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第六十八章 早点部还是三岔口
    天刚蒙蒙亮,易知鱼的手机闹铃就响了起来。

    “咯咯咯......”

    这个金鸡三唱的闹铃是易知鱼特别让林清帮忙下载的,把林妹子郁闷的够呛,找了好久才找到。

    按易知鱼的话说,我老人家睡眠质量级好,不是大公鸡叫不醒我的!林清唯有在肚中非议,您是母鸡啊?

    楚都早点部是吧?如今我老人家就住你家对面,这就叫近水楼台先得月、早起的老人家有饭吃:“嗯,清丫头怎么还没来?这都快五点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还在睡懒觉,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要不得啊!”

    昨天老爷子回去后就直接找到了评审组委会主席董其深,那是指天画地的一通埋怨,把现在居住的酒店说得是一文不值。

    空气不好、床太软,我老人家有老腰病,能睡这样的床麽!换床?老董你没事儿吧?我老易什么时候搞过这种特殊化,你这是要惊动整个酒店让我晚节不保麽,我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还有啊,酒店的房间居然没有西晒太阳!现在什么季节?春寒料峭需裹暖啊!我有老寒腿你不知道啊,你当初到京都请我的时候是怎么说的,现在就给我个风水有问题的酒店居住?

    不成,这酒店是不能再住了啊,这个问题你给我解决下。就一点要注意,不要搞特殊化,不要给组织上添麻烦!

    董其深都听傻了,房间没有西晒那叫风水不好?好好的酒店你不住,非闹着要解决问题,这叫不搞特殊化?

    好吧,谁让今年的评审委员会有点特殊,没有这位老爷子在怕是镇压不住呢,解决就解决吧,要不咱换个酒店?

    易知鱼果断拒绝,酒店多贵啊?你这是花公家钱不心疼啊!我老人家朴素惯了的,这样吧,就租间公寓给我好了,我看九州鼎食早点部对面的公寓楼就不错,比组委会安排的五星级酒店好多了!

    董其深一听,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早就听老黄说九州鼎食早点部出了个年轻的白案天才,老黄和吕丫头天天都奔着去排队呢。如今怎麽,连老易也冲着早点部去了?

    看来有时间自己也得去尝尝这个小天才的手艺,苏省勤行可很久没出过这么年轻的天才人物了。

    每次去华夏烹饪协会开会,都听粤省的老周说他们那里出了个绝世的天才,说什么有‘伊尹之舌’‘李渔之学’,吹得都没边儿了,听一次他就生气一回!

    奶奶的,我苏省人文荟萃,历来都是出才子的地方,你老周牛什么牛啊?

    可偏偏还作不得,那位粤省的厨艺天才今年不过二十二岁,就已经是米其林三星主厨、高级技师。(就是特一级。要不以后我都用老称呼,特一特二什么的吧?老有一些家伙见到技师就联想洗脚房什么的,太不纯洁了!这是一本纯洁的美食文,我还是个宝宝......)

    也不知道黄明举推崇备至的这个小天才究竟有多少本事,要是能和粤省那位天才掰掰腕子,他做梦都要笑醒了。

    易知鱼看看天色和对面已经开张的九州鼎食早点铺,双眉微锁。

    他倒不在意林清吃不吃得到早点,关键是姓周那小子规矩大啊?一人一单就只能选择狗不理和鸡蛋饼的其中一种,他易老是什么人?讲究的就是一个‘雨露均沾’,让他弃熊掌而就鱼,那还有面子没有了?

    该死的柳长青,莫非是知道我老人家来了,就故意躲着不见?这种人早晚都得敲打敲打才行!

    柳长青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易知鱼和黄明举两位行内大佬给惦记上了,否则得哭死!

    “呦,老先生看着面生啊,是新来的邻居吧?我姓龙,也是住在这座公寓里的。”

    龙破天打着哈欠从单元门走出来,一眼就看见了易知鱼。以他执笔多年养成的观察力,一眼就看出这位老人气质不俗,就走过来打了个招呼。

    易知鱼瞅他一眼,微微点头道:“现在还能起早的年轻人可不多了,小伙子不错。”

    “哈哈,邻家老先生您这次可说错了,我不是起得早,我是根本就一夜没睡。”

    龙破天满是怨念地看了一眼对面的九州鼎食早点部:“对面那家伙可恶的很呢,东西做的这么好吃,还偏偏限量供应!不起早就得排队,又怕睡死了起不来,干脆就别睡了!”

    “哦?你也是去对面吃早点的?”

    “是啊,老先生莫非也是?您应该是刚搬来的吧,居然也知道对面的早点好吃?

    “嗯,随便看看。”易知鱼摸摸下巴,心说我老人家搬过来就是要挑那小子毛病的。敢卖卤煮!我老人家什么老字号的卤煮没吃过,要是对着卤煮挑毛病都能挑傻了你!

    不对,我老人家怎么会吃这种低流没品的食物呢,莫名其妙!”

    龙破天哈哈大笑:“这就好办了啊,老先生我有个提议啊,您点一种早点,我也点一种,然后分给对方一半,这样我们就都能吃到两种了,上次我和一位美女就是这么分食的......”

    易知鱼一琢磨,这个提议好,点头道:“那就这么办,不过你不许点今天的新品卤煮火烧,我对这种低流没品的食物可没什么兴趣!”

    “别啊老先生,卤煮火烧可是小周师傅今天推出的新品,我还想尝尝呢......”

    “没得商量!”易知鱼冷哼一声,迈步向早点部走去。

    “哎,别这样嘛老先生,咱们再商量商量?”

    见易知鱼走了,龙破天忙一路小跑跟了上去,在他看来这老头儿就是嘴上倔,回头闻到卤煮火烧的香气,这事儿就有得商量了。

    两人来到早点部,迎宾小姐一看都是熟人:“龙先生、这位老先生,今天来得早啊,不用排队了。”笑着把两人引到座上。

    易知鱼见龙破天一屁股坐在了自己对面,微微皱下眉没说什么,清丫头没来,这小子还是有利用价值的。不过话得说在前面,不许他点什么卤煮火烧!这东西就是他心中永远的痛啊......

    正想开口,忽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老卢啊,怎么说你们‘食为天’和九州鼎食也是竞争对手,你死乞白赖地非说要来尝尝那小子的手艺,这恐怕不合适吧?”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别说我只是在‘食为天’挂个名头,真正掌头炉的是我徒弟,就算我是上场的大师傅,九州鼎食鲁菜厅的申小子也不敢和我竞争吧?

    在鲁菜系,他的辈分还差得远呢......”

    “呵呵,那可未必啊。你是鲁菜宗师不假,可你是激ao东帮的,人家申小子是激南帮的,人家可未必尿你这一壶啊?”

    “不是一个帮口的又如何?见了我他也得恭恭敬敬的。

    在这鲁菜江湖,能跟我打对台的也就是王海滨一个。可惜他的脾气古怪,你们九州鼎食想请他出山恐怕没戏,就算加上你黄老头儿的面子也不管用。”

    “我的面子不管用?我那是没去!等等你把话说清楚了,什么叫我们九州鼎食?我可告诉你老卢,九州鼎食里面我老人家能瞧上的也就一个吕丫头,现在又多了个周小子......我老人家跟九州鼎食可没啥关系!”

    “是他!”

    听到说话声,易知鱼就是面色一变,这个老不死的怎么也来了,这是要上演武戏‘三岔口’麽?