反而最先成为武者,过了岳州所有的同期考生,不知许人知道了,会不会嫉妒?许茹晴知道了,肯定十分高兴。”

    林美芳此刻心情也好了许多,道:“我看他们先要吓一跳。”

    萧阳呵呵一笑,道:“你们先给我保密,过几天我会以特招学子进入江南武大,到时候……给他们一个惊喜。”

    陈望龙、林美芳对视一眼,萧阳成了武者,又要成为特招学子进入江南武大,等于是鱼跃龙门,如果一颗新星升起,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两人都为萧阳的未来而感到高兴,当然……对比自己,也有一点点心酸。

    三人闲聊着。

    天色逐渐入夜。

    晚上七点左右,丰建功来到了陈望龙的病房。

    “陈先生,陈太太,陈公子,我是丰饶集团董事长丰建功,因为犬子丰景明的事,特来向你们一家致歉。”

    丰建功一到病房,便对陈父、陈母、陈望龙先后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致歉。

    然后,又对萧阳微微躬身,道:“犬子无道,多谢萧先生出手教诲,今后丰某一定好好教育犬子,让他重新做人,从此循规蹈距,断不许他再做出这等无道之事。”

    陈父、陈母对于丰饶集团的确是恨得要死,可丰建功一个数十亿大集团的掌舵人,如此放低姿态前来道歉,倒是让人生不出怒火。

    并且,丰景明也因此而被萧阳打断了双腿,给足了教训,陈父、陈母没有多说什么,都看着萧阳。

    他们知道,陈家根本没有这个的脸面,能够让丰建功这样的大富豪低头。

    今天,丰建功这样,完全是因为萧阳的存在。

    萧阳看着丰建功,心中暗暗点头,不愧是能够掌舵数十亿资产的普通人,对于形势的认识,不是一般的清楚。

    哪怕是丰景明犯了错误,但为了丰饶集团,立马就能低头,是个知进退的人物。

    这个世界,是武者的世界,钱财大多数都在武者手中,像丰建功这样的普通人富豪,数量可不多,可见其出色之处。

    若是没有武者压着,放在地球上,定然是一等一的巨富豪门。

    萧阳和刘蛮雄约定了,此事了结,再无后续,丰建功还能够放低姿态前来道歉,可见的确是想要真的化解这段恩怨。

    伸手不打笑脸人,丰建功懂事,萧阳自然不为难他,道:

    “这件事丰景明已经受到教训,只要赔偿到位,此事就算翻篇了,说起来……前段时间我还在丰饶集团打过工,我不会对丰饶集团记仇,你也不要怀恨在心,今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丰建功神色一愣,萧阳还在丰饶集团打过工?

    丰饶集团什么时候有过这么一尊大佛,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时间太紧张,丰建功还没有调查清楚萧阳的身份来历,听了萧阳的话的确是感到意外。

    只是一瞬间,丰建功的神色便恢复如常,道:“是,萧先生大人大量,丰某感谢,这卡中一千万是赔偿给陈公子的,我已经约好了最专业的医生,明天……先给陈公子做手术,然后再给犬子做手术。”

    言罢,丰建功双手拿着卡片,递给了陈父。

    陈父没有客气,将卡片接下。

    “陈公子,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萧先生,告辞!”

    丰建功向陈望龙、萧阳微微点头,离开了房间。

    陈父看着手中的卡片,背面写着密码,他家虽然算是有钱人,可也没有多少存款,一千万,真是一笔巨款。

    陈父道:“萧阳,望龙治病用不了这么多钱,丰家的赔偿完全是看在你的脸面上,等望龙的病治好,剩余的钱,都给你吧!”

    陈母有些不忍,却也没有说什么,陈父说的没错,这的确是萧阳的面子。

    萧阳微微摇头,道:“我以后还缺少钱吗?这是望龙断腿的赔偿款,给我算什么事,望龙和美芳以后结婚要钱,养孩子要钱,多的是花钱的地方,剩余的你们慢慢花。”

    陈望龙、林美芳听了,都有些脸红,两人才谈了一个月,还没到谈婚论嫁的时候。

    不过,这次陈望龙出事,林美芳不离不弃,一直在身边守候,两人的感情倒是急剧升温,将来结婚基本是定了。

    “今天一大早出来,还没回家,望龙,我就不陪你了,先回去了。”

    萧阳拍拍陈望龙的肩膀,又向陈父、陈母告别:“陈伯伯,伯母,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