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第三十八章 鸡蛋饼中的‘贵族’
    “真是个好白案啊,你们苏菜后厨现在最缺的恐怕就是这样的好白案吧?”

    黄明举吃完两个狗不理包子就端起一杯柳长青特意送来的上品铁观音慢悠悠的喝着,柳长青见到黄老降临,忙恭恭敬敬把他和吕绿馨让到自己的办公室内,有心想借这个机会向黄老请教些厨艺,却被老爷子挥挥手就给打了。

    在这位老爷子眼中除了周栋的狗不理,早点部提供的那些早点统统都是无法入口的垃圾。

    至于九州鼎食的厨师麽......除了眼前这个丫头和姓周的那小子,也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家伙。什么九州八鼎啊,也就比垃圾强些有限。

    老爷子看了看失望离去的柳长青,摇头道:“我老人家听说周小子是在苏厨水台实习的,怎么就被小柳给拐骗来了?你师兄的眼睛呢?”

    “还不是这个柳长青见利忘义啊!”

    吕绿馨越想越是气不过,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老爷子,您说有他这样办事的麽?”

    “怎么了,人家小柳有什么不妥的?”

    黄明举摇头笑道:“我们这个行当,最后生意能不能好起来,靠得还不是厨师?

    小柳他是早点部的头儿,那就要对早点部的这些人负责。偏偏周小子又做得一手好包子,连我老人家都为平生罕见,这样的人才,他不想方设法留下来才是脑袋有坑了!

    怎么,不服?不服你就想办法把周小子拉回来,他现在不还是没彻底离开苏厨麽?你花一刀号称九州鼎食的狠角色,别对我说你就没办法了,那会让我老人家对你非常失望的。”

    吕绿馨想了想道:“老爷子,这个周栋水台白案上的功夫都是顶级的,昨天我还现他的刀工竟然不比我差多少。

    这真是太奇怪了,就凭青翔能教出他这样的学生?

    您说,他究竟是八门中的哪一门传承啊?”

    “嗯......水台上的功夫,那是‘净’字门的手段,白案上的功夫,那就是‘禾’字门了?

    你又说他的刀工如此好,这个年纪就有这样的刀工,厨师学校怕是教不出来的,难道他又跟‘器’字门有关系?

    有意思啊,这小子倒是挺神秘的,竟然把我老人家都给难住了。”

    黄明举笑道:“不过人家既然不肯说,你琢磨这些做什么?知道不知道他的来历有这么重要?

    你也是八门的后人,难道不知道在三十年前的那件事情?

    就因为‘国菜’之争,各大菜系隐居不出的老家伙一个个红了脸,多年积累的矛盾也因此爆,勤行八门也是因为那次事件彼此闹得很不愉快,甚至种下了恩怨,他不肯说明来历,也是情有可原。

    要我老人家说啊,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什么八门九门的,都是执念!

    你这丫头年纪轻轻的,可不要这么糊涂啊。”

    吕绿馨点点头:“行了老爷子,我记下了。管他什么出身呢,反正想办法把他拐到苏厨的白案上去就好了,反正他现在还是我们水台的人呢。”

    “这就对喽......”

    黄明举哈哈大笑:“茶喝够了,我老人家也得回去睡午觉了,明天还得早起排队呢。”

    “老爷子,您要是亮出身份,周栋他应该会破例吧?”

    吕绿馨有些舍不得自己的美容觉,可狗不理包子就更加舍不得,老爷子要是肯出面,她说不准也能跟着沾沾光呢。

    “没用的。”

    黄明举摇头道:“你这丫头天赋一流,就是感悟不够。能做出这种包子的人,别的不敢说,白案上的功夫怕是已经近道了啊......

    一个用心钻研厨艺、近于求道的人,又怎么可能被世俗的身份所束缚?

    我老人家在别人眼里是苏省食王、一代名厨,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想求我指点几句,尝一口他们做的菜。可在这位周小友的眼中,我恐怕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消费者罢了。

    所以啊,我老人家才不去碰这个钉子呢......”

    ***

    这些天周栋不知道被人在背后议论了多少回了,就从没耳热喷嚏过,这会儿却忽然连续打了三个喷嚏,耳朵根子还一阵阵的热。

    “哈哈,小周师傅,你这样的帅哥应该是最能抵抗人背后议论的啊,连你都打喷嚏了?哎呀耳朵根子也红了,这得有多少人在背后夸你呢?这是要火啊!”

    “看你说的,小周师傅这本事要是不火,那才叫没天理呢!”

    “小周师傅啊,你有女朋友了没有啊?大姐的侄女儿可是金陵艺校的校花,嫩的就像刚出锅的热豆腐,眉眼那个俊哦......要不要大姐给你介绍介绍?”

    内厨的师傅们一个个笑着和周栋套近乎,个个说着热火朝天的体己话,好像周栋不是只来了短短三天,而是来了三年一样。

    这就是勤行,讲究的就是硬实力。早点部的师傅们现在对周栋已经是心服口服,别的不说,光是这一上午的流水可就是往常的五六倍啊!

    别小看那五十笼狗不理包子,本身虽然产生不了多少流水,却让早点部增添了许多人气,连带着别的早点也卖了不少,大家谁心里不高兴?月底的奖金可是真金白银呢。

    柳长青没来找周栋,领导就得有领导的智慧,要夸奖一个员工也绝对不能当着大家的面儿,这太容易让员工们找到标杆然后形成小团体了。

    而且黄老临走的时候也没交代什么,他好歹也是个技师,没必要自作主张请周栋为黄老开什么后门儿,老爷子的脾气可古怪着呢,说不定这马屁就会拍在了马腿上。

    倒是吕绿馨走了过来,笑道:“小周师傅,你做的包子可真好,就连咱楚都烹饪协会的黄会长吃了也赞不绝口呢。

    他老人家说了,明天还要来排队。”

    周栋点点头:“嗯,老人家养成早起的习惯挺好的,身体更健康。”

    “......”

    吕绿馨算是服了,还得说是老爷子,这个周栋果然性情如此,是个一心‘求道’的人。

    于是立即转移话题道:“对了,我想问问你要不要去白案工作?水台你可以继续,苏菜后厨的白案也是非常需要你这种人才的。

    我会和尚主厨说,给你更好的待遇。”

    周栋没接她的话,因为系统提示音恰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叮!宿主得到当地同行高人赞赏,赞赏值加1ooo,同时得到系统提供的食谱一份。’

    周栋一愣,这位黄会长可不简单啊,赞赏值一下就加了1ooo,而且都不用抽取宝箱了,系统直接就送食谱?

    ‘宿主,最简单的食物往往最复杂,但这次不是蛋炒饭。

    中级食谱:秘制鸡蛋饼。

    它,就是鸡蛋饼中的‘贵族’!它,就是色与味最简单也最完美的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