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超维之书 > 第011章 一宾还有一宾高!
    一脸谄媚之笑的施求财,惊愣当场。

    大姨李云娥瞪着两只大眼,目瞪口呆。

    大表哥施国栋,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如同见鬼了一般。

    其余的人,如二姨一家,舅舅一家,一个个都神色震撼,就像是石化了一般。

    丰运兴是什么人?

    满园春的总经理啊,除了董事长之外的第一人,放眼整个丰饶集团,那也是处于高层的领导人物。

    现在,竟然在萧阳面前……表现得如此恭敬?

    如果不是对萧阳知根知底,众人恐怕要怀疑,萧阳是不是什么大家族、大势力的公子哥,否则怎能让丰运兴这等人物,如此低头?

    可是,作为萧阳的亲戚,他们太清楚萧阳了。

    家境普通。

    唯一能够改变命运的机会,武考也落榜。

    将来也就是能够拼力气做个保安的货色,怎么可能被丰运兴如此敬重?

    认错人了!

    肯定是认错人了!

    众人不约而同的想到这个理由,反应过来。

    施求财道:“丰总?丰总,是我啊,我是施求财啊!萧阳是我侄子,一个平平无奇的人而已,您是不是认错人了啊?”

    平平无奇,你确定?丰运兴深深的看了施求财一眼,道:“萧公子这样的人中英杰,就算远隔百米我也不会认错。”

    人中英杰?

    大姨家、二姨家、舅舅家的人都看了萧阳一眼:我怎么没看出来他是人中英杰?

    丰运兴可是知道,萧阳是何等的存在,连他们丰饶集团董事长丰建功,都得将萧阳当菩萨供起。

    丰运兴没有理会施求财等人,继续对萧阳道:“萧公子,早知道今天这寿宴与您有关,我哪敢收钱啊,您能来满园春,就是满园春的荣幸,今天的宴席,全部免单!”

    大姨、二姨等人,又惊又喜,惊的是丰运兴究竟为何对萧阳如此客气,喜的是全部免单,便省了好大一笔钱。

    免单?

    不!

    萧阳可不想因为自己的面子而给大姨、二姨家都免单。

    既然要出血,三家都出就是了,以萧阳现在的收入,还怕出不起这点钱吗?

    萧阳淡淡的道:“做生意,要有做生意的原则,我来这里吃饭,该付钱就要付钱,最不喜欢有人借着免单、打折的借口来跟我套近乎。”

    丰运兴一听,便知萧阳的意思,道:“萧公子教训得是,是我逾越了,今日之席,绝不免单,绝不打折!”

    大姨、二姨顿时便急了。

    尤其是大姨,因为今天的宴席打了八折优惠,等于是优惠了三万多,她家只要出两万多就够了。

    若是这两万多也能免了,那自然好,可现在……因为萧阳一句话,不仅不能免单,那八折的优惠也没了,大姨家得实打实的拿出五万七千七百六十元出来,哪能不急。

    大姨顿时喊道:“萧阳,你是不是傻啊,给你免单还不好,哪有你这样做人的?”

    萧阳没说话,丰运兴已经道:“萧公子什么身份,哪是我有资格能替他免单的,刚才是我丰运兴不知进退,才提出了这等鲁莽过分的请求,免单打折之事,休要再提。”

    说话之时,丰运兴冷冷的盯了施求财一眼,让他管住一下自己的老婆。

    施求财吓了个半死,若是惹怒了丰运兴,别说他儿子施国栋在丰饶集团的前途受阻,就是他施求财身为高级经理,也很难呆下去,连忙拉住了自己的老婆。

    “丰运兴祝老太太万寿无疆。”

    丰运兴向老太太恭贺一声,便退了下去。

    顿时,整个1号贵宾厅都热闹起来。

    纵然有不认识丰运兴的,此刻也都知晓了他的身份,众亲友宾客看着萧阳,目光中无不好奇,想知道丰运兴这等人物,为何在萧阳面前如此礼敬。

    尤其是萧阳所在的这一大桌子,最为好奇,一个个目光惊诧的看着他,一言不,反倒是十分的安静。

    大姨一家、二姨一家、舅舅一家,所有人心中都太震撼了,完全无法理解。

    从丰运兴的表现能够看出来,萧阳有了一重他们都不知道的高贵身份,可他们就是无法理解。

    这一桌安静了好几秒钟,外婆牧慧英打破了沉默,看着萧阳道:“好孩子,你终于有出息了。”

    然后又慈爱的看了老妈李云芳一眼,继续道:“你终于熬到头了。”

    萧阳成为武者,诞生气感,感应十分锋锐,能够感应到,外婆牧慧英的眼中的生命色彩,正在快流逝。

    她心中一直念着自己的小女儿,念着萧阳一家,现在看到萧阳一家好了,有种心中解脱的感觉。

    到了这个年纪,有病在身,气血虚弱,生命芨芨可危,因为心中有牵挂,所以始终支撑着。

    现在这口气舒畅了,心中解脱,反而活不长久,这次寿宴过后,过不了太久,恐怕就要办丧事。

    这是生命到了尽头,身上的病都是因为生命精气所剩无已而产生,就算治好了病也挽救不了生命。

    听外婆这么一说,老妈李云芳顿时便红了眼圈,这是娘家唯一疼她挂念她的人,一句话便说到她心窝里去了。

    老妈道:“妈,你不用担心我了,以后我们一家都会好好的,很好的。”

    大姨酸溜溜的说道:“云芳啊,萧阳这是有了什么造化啊?连丰总经理都这么恭敬他?”

    老妈看了老爸一眼,都有人主动问起,再隐瞒下去就显得娇情了,老爸微微点头。

    老妈道:“阳阳他……也就是运气好,买到一颗变异火云果,现在已经成为一品武者了!”

    众人听了,心中只有一句话:我艹!这走的什么狗屎运?

    变异的天材异果,这是何等稀罕的存在啊,竟然让萧阳碰到了一颗?

    得知萧阳成为了武者,大姨、二姨脸上顿时便不好看了。

    哪怕是最低级的一品武者,仅是国家给的福利,一个月都有十万元。

    更何况,武者那是什么身份?

    普通人就算是亿万家财,在武者面前也得低人一等。

    这时候,他们总算明白,为何丰运兴对萧阳如此恭敬,因为两人的身份根本就不在同一级别。

    大姨、二姨一直以来,都喜欢从萧阳一家身上找存在感,现在萧阳成为武者,高人一等,这是何等的出息?

    他们的儿子与萧阳一对比,简直比成了渣,心中如何接受得了。

    两人只感觉有一口气纠结在心中,怎么都吐不出来,郁闷无比。

    尤其是想起刚才,都对自己的儿子夸赞,心中还洋洋自得,现在回想起来,最是尴尬,简直令人脸红,似乎有一道道无声的巴掌,拍在了她们脸上。

    大姨夫、二姨夫,眼中也有明显的失落之色。

    以前,在萧阳一家面前,他们可是有着十足的优越感,现在……只感到压迫和紧张。

    从今往后,成为武者的萧阳,他们得一生仰望。

    至于施国栋、朱腾飞两个后辈,则是紧紧皱着眉头,心中的不爽快完全体现在脸上。

    舅舅一家也好不了多少,除了外婆一脸喜色,其余的人,都一脸惊憾震骇。

    外公李成功呆若木鸡,愣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舅舅舅妈想起之前对萧阳一家的态度,神色尴尬而难看。

    表妹李芷溪,看着萧阳则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道:“萧阳表哥,你……你怎么这么好运气呀?”

    萧阳脸上,如沐春风,淡然一笑:“对,运气,运气而已。”

    萧阳越是说得轻描淡写,众人就越是觉得难受,凭什么啊?凭什么这样的好运气不落在我的身上啊?

    看着众人的反应,老爸脸上,一副舒爽的样子,笑意连连,这些年来所受的郁闷之气,今天总算是一扫而光,当真是心中爽快,酣畅淋漓。

    一个普通人成了武者,那就是一步登天。

    很快,周围的亲戚中,便有一道道恭维的声音传来。

    “我就知道,萧阳这孩子从小就不简单……!”

    “我早料到了,萧阳这孩子一定有出息……!”

    “想当年,我第一次见到萧阳这孩子,就知道他将来必成大器……!”

    ……

    诸如此类的话,此起彼伏。

    萧阳内心暗暗一笑,人呐……!

    老爸听着这些话语,则是一脸骄傲之色,他知道这些人是在放马后炮,但没办法……听着就是爽!我就是这么庸俗,就喜欢看你们羡慕嫉妒的样子。

    这时,宾客基本都已经到齐了,每一桌,每一个人,目光不断的往萧阳这边瞟,基本上都在谈话着萧阳,语气中……遮掩不住羡慕。

    “萧阳啊,以前……以前还真是没看出来啊,你竟有如此运气,这么年轻便成了武者。”

    大姨李云娥一脸尬笑的道:“成了武者好啊!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你成了武者,出人头地,整个家族都跟着你享福啊。”

    二姨李云珍也陪着笑:“是啊是啊,以后这个大家庭,就靠萧阳你了,我们都是一家人,是吧!”

    现在来讲一家人?现在来讲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以前的嘴脸到哪里去了?

    萧阳心中暗笑,脸上则是云淡风轻,不表任何态度,有什么话,老妈都挡在前面说了。

    老妈这些年,没少受大姨、二姨的欺辱和白眼,自然是将话说得滴水不漏,还将以前的话语反讥了回去。

    大姨、二姨自讨没趣,只能神色尴尬的收了声,心中皆酸溜溜的转念:

    就算成了武者又如何,武者虽然风光,却也危险,若是遇到妖兽入侵,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命呢,我家也过得不错,求不到你。

    “丰饶集团董事长丰建功到,送寿礼白玉寿佛一尊。”

    这时,1号贵宾厅外,传来一声高唱。

    厅中的亲友宾客们,闻言都神色一震,萧阳这一大片亲戚中,最有钱的也就是大姨家的级别,何曾见过丰建功这身家数十亿的大老板?

    听到丰建功来了,一个个都好奇的很,张着眼睛望去。

    一个身穿西装,年过五旬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龙行虎步。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穿唐装,年过四旬的中年人,透露着一股常人难以散而出的凶悍气息。

    是丰建功和刘蛮雄。

    这几天时间,丰建功将萧阳的身份可算是调查清楚了,也知道了萧阳曾经在丰饶集团做过保安,然后……突然有一天,萧阳成了武者,鱼跃龙门。

    用膝盖想也知道萧阳经历了大奇遇,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当然,对于丰饶集团重要的不是这些,而是萧阳真的在丰饶集团做过保安。

    随着萧阳的修为越高,地位越高,名气越高,身份信息、人生轨迹显然都会被人调查出来,到时候,丰饶集团必定名声大涨。

    萧阳等于是丰饶集团的一块活广告牌,只要他越来越好,丰饶集团的名气将越来越大,生意将越来越好做,也将越做越大。

    以丰建功这等聪明之人,自然是知道,这等天赐良机,最关键的一点就在于丰饶集团要与萧阳处好关系。

    关系好,丰饶集团跟着萧阳,扶摇直上。

    关系不好,若是萧阳功成名就后厌恶丰饶集团的捆绑,翻手之间,便能够让丰饶集团遭遇大难。

    为了丰饶集团的将来,丰建功自然是要与萧阳处好关系。

    当知萧阳外婆八十大寿的寿宴在满园春举行,丰建功立即便准备了一份礼物,赶在今日亲自送来,这都是看在萧阳的面子,是向萧阳示好。

    “萧先生。”

    丰建功进了1号贵宾厅,一直走至萧阳所在的大桌,先是向萧阳微微躬身,以示敬意。

    然后,便向老太太祝贺,送上寿词。

    “萧兄弟!”

    刘蛮雄也先向萧阳打了声招呼,然后给老太太祝贺。

    施求财、施国栋父子俩,看着这一幕呆若木鸡。

    别人都只知道丰建功,不认识后面的刘蛮雄,施家父子俩可是知道,这是一位真正的武者,也是丰饶集团的大人物。

    因为报恩,才留在丰饶集团,论身份,比起丰建功还要更高,因为,武者的地位始终要压普通人一级。

    连丰建功、刘蛮雄这样的大佬人物,竟然都对萧阳如此敬重客气,这不应该是一个新晋武者该有的待遇啊?

    施家父子俩,怎么都想不明白,萧阳何德何能,竟能让丰建功、刘蛮雄这等大佬伏。

    不管明不明白,当丰建功、刘蛮雄祝完寿,两人还是条件反应一般站了起来。

    两人向丰建功、刘蛮雄齐齐躬身,道:“董事长好,雄哥好。”

    丰建功淡淡的看了施求财一眼,丰饶集团的高级经理不少,但也算是接近高层的人物,他还是知道的,至于施国栋,级别太低,还没有进入过丰建功的视野。

    这几天,丰建功把萧阳的身份信息、家庭关系都调查得清清楚楚,知道萧阳家和施求财家是什么关系,自然没有因为萧阳而对他们热情相对。

    丰建功道:“施经理啊,你竟然有萧先生这样的亲戚,我都羡慕你啊!”

    施求财尴尬一笑,他和萧阳家是亲戚,还是很亲很亲的亲戚,可惜,关系不好啊,这时他心中后悔无比。

    以前为何要踩着萧阳一家啊?若是拉好了关系,以丰建功对萧阳的态度,只要萧阳一句话,他在丰饶集团还不高升?

    丰建功只是顺口跟施求财交谈了一句,然后看向萧阳,道:“萧先生,不知宴后有没有空,我有点事情,想要与您商谈一下。”

    萧阳点点头,道:“丰董、刘兄,请随便坐。”

    “好,好。”

    两人应道,如同普通宾客一般,找了一桌坐下。

    同桌的人顿时受宠若惊,对二人一脸恭敬之色。

    此时,厅中宾客,对萧阳的目光再度生了变化。

    丰建功的地位,远不是丰运兴能比。

    丰运兴只是满园春的总经理,连董事长都不算。

    而满园春,在丰饶集团数十亿的产业中,只是靠后的一份,不及总量的二十分之一。

    丰建功,可是整个丰饶集团的董事长,真正身家数十亿的大富豪,地位比起丰运兴,何止是高了一星半点?完全是高了好几个档次。

    至于刘蛮雄,隐隐约约也有人谈到了他的武者身份,光从地位上来讲,那更是惊人。

    一个身家数十亿的大富豪,一个资深武者,竟然对萧阳如此礼敬,明显比萧阳要低了一头。

    就算萧阳是个新晋的武者,也不该有如此地位啊?

    并不是所有的普通人,都对武者的潜力展很了解。

    他们不知道十八岁的武者,有怎样的潜力,更不知道……萧阳是一个精神力强大的天才武者,一时间自然难以猜透,感到惊讶。

    丰建功出现后,大姨李云娥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她的男人,她的儿子,在丰建功面前恭恭敬敬,而丰建功在萧阳面前恭恭敬敬,这就是差距啊!

    这种差距,本来并不显眼,可是丰建功一来,有了个参照物,互相一对照,施求财、施国栋已经在萧阳面前彻底抬不起头来。

    掌控他们命运的人,在萧阳面前都得恭恭敬敬,那他们与萧阳的差距,是何等巨大?完全是天壤之别。

    大姨李云娥,嫁人给施求财后,一向沾沾自喜,自认为在这个大家族中,高人一等,现在被踩至了尘埃之中,当真是郁气难平。

    偏偏这口郁气还作不得,只能憋着,压着,更是令她难受。

    1号贵宾厅中,众宾客的惊议之声,随着丰建功、刘蛮雄的到来达到了高潮。

    “岳州天策武馆馆长杨震,前来祝寿,送寿礼万寿图一副!”

    “岳州天策武馆副馆长茅十三,前来祝寿……!”

    “岳州天策武馆武者导师江木,前来祝贺……!”

    ……

    当众人以为,丰建功、刘蛮雄是今日寿宴档次最高的来宾时,一连串的高唱声传来。

    原本热闹沸腾的1号贵宾厅,陡然间安静。

    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闭了嘴,脸上露出震撼到了极点的表情。

    如果说,丰建功还只是普通人需要仰望的大富豪,大人物。

    那么,天策武馆的馆、副馆长等人,那可是整个岳州市的武者都需要仰望的大人物。

    尤其是馆长杨震,已经是站在岳州最顶尖的存在,跺一跺脚,整个岳州都要抖三抖,丰建功这样的人,连杨震的脚底板都够不上。

    所以,听到杨震、茅十三、江木等武者到来,丰建功、刘蛮雄先是惊愕了一下,然后,两人唰的一下便站了起来,以示恭敬。

    连丰建功、刘蛮雄都站了起来,其他的宾客自然是也跟着站了起来。

    这一刻,他们感觉大脑都要当机了。

    这个世界的武者常见,也不常见。

    常见是因为武者在总人口的比例虽低,但也是千万以上的庞大数量,在电视上,网络上很容易看到武者的视频。

    不常见是武者与普通人之间,生活很少有交集,现实生活中普通人想见到一个武者,可不容易。

    就像地球上,电视上天天都能够见到各种级别的官员,现实生活中常见吗?很难见到。

    现在,一下子见到好几位武者,还是天策武馆的大人物,就好像在地球上一下子见到了一个市的几位最高长官一般,对于普通人而言,何等罕见?

    一个个震撼得都有些懵了。

    萧阳听到杨震等人来了,也露出意外之色,没想到他们竟然会来参加外婆的寿宴。

    一个普通人的寿宴,自然不值得他们前来,很显然……这又是因为萧阳的面子。

    可是,杨震馆长亲至,还带来了两位身居高位的武者,这面子给得太大,太足,出乎萧阳的意料。

    没有犹豫,萧阳立马起身,向前相迎:“馆长,茅副馆长,江导师。”

    杨震出一震爽朗的笑声:“萧阳,我们沾你的光,来吃个酒,没问题吧?”

    萧阳连忙道:“这是我的荣幸,热烈欢迎。”

    杨震走到萧阳面前,拍拍萧阳的肩膀,道:“你去江南武大的事情定了,明天,就会有专机前来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