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第六十三章 美食的高品低流
    美食总是能够让人放下矜持、显露本性,热腾腾的狗不理和鸡蛋饼就仿佛是最高明的指挥家,每次出场都能在早点部引奏出一曲交响乐。

    已经吃嗨的人们有的在高声赞美、有的在闭目回味,有的吃一口包子,就吸溜吸溜的去喝汤,有的忍不住就开始吧唧嘴,对面的人扶一下金丝边眼镜,却没有露出厌恶的表情,而是报以理解的微笑。

    林清很感慨。她终于相信了美食可以让不同阶层、不同背景、不同文化程度的人都变成最本来最质朴的样子。

    可是很奇怪啊。

    这本来是她这种美食工作者毕生追求的最高境界,为什么她现在却希望易爷爷还是昨天那个高高在上的美食评论权威,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面对美味就露出真实的獠牙呢?

    两双筷子在空中已经交锋了最少两三个回合,林清这个吃货界的后起之秀终于不是易知鱼这个老饕的对手。

    她的筷子被狠狠拨开,第四个包子已经进了对面那张血盆大口中。

    已经背信弃义到与小辈夺食的老家伙竟然没有一丝惭愧,继续把他罪恶的筷子伸向了第五个包子!

    这本来应该是我的哦,真是太过分了!林清愤然丢下筷子,一把将笼屉拉到自己面前:“易爷爷,您已经吃了四个狗不理了!那本来应该是我的啊!”

    “你又不是第一次吃,易爷爷可是第一次。何况你既然带爷爷来这里,那就是主人,哪里有让‘客人’饿肚子的道理?”

    易知鱼连连摇头:“清丫头,什么叫做是你的?你这样说话,就是存了自私独占之心,可是万万要不得啊!

    记住爷爷的话,为人需有分享精神,我有人有,则天下大同矣,是以古人才会说‘不患寡而患不均’!

    仔细想想爷爷的话吧,真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

    边说边夹起第五个狗不理包子,这次倒是没有一口吞下去,而是先破皮撮汤,然后才小口小口的慢慢品味。

    吃完第五个包子后易知鱼才放下筷子,微微摇头道:“一般一般,不过如此。清丫头啊,剩下这一个是你的了,这就是爷爷说得分享精神,你可记住了?”

    林清翻个白眼,愤愤夹起最后一个包子吃了:“您说得好有道理哦......”

    表面虽然气愤,其实心里还是挺安慰的。难得易爷爷吃的顺口,他老人家吃得开心,自己也就跟着开心了。

    “嗯,清丫头你刚才说那小子叫周什么来着?”

    “周栋。”

    “嗯,周栋。他做的狗不理爷爷已经品鉴过了,一般一般。不知道他的秘制鸡蛋饼比起狗不理来又如何?”

    易知鱼说着话,目光已经飘向后厨中那个帅气的身影,心中暗道:“我老人家估计还要在楚都呆上半个多月,这小子的手艺居然能让我老人家勉强入口,倒也是难得。

    可就是这组委会安排的酒店距离这里太远,开车都要半个小时的样子。这可不成啊,我老人家难道要天天排队?

    这苏省评审组委会也是,安排的酒店这么远,这不是故意和我老人家过不去麽!”

    评审委员会负责安排食宿的工作人员比窦娥还冤,谁知道您老人家要跑去九州鼎食吃早餐啊?酒店里明明就有提供早餐,还是免费的!

    听到老爷子提到了鸡蛋饼,林清警惕之心大起,服务员刚把冒着热气的秘制鸡蛋饼端过来,她就忙着一把接在手中,确认足够安全后,才放下鸡蛋饼道:“易爷爷,说好的哦,我们两人一人一半。”

    “慢!龙泉见云纹,可称神兵;美食有此异像,则为艺术!”

    易知鱼起箸如飞,‘当’一声脆响,硬生生用手中玉箸拨开了林清的筷子:“这......也是那小子做的?”

    “您刚才不都看见了麽,就是他做的啊?”

    “好孩子,先不要吃,让爷爷仔细看看!”

    易知鱼不愧是当年过草地时拔过小香葱、翻雪山时采过雪莲花、到了黄土高原放个公家牛,都能从牛肚子里踅摸出块牛黄的‘高人’。别看已经年过七旬,出手仍是快如闪电,一招‘苍鹰搏兔’,便将这盘秘制鸡蛋饼抢在了手中。

    “易爷爷,您怎么又耍赖啊?这回我可不答应了!”

    林清简直是太嫩了,哪能抢过他啊?顿时急得眼睛都红了。

    心疼您老人家这没错,可也得有个度啊,哪有像您这样生抢的?

    易知鱼没搭理她,自顾自地托起鸡蛋饼,一双老眼都在放光,口中喃喃自语道:“奇思妙想,奇思妙想啊!竟然是利用自己高的控面手法,将单独分离出来的蛋黄液揉入了面中?

    而后还要对火力控制入微,既要让这些藏在面内的蛋黄液熟透,不会有鸡蛋腥气,形成奇妙的云纹;又要保证面饼不会在火力煎烤下出现常见的焦点和凸起,让蛋清液与面粉完美交融,成就这犹如美玉般的鸡蛋饼?

    美轮美奂啊,却不留任何瑕疵,不存在一丝的遗憾......

    这,不就是人人都在追求的完美人生麽?”

    林清都听傻了,从没想过老爷子还会抒情的。不过就是张鸡蛋饼而已,至于扯到人生上去麽?我的人生就是想在每天早上吃到自己心仪的早餐啊。

    “易爷爷,你把鸡蛋饼还给我啊。”

    “丫头,爷爷想要告诉你的是:我华夏食道如山如渊,若论美食,又何止千万?不过同样是美食,却也有高品低流,你却是不可不知的。”

    易知鱼手托鸡蛋饼,目光严肃,一脸正色。

    林清不由一愣:“高品低流?好吃不就行了,还分什么品流啊?”

    “就知道小萧迟早会耽误了你,只会利用你这条天生灵巧的舌头,却没有告诉你这些正经的学问!

    所谓高品者,或堂皇或精巧,或天然去雕琢,或经厨人之巧手‘提流拔品’......

    就比如你眼前的这张鸡蛋饼,本来既算不上高品,却也不是低流;可是经过这位小周师傅的生花妙手,就变成了艺术品,这就是被拔了品,成为高者!”

    “明白了!”

    林清点头:“易爷爷你该把鸡蛋饼还给我了吧?”

    “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爷爷还没有讲完,你怎么总是想着吃呢?”

    易知鱼摇头道:“可有些美食虽然味美,却是任何高手都无法为其‘提流拔品’的。

    比如说臭豆腐很多人爱吃,却终究属于低流;再比如京都著名的卤煮火烧,就算名气再大,也是任何高手都无法为其拔品的......”

    林清无力地道:“易爷爷,我只想吃口鸡蛋饼......我饿......”

    “可是啊,很多厨界高手为了显示自己的手艺,硬生生为普通美食拔品,却难免会损失味道,这种就叫做‘表里不一’。

    清丫头你来看,这秘制鸡蛋饼看上去就像一个艺术品!可为了达到这种效果,就要将蛋清和蛋黄液分离,这往往就会影响鸡蛋饼的味道。

    我们又怎么知道,你佩服的这位小周师傅是不是也犯了这个表里不一的错误呢?又怎么知道这张鸡蛋饼究竟有没有损失味道呢?”

    林清顿感不妙,忙道:“我知道,我吃过的!”

    “你知道有用麽?

    清丫头,你还年轻,你能见过多少,又吃过多少?你需要走的路还很长,经验远远不足。”

    易知鱼摇头道:“只有像爷爷这样见多识广的人,才有能力分辨出这张鸡蛋饼究竟是不是有问题。如果有,我们就应该帮助小周师傅,找到问题、解决问题!

    俗话说的好,没有实践就没有言权!

    所以,爷爷决定,要亲自‘实践’这张鸡蛋饼!”

    话音刚落,易知鱼便将盘子里的秘制鸡蛋饼一把抓进了手中,狠狠一口咬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