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超维之书 > 第010章 你做保安多合适啊!
    回到家。

    老爸老妈做好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在等待。

    两人早就得知了萧阳考核成武者成功的消息,兴奋了一整天。

    看到萧阳,两人一脸骄傲欢喜之色。

    “阳阳,饿坏了吧,快来吃饭。”老妈招呼着,萧阳的碗筷早已经摆在桌上。

    “你那个同学怎么样?还好吧?”老爸则是关心的问起了陈望龙的情况。

    对于陈望龙的实情,萧阳并没有如实相告,自然也没告诉父母前去满园春的消息,免得父母担心。

    萧阳只是说同学病了,住了院,前去探望。

    “他没问题。”

    萧阳走至餐桌前坐下,拿起筷子便开动,吃了一块妖兽肉,赞道:“老妈手艺真好。”

    从天策武馆出来,萧阳便先打了十万元到老妈卡上。

    今天是萧阳考核武者成功的日子,老妈手上有钱,自然是将晚餐办得极为丰盛,有好几种妖兽肉。

    这一个月,没吃几次妖兽肉,再吃一次,真是美味无比,好吃得感觉灵魂都在颤抖。

    老妈笑呵呵的,道:“现在有钱了,以后老妈时常做妖兽餐给你吃!”

    萧阳道:“爸、妈,以后不缺钱用,你们也不要为我节省着了,妖兽餐你们也吃,以后家里顿顿吃妖兽餐。”

    说着,萧阳给老爸、老妈各夹了一大块妖兽肉。

    若是之前,妖兽餐是只给萧阳一个人吃的,老爸、老妈怎都不会吃一口。

    现在,两人倒是没有拒绝,萧阳成了武者,一月有十万元的福利,凭现在的家境,的确是一家人都吃得起妖兽餐。

    老爸道:“那也不能太浪费,我跟你妈尝个味就好,你这么年轻就成武者,以后还有提升空间,继续修炼也需要钱,说起来你把十万元的福利全部都转给你妈了,你自己也要留点在身上,以后去武馆修炼,都需要钱。”

    萧阳微微一笑,道:“我已经被天策武馆聘请为特殊成员,给我的薪酬是普通武者的十倍,一个月一百二十万,我以后在天策武馆修炼,全部免费,爸、妈,我有的是钱,以后我每月给十万补贴家用,你们都不用上班了。”

    之前只是告诉爸妈,自己通过了武者考核,至于被天策武馆收为特殊成员,月薪百万的事情萧阳没有急着说,而是考虑了一番。

    维之书,堪称金钱吞噬机,萧阳若是一个月花上百万,担心父母问起来不好解释,就想着要不要隐瞒着这一月一百二十万的收入。

    回家的路上,萧阳仔细想想,觉得老爸老妈不是这种抛根问底的人。

    老爸老妈对萧阳实在是好,除了维之书,其他的事情萧阳不忍欺骗,萧阳也不想做一个连父母都欺骗的人,所以如实相告。

    萧阳相信,他一月给十万家里,其余的钱,爸妈肯定不会要,也不会监控他怎么花,告诉了也没有问题。

    老爸、老妈愣愣的看着萧阳,宛如石化了一般。

    一月一百二十万的薪酬,属实是把两人给震懵了,他们一辈子赚的钱,加起来可能才一百多万。

    现在,萧阳一个月,就有一百二十万,不……加上国家的福利,一个月是一百三十万的收入。

    这冲击力太大了,老爸老妈闻言,都陷入了大脑短路的状态。

    过了好一会儿,老妈才反应过来,喜道:“阳阳,一个月就有一百三十万的收入,以后你就是大富翁了。”

    老爸反应过来,则是冷静一些,道:“天策武馆为什么要花这么多的钱招聘你?该不是要让你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吧?”

    这么一说,老妈也担心了,道:“阳阳,你可得注意自己的安全,不管多少钱也没有你的性命重要。”

    萧阳看着二人,道:“老爸、老妈,你们就别操心了,天策武馆的杨震馆长亲自见了我,是因为看中了我的潜力,看中了我的未来,才愿意出其他武者十倍的价格招揽我。

    并且……天策武馆还要跟江南武大协商,把我当成特招学子,送入江南武大修炼,天策武馆是想把我培养成一名强大的武者。”

    老爸、老妈的目光,顿时亮了。

    萧阳没能考上武者大学,始终是两人心中的一个疙瘩,哪怕现在萧阳成为真正的武者了,两人心中也感到可惜。

    因为,武者的基础阶段,武者大学是最佳的修炼场所。

    现在,萧阳竟然能以特招学子的身份进入江南武大修炼,当真是令二人大喜。

    这一下,什么遗憾,什么可惜都没有了。

    “好,好,好!去江南武大好!”

    老爸连连赞道:“当年你高祖爷爷,就是因为没上过武者大学,所以就算成了一品武者,一辈子也就是一品武者,你若能去江南武大修炼,祖宗们都会为你而高兴,因你而骄傲。”

    老妈则是喜道:“这可真是好啊,许茹晴在江南武大,你在岳州,两地分居,日子久了,再好的感情也会生疏,我还担心她被别人抢走。

    现在好了,你也去江南武大,你们二人在一起,感情自然继续展,继续升温,她这么的好女孩子,你可得好好珍惜,不要错过了。”

    萧阳脑海中泛起许茹晴那诱人的身影,点头道:“放心吧,妈,我会珍惜的。”

    顿了顿,萧阳又道:“武道修炼,成为武者之后,更是需要钱财,哪怕进了武者大学,有免费的修炼资源提供,但一些好的天材地宝,还是需要自己用钱购买。

    所以……我现在一个月只能给家里十万,其他的就先留在身上了,以后有钱了,再多给点爸妈,让爸妈也过上富豪般的生活。”

    老爸、老妈同时说道:“足够了足够了。”

    老爸继续道:“一月十万,这比我跟你妈之前一年的收入还多,怎么奢侈都够了。”

    老妈接着道:“我们两个,用不了多少钱,这些年你姐姐补贴了不少钱给家里,现在家里情况好了,我们也能够帮帮她,免得她公婆总给她脸面色,让她不好做人。”

    老爸哼了一声,道:“现在我儿子是武者,前途无量,就她公婆那德性,巴结鸾鸾都来不及,还敢给鸾鸾脸色看?”

    老妈也得意的道:“那倒是,之前萧阳有希望考上武者大学,他们就经常来我家走动,接近关系,后来没考上,立马翻脸不认人,还上门要我家还鸾鸾补贴家里的钱,真是势利眼,不过这也好,只要阳阳有了出息,他们立马就得把鸾鸾当菩萨一样供起来。”

    看着老爸、老妈得意的样子,萧阳心中也一阵喜悦。

    人生在世,就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爸妈,让家人,过得开心快乐,不用在他人面前低人一等。

    很快,老妈又对萧阳说起另外一件高兴的事:“今天上午你大姨又打电话在摧,要我给那五万七千多的平摊钱,说话难听得很,似乎已经等着在寿宴上看我的笑话。

    呵呵……我收到你的转账后,第一时间就把钱给她打了过去,可以想像,她收到我的钱时的脸色一定难看得很。

    后来她还打电话过来,问我是不是又在哪里借钱了,我钱给过去了,她管我是从哪里来的钱啊,我没有的时候她又不借我,你说她烦不烦人。”

    老爸道:“你把萧阳成武者的事告诉她了?”

    老妈道:“哪可能啊,我什么都没说,现在说了,等到了寿宴上,再当面惊爆她的眼球。”

    老爸呵呵一笑,道:“这就对了。”

    萧阳心念一转,大姨定的寿宴所在地,似乎也是满园春,不知岳州有几个满园春。

    若是今天去的那个,那就真是有缘份了,也有意思。

    当天晚上,萧阳继续手握兽晶,缓缓吸收,他没有修炼功法,只能凭身体本能吸收兽晶中的灵气,度缓慢,一枚兽晶,吸收了两个晚上都还没有吸收完。

    次日,得知消息的姐姐姐夫来了,萧阳突然成了武者,两人是又惊又喜,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得知萧阳是因为‘吃了一颗变异火云果’而成为武者,两人更是惊异,这是何等逆天的运气?

    萧阳微微笑着,维之书是万万不能告之任何人的,所以自己催眠自己:我就是吃了变异火云果而成为武者的。

    只有这样,不管何时跟别人谈起,他都不会顺口说出维之书的事,而是脱口而出就是变异火云果。

    平静而欢快的日子,一晃而过。

    历时三天,萧阳才把一枚兽晶中的灵气吸收干净。

    时间,终于到了外婆寿宴的这一天。

    一家人坐着姐夫的车子,往满园春而去。

    萧阳已经弄清楚了,岳州市只有一家满园春,所以……今天去的满园春,就是那天去的满园春。

    满园春是丰饶集团的产业,萧阳没记错的话,大姨夫应该是丰饶集团的中层管理,经理级人物。

    这么说,大姨家将寿宴订在满园春,也许还能打个折?

    当然,打折不打折,萧阳一家不知道,大姨是按2888元一桌的原价算的,萧阳家负责二十桌,一共五万七千七百六十元,萧阳家一分也没少给。

    往常参加亲戚汇聚的宴席,萧阳一家都是高兴不起来的,去了……就要挨外公的骂,遭受大姨、二姨家的冷嘲热讽。

    可今天,一家人都是雄纠纠,气昂昂,每一个都朝气澎湃,意气风,如沐春风。

    满园春到了。

    车子停在停车场,萧阳一家下车。

    满园春正门外,立着一扇红色的气拱门,上面有字:恭贺牧慧英女士八十大寿。

    从正门走入,大堂中有着一块显著的提示牌:参加牧慧英女士寿宴请往1号贵宾厅。

    好巧啊!又是1号贵宾厅!

    负责迎宾的侍者们看着萧阳一家走向1号贵宾厅,脸色都有些奇怪。

    有人道:“刚才那个……像不像把丰董腿打断的那个人啊?”

    另一人道:“好像是啊,我当时亲眼瞧见的,就是他。”

    又一人道:“我的天,把丰董腿打断了,还敢来满园春?”

    ……

    萧阳在满园春,当着很多饭店人员的面,打断了丰景明的双腿,也算是出名了,只要是见过那一幕的,自然是都记住了他。

    1号贵宾厅。

    那天,1号贵宾厅空空旷旷,只有丰景明一桌。

    今天,一共摆了五列,一列十二桌,一共六十桌。

    萧阳一家,来得不算早,也不算晚。

    亲戚朋友才来了一半左右,大姨、二姨家倒是都先到了。

    寿宴是大姨张罗着办的,三姐妹一起平摊的钱,所以……大姨、二姨都在门口迎接宾客,至于两个姨夫,则是已经入座,陪着外公外婆聊天,他们的孩子也是。

    大姨李云娥、二姨李云珍都穿着豪华,打扮得光鲜亮丽,两人保养得不错,可也难掩岁月的痕迹,为了遮掩皱纹,画上了浓妆。

    看到萧阳一家人,李云娥一脸热情的走了过来,道:“三妹妹啊,今天母亲大寿,多难得的日子啊,姐姐在这里等着你,可把眼睛望穿了哦。”

    这神色热情,说话也热情,似乎真的是感情好得不得了。

    可细细品品话中的意思,却是不难理解:今天是母亲大人的大寿,你怎么来得这么慢呢,我们早就到了,眼睛望穿了都还等不到你来。

    若萧阳一家真迟到了,这话说得没问题,可寿宴还没开始,亲戚都还没到一半呢,这样说岂不过分?

    二姨李云珍也走了上来,道:“还好还好,总算是赶上了寿宴,来来来……莫要忘了母亲,快来给母亲祝寿。”

    两人一左一右围着老妈李云芳,把萧阳一家人往外公外婆的桌子领去。

    这场寿宴,萧阳一家也是出了平摊钱的,可现在……似乎是李云娥、李云珍两人办的一般,萧阳一家变成了客人。

    外公李成功正一脸含笑的跟大姨夫施求财、二姨夫朱进宝聊天,对于这两个女婿,他非常的满意。

    当萧阳一家前来,李成功脸上的笑意顿时收敛,脸色也沉了下来。

    外婆牧慧英看着萧阳一家人,倒是露出了喜色,不过老太太有病在身,脸上没什么气血,也没多少精神。

    老爸老妈先对外婆牧慧英祝贺了寿词,然后是姐姐姐夫,最后是萧阳。

    外婆牧慧英的目光,一直盯着萧阳,道:“好孩子,好孩子,以后一家人就靠你了。”

    萧阳讶异的看了外婆一眼,因为外公的关系,萧阳很少来外公家,跟外婆接触得不多,关系自然不是那么亲近。

    可现在听外婆牧慧英的语气,像是知道萧阳崛起了似的。

    当然了,也许就是一句托付的话,萧阳这个家,父母年纪大了,不管萧阳是不是武者,将来都要靠他。

    萧阳对外婆微微点头:“我会的。”

    一阵轻笑声响起,是舅舅的女儿李芷溪:“萧阳,你武考都落榜了,这些年练武败了家里这么多钱,你以后能把这些钱赚回来吗?”

    李芷溪跟萧阳同岁,小了月份,所以,萧阳是表哥,她是表妹,但她怕是从未将萧阳当过表哥对待,说话口无遮拦。

    大姨、二姨家的孩子施国栋、朱腾飞,都比萧阳大了十岁以上,早就有了工作,开始赚钱,有时会送李芷溪这个表妹一些礼物。

    萧阳呢,跟李芷溪同岁,还在上学,自己都缺钱,哪还能花钱在李芷溪身上,自然……李芷溪对施国栋、朱腾飞这两个表哥热情,跟萧阳关系冷淡。

    外公这时也说道:“早就说了,就你们这个家,哪可能出武者,他本就不是武者的料子,你们非要花钱培养,现在竹蓝打水一场空,心里爽快了?”

    老妈正要开口反驳,被老爸拉住了。

    老爸微微摇头,让老妈先别把萧阳成武者的事说出来。

    从跟老妈谈恋爱开始,老爸就受这个家里的气,到现在快三十年了,心中不知积累了多少郁气。

    这一次,儿子成为武者,终于到了吐气扬眉的时候,老爸自然是要将之前受的气一吐干净。

    现在就把萧阳成武者的事说出来,多没意思啊!

    先让他们表演,现在表演得越欢快,等下武者身份揭晓,打脸才越重。

    萧阳看了老爸一眼,便知老爸是要先抑后扬,扮猪吃虎。

    看来,老爸是个打脸高手啊,以前是没有机会,没有打脸的舞台,现在终于把这个天赋挥出来了。

    外婆见气氛有些僵了,道:“今天是我的寿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都不要说了,说点开心的好事。”

    大姨李云娥接话了,道:“说到开心的好事,就要说说国栋了,他还不到三十岁,就已经升任副经理了,月薪到了三万呢,已经是丰饶集团的重点培养对象了,将来肯定能够和他爸一样,能够在丰饶集团做上高级经理,达到月薪五万。”

    不到三十岁,月薪三万,作为普通人,混得的确是不错了。

    外公听了一脸喜色,道:“国栋是个好孩子,求财、云娥,你们俩教育有方。”

    大姨夫施求财,大腹便便,头上秀顶如同地中海,摸着肚子呵呵笑道:“我的种,当然非同凡响。”

    二姨夫朱进宝则是精瘦精瘦的,补着几颗金牙,也笑呵呵的道:“我家腾飞也有出息,现在开始经手家里的生意,比我做得好多了,去年赚了五十万左右,以后一定越来越好。”

    二姨李云珍微微扬起了下巴,道:“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生的孩子。”

    “大表哥,二表哥,你们都好厉害。”李芷溪一脸崇拜的看着施国栋、朱腾飞,说道。

    往常,这个比谁家有钱的环节,萧阳家是最憋屈的。

    可今年,萧阳一家子都暗暗憋着笑,尤其是老爸,目光微亮,一副就喜欢看你们不停显摆的样子,现在显摆得越厉害,等下打脸也越厉害。

    大姨李云娥感觉有点被二姨家抢了风头,暗暗不悦,不过,二姨家现在确实在上升,她也没什么好说的,自然是把矛头调到了萧阳家。

    大姨李云娥向萧阳看了过来,道:“萧阳啊,我听说你也在丰饶集团上班是吧,在当保安,你虽然没成武者,倒也练了一身力气,当保安再适合不过了。

    你大姨夫、国栋表哥都是丰饶集团的红人、大人物,回头让你大姨夫提拔提拔你,让你当个保安队长,也威风威风。”

    噗——

    姐姐萧鸾正在喝茶,实在是没忍住,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姐夫林海憋得满脸通红,才没有笑出来,赶紧拿出纸巾给姐姐擦拭。

    萧阳嘴角含笑,他算是知道老爸为何不让老妈先说出来了,现在这种感觉……还真是暗爽。

    老爸、老妈也强忍着笑意,但嘴角之间,总还是有着痕迹。

    大姨李云娥不高兴了,道:“你们笑什么啊,我可不是吹牛皮,在丰饶集团,有几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能够做到副经理的位置?你国栋表哥可是屈一指的人才!

    还有你大姨夫,在丰饶集团交情广得很,这可不是做点小生意能够相比的,他说一句话,绝对好使。

    就拿这间满园春大饭店来说,总经理丰运兴就是你大姨夫的朋友呢,看在你大姨夫的面子上,今天这个宴席的价格,可是打了……!”

    “好!”

    大姨夫施求财大喝一声,直接打断了大姨李云娥的话,道:“保安部的罗经理,和我就是朋友,萧阳,我会找罗经理聊聊,向他推荐推荐你,只要你自己认真干活,有那个本事,将来一定能够当上保安队长。”

    要自己有本事,还要将来才能当上保安队长?

    那还要你去说个屁的情?

    萧阳淡然一笑,道:“这事就不劳大姨夫了,我已经辞职,不在丰饶集团上班了。”

    大姨李云娥道:“你做保安多合适啊,为什么要辞职啊?”

    萧阳还没说话,大姨夫施求财便站了起来,一脸谄媚的喊道:“丰总经理!”

    众人的目光,都顺着施求财的目光看了过去,是满园春的总经理丰运兴过来了。

    丰运兴是丰饶集团自家人,并且,满园春总经理的位置,可比施求财在公司本部的高级经理要高得多,是需要施求财仰望的存在。

    因为同是公司的管理人员,这次寿宴,丰运兴打了八折优惠,当然……这事萧阳家是不知道的,大姨可不会说。

    施求财见丰运兴来了,一脸喜色,心道丰总经理这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跑来给老太太祝寿来了?

    这可真是受宠若惊啊!

    丰运兴的目光,却不在施求财上,而是落在萧阳身上,一路小跑了过来:“萧公子,您大驾光临,真是令我满园春蓬荜生辉,光芒四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