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第六十二章 要感受食物的灵魂
    (秋风行动,严查,我已经现很多本章说会莫名其妙不见,大家本章说的时候尽量小心,不要违规啊,我们都是老实人。

    选择开美食文就是对的,在这次行动中,我们最安全^o^)

    春寒料峭,迎宾小姐姐却迎着春风,勇敢地挺起了小胸脯,用甜甜的声音冷冷地道:“对不起啊老先生,小周师傅说了,每个人都要按照规矩排队,谁都不可以例外!

    老先生您如果不想排队,那就请离开吧。”

    “说得好!小周师傅就是硬气啊,佩服!”

    不知是哪位顾客赞了一声,正在排队的客人们纷纷鼓掌,呱唧呱唧......

    大家的眼睛都不瞎,如何看不出这老头儿非同寻常、隐隐还有些上位者的气质?就说那一身黑色唐装吧,一看就是纯手工制作,绝非商场里的那些品牌货可比。

    很像是一位老领导啊?

    本以为小周师傅在权势面前也会屈服,毕竟这种事情见得多了,大家也都能体谅。没想到啊没想到,小周师傅不愧是冰山上来的小能手,一个冰疙瘩扔过来就直接把老头儿给砸闷了。

    大家幸灾乐祸地望着这老头儿,瓜子花生小板凳都准备好了......

    林清暗暗叹息,队也顾不上排了,忙走到易知鱼身旁,轻轻拉了下老爷子的衣袖,压低声音道:“易爷爷,要不......我们还是走吧?”

    没人比她更清楚老爷子的脾气了,那是不见火星儿随时都能爆炸的主儿,更别说被人当众怼、丝毫不给面子。林清不住地责怪自己,早知道会是这样,就不该拉易爷爷来这里啊,臭丫头,你这不是作死麽!

    “易爷爷,易爷爷?”

    林清暗叫坏了,爷爷没动静,该不会真被气坏了吧?

    易知鱼呆呆地站着,脑中思绪万千,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战争年代......

    那时候他还是个红小鬼,也曾经无比顽劣,时常犯个错误啥的。炊事班的老班长骂起人来可真是狠啊,有时恼起来还会踢他的屁股,战友们亲如兄弟,打打闹闹更是家常便饭。

    青春啊,谁会给谁留脸?温良恭俭让那是虚头巴脑的成年人搞出的玩意儿,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他们谁会待见这东西?那时的他们或许没这么多面子、没这么多礼仪,却是最真实的一群人。

    有多少年了啊?现在人人尊称他为‘易老’,他这位‘老人家’也不知不觉就把自己架上了高台,如今回头想想尼玛啊?

    是谁把我老人家的梯子给撤走啦!

    还能有谁?自己呗......

    想不到啊想不到,想不到在这小小的楚都,一个三线往上勉强称为‘较大城市’的地方,他‘易老’居然被当成普通人一样的对待了?

    挺着小胸脯的迎宾小丫头刚才说什么来着?人家这里是有规矩的!要吃就得排队,不排队就走人,啥叫走人?就是滚蛋呗。

    哎呀,好怀念!

    多少年过去了,终于有人敢当面怼我老人家,让我老人家‘走人’了!

    说不清楚是为了什么,易知鱼竟然感觉心中一片暗爽,特舒服!十万八千个汗毛孔都开了一半!

    可惜人家迎宾小丫头还是挺有规矩的,话说一遍就不肯再说了;好希望她能再怼自己一回哦,易知鱼感觉,这能让他青春萌动,再次抓住已经消失了很久的青春小尾巴......

    “老先生,您没事吧?”

    迎宾小姐姐有些后悔,毕竟是个老人家,自己是不是太没礼貌了?这要被男神知道恐怕会被扣去不少印象分的呢。

    林清也晃着老爷子的胳膊:“易爷爷......”

    “额,我没啥......”

    易知鱼看了眼早点部,目光有些复杂,点点头道:“清丫头,我们去排队。”

    “易爷爷,要不我们明天早点来吧,今天就不要排队了吧?”

    完蛋了完蛋了,易爷爷都被气得说胡话了,林清顿时心跳加剧。

    “不,我已经决定了要排队。嗯,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近距离的接近人民群众了?清丫头你不许阻止我。”

    林清:“......”好吧,反正都是您的理。

    两人拿到的是77和78号,听起来很吓人,好在早点部不是火锅店,不到半小时也就轮到了他们。

    这个时间点其实挺不错的,正好错开了吕绿馨和黄老爷子那一拨儿,否则俩老头儿要是碰上,还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呢。

    想明白了这一点,林清暗呼侥幸。她可知道易爷爷跟黄老爷子是真正的王不见王,猫跟狗是啥关系,这两位老爷子就是啥关系......

    运气还是不错的,两人落座后被告知狗不理和秘制鸡蛋饼居然还都有。

    林清喜孜孜的开始点餐,当听到每单只能选择一样小周师傅出品的早点,而且还要捆绑销售的时候,易知鱼居然只是嘀咕了一句‘歪风邪气’,也就再没说啥,这让林清心里又有些犯嘀咕,今天易爷爷是怎么了?好像变了一个人。

    服务员离开后,林清兴奋地搓了搓小手:“易爷爷您就等着看吧,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呵呵,但愿如此吧。那小子脾气不小,希望他的手艺能配得上他的脾气。”

    易知鱼没把话说死,一走进早点部他就闻到包子味儿了,当时就是一愣。

    这姓周的小子好像是有两把刷子啊?不过究竟如何,还得入口了才知道,不用着急。

    先上来的是狗不理包子,秘制鸡蛋饼每张都得现做,前面还排了五六位客人呢。

    林清接过包子,笑道:“易爷爷,咱们可说好了啊,一笼六个包子每人三个,回头鸡蛋饼来了,也是一人半张,谁都不许抢哦。”

    “放心,你易爷爷我什么好东西没吃过?还会跟你抢着吃?”

    易知鱼摇头笑了笑,这丫头还是太嫩了,没见过大场面啊......边想边揭开了笼屉,周栋的要求非常细致,是不许服务员提前揭开笼屉的,否则就会提前走失部分味道。

    “嗯?”

    笼屉一开,扑面而来的包子香气顿时充满了易知鱼的口腔和鼻腔。

    易知鱼不觉微微眯起了眼睛,以他的功力都不用吃,就知道这位小周师傅控面的功夫已经是登峰造极了。

    “有点意思啊,让我老人家尝尝......”

    取出自己的玉箸,夹起一个包子轻轻咬了口。

    林清有些紧张地望着他,按易爷爷的规矩,这就该吐了,先吐东西再吐槽,就是这么的高大上。

    居然没吐?还在继续吃?

    一睁眼一闭眼,一个包子没了?林清有点儿懵,易爷爷表现的很是淡然,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眼睛眯着,筷子不停,这是要揍啥啊您?

    已经是第二个了,这可比第一个包子吃得更快,林清分明看到易爷爷是一口吞下去的,他也不怕烫!

    第三个。

    连续吃了三个包子,易知鱼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儿,冲林清点点头:“嗯,也就一般啊?

    也可能是还没尝清楚,我再尝一个吧......清丫头你要记住啊,要做一名成功的美食评论家,就必须认真对待你面前的每一种食物,要尊重它们,仔细感受它们的灵魂......”

    说完就要继续下筷子。

    林清顿时急了:“易爷爷,您已经吃了三个了啊!再吃就是吃我的了!也该我尊重下食物,感受感受它们的灵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